[第2章第二卷乍暖还寒]

第34节第十章复仇的工具

怡和嘉园是一个高档的小区,靳超男一个单身女子竟然住的是三室两厅的房子。里面装修虽不奢华,但绝对称得上精致。沙发、茶几、绿植、加湿器、等离子电视,应有尽有,一切摆放的也都是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这是你的房子吗?你自己住吗?”

“是啊,帅锅。怎么啦,不行吗?”靳超男傍在彭若愚的身上,媚眼流转。

“好好好。”彭若愚真没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驾校教练竟然人会有如此上档次的家居,同样都是单身汉,跟自己相比真是天上地下。她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呢?

“走走走!”靳超男拽着还在傻儿吧唧欣赏房间的彭若愚就往卧室里走。

呀,好温馨的卧室!枣红色的床,米黄色的床单,栗褐色的窗帘,床尾不远处是一个小型的梳妆台,上面摆着几件简单的化妆用品。这一切都在淡淡的粉红粉色的灯光的笼罩下,蒙上一层朦胧的诗意和梦般的色彩。

“怎么,刘姥姥进大观园吗?”看到没有男人激情的彭若愚只顾东观西看,靳超男勃然大怒,一下子把他放倒在床上,骑了上去。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这是一匹野狼,一只疯狂的性兽,一盆燃烧着愤怒的烈焰……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了山岗,走过了草地,来到我身旁……”忽然欢快的歌声传来。

“电话!我的电话!”彭若愚挣扎着要坐起来。

“嗯!”正忙的靳超男则抬手把他摁倒。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铃声断后重又响起。

“起来!”暴怒的彭若愚一下子把沉沦的靳超男掀到一边。

“干什么呢?怎么不接电话啊!”叶雨馨在那头冰冷地斥问。

“哦,哦,在加班。”彭若愚赶紧下了床,强压着喘息声。

“加班?加班怎么气喘吁吁的?你在泡妞是不是?我听到了女人的喘息声!”叶雨馨好像有顺风耳。

“气喘吁吁?我刚才去了洗手间,听见铃声就赶紧跑。泡妞,泡你儿媳妇吗?”已站在客厅里的彭若愚知道她在使诈。

“咯咯咯,臭小子,泡我儿媳妇,你有那个胆吗?哎,这周去旅游怎么样?”

“等,等,等忙完这阵子好吧?年底马上到了,我真的是太忙了。”一说去旅游,彭若愚就一阵子恼怒。那海岛之旅像梦魇一样折磨着他的心。

“元旦放假再不去,看我怎么收拾你!”没等彭若愚反应,她就挂断了电话。

她妈的!看着沾满汗的手机,彭若愚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个老妖婆就像一个幽灵,不时来搅乱他的生活和心绪。

第一次见叶雨馨的时候,他想征服她,而现在,他则在逃避她。工具,自己竟然成了她的面首,成了他泄欲的工具。最悲哀的是,自己竟然没勇气逃离她的手心。一想到这点,彭若愚就有一种怒火在胸腔里熊熊燃烧。

然而眼前,自己岂不是又成了另一种工具?彭若愚已经敏锐感觉到,今晚从喝酒的整个过程,靳超男就透着一种强烈的情绪。她不仅喝得多,喝得猛,而且喝得主动,而听其他学员说,靳教练是不善饮酒的。

她今晚为何如此地反常?如此地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在车中的举动,来到家里的疯狂。对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学员,她为何竟会如此的轻薄?从她的长相,从她的气质以及她屋里的摆设来看,她不是那种**成性的女郎啊?

她多次提到杜婴宁,且冠之以“骚狐狸”,口气更是咬牙切齿。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其中必有问题!

“宝贝,你怎么还不进去啊?”见彭若愚拿着手机在客厅里发呆,靳超男就急不可耐地走了出来。

她伸手一探彭若愚那早已萎缩的一包,风0骚地一笑,朝后退了半步,竟然手臂轻展扭起了腰臀,像维吾尔族姑娘在跳肚皮舞。

她的腰肢如柳拂荷摆,婀娜多姿,那一对**就像会跳舞的足球,随着舞姿有节奏地上下跳跃,跳得彭若愚意乱神迷。

而她那浑圆的臀则如一个雪白的球,每扭一下,都好似在彭若愚心上烙烫了一下……

“喔唷!”彭若愚叫了一声端起猩红的刺刀冲了上去.

“咯咯咯……”彭若愚冲上来的时候,靳超男却疯笑着跑回了卧室。

彭若愚一进卧室,就被靳超男腾空一跃扑倒在床。

还没有缓过神来,她已用两腿使劲夹住了他的头,上边则变成了一条沙漠觅食的饿狼,一下子扑向了他的下身。

喔,好疼!那滋味,那感觉,仿佛洋葱被一层层地扒,鸡腿菇被刀子一片片地削。

《易经》上说“动极则静”。气喘吁吁的靳超男高速运动了一番后,忽然一阵抽搐,滚下了彭若愚的身体。

箭在弦上的彭若愚勃然大怒,一骨碌爬起,端着湿漉漉的刺刀扑向了丢盔卸甲的敌人。

孰料,靳超男一个懒驴打滚,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幅照片,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妈妈,妈妈!杜婴宁的情人我终于占有了,占有了!我一定会给您报仇的,报仇的!我一定要把属于我的一切夺回来,夺回来……”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