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二卷乍暖还寒]

第53节第二十九章另一种痛不欲生

冬天,是残酷的,正如现在的时代。院子里,第一次来时的姹紫嫣红、妩媚风情全都经受不住寒冷的考验,逃得无影无踪。被郑板桥称赞“千磨万击仍坚劲”的竹子,徒然享受着名人的吹捧而揸煞着干黄的叶子在寒风中萧瑟发抖。

冷酷无情,是冬天的本质。莫非也是一切貌似高贵者的本相?

一进院子,虽然主人叶雨馨的脸上就燃烧起了惊喜的火焰,但彭若愚感受到的,还是刺骨的冰冷。

“宝贝,路上冷吧?快坐下喝杯姜糖水暖和暖和!”虽然别墅里温暖如夏,叶雨馨还是努力展现着体贴关怀的柔情。

“宝贝,你知道为什么让你来吗?”叶雨馨亲昵地抓着彭若愚的手,顶着他的后背,电话里的无情不见一点端倪。

为什么让我来?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明知故问,少给老子玩屎壳螂掉进蒜臼里——装蒜!彭若愚只是喝着姜糖水并未吭声。

“告诉你个大大的好消息,你行长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告诉你……”叶雨馨在卖关子。

“告诉我什么?”彭若愚非常好奇。

“你行长说,你不用担心裁员的事,你被省行保护,你有选举权,而没有被选举权,也就是说你有权选别人,而别人不能选你。你小子好厉害哟!跟这个一样厉害!”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手探进了彭若愚的裤子里。看着只穿着保暖内衣尽显饱满火辣的叶雨馨,再加上她那闲不住的手,他的小弟弟不由得昂首挺胸起来。

可是,他的心里想着的却是乔娜。一条同样的信息,却置于两种截然不同的背景。一个是肮脏得让他恶心,一个是纯洁得让他怦然心动!

一想到乔娜,彭若愚的心里就幻化出一幅诗意的美景:山花绽放,满目清丽;山鸟鸣叫,满耳清脆;山泉淙淙,满心清澈。

想到清心的诗意,可为什么还昂然**?不,不对,何止是昂然**,彭若愚的血液都变成了岩浆,五脏六腑都正在冒烟,皮肤上像有无数个蚂蚁在疯狂地爬咬。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来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噢,姜糖水!姜糖水!这个可恶的妖婆,她竟然下了药!昨晚自己刚给马兰、周承恩下了药,没想到今天自己却被叶雨馨算计。难道这就是报应?

彭若愚虽然这样想着,但着他的呼吸却来越来急促,他的正在迅速地飙升。

他两眼喷着怒火,那双大手一下子抓到了叶雨馨那鼓胀的胸前,狠劲地揉搓起来。

“轻点,疼,疼。”终于如愿以偿的叶雨馨没想到彭若愚会如此地凶猛。

“快,快,快上楼!”焦渴至极、浑身无力的叶雨馨双眼迷离地命令着。早已沸腾的彭若愚一下子抱起她,蹬蹬地上了楼,一进卧室,就把她扔到床上。两人迅速地脱掉衣服,又像八爪鱼一样地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叶雨馨之所以给彭若愚下药,一是怕这段时间总是推三阻四的他不顺从;二是怕他很快就缴了枪满足不了她。那种**焚身,却难以满足的焦灼是何等的痛不欲生啊!

可是这一次,那方面高度满足的她却进了另一种痛不欲生的境界!

被药力狂热催发的彭若愚,不仅对叶雨馨玩弄的各种花招都空前地配合,而且极其主动地对她发起一波又一波疯狂的进攻,他好像拧紧了永不停止的发条,他好像被补充了永不枯竭的新能源,他好像一匹发疯的野兽在无比残暴地摧残着胯下的猎物。从前,彭若愚是乖顺的奴隶,现在却变成了颐指气使的将军。而一次次晕死过去的叶雨馨则彻底地沦陷了、堕落了、毁灭了。从一个骄横跋扈的将军沦落为一个被摧残、被虐待的奴隶。甚至她一次次地求饶,彭若愚也依旧穷寇猛追,痛打落水狗。

“宝贝,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从昏睡中一次次被强行弄醒的叶雨馨带着哭腔哀求道。

“不行,起来,给我口!”贵妇人,什么他妈的贵妇人,全是**,全是婊子,全是贴着真商标的假货!被**加怒火熊熊燃烧的彭若愚决心要彻底地折磨她,摧毁她,征服她,让她求饶,让她放弃,让她永远不敢挑衅。

看到他那强悍霸道的模样,浑身大汗、疲惫不堪的叶雨馨只得乖乖地爬起,像狗一样匍匐在彭若愚的胯下,把那庞然长物刚刚吞进血红的唇里,突然,虚掩的门被撞开了!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