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七卷爱与阴谋]

    第277节二十四章

    “呵呵呵,傻哥哥,你看我的……”米欢欢对着彭若愚风情万种而神秘兮兮地一笑。

    看着米欢欢那狐媚的神态,彭若愚知道激动人心的一刻开始了!彭若愚老道地躺好,让火箭直冲云霄。

    米欢欢张开樱桃小嘴,将火箭一口吞进嘴里,顿时一股从未闻过的腥0臊气味直冲她的脑袋。米欢欢媚眼一挑,对着彭若愚微微一笑,粗大的火箭一下子捅到她的喉咙。含化了几下,她随即吐出,手扶着那东西,伸出了那细长的香舌,在那硕大的火箭头头部上轻舔,咂吮,反复地盘绕……

    “唔……唔……呵……呵!”彭若愚只觉得快爽死了,他的下身一挺一挺地起伏着,瞪着大大的眼睛**地看着,嘴里不停滴呻吟着。他的肉体感到无比愉悦的同时,心里更有一种征服成功的胜利的快慰:他想起了那件蓝色的羽绒服,他想起了那位连史进都敬畏三分的白毛姬校长……与这两位相比,我彭若愚又算得了老几,然而,此刻,他们的女人正匍匐在我的胯下,为我做着精叼细啄的优质服务!

    而米欢欢此刻,只觉得胸口好热、好热,**好痒、好痒;莲花处却源源不绝地流出滑腻的蜜液,玉腿早已潮湿一片。

    米欢欢吐出火箭,接着玉手逐寸挤压,彭若愚忍受着火箭身的强烈的压力感,这压力感,**而温柔,周而复始,循环反复,火箭口很快就如老牛之口吐出滴滴粘液,米欢欢伸出细长的舌尖,尽数接了过去,粘稠的白液拉出长长的细丝,就如同鲁菜中那道著名的甜菜——拔丝苹果。

    米欢欢重新慢慢俯身下去,将火箭尽数吞入口中。温暖湿润包裹了肿胀的火箭,她将火箭下草丛中的两枚地雷握在手中,轻轻地揉,轻轻地挤压,彭若愚感觉剧烈的快0感冲击着全身,火箭舱内似有万股岩浆在狂烈奔腾向上涌撞,他一下子明白了,壮丽的火山爆发前夕,山体内是进行着怎样的涌动。哦,哦,火山马上到了要爆发的壮伟时刻!

    彭若愚强忍着火山要爆发的冲动,极力用冷静和理性来做着南极的冰川,降温,降温,再降温;降火,降火,再降火!他的火箭不安分地突突跳动,而此刻,冰雪聪明的米欢欢好像非常善于把握气候、火候和时候,她又将火箭吐了出来,转而将两枚血亮的地雷含入口中。火热硕大的火箭在她粉白滑腻温凉的脸上左右摩擦,他将火箭高挺,大有一飞冲天之势,他闭目体会着那欲死欲仙的**。小倩从玉茎根部开始,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慰之感。那感觉,像秋分时节的钱江潮,早已“六鳌倒卷银河阔,万马横奔雪嶂高”。

    “唔……唔……唔……呵!”彭若愚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米欢欢见状,嘴角露出微笑,咬住肿胀至疼痛的硕大箭头轻轻拉动,在拉动的同时,她在柔唇的强力裹吮之中,她的牙齿也在用着力,就像老钳工在用钳子在使劲拔一颗木板中的钉子,彭若愚顿时弱化了喷射的强烈感。这个小妮子颇有一套!其技能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米欢欢玩耍片刻,娇媚的看了彭若愚一眼,松开小嘴握住火箭的根部,在箭头与箭身那暴突的青筋上用舌尖用力刮弄。酥麻瘙0痒的快0感在前端强烈的似乎快要麻木,火箭的前端膨胀得好似撑开的伞,这伞显然没有朦胧诗人戴望舒那顶花伞的诗意,而彭若愚此时更没有怀着雨中丁香结的情愫。

    米欢欢更像战国时期纵横家苏秦张仪的本事,嘴上功夫实在了得。此刻米欢欢正展开浑身解数,含、舔、吹、吮、咂、咬无所不用其极,片刻间青筋暴跳、猩红欲滴的火箭上粘满了她的口水,湿漉漉、亮晶晶的甚是让人血脉贲张,心境激荡。

    米欢欢跪在彭若愚的腿边,嘴角流着白白的液水,双眼迷离,满脸**地微微含着笑地斜睨着彭若愚。那样子,既像凯旋归来的战士,又像打过一场营销大战的员工,等着领导的夸赞与奖赏。

    “嗯,爽!嗯,舒服!欢欢,你谈诗谈词,口吐锦绣,真没想到你的口技竟是如此了得!真是太舒服了,你让我做了一次神仙!”彭若愚深知,管理学上说过,对于员工,激励是最好的管理办法,他不失时机地毫不吝啬地对米欢欢进行着激励。

    “是吗?那我再给你来点暴力的!”米欢欢对着彭若愚坏坏地一笑,随即用手擒住那水淋淋的火箭,一口吞了下去。

    “哎哟!”彭若愚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彭若愚事后总结,米欢欢整个口、手交替使用的过程,就是纯粹典型的美国政策——胡萝卜加大棒。先是春风化雨般的怀柔手段,继而是野蛮粗野的暴力征服。她的先前“蚕食”此刻竟然变成了“虎食”!因为她在吞吮的同时,竟然在用牙咬!

    在那齿咬生吞的过程中,彭若愚深感其疼痛,但男爷们的坚强让他忍受着度着难关,更主要的,那疼痛中带着更大的舒爽和快感。那滋味,那感觉,仿佛洋葱被一层层地扒,鸡腿菇被刀子一片片削。

    喔,好疼!

    “喔,喔……”随着她动作的加快加狠,彭若愚那“痛并快乐着”的吼叫一声高过一声。

    奶奶的,不能让她只玩老子!想到这里,彭若愚“腾”地坐起,一把把她掀翻在床,一骨碌爬起,架起了她的双腿。

    可是,彭若愚刚用手举起她的双腿,她就借力使力,双腿一弓,勾住了他的脖子。

    此刻,米欢欢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两眼怒放春光,脸上洋溢着极度风0骚,极度淫0荡,极度*极度妩媚,极度醉人的笑。

    早些时候,彭若愚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一句卖化妆品的广告词:“女人什么时候最美?”它的答案当然是用了该化妆品之后最美。每次看这个广告,彭若愚就觉得这答案实在牵强得可以,但是我又一直找不到最有说服力的答案。

    而现在,彭若愚却突然发现:全身心投入时的女人,是最美的!

    事后,彭若愚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诗意盎然的句子:“一次身心合一的*,既是一首清丽隽永的诗,又是一幅浓墨重彩的画,更是一场激动人心、酣畅淋漓的演讲。”

    “你真美!美得像一首诗,像一幅画!”而此时,彭若愚凝视着米欢欢情不自禁地对说道。

    “是吗,若愚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此时已经仰躺着的米欢欢嗫嚅说着,两滴大大的泪珠竟然滚到了脸颊。

    “你怎么了?”彭若愚吃惊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有你才懂得欣赏我……”米欢欢紧闭的嘴唇哆嗦着,似乎有太多的孤独和委屈。

    “既然我美得像诗像画,那你就好好欣赏吧,不用急,慢慢来,越细越好!”说到这里,她抬起手背快速地拭了两下脸,随即双手去脱拨在花洞一边的丁字裤。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像她做茶艺之时,显得麻利和干练。

    有人说,中的男人,不是强盗就是奴仆,主动与勤快是其基本的特点。

    彭若愚赶紧去接她手中的丁字裤,提在手里,凭质料原本很轻的它,竟有坠手之感。好奇地用手轻触,原来成了水葫芦。

    “都湿透了吧?”她微微一笑,没有半点的羞涩,反而极其恬静地问道。

    “嗯!”彭若愚点点头,眼里一定是喷着辣辣的火焰,因为我的体内的血液早已在熊熊燃烧。

    “来,若愚哥,来我的宝贝,来呀,今晚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她媚眼闪亮,一副豁出去的毅然。

    “来,宝贝,来吃啊!”她一手托挤着一个丰圆高耸的,向彭若愚发出放浪的勾引。

    彭若愚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扑上去,疯狂地亲吻,乳,脖颈,唇

    很快,米欢欢那白藕一般的身子一会儿就变成了扭动的蛇。

    当彭若愚的嘴唇从她平坦的小腹一点点地下滑时,她默契地弓起并打开双腿,仿佛张开她母性的双臀,要将彭若愚的整个身躯拥入她正在燃烧,奔腾着生命激情的体内。

    是的,彭若愚仿佛在感悟生命,在生命的门前踟蹰徘徊。这是两道粉红色的门,这粉红色,比米欢欢的睡衣,比今晚的灯光,更让人心醉情迷。

    不,更确切地说,睡衣,灯光,还是世间所有的粉红色,之所以有着炫目夺魂的魅力,一切都是因为这门的颜色。

    米欢欢的门已经打开,里面凸起的那点红色的蓓蕾,让彭若愚眼前的粉红色化成了一朵怒放的玫瑰。

    彭若愚一只手开始拨开了怒放的花瓣,嘴巴贪婪的吸啜着她蜜壶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幽洞,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一层细嫩的粘膜包住,挑动着舌尖似灵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钻,一股股热腻芳香的蜜汁由米欢欢幽洞内流了出来,顺着舌尖流入了彭若愚的口中,她的圣液蜜汁大量的灌入了彭若愚的腹中,仿佛喝了**似的,彭若愚胯下的粗壮火箭变得更加硬挺更加粗壮。

    “嗯……唔……唔……”一声声迷乱狂热而又带着些许羞答答的娇喘,然彭若愚知道米欢欢的**正**如焚,那下身深处的幽径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心爱男人猛烈占有、强烈撞击的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

    欢欢欲念高炽,但在泪水滚过脸庞之后更添了娇羞万般,只见她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和羞涩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

    “唔…唔….唔…好爽……好爽…”一阵阵冲击自**蔓延开来。原本男人的如此动作,米欢欢并不稀罕,然而有自己心爱的男人来做,她却拥有一种空前的快慰空前的刺激,忍不住高声呻吟起来,她的身体的每个细胞彷佛就要爆炸开来一样,却又突然紧缩,在一张一缩之间,感受身体的悸动之馀,内心却又有着小时候被长辈爱怜的温暖及最原始的冲击相互交织着,渐渐地,米欢欢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狂乱之中。

    彭若愚的舌头如影随行的游动在米欢欢丰美细嫩的花瓣上,牙齿找到了待放花蕾一样的**珍珠轻轻的啮咬起来。米欢欢娇躯最敏感的部位上产生的电流,一股接着一股传遍了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米欢欢早已感觉到了,自己那从未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开放的幽谷当中,此刻已是湿滑无比,一的黏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流了出去。

    “唔……唔……唔…”米欢欢不停滴呻吟,如梦的媚眼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

    彭若愚的嘴暂时离开她的花园口,灵巧的舌尖对她敏感的玉腿内侧进行轻扫,此时的美女加才女米欢欢已芳心欲醉、**娇酥、花靥晕红,她快乐地扭动玉臀上下筛动,迎合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的爱抚。

    彭若愚发现欢欢的花瓣水越来越多,他适时将舌尖送到她的花唇,轮流对她上下两片花唇进行轻舔,彭若愚的爱抚是那么无微不至,他熟练地侍侯着她的花沟玉溪。

    在彭若愚的逗弄下,米欢欢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彭若愚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

    “…唔…哥…喔…喔…快点…快点进来…我…我…好想…喔…唔…唔…”米欢欢正在的丹炉里接受冶炼,烈火炙烤着她,让她燃烧,让她焚毁,让她化作疯癫的火焰。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