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七卷爱与阴谋]

第278节二十五章她说“我还要!”

“我要……要……要……快…….快点…….快点进来……我……我好想……好想……唔唔唔……求……求你……求你……哥……哥哥……亲哥哥……”米欢欢在哀求我。

殊不知,她的哀求将彭若愚一下子置于不仁不义的境界。她前边不是说过,而且是用的叮嘱的口气说过这样的话:

“既然我美得像诗像画,那你就好好欣赏吧,不用急,慢慢来,越细越好!”

彭若愚正在不折不扣地执行她的命令,细致入微,精雕细琢,越细越好。怎么她突然变成了单位上的领导了呢?不按程序,不守承诺,情绪管理,朝令夕改。

领导的意志就是天,服从领导历来是彭若愚一贯的优秀作风。他抬起头来,望着躺在床单上仿佛躺在灼烧的铁板上,在欲焚欲燃中痛苦煎熬的米欢欢,他原本善良的心里油然而生强大的同情。

彭若愚满怀“救火之责重于泰山”的使命感一下子扑了过去。米欢欢以感恩戴德的热烈伸开双臂将彭若愚紧紧拥抱在怀里,她嘴里饿狗般的亲吻,她双臂蟒蛇般的搂抱,她下身脱粒机般的抖动,都在分明地告诉彭若愚:

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她,充满对解放的渴望。她渴望彭若愚的进入,渴望彭若愚的激情,渴望彭若愚雄狮般的凶猛,渴望他屋外屋外狂风般的宣泄,渴望那山洪暴发、海啸狂泻、天崩地裂那一刻的到来!

彭若愚并非出身豪门,也并非高级公仆,也并非天上的神仙,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普通大众,特别是美女,特别是眼前的米欢欢,彭若愚感同身受,满含阶级感情:我决不能让她的失望,决不能辜负人民的重托!

“啊!”当彭若愚的身体与米欢欢的身体融为一体的一刹那,米欢欢大叫了起来。她那原本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纠缠着他整个身体的雪白的玉臂及浑圆柔美的大腿却纠缠的更紧了。

她的大叫,她的搂抱,比屋外的呼啸朔风更加疯狂,彭若愚顿时化作了咆哮的雄狮,开始了疯狂而野蛮的征服。

此时,米欢欢正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万千,桃腮晕红如火,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浑圆笔直的修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正在贪婪地享受情0欲的**。

米欢欢的一双媚眼微微睁开,云上雾罩,迷离不已,热切地鼓励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对她的花蕊一亲芳泽。她情不自禁地把一只纤纤玉手伸下去夹住住彭若愚的宝物的根部,鼓励他奋勇地响应国歌的召唤:前进,前进,前进进!

汩汩的蜜汁顺着莲花口流了出来,彭若愚那不停摩擦的宝物的到了充分的润滑,他感到了里面极度温暖,层层的褶皱像南极上空的黑洞一般产生着强大的吸力,他的整个身子都恨不得如齐天大圣一般缩身而进。

“啊……啊,轻、点,啊……”米欢欢眉头一皱,玉齿紧咬,疼苦而痛快地呻吟着。

彭若愚坏坏地笑着,慢慢把宝物退到了莲花口,而后又慢慢的刺了进去,每次都是把退到门口口,然后尽根而没。

“啊……啊,啊……”小倩下身被粗大的宝物贯穿着,身体变的十分火热滚烫,头激动地两边摇摆,“呃……太深了……哎……用力…再用力……”彭若愚不知是为了打持久战,还是为了可持续发展,他深呼吸,慢用力,张弛有道,时而研磨,时而旋转、斜刺,把米欢欢弄得高声尖叫,溃不成军,很快很快浑身急遽抖颤,一道道热滚滚的春水自玉0宫深处急涌而出,“唔……唔……唔……轻……轻……点……唔……唔……喔……”花靥羞得绯红,**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

“啊!要死了!啊!~~”米欢欢突然惊呼,说完双手双脚死死的抱住彭若愚的腰部,臀部向上频频猛抬,整个人贴在彭若愚身上,蜜0穴深处,喷出了汩汩精0水。

彭若愚感受到美穴那急剧的收缩,加上那心理上极大地满足和刺激,身经百战的他也到了爆发边缘,待米欢欢不再颤抖,他将她放下,抄起那双洁白的玉腿,扛在肩上,开始了最后奋力的冲刺,野蛮的征服。

在这征程中,彭若愚遇到了正在弯弓射日的后羿,雄浑的伟力,高超的技艺,确保着遥远的射程箭箭精准。

在这征程中,彭若愚看到了古希腊的酒神戴澳尼索斯,浑然忘我,如醉如狂,生命的冲动,正化作强力的意志。

在这征程中,彭若愚遭遇了涿鹿之战,他化身黄帝大战蚩尤,两军混战,战鼓齐擂,人叫马嘶,杀伐震天。

在这征程中,彭若愚最终变成了追日的夸父,阳刚的张扬,生猛的狂勇之后,颓然倒地,化作泥土,与大地江河融为一体……

“怎么样?不行了吧?咯咯咯咯……”几波“死里逃生”的米欢欢,虽然大汗淋漓,身子滑得如同泥鳅,趴在疲惫如泥的鞥若愚的胸上,竟然依旧“性”志不减。

“不行,不能让它歇班,我要把它弄起来……”米欢欢忽然放浪地说道,倏地一下爬到他的下边去了。

“哧!你有什么本钱嘲笑我?你说。你死过去几回啦?”凡是经历过一番鏖战的男女,说话总是不再有所顾忌。

“咯咯咯咯……咱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反正你不行了,无精打采的,跟讨不到工资的民工似的。你看我,还棒得很!你不服输是不是?有本事你来征服我啊,征服我啊!”

她簸箕般地坐着,指着她的魔鬼三角挑衅性地说道,全然一副泼皮无赖的作派。

“你好一个白眼狼,得志便猖狂!你就不拍我东山再起,置你于死地?!”

“咯咯咯咯……你看你这秋天霜打的茄子,蔫儿吧唧的,征服我鬼才信!……哎,若愚哥,你说,这男人与女人做0爱的时候,为什么不受生殖器官大小的限制呢?”

她轻轻握着彭若愚那霜打的茄子,凝眉看着,忽然发出了研究的质问。

看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像一个历经磨难的人在感悟人生,经历一番生命鏖战的她则好像在感悟人类生命的本质。端详着手中的“茄子”,她好像一下子启开了自己的智慧之源。

“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大的吗?越大越受欢迎,这不正是一种限制吗?”

“嗐!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如果男女之间**的时候,受到生殖器官大小的限制,也就是只能一对一,多大尺码的**只能进入多大尺码的**的话,这个社会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呢?这个社会的道德和法律肯定要彻底改写!”

“呵呵呵……你想的这问题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彭若愚发现她又开始进行哲学的探究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一切性侵犯、性暴力、性道德、性犯罪都不会存在了,一切诱惑性、摆布性、利用性的恐吓和阴谋就都不会发生了,这个社会必将稳定了许多、和谐了许多,甚至真的有可能实现老子说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遗憾的是,造物主并没有制定这样的限制规则。你说,如果真有造物主的话,像现在的状况,那他不是在纵容人们的通奸,鼓励人们的性乱吗?

所以,从本质上讲,造物主给人类一边摆下了盛宴,一边挖下了陷阱。一边给人类带来幸福,一边对人类进行惩罚。让你永远生活在一种模棱两可、左右为难的幸福和痛苦之间。”

“欢欢,你说得对极了!”

“不,不对,幸福是短暂的,痛苦则是长久的。人往往为了追求短暂的幸福而换来长久的痛苦。人是多么无奈啊!”她摇了摇头,似乎陷入深深的悲感之中。

“痛苦也是可以解脱的。佛家说,人生存的本质就是苦,只要按着‘四圣谛’等方法去修,断绝所有爱欲,不再造业,就能熄灭一切烦恼,超越时空,超越生死,进入涅槃的境界。”

“笑话!纯属胡说八道!让人没有爱欲,这可能吗?!我算看透了,这世间只要有爱欲,就一定有痛苦。

“欢欢,你太伟大了,你太了不起了,你看问题、思考问题都太深刻了!”就如同当年评价陈毅“将军本色是诗人”一样,鏖战后彭若愚又犯起了这个书呆子的傻气,他倚在床头,对欢欢不禁发出由衷的赞佩。

当时,彭若愚真的丝毫没有觉出,米欢欢这等深刻的感悟和感慨,既是源自她那极其不幸的人生经历,更是源自她与她的幕后人联手对他彭若愚布下的一场阴谋。孰不知,将来发生的一切,米欢欢在这些哲学性的感喟里都进行了暗示。

“若愚哥,谢谢你,你让我今晚解脱了痛苦,你让我终于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谢谢你,亲爱的若愚哥!”米欢欢像一只温顺的羔羊偎在彭若愚的怀里,仰着脸望着他,眼里竟有晶莹的泪光。

“若愚哥,您能永远这样搂着我吗?”她深情脉脉地期待着他的回答。

“你说呢?”彭若愚拍了一下她丰润的臀,微笑着狡猾地反问。随即,他把脸转向了外面,试图看穿窗外的寒冷,思索着狂风过后,将会迎来一个什么样的日子。

米欢欢好像识破了彭若愚的心思,对他的反问并未回答,而是埋下头,佝偻起身子,陷入一片沉默。

沉默,沉默,总是肉0欲狂泻后最终的结果;沉默,沉默,心照不宣的的双方,谁也不想把秘密说破。

“天不早了,关灯睡觉,好吗?”彭若愚唯恐米欢欢再重提刚才的话,赶紧提议睡觉。

“嗯。”米欢欢的头依旧埋着,蚊子般的应着。

“啪!”彭若愚按掉了床头的开关。窗外的风已经歇了,只有偶尔的流星划过夜空,屋内屋外陷入一片黑暗。

几番的鏖战实在太累了,彭若愚的头一挨着枕头,睡意就迅速地袭来。

“呜呜呜……”彭若愚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身旁传来女人嘤嘤的哭声。

“你怎么啦,欢欢?”彭若愚一侧身,迷迷糊糊地抚摸着米欢欢的后背。

“若愚哥,你会离开我吗?”米欢欢见彭若愚醒了,又重提睡觉前的老话。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对它的回答决定着我俩关系的未来走向,其重要性不亚于遵义会议的召开。彭若愚的睡意顿时全消。

“你愿意听假话还是真话?”对米欢欢执著的提问,彭若愚颇不耐烦。

“当然是真话啊!”米欢欢的双眸像黑暗中的猫眼,扑闪着,射出神秘而期待的光芒。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彭若愚在黑暗中眨巴着狡黠的眼睛。

“什么问题?”

“你这套房子到底是谁的?”

“这……是我的。”米欢欢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刚进屋时,你不是说你只有三分之一的所有权吗?那三分之二是谁的呢?”

“是,是那个白毛老贼的。”犹豫之后,米欢欢终于吞吞吐吐地回答了。她把头缩着,像是狠狠心无奈地说出了肺腑之言。

“要么是他的,要么是他送给你的,那是你的三分之一,这话怎么理解?”

“这事很重要吗?”

“是的,非常重要!”彭若愚口气果决,不容回避。

“那我问你,你与党馥丽订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党馥丽这样的女人你也敢要,你也想要?”说着,米欢欢“霍”地坐了起来,先前的温柔一扫而光。

“那是一场阴谋!米楠完全可以作证!”彭若愚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篱笆结实犬不入,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订婚这么大的事,难道是三天两天的事吗?你如果不对党馥丽暧昧,你如果不情愿前来,怎么能说订婚就订婚呢?”

“我与史进是老同学,平时来往密切,是他诱骗我来的,事前我一点都不知道!刚才在电梯口的场面你也见到了,史进党馥丽是存心绑架我!你先前与姬校长进电梯时,我那是刚逃出来,是米楠救了我!”

“哦,是真的吗?米楠怎么会救你呢?米楠是华泰酒店的一个小经理,她怎么会救你而背叛她的老板呢?不是你勾引了史进的女人,史进要惩治你吧?”

“你,你——”米欢欢的话气得彭若愚直打哆嗦,“你既然如此不信任我,那干什么还要救我呢?你既然如此不信任我,那干什么还要把我拉到这里来呢?又遑论什么永远在一起,真是天大的笑话!”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刚刚经历一番床笫鏖战的彭若愚,对米欢欢刚才“永远搂着她”的问题深怀愧疚和深感折磨,而此时,米欢欢对他与党馥丽订婚一事的质疑终于让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好啦,好啦!我信,我信!我信还不行吗?若愚哥,你可知道,只有爱一个人,才会关注一个人,才会计较一个人,才会气恼一个人。你订婚,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呜呜呜……”说着说着,米欢欢趴在彭若愚的膀子上哭了起来。

“欢欢,欢欢,别哭,别哭!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放心,我跟谁订婚,也绝不会跟党馥丽订婚的。”黑暗中,彭若愚搂着米欢欢的身子,安慰道。他的口气里虽然极力装作亲近,但话里明显地藏着另一层不便明说的含意。

“若愚哥,你不会娶我,是吗?”冰雪聪明的米欢欢很显然听出了彭若愚的弦外之音,她颓然而不死心地问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这套房子你只拥有三分之一的所有权,你跟姬校长是怎么认识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唉——”米欢欢长叹一声,似有万般难言之隐,不过,沉默了一阵之后,她还是继续说道:“白毛老贼是我们晨光大学的校长,上学期间,我当然就认识他了,但是,他并不认识我,当然也就谈不上来往。是去年,高盛为了拿下晨光大学的扩建工程,宴请白毛老贼时,安排我出面陪酒。在酒店的房间里,在白毛老贼喝得醉意酩酊时,在装模作样地搂着我跳舞时,把肮脏的爪子摸上了我的胸,那夜,他占有了我!当他醒来,发现我是处女后,他就强烈的要我做他的情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老了,怕把控住我,就提出一个条件,只要我陪他三年,他就把这套房子送给我,但是有个过程,做一年他的情人,就得到房子的所有权三分之一,三年后全部拥有。他这招很狡猾啊!若愚哥,现在买房流行按揭,那按揭是用钱,我的按揭是用身体和眼泪啊!呜呜呜……”

黑暗中,米欢欢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到了彭若愚的肩旁上,他紧紧地搂着她,心里百味杂陈。

刚听完米欢欢的讲述,彭若愚本来想一切正人君子一样义正词严地教训她,天底下三百六十行,行行能生存,行行出状元,你米欢欢何苦要选择三百六十一行——以贞洁为代价,走钢丝呢?可是,他随即又取消了这个想法。在当今残酷无比、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今天,不甘平庸的草根,谁又不以肉体、道德与灵魂为代价谋取自己的前程呢?同是天涯沦落人,乌鸦落到黑猪身,我彭若愚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她呢?能教训别人的,除非那些满口“****”的官员,背地做“叫兽”讲台上道貌岸然的教授!

此刻,他对米欢欢抱着万分的同情,他只能紧紧地搂着她的滑腻娇弱的身躯,听着她的呜咽,想着自己的一切,无语的黑夜里,两行热泪顺着彭若愚的脸流了下来。

在这豪宅里,在无边的黑暗里,正处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悲痛中的彭若愚,当然不会想到,另一场阴谋正在黑暗中悄然地扑来。黑夜过后是黎明,黎明醒来是噩梦!

“白毛老贼待你怎么样?你的诗集,是他帮你出版的对吗?”彭若愚忽然倍加关心地轻柔地说道。

“白毛老贼是个畜生!我那出版的诗集,已成了我屈辱的象征,那一行行的诗,正是我一行行的血泪,诗行可以数清,可我的血泪又怎能数得清呢?!”

沉默,沉默,米欢欢悲情地说完,天地间又陷入一片沉默。

“睡着了吗?”久久的沉默之后,米欢欢忽然发话了。

“刚想睡着。”彭若愚动了下身子,装作迷糊地说道。

“若愚哥,我,我想要,我还想要。”米欢欢那丰挺的胸脯柔滑的身子弹迫压着彭若愚的胸膛,她的嘴附在彭若愚耳边悄悄地说道。

“不了,太累了,明天还要上班。”彭若愚闹不明白米欢欢为什么会有如此转变。

“不嘛,我要,我要嘛,人家要嘛!……哎哎哎,你的宝贝动了,动了,又动了!硬了,硬了,又硬了!”此时的米欢欢简直跟刚才完全换了一个人。

米欢欢嘴里兴奋地嚷着,在彭若愚下面快速地套弄了一阵,一松手,腾身坐在了彭若愚的身上。

“开灯,开灯!宝贝,你看到那个绿气球了吗?”

“看到了。气球怎么啦?”

“这次咱们到气球上去做,那滋味忒棒啦!”

“我不会。”

“笨蛋,我教你啊!来来来,我这样,你站在后头。”

米欢欢说着就下了床,趴在气球上,身子和腿形成了球的三条切线。

“宝贝,你快过来啊!”米欢欢趴在那里向彭若愚频频招手,眼里放出淫荡贪婪的狼光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