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七卷爱与阴谋]

第286节三十三章

“嗐,叶婆子就是我姨妈啊!”彭若愚瞬间爽朗地答道。

“你怎么这么不尊重她老人家呢?竟然叫她叶婆子!”杜婴宁装作生气万分地问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啊?姨妈在我们老家就喊婆姨。”

“你看清楚了,你输的不是婆姨,是婆子!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嗐,当时输yi的时候,按错了键,输成了zi。这没什么,心中尊敬比什么都重要。比那些口头上喊妈妈,心里从来不把她当做妈妈的人强多了!”彭若愚讥讽道。

“你这个臭小子,你说谁啊!”杜婴宁嗔骂着,一脚轻踹在彭若愚的大腿上。

“你还看不?你不看就罢了!”彭若愚装作生气地举着手机示威。

“看,看,当然看!我看看这个尹宪背后到底怎么议论我!”杜婴宁坐起来,一把夺过彭若愚的手机。依着沙发,重新看了起来。彭若愚非常了解杜婴宁此时的心情,他于是也凑了过去,相偎相依着看了起来。

此时,尹宪正像一头野狼,嗷嗷叫着,疯狂地攫取着,耸动着。

“噢~~~操吧~~~~妹妹的~~~~骚0逼是~~~是哥哥的~~~~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啊~~~`~~~~丢了~~~~~~~~~上天了~~~~~~~~~~美死我了~~~~~~~啊—————”伴随着嘴里发出一个最长音,马兰的身子一阵急剧地颤抖之后,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尹宪则像追日的夸父,野蛮的阳刚、生猛的狂勇泄罢,轰然如山倒了下去,猛地趴在了马兰那滑腻的身子上。

终于,沙发上的那一对男女收兵了。

只见尹宪赶紧拿过早就备好的纸巾,自己抓着一些,递给马兰一些。两个人都低头忙乎着擦着各自的身体,卫生纸扔了一地。

尹宪擦完了,扎上了裤子,然而马兰却并没有提起裤子,擦了一阵子后,依然躺靠在沙发上,丰圆的白臀在沙发上挪移了几下后,将两只腿斜支在沙发扶手上,她那黑草中的洞口恰好搁在沙发边上,里面呕吐一般不停地往外吐着尹宪的体液,那白色的孽物滴滴嗒嗒,有的流到地上,有的正顺着沙发沿往下慢慢地蠕动…

“真他妈的恶心!”彭若愚像吃了无数只苍蝇一样,胃里一阵翻腾。

“我也是这样子吗?”杜婴宁竟然仰着脸,双眼迷离地问起彭若愚。

“你啊,你流的是琼浆玉液,呵呵呵……喔——”头半句,彭若愚想到的是自己的东西在杜婴宁那里流出来的样子,可是他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他那里极可能也有高盛的孽物,于是,他就忽然想呕吐。人,就是这么奇怪!

“你连自己的也恶心吗?臭小子!”杜婴宁说着,继续看着手机,“他们怎么议论我的呀,怎么还不到啊?”

“马上,马上,你继续看啊!”

尹宪好像不是那种拔d无情的男人,他见马兰正费劲地歪倚着身子,于是扎好裤子后就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让马兰躺在他的怀里。

马兰则把头枕着尹宪的胳膊,娇滴滴说道:“尹哥哥,人们都说,办公室主任,信贷科长,经费会计是行长三红人,你是杜行长的红人,为啥让我当办公室副主任的事,你不去找杜婴宁,也不去找与你平级的彭若愚,你却为啥去找周润盛呢?咱行里上上下下都说的你不知道啊:周润盛可是杜行长的死对头啊!周润盛指定提拔的人,杜婴宁能听他的吗?”

“周润盛!”听马兰如此说,杜婴宁立时警觉起来。

“呵呵呵,兰啊,你啊你,这你就不懂了吧!兰啊,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只知道埋头干活,怎么不抬头看路啊?都什么年代啦,还这么傻!”尹宪一手拨弄着马兰的乳0头,一手轻轻刮着她的鼻子,带着味道不错下次再战的心情嘲笑道。

“宪哥哥,不是我不抬头啊,是我看不到路啊!要是看到路,还要你这宪哥哥干啥?你说是不是?今后,有我的宪哥哥在,我更不用担心看路啦!”马兰仰着脸,看着尹宪的脸色,娇嗔地埋怨道。

“呵呵呵,兰妹妹好嘴甜啊!兰妹妹啊,我告诉你,这事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啊!说出去,万一失败,我尹宪可就惨啦!”

“我听彭若愚这小子说过一句很有学问的话,‘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放心吧,交给妹妹的事,妹妹一定办的很漂亮!”尹宪见马兰不住地点头下着保证,于是他说出了让杜婴宁大吃一惊的话来:“杜婴宁马上就要完蛋啦!彭若愚马上就要完蛋啦!”只见尹宪兴奋地高呼道。

“啥?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兰惊讶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瞪着那双烟熏太多的眼死死地盯着尹宪那双狭窄如线的老鼠眼。而正看视频的杜婴宁也随着马兰一起,坐直了身子,瞪大着眼睛,往下听。

“杜婴宁出大事了,你不知道?”尹宪瞪着老鼠眼神秘的说道。杜婴宁闻言,心里一紧:莫非自己一直刻意严守的秘密,尹宪都知道了?尹宪知道了,拍这个视频的彭若愚岂不也早就知道了?!她偷偷地窥视了一下彭若愚,见他表情平静若水,于是,她对他的深度有些看不透了。如果不是今天让这小子看那些照片,这小子又怎能会让我看着视频?彭若愚肯定猜出了那些照片是尹宪拍到的!彭若愚知道我杜婴宁瞒着他,他会怎样看我?他还会为卖命吗?现在,可正是利用他的时候啊!想到这里,杜婴宁的心怦怦乱跳。

“她怎么啦?她不是好好的吗?她不是经常来上班吗?没见她有什么异样啊?”马兰一脸惊诧莫名。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知水底万丈深。杜婴宁别看她稳坐钓鱼船的装逼样,大水马上就要把她淹没啦!”听尹宪如此骂他,杜婴宁怒不可遏。尹宪送照片时那忠心耿耿的样,自己差点上了他的当!

“你什么意思啊?能否说具体点?你怎么越说我越迷糊啦?兰妹妹脑子笨啊!”视频外的杜婴宁像马兰一样急切地知道具体的事情,尹宪这狗娘的,到底知道老娘的多少秘密?

“你的眼睛要像你的**一样大就好啦!呵呵……”尹宪又揉了一下马兰的两个大奶,嘲笑着说道。

“去,臭小子,你讽刺我是不是?我叫你讽刺!”马兰说着,朝着尹宪的裆里猛捏了几下。

“哎哟!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的姑奶奶!”尹宪疼得赶紧躲身子。

奶奶的,快说啊!杜婴宁暗骂不已。

“你知道杜婴宁凭什么当上的行长?”尹宪斜睨着怀里的马兰。

“拼爹呗!她爹不是人民银行行长吗?”

“对头!就是靠他爹杜世海!可是,现在他爹杜世海犯事啦,犯大事啦!被纪检委带走啦!”尹宪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得意劲。而杜婴宁则震惊不已。自己父亲被纪检委带走的事,外人都知道了?杜婴宁顿时感到了自己的愚蠢。

“是吗?杜世海神秘消失的事我也听说了,杜婴宁不是说他爹去省分行学习去了吗?”

“学习?哼,杜婴宁纯属拿鸡0巴当玩具——骗你玩!杜世海被‘双规‘才是真的!”

“我说啊,宪哥哥,你才是拿鸡0巴当玩具——骗我玩呢!杜婴宁的老爷子完了,可她有她老公魏国涛啊!魏国涛是堂堂的江州市市长,能耐比杜世海大得很。你说我眼睛给我的**一样大就好了,我看你啊,你的眼睛和你的鸡0巴一样的大就好啦!杜婴宁的根基大得很,不是一阵风就被刮倒的,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小题大做的!我告诉你啊,妹妹这几年也没白活!”马兰抬起胳膊,用手指很戳了一下尹宪的枣木疙瘩脸。

听马兰如此一说,杜婴宁又感到了自己的聪明:不对外宣布自己与魏国涛离婚的事,看来是非常英明的!

“哈哈哈……对,你说得不错,魏国涛的确很牛逼,他要打个喷嚏,江州大部分人都感冒。但是,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魏国涛现在与杜婴宁是同床异梦各怀鬼胎,正闹离婚呢!你可知道,夫妻反目,比仇人更仇人。魏国涛现在恨不得剥了杜婴宁的皮,他还会去管她老爹那破事!我想魏国涛没准这会正在一边看热闹,朝他老岳丈身上砸上一石头,抿嘴偷着乐呢!”完了,完了,自己的一切别人都知道了!尹宪的话,让杜婴宁身上顿时有被泼了冰水的感觉。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