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七卷爱与阴谋]

第301节四十八章

看到叶雨馨那欲焚欲燃、焦渴至极的样子,彭若愚心中冷笑不已:你越渴,老子越给你盐吃;你越想得到,老子偏偏不给你!折磨你,蹂躏你,老子这次要好好地玩死你!

彭若愚把手探进叶雨馨的内0裤内,轻柔地抚弄着她的粘滑的花丛,灵活的手指不停穿梭于软腻腻的大小花瓣之间,靠着手指灵敏的感觉在脑海中描绘叶雨馨那万恶之首的形状。分开肥厚的大花瓣,,再轻轻拉出小花瓣,中指便探入那个湿热的世界,由下往上寻到顶端那粒嫩嫩的玉珠,轻轻拨弄,反复敲击,顿时怀中叶雨馨那汗津津的**开始随着彭若愚的手指而颤动。当彭若愚的手指来到叶雨馨那已经微微张启的花瓣口时,叶雨馨的胯部明显往前送了一下,彷佛在期待彭若愚手指地进入,当然他并未马上满足叶雨馨的急切渴求,手指不紧不慢地在那个温腻的入口处画着圈。

“宝贝,刚才有只小虫子跑到这里面去了,要不要弟弟用手帮你捉出来呀?”见叶雨馨不停地耸动身子,知她正在陶醉,忽然,彭若愚却停了手,开始**她。

“嗯,嗯,宝贝,快,快帮姐……捉出来…捉出来……”叶雨馨的臀部继续不停地往上挺动着。

“用什么捉呀?”彭若愚明知故问。

“用,用你的……手指……”叶雨馨星眼微微睁开,眸光淫淫。

“到哪里去捉呀?”彭若愚有的是耐心。

“臭小子,你真坏!”叶雨馨努了一下红嘟嘟的嘴唇,嗲声嗲气地骂道。

“我坏?你不说是吗?那好,我拿,拿出来了?”彭若愚的手在内0裤里做出要抽走的样子。

“到,到到我的……洞……洞洞……”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叶雨馨竟然也像小姑娘似的害起羞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两个字更是几不可闻。

“你说到哪里捉啊?到哪里啊?你的声音像蚊子叫,我听不清哟!”彭若愚嘴上逗着她,手掌猛地压住叶雨馨勃0起凸出的花蒂一阵快速地揉动。

“呜~~好宝贝,快……快把你的手指插到姐姐的洞洞里~~喔~~快用你的手指狠狠地插姐姐的洞洞!呜~~呜~~”叶雨馨再也忍受不住强烈的**,大叫出来。

“嗤!”一声轻响,彭若愚的整根中指尽数插入叶雨馨的花洞。

“喔~~”一声高亢满足的呻吟,叶雨馨整个腰部强烈地向上弓起,雪腻的桃房像两座待发射的导弹直耸云霄。热、滑、软,这是彭若愚的中指传来的第一感觉。彭若愚费力地搅动手指,从叶雨馨的**中发出一连串“咕叽~~咕叽~~”的声音。每一次**都会带出大片大片黏滑的蜜汁,溅得彭若愚的手掌和叶雨馨的大腿到处都是。

“啊……要……要来了……快……再快一点!”叶雨馨的头部靠在彭若愚的肩上死命后仰,如浸了油般滑腻的大腿紧紧夹住彭若愚的右手,**则拚命地前顶。

滚烫紧窄的**痉挛着,整个膣腔都在剧烈蠕动,满是褶皱的肉壁紧紧裹着彭若愚的手指,似乎要将它吸入柔软的更深处。

叶雨馨竟然被彭若愚的手指摆弄的高氵朝了!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五分钟,叶雨馨**的痉挛终于慢慢消失,身体也松弛下来,无力地靠着彭若愚的肩膀,两眼迷离,微张着红唇,大口大口地喘气,宛若离水的鱼儿。

然而彭若愚继续缓缓地转动中指,探寻着这个火热滑腻的膣腔。指腹勾磨着肉壁上柔嫩的褶皱,这些沟回层层叠叠仿佛没有尽头,且敏感异常,稍一碰触,便会如波浪般蠕动不止。

“不要……再弄……姐姐了,让姐……歇……喔~~”高氵朝已过的叶雨馨痛苦地哀求道。不

哼,奶奶的,你不让老子弄,老子就不弄了?老子是乡巴佬,听不懂你这老婊子说的话!叶雨馨不哀求则已,一哀求反而让彭若愚弄得更猛了。还没待叶雨馨说完,彭若愚的中指就在叶雨馨的洞府里猛力一插随即猛地一勾。

“喔——喔——”并没有说完的叶雨馨顿时把余下的话又化作一声声长长的痛苦万分的呻吟,“别别,别弄了,我的亲弟弟!“

“姐姐**里的小虫子还没有捉出来,怎么可以停下呀?嗯,让弟弟用嘴帮你吸出来,怎么样?”

“用,用……嘴?”叶雨馨那颤抖的声音中显然带着几分期待。只见她顺从地岔开了双腿,俯身在床上跪趴好。一个让人喷0血的姿势便形成了:两瓣雪腻的臀部高高翘起,湿漉漉的大腿向两旁敞开着,露出中间鲜红的花心,往下淌着闪亮的**,空气中荡漾出一丝**的膻腥味。肉色的大花瓣早已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晶莹的玉蒂从包皮中挺立出来,上面流耀着一层莹润的水光。**嫩的小花瓣微微张开,尿0道口隐约可见,花径入口却被遮住。再上面则是一个暗红色有着菊0花状放射褶皱的小孔,外面微皱,中心却娇嫩,一缩一缩地动着。

这就是叶雨馨,这个通海市教育局副局长,原省民政厅厅长的夫人,现在江州市市长魏国涛的母亲,通海市最中式最高档的别墅的女主人的最最隐秘的**!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毫无保留赤0裸0裸地呈现在一个“乡巴佬”的眼前!

什么是高贵,什么是低贱?什么是端庄,什么是卑下?他妈的,扒光了大家都一样!有时候,甚至相反,越是平常看似高贵的人,扒光后越是下贱;越是看似端庄的人,上床后越是**!此之谓管子所说“饱暖思**”也!

彭若愚拧着眉,看着原形毕露的叶雨馨,嘴角发出阵阵的冷笑。从这里,他忽然发现了社会的本质!

大概是发现彭若愚只是看而不动吧,叶雨馨回过头来,咬着嘴唇,幽怨无比地望着他,摇动自己白晃晃的大屁股,仿佛是一只发情的母猫。

彭若愚微微一笑,双手抚上叶雨馨那肥美白皙的臀部。而实际上,叶雨馨的整个臀部都已经被她的淫0水弄得湿滑无比,看上去水光闪闪。

“喔~~坏小子~~”叶雨馨的鼻腔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原来彭若愚俯下身去一口咬在那滑嫩的臀肉上。

“啪!啪!”随即两个响亮的拍击声传来,原来是彭若愚在叶雨馨那挺翘的臀上一边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啊……你这个臭小子怎么打姐姐的大白屁股啊?”叶雨馨像一只发情的猫,转过头来,对着彭若愚一脸的**。“你,你不说用嘴吗?怎么动手了?”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吃奶也要等着解开怀啊!来,把腿分一下,再分一下!”彭若愚用力分开叶雨馨双腿间的交集。对准中心的娇嫩之处好一番侍弄。

“嘴,嘴,你的嘴呢,宝贝?”没有得到应有的东西,叶雨馨急得跟猴子似的,生气地将丰圆的臀部颠簸不已。随着上下的颠簸,叶雨馨那两腿间最鲜活之处,花瓣也随着一张一翕,花瓣间无底的洞洞,花边合拢处正往下渗流着的白色的液体……

用嘴,本来是彭若愚随便说说的,并未当真,因为,这虽然是叶雨馨最喜欢的,却是彭若愚最恶心的。彭若愚满以为看破了红尘,床上如同酒桌上一样,随口说出去的话无需兑现。可是,没想到叶雨馨却要求彭若愚践行承诺,就如同中国的员要践行“****”一样。

古时有“君子一诺值千金”之说,虽然现在的企业家与政治家为了利用民众善开空头支票,但是此刻的彭若愚则必须兑现承诺,舍生取义了!

有人说,女人花户的浓郁体味就是最烈的催情剂。在彭若愚的反复抚弄下,叶雨馨那娇嫩滑腻的花户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成**人**特有的腥味。

怪不得当下大兴学《弟子规》之风,此时看来,满含封建糟粕的《弟子规》却也有真理的成分,比如“苟承诺,进退错”。在催情剂的强大作用之下,必须履行承诺的彭若愚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他那蛇一般的舌头从叶雨馨的会0阴沿着湿软的凹缝游弋而下,最后停留在那粒软软硬硬的花蒂之上。舌面粗糙的味蕾反覆刮磨着娇嫩的蒂肉,花蒂反倒越发挺立。随着彭若愚的**,一串串极度**的声音从叶雨馨的口中飞扬出来。

看看把叶雨馨折磨得差不多了,于是彭若愚又换一种方式:两手搂住叶雨馨丰原白皙的臀,嘴唇啜住那粒鲜红的花蒂,轻轻拉起,舌尖在上面或轻或重地抵揉拨弄。

“喔…….喔…….喔…….”叶雨馨舒爽无比的呻吟着,臀部与腰际随着彭若愚不止的**不停地朝下压去。

“噗!”随着叶雨馨的强力下压,彭若愚的鼻子一下子顶入叶雨馨那火热湿滑黏糊糊的花口之内。

“不好!”彭若愚心里暗叫了一声,可是说时迟那时快,叶雨馨体内一股强热粘滑的液体直灌彭若愚的鼻中和口中。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