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七卷爱与阴谋]

    第308节五十五章

    “没事,我没事。”彭若愚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兀自看着天花板。

    “是不是我一说我们家是豪门,你这来自山沟沟的家伙就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一种很大的失落感?一种心痛一种心酸呢?”叶雨馨随手在床头柜上扯了一张纸巾,非常温柔地擦拭着彭若愚的眼睛和脸。

    对于叶雨馨的恬不知耻的自我感觉,对于叶雨馨那些八卦的理论,彭若愚恶心至极,懒得去理她。他感觉此时再去和他辩论就不如留着唾液暖暖心。

    “现在这世道,特别是年轻人,做梦都想嫁进豪门,进了豪门一步登天啊!宝贝,你不用失落,不用担心,现在你不是正在我的床上吗?都上了我的床了,就等于接近豪门了呀,你还怕什么?好好伺候好我,给我乖乖的听话,这辈子我保你仕途一帆风顺前途一片光明,有我给你做后盾,你就把心放肚里吧哈!呵呵呵……看你这么大了,床上的功夫又那么好,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说哭就哭呢?来,我的小男人,小宝贝,别哭啦!别哭了哈!你哭我也会很伤心的。”叶雨馨像哄个小孩子似的,一手搂着彭若愚的膀子,拍拍,一手轻抚着他的脸,摸摸。

    “你喊我什么?小男人?谁是你的小男人?!”彭若愚一下子打掉了叶雨馨的手,猛地坐直了身子,两眼睁得跟牛眼一般,直愣愣地瞪着叶雨馨,双眼**,像是要把她一口吞掉。

    “啊!”叶雨馨被彭若愚的过激反应下了一大跳,随即陪着笑脸满脸**地说道:“呀,你看你,喊你小男人怎么啦?你发那么大火干吗?你本来就是我亲亲的小男人嘛!”叶雨馨嗲声嗲气的说道,随即用手摸了一下彭若愚的脸蛋。

    “叶雨馨,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谁是你亲亲的小男人!你说这话,你不恶心我还恶心呢!请你以后,不要喊我小男人,我非常讨厌这个称呼!”彭若愚金刚怒目,用手怒指着叶雨馨的鼻子,对她大声呵斥。小男人?一听这个词,彭若愚就感到莫大的侮辱!其侮辱的程度远超“乡巴佬”一次十万倍。什么是小男人?就是没有志向,没有骨气,没有能耐,专吃老女人软饭的男人!自己一向自视为雄心勃勃、才华横溢,铁骨铮铮,没想到竟然被叶雨馨视作小男人!这声小男人是对他尊严的无情践踏。尽管自己做着婊子的生意,也不希望别人指着他说他是真正的婊子。自古以来,做婊子的人都想让人给她立个牌坊,彭若愚也不会例外。

    “我,我怎么啦?我为什么要恶心?你是我的小宝贝,是我的小亲亲,怎么就不能喊小男人了?你就是我的小男人啊!宝贝,你,你今天好奇怪啊!?”彭若愚的愤怒大出叶雨馨的意料,她大张着嘴巴,一副惊诧莫名的神态。他还第一次发现彭若愚因为称呼如此暴怒。

    “你老公是厅长,你是局长,你儿子是市长,叶雨馨你认为你们家是豪门,是权贵,就很了不起,就可以看不起人,就可以随便侮辱人,是不是?我现在本来就是婊子,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小三,难道我还要你指着我的鼻子提醒我吗?”彭若愚指着叶雨馨的鼻子大声吼道。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站到你的角度去考虑,我喊你小男人,是因为你年轻,你可爱,我非常非常喜欢你,跟我的儿子一般,我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宝贝,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哈!你不喜欢这个称呼,我以后不喊就是了,气大伤肾,伤到你我会心痛的。希望你有我的日子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叶雨馨赶紧摆手辩解道,好像她非常担心刺激伤到彭若愚。看来叶雨馨对彭若愚是动了真感情的,因为彭若愚身上的那股男人雄风让她如痴如醉如梦如仙,她可不想因此失去这么好的小男人。由此也可以想到,为什么中国很多高官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也有很多高官毁在小三的裤裆里。

    “真的?”

    “真的真的,宝贝,我不但没有侮辱你的意思,相反,我非常可怜你,同情你,全心全意帮你的忙,一心想栽培你想提拔你。宝贝,在外头混世界,没有关系怎么行?要想在官场上飞黄腾达,没有靠山,没有背景,没有把大伞罩着怎么行?我就是那把大伞,你懂吗?宝贝?”

    “不,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你的可怜,也不需要你那把伞,我要靠自己的奋斗!我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彭若愚紧攥着拳头,铁骨铮铮似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在撒谎,在说违心的话,远的不说,就说现在,如果没有山姥爷,没有叶雨馨,他现在还不是待在那破储蓄所了。无背景无关系闯世界真他妈的太难了!但是他更清楚,这一切都是被逼的,原本他决不想这样!

    “靠自己的奋斗?就凭你?你参加工作奋斗了七八年还不是一直在储蓄所里待着?你能说自己没才华没能力?可你即便是匹好马,那也得有好伯乐呀!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叶雨馨瞥了彭若愚一眼,满脸不屑的样子。

    “是的,不靠天,不靠地,不靠任何人,我相信,早晚有一天,靠我个人的能力,个人的智慧,个人的奋斗,我能彻底改变我的命运!”尽管底气不足,但他说得斩钉截铁。

    “宝贝,我承认,你有志向,有才华,有能力,但是只有这一切能有什么用?当初,如果不是我,现在还不是待在一个破败不堪的储蓄所里,做着银行的最底层员工,受挤兑受欺凌受侮辱?辛辛苦苦储蓄员,一个月下来,领不到几大毛钱,别说孝敬父母,那点钱你够自己你付房租付生活吗?”叶雨馨翻着眼睛,白多黑少地斜睨着彭若愚。

    “哼,那是我省行征文获奖的缘故,你不要自作多情,朝自己脸上贴金!”口非心是的彭若愚不是鸭子,煮熟了只有嘴硬,其实他非常狡猾,他这样说恰恰是一种极其精明的斗争策略和战术。

    “哈哈哈……你获奖,你获奖有什么屁用?获奖的人多了,有几个因此而提起来的?你以前也获过奖,还听说你一直帮办公室主任写材料,但他们只用你的才而不用你这个人,为什么?这其中的缘故你比我清楚吧?”叶雨馨指着彭若愚的脸大笑,笑得那峰挺的**蹦出了被子。

    彭若愚本就口非心是,听了叶雨馨的反驳,他沉默了。是啊,以前,为了脱离那个存款任务重的破储蓄所,为了能进到行里办公室,帮周承恩那个老狐狸写了多少东西呀,牺牲了多少休息和谈恋爱的时间,记得有一次,为了给杜婴宁写述职报告,为了能引起杜婴宁的注意,我彭若愚熬了整整一宿啊!述职报告杜婴宁非常满意,周承恩个老狐狸竟然说是他熬夜写出来的。他奶奶的,当时那个气呀,恨不得把周承恩打个稀巴烂。可是自己人微言轻,就想靠上周承恩这块云彩,自己只能打破门牙肚里咽呢!一个小小储蓄员哪敢在行长面前卖功?再说周承恩是杜英宁的底细,你说了杜婴宁也不会信啊!当时杜婴宁高高在上,近在咫尺,我彭若愚却感到隔着一座山,哪有我说话的份啊!千般无情万般无奈,找到山爷爷靠上了这个老妖婆,后来又榜上杜婴宁,这其中的心酸只有自己清楚啊!,哎!悲哀啊!悲哀!不过,突然,他又昂然说道:“获奖不一定被提拔,奋斗也不一定成功,但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我彭若愚一定能成功。古今中外,那些伟大的成功者,哪个不是靠的个人奋斗?”尽管自己在背后做着“小三”的勾当,他彭若愚还是要为自己挣足面子的滴。哪怕是在“小三”的主人面前,男人那点可怜的自尊还是要保留滴。

    “呵呵呵,宝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你心里话,但是我要问你,你一口一个个人奋斗,一口一个个人奋斗,你工作这么久了,个人奋斗的艰难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可知道个人奋斗多渺茫吗?你可知道个人奋斗多么不现实吗?你大学毕业不是一直在奋斗吗?你奋斗的结果是什么?最后还不是一无所成?

    不错,我也承认,我年轻时也跟你完全一样,相信个人奋斗是个伟大的志向,不靠天,不靠地,不靠老子,不靠背景和关系,只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这样的做法的确让人尊敬,这样做的人的确让人钦佩,但是你考虑过中国的国情吗?你考虑过目前的现状吗?

    说实话,你这个观点,在改革初期,我完全赞同,完全支持你!但是,现在不行!”

    “为什么不行?怎么就不行?”

    “宝贝,你别着急,你听我慢慢说:

    改革初期,社会是混乱的,各种机会如潮水一般,一浪接一浪,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经过三十年的发展,摸着石头过河的盲动时期已经结束了,一切都已经步入规范化、秩序化发展的轨道。

    当然,这都是好事,但是,作为聪明的你当然还应看到另一面:大变动的时期已经结束,既得利益阶层已经形成,权力、财富、地位以及获得权力、财富、地位的机会已经被既得利益阶层牢牢地掌控起来。

    井然有序、相对稳定的社会金字塔格局已经铸造完毕,社会的权力、财富、地位以及与之对应的衍生资源都正在悄然地向‘红三代’、‘官二代’、‘富二代’手中转移。

    ‘个人奋斗’也好,‘实现自我价值’也罢,就如同‘民0主、自由、平等、博爱’等理念一样,在口头上、在宣传上都有着极为积极的价值取向,鼓动人心,给人希望,但是一到现实中,无疑就变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不客气地讲,其实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你早就应该感觉到了,对于像你这样出身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总有一张巨大的网在头顶上罩着,这张网过去叫‘剪刀差’,现在叫垄断。你安于现状也就罢了,你越企图往上走,你越加努力奋斗,你就越加感到这张巨大之网的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我就不信,你难道没有感到这张无情大网的存在?

    若愚啊若愚,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你要靠个人奋斗取得成功,就必须冲破这张网,冲破这张网你知道多难吗?这是一张权力之网,是一张个人能力永远无法穿破的网!冲网之难,难于上青天啊!呵呵呵……”

    呀,还真看不出,叶雨馨竟然这么高深的见识!此时的叶雨馨在彭若愚眼里宛然换了另外一个人,他以前总感觉叶雨馨是个吃喝玩乐的阔太太,依附着她老公的关系当了个局长,没想到她会有这么高深的见解。而且,最让彭若愚感到惊讶的,叶雨馨说这番话时,她是以一种极为平和的口气传达着一种高屋建瓴的气势,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观察着彭若愚的每一个细微的反应,呵呵呵的笑里,柳叶眉树起的倒“八”字里,都包含着这样一句潜台词:臭小子,想在老娘面前耍花样,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你太嫩太外行了吧!

    “呵呵呵……”听完这从政多年见多识广的叶雨馨的这番高论,彭若愚不仅没有被唬倒砸晕,反而耸了耸双肩,冷笑起来。他的冷笑,让正自鸣得意顾盼自雄的叶雨馨感到匪夷所思。然而,更让她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彭若愚说出的下面一番话,这番话带给叶雨馨极大的震惊,这番话不但让叶雨馨不再视彭若愚为“小男人”,更是带给她巨大的惶恐和强大的吸引力,她暗暗发了一个毒誓……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