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17节第八章幽会(6)

郭恒缓缓地伸出舌头在杜婴宁那红润饱满的奶0头上轻轻触动,用厚实的双唇轻轻包裹、吻舔,就像多情娇羞的少女闻嗅一枚芳香四溢的花蕾。

他那厚重的大手,此刻也变得格外的轻柔,在那最醉人的珍品上绵绵地摩挲、悠悠地回旋。

而此时的杜婴宁,仿佛化作了一枚含苞待放、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骨朵。在春天缠缠绵绵的细雨里,花瓣在悄悄地、缓缓地舒展着,舒展着,再舒展着一片,两片,三片片片都长着精气神,片片都透着盎然向上的蓬勃,中间最害羞花芯,也在悄然地繁育,一点点地壮大了起来,除了丝丝的舒展却也渐渐变得瓷实,变得硬朗。

郭恒的的唇舌一会儿变作辛勤的蜜蜂,时而在花瓣上翩跹起舞,时而在花蕾里驻足停歇,时而愉快地采集蜂蜜;一会儿化作了鱼缸里欢快的金鱼,扇动柔软的鳍,摆动长长的尾,在水里时而上,时而下,时而左,时而右,不停地穿梭,自由自在地畅游,

在郭恒的抚摸与吮吸下,杜婴宁开始感到特别的惬意和舒爽,继而是快意的战栗不已,不一会儿,她就变成了一只歌喉清甜的夜莺,嘤嘤咛咛宛转百度,一会儿又穿越为卧床的西施,娇喘微微呻吟不已。

黄昏早已降临,整室内没有一点灯光,初始室外闪烁的院灯,透过窗户的玻璃斑斑点点地洒进屋内。然而,室外的灯光毕竟是有限的,而无限的则是正在升起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恰如十三四情窦初开的少女,瘦削的脸庞里透着懵懂的青涩。她晚妆才罢,盈盈地上了柳梢头。秋季的天空瓦蓝如洗,又像一泓碧澄的泉水,月亮便像刚刚沐浴出水的贵妃,温泉水滑洗凝脂,云鬓花颜金步摇。

院外那一株株垂柳,柔细的枝条沐浴着含羞的月光,清风拂来,也变得扭捏作态起来。垂柳扭捏的倩影在娇羞月色的诱惑下,一起投射到室内,投射在室内那两位正恣意缠绵的人的身上。两相诱惑,彼此感染,大家都较着劲地亲热起来。

“喔喔……喔喔…喔喔……”室内的佳人正发出动情的呻吟。

此时,仰躺在沙发上,赤0裸着上身的杜婴宁,在月色、灯光、垂柳的互织而成的朦胧诗意里,恰似半身的维纳斯女神,她身材修长而健美,体态苗条而丰满,姿态婀娜而端庄,一头浓密的散发与光滑柔润的肢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烘托出了富有弹性的肌肉和欣欣悦目的****。

杜婴宁,实在是太美了。维纳斯女神和海伦一样,有无数的英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饱含怜花惜玉精神的郭恒在杜婴宁的魅力面前彻底地被征服了。他跪倒在杜婴宁身下,眼、口、手等等所有的器官,都在强大的美感震撼之下变得轻柔软绵、进退有致。

但是,此时的杜婴宁却被郭恒艺术式的欣赏与品味,撩拨得麻酥酥、痒乎乎,一会儿如同置身温泉,被顽皮的鱼儿不时轻吻,一会儿好似蚂蚁满身,奇痒难耐挣扎难捱,一股股热流在全身四下奔涌,忽然又觉得热流聚拢起来,一下子冲向了下身,仿佛冬日的趵突泉,带着热气汩汩涌出。

她的内0裤已经湿了,也许提臀裤也已经湿透了,也许正渗透在沙发上。

“宝贝,我爱你,我爱你,爱你……”一片斑驳,一片朦胧,一片渺渺缠绵的空气里,忽然传来郭恒如醉如痴的的呢喃声。

这呢喃声,让已沉醉的杜婴宁猛然一惊。这声音竟然与高盛惊人的相似!

在大学时,每次与高盛亲吻拥抱时,高盛都会发出这样的呢喃声。这声音的深沉与持久,恰恰证明着自己在高盛心中的位置。高盛是爱我的,爱得是那样深邃,那样深沉,那样深刻,可是,每次,杜婴宁强烈地感到高盛涌起“深入”的渴望之时,他总是适可而止。

望着激情似火,因强行地克制而大汗淋漓的高盛,杜婴宁理解他的痛苦,就如同高盛理解她的痛苦一样。

当时心高气傲的杜婴宁坚信,高盛与她的爱情,是因理想和追求而走在一起的。在这个庸俗横行的时代,堪称超凡脱俗,卓然傲然。所以,他与她的爱欲自然就有了一种超越众人的境界,一种克制、一种理性、一种纯洁甚至高尚的美。在同居比同桌还易,在做0爱比做菜还简单的大学校园里,杜婴宁和高盛相约一起努力把持这种境界,享受这种美。

“第一次,是最美的,我们要留在最美的那一刻,好吗?”每到高盛因克制而痛苦时,杜婴宁总是用她那温柔的玉手轻抚他湿漉漉的头发。

“好,好的。我等着!”高盛知道,杜婴宁说的最美的那一刻,就是他与她的结婚之日,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刻。

可是,高盛与杜婴宁的结婚之日又在哪里呢?洞房花烛夜又在何年何月呢?杜婴宁父母的坚决反对,似乎让这正常人最普通的一切变得遥不可及,变得高不可攀,变成了海市蜃楼!

“高盛,一个工人子弟,他凭什么娶你?婴宁啊,咱是金融世家,你是天鹅,高盛他是癞蛤蟆。癞蛤蟆凭什么要吃天鹅肉!”每次回家,母亲彭翠云都这样絮絮叨叨。杜婴宁气得摔门而出,回家时,她总是醉意酩酊。她在以酒浇心中的块垒!

经过无数次的内心煎熬和挣扎,当杜婴宁不得不把父母的态度告诉高盛之时,作为工人子弟出身的高盛低下了他那向来自信向来高傲的头,可是稍一沉默,他就高高昂起。他那英俊的双眼里含着泪花,但是,泪花并没有减弱他的坚定与豪情:“我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为了我心爱的女人!”他紧攥着双拳,冲**吼。

毕业了,临分手之际,狂热的拥抱之后,高盛紧紧握着杜婴宁的手,浓眉下的那双澄澈而灼热的大眼里,饱含着刚毅的自信和殷殷的期待:

“婴宁,等着我,等着我,我一定能娶你的,一定,一定!等着我,我高盛要给你一个帝国!”

“高盛,我等着,我一定等你,我永远属于你,永远!”

“滴滴滴——”父亲杜世海的车在催了,不得不离去的杜婴宁,一步一回头,一步一挥手,一步一流泪。

“婴宁,我爱你,我爱你,永远爱你”望着渐渐远去的汽车,高盛撕心裂肺地喊着,吼着,泪水化作了奔腾的江河。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此刻,在郭恒的别墅里,在月色缠绵的沙发上,渐已沉醉而难以自拔的杜婴宁,好像猛然间听到了离别时高盛雄浑的那撕心裂肺的呐喊声。这声音虽然遥廖,但极其强大,一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耳膜,不,是心魔!

“郭恒,不,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不能这样!!!”羞愧难当的杜婴宁忽然又悔又恨,从一只温顺的羔羊猛然化成了一匹桀骜不训的烈马。她双手用力推开郭恒的头,拼力挣扎了几下,试图坐起来。

“怎么啦?!”这是杜婴宁第一次直呼其名,郭恒一惊,立即觉出问题的严重性:难道杜婴宁在拒绝?

“我,我有洁癖,这是我,我的第一次,我要干干净净,干干净净!”杜婴宁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结结巴巴地说着拒绝的理由。

“哈哈哈……好好好,咱们一起去洗澡!”对杜婴宁的这个理由,高恒大感快慰。

“不不不,咱们必须分开洗,自己洗自己的!”杜婴宁知道与郭恒一起洗澡将会产生怎样的场面。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小乖乖,你可要快点啊!”郭恒色迷迷地笑着,拍了拍杜婴宁的肩膀。

“好的!咯咯咯咯……”杜婴宁胸脯乱颤,撒了一串银铃跑进了洗澡间。

可是,一关死洗澡间的房门,杜婴宁却一下子哭了,珍珠般的泪簌簌地流满脸庞,流过脖颈,流向那雪白雪白的乳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