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23节第十四章她与他玩水中戏鸳鸯(3)

    正像以世界第一的速度飞驰的“和谐号”动车组,高度亢奋的彭若愚实在难以紧急刹车,他对着正要侧身坐起起来的杜婴宁扑了上去

    “等等,等等!”杜婴宁侧身挪臀,一下子坐起了身子,连连摆手。她扑过身去,一把抓起床头上的手机。

    人们都说,做0爱让人**蚀骨,让人欲死欲活,让人飞上天堂,让人获得世间最极致的快乐,可是,一直呻吟不已,一直沉醉欲焚的杜婴宁能够戛然而止,突然中断,足见她的理性何其强大彪悍,她的心中装着何等重大紧迫的事情,这条短信对她来说又是何等的重要啊!

    此时,杜婴宁面朝着彭若愚,正打开手机,急切地要看。

    “什么短信啊,这么吸引你?”彭若愚像个顽皮而不懂事的孩子伸过头去凑热闹。

    “大人的事,小毛孩不懂!”见彭若愚伸头过来,杜婴宁抬起手推了一下彭若愚的额头,“倏然”一下子下了床。

    杜婴宁的手机在彭若愚伸过头去的当口虽然倏地闪开,但眼尖的他还是看到了屏幕上——“宝宝,两天后你一定要来省城啊……正硬得厉害!我想你!”哼,不让我看,老子早就看到了!哈哈哈,米欢欢干得好,干得好!

    看到杜婴宁赤脚躲在床的远处,双眼死盯着手机屏幕,正凝眉审视,脸色阴沉。彭若愚心里一阵冷笑。

    “什么短信啊,不让我看?好事不瞒人,瞒人没好事!”彭若愚倚在床头上,明知故问,装作狗屁不懂的无赖模样。

    “嗐,一条黄短信,没什么,我是故弄玄虚,诱你来追我呢,可你偏不来,真没情调!”杜婴宁迅速地把手机摁了几下,然后一脸扫兴不已的表情,得了便宜又卖乖地埋怨道。

    “哼,你忽悠吧你,一定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瞒着我!”说这话时,彭若愚并没有在较真,而是一副韦小宝泼皮无赖的模样。

    “真的,不信,你过来看看!”杜婴宁是煮熟的鸭子嘴——死硬到底。

    “我看看,我看看,我看看!”彭若愚像傻乎乎地小毛孩似的,急不可耐地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你看,你看,‘一女干部与数男有性行为。纪委书记找其谈话。该女掀起裙子问道;‘这东西是组织的吗?’纪委书记摇头。‘是你的吗?’纪委书记又摇头。‘是国有资产吗?’纪委书记还是摇头。该女愤然地质问道:‘你学习过《物权法》吗?我就不明白在这个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大环境下,我自己的东西让别人用用难道也有错吗?’纪委书记沉默后蹦出了一句话:‘同志你辛苦了!’”杜婴宁一脸萌态,歪着身子拿着手机让彭若愚看着。

    “哈哈哈”彭若愚看后大笑起来,但是她的心里却冷笑不止:杜婴宁啊杜婴宁,你就是这个女干部!乌鸦落到黑猪身,只看到人家黑而看不到自己!他妈的,还跟老子玩瞒天过海之法!

    彭若愚的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他当然不想揭穿不能揭穿她。在看了短信仰天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彭若愚却又对杜婴宁生出些许的同情:杜婴宁跟这个女干部似的,周旋奉献于众多男人之间,可真够辛苦的。作为堂堂的行长,名义上的江州市市长夫人,这里跟我彭若愚鬼混,心里还挂着张庆海那边!

    一想起张庆海,彭若愚刚才一直昂首挺胸的宝贝,立时就偃旗息鼓。头突然一阵发晕,他踉跄了几步,背依靠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若愚?怎么了?”杜婴宁见状,惊惶失措。

    “没事,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彭若愚苦笑着摇摇头,摆摆手。

    “对不起,对不起啊,宝贝!”杜婴宁忙不迭的道歉。如果真是“女干部”的短信,你杜婴宁的歉意又从何而来?典型的作则心虚,越描越黑!

    罗马神话传说中有个雅努斯神,说她长着两副面孔,一副是娇美圣洁,一副是阴毒淫0荡。彭若愚不知道,作为通海市最年轻的美女行长,堂堂江州市市长魏国涛的夫人,杜婴宁为何在自己面前用娇美无比的面孔掩盖她的阴毒**?

    彭若愚的头晕得厉害,他扶着桌子坐在了椅子上。

    而杜婴宁以为彭若愚只是刚才让他床上办得正欢戛然而止因痛苦而生气,于是,她开始了主动的进攻。

    她一边仰着春情洋溢的脸,双眼放电,**万分地巴结着彭若愚,一边将她那微凉的红酥手,像灵蛇一样在彭若愚身上慢慢地游走。红嘟嘟的嘴唇,像蚂蚁一样一般在彭若愚身上痒痒滴爬个不停。

    此刻,屋子里出奇的静,只听到她急促而低微的喘息声。杜婴宁非常投入正疯狂地吻着彭若愚的脸颊、胸膛和大腿,她那双平时酥软无力的手,已经变成了挖掘机的铁臂,将彭若愚一直坚挺不已、拒绝合作的头死劲地往她的双峰间搂,企图在那天堂般的地方将他沦陷。

    但是,彭若愚却仿佛听到了贝多芬的第七交响乐那最后的乐章:一阵子没命的狂欢之后,立即被铺天盖地的阴柔之美所包围,完全沉溺、融化在缠绵悱恻的世界里,可是,正当在销o魂蚀骨的忘我之时,突然猛烈无比的铜号吹响了,一个带着浓烈的嘲笑与讥讽的感觉告诉自己:我真傻!

    彭若愚并不是那种得不到向往得到了厌恶的水性男人,他现在强烈怀疑杜婴宁跟他在一起的目的,强烈地怀疑自己与她在一起的必要性?征服,这就是所谓的征服吗?这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征服吗?

    傻乎乎的感恩不已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彭若愚虽然不能明确地断定,但他现在已经朦胧地地感觉到,杜婴宁提拔自己,与自己做0爱,让自己为她做的一切事情,背后都藏着一个极深的目的,这个目的,是不可告我的,是有着极大的风险性。比如,前段时间让去弄周润盛的罪证,周润盛可是市分行的行长啊!一旦暴露,后果将何以堪?今天上午郭恒副市长的视察,特别是当着众人,当着那么多媒体记者说的那番话,肯定让她杜婴宁风光的上了天。可是,“福兮祸之所倚”,风光的背后,是不是藏着极大的阴谋,需要用极大的代价来补偿呢?今天杜婴宁的殷勤有些特别,莫非她要让自己去执行什么风险极大的行动?不要忘了,我彭若愚是她杜婴宁的工具啊!

    不知是由于对张庆海的妒恨,还是感喟于人生的艰难,还是潜意识里对即将执行的那尚未知道的阴谋的畏怯和惊怵,不管杜婴宁做着怎样狂热的抚摸、亲吻和**,彭若愚都心若止水、面若冰霜,眼泪却顺着那些许黝黑的脸颊流了下来。

    “亲爱的,你怎么哭了?我让你伤心了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就是一条短信吗?没让你尽兴,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咱接着来,接着来!怎么跟小毛孩似的呀?一个大男爷们家家的!”

    杜婴宁坐在彭若愚的怀里,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用纸巾轻轻地擦拭着他的眼泪,撅着红嘟嘟的小嘴,不时地哆嗦几下软绵绵恰似无骨的身子,极力装扮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双眼妩媚多端,满脸全是放浪。

    杜婴宁撒娇卖萌地晃动着身子时,她那两个珠峰般的恰像一对刚刚出水的鲜活的鲤鱼在彭若愚眼前不住地打挺,不停地在彭若愚长满胸毛的宽厚的胸上跳跃,柔软而坚韧,微凉而炙热,酥酥的,电电的,痒痒的。

    “你起来吧,我现在没心情。”这是彭若愚第一次对杜婴宁进行拒绝。这个拒绝,是质的变化,是一个里程碑似的信号,就像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样,开辟了历史,预示着一个崭新的未来,预示着决定性的一步已经迈出,预示着一切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我们的彭若愚他已经敢于反抗,他已经不再被动,他已经有勇气做起自己了!

    “没心情?你又不是力不从心的半截老头,也不是中南海的什么高官,一个大小伙子家的,年轻力壮,又不日理万机,怎么会没有心情呢?呵呵呵……”自信于自己的权威,自信于自己身体的**,自信于自己城府的高深的杜婴宁听到彭若愚的拒绝,暗吃了一惊。这个乡巴佬,我杜婴宁越主动,他反而拿一把儿呢,真是蹬鼻子上脸,不知天高地厚啊!但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自己就委屈一下吧,当年韩信请封齐王之时,刘邦不是就忍让了吗?咱们秋后算账!于是,关于彭若愚早就有过一番深刻反思的杜婴宁嘴上依然是抹了蜜般的笑着。

    “没心情,我真的没心情,我只想回去休息。”彭若愚依然坚守着。

    “哈哈哈……”杜婴宁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彭若愚一头雾水。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