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66节五十七章来呀,宝贝

赵素琴说着,将她的右手从彭若愚手里抽了出去,抓住了那个欲穿衣而出的火箭。随即,像刚才在沙发上一样,她的唇、舌、手或轮番上阵或万箭齐发,肆无忌惮地攻击着彭若愚的嘴唇、额头、脸颊、脖颈、胸膛

此刻,宁静的冬夜,温暖的房里,站立不动的彭若遇,感受着赵素琴的口手并用,时快时慢,时浅吮时生吞,时轻轻咬合,时嗞咂有声,他就如枫叶江头夜送客的白居易在欣赏那琵琶女精湛绝伦的琵琶声——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感觉真是奇妙无比,真是登峰造极啊!

但是,开始时,心事重重,始终绷着一根恐惧之弦的彭若愚确如耶稣遭遇犹大之吻,对着居心叵测的女人满是厌恶,根本没有那种淋漓彻底的舒爽,透彻心骨的快意,他皱着眉头,不时地侧闪着唇与脸。

不过,彭若愚的身子却没有丝毫的躲闪、反抗甚至移动,而是像一座铁塔似的在那里昂然耸立,任凭**万种的、好似完全陶醉了的赵素琴在他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沦肌浃髓、恣意尽情加纵情地施展她的功夫。

而后来,既然人们说色胆可以包天,彭若愚那一直想着小玉、猜测着赵素琴今晚真实目的大脑与男人本能的熊熊怒火急剧殴斗而产生的矛盾痛苦的情绪,也随着赵素琴的野蛮进攻、疯狂蚕食加虎吞渐渐化作点点片片的柳絮悄然飘走了,飘走得无影无踪。

终于,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近骚者浪的真理又一次发挥了强大的威力,彭若愚渐渐地随着赵素琴的投入而投入,随着赵素琴的激动而激动,随着赵素琴的起伏而起伏了……

忽然,彭若愚的手停止了轻柔无声的揉捏,把彭若愚的保暖内0裤猛地扯下,——奇迹发生了!白居易为琵琶女作诗说“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而嘴角流着涎水的赵素琴已如银瓶乍破,而扑楞楞跳出的那个猩红色的**,不是脱壳的刀枪,就是突出的铁骑。

此刻已经蹲下身子的赵素琴,却把“突出的铁骑”揽在怀里、驾驭在手上,垂涎三尺地正要往她的樱桃嘴里放

“素琴,你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正处于悬崖峭壁边缘的彭若愚,忽地抓住了赵素琴那紧握“铁骑”的手。

“我去洗洗吧,这样不卫生。”彭若愚犹犹疑疑地低声说道,虽然听似勉强无力,但毕竟是在表明他的态度。

去抓赵素琴的手的时候,彭若愚本是想终止机器的飞速运转的,可是一看到赵素琴顺声仰起的那双迷离灼热的眼睛,他瞬间又发生了动摇,竟然说出了这样“和稀泥”的话来——但也不能否认,里面含着拖延,让自己清醒冷静的因素。

借古喻今,以史为鉴,在叶雨馨那里,彭若愚就曾经有过洗澡后改变主意的历史。

“不,不嘛,我现在就要,只要是你的,卫生不卫生,我都喜欢,我都要……”赵素琴激情地抛给彭若愚一片媚眼,旋即嗔目“铁骑”,大张着樱桃之口,像热极了的狗似地耷拉着红红的舌头。

“不,不,琴,琴,我还是去洗洗吧,洗洗吧”浑身痒燥的彭若愚柔声地坚挺着,双手搀扶住她那两条雪白细腻如莲藕的胳膊,要把她拉起来。

“不,不,不,我现在就要嘛,现在就要嘛”她浪声地说着,一口把“铁骑”的头吞进嘴里,疯狂地做起活0塞运动。柔柔的舌头,滑腻的口腔,温热的香津,有节制的啮合

她妈的,真是太舒服了!

赵素琴大口地吞吐着、噬咬着,她的下身也不由自主地像蛇一样地扭动不停。赵素琴完全进入状态了!

不知是赵素琴蹲着实在太久、太累了,还是为着下一步行事的方便,她站了起来,但手依然搂抱着彭若愚的臀部,口里依然紧含着“铁骑”,弓着身子,像一条贪吃而又惧怕的狗一点点地倒退着向沙发处牵引彭若愚。

终于到了宽大的沙发旁,她又更加猛烈地运作了一番后,也终于松了口,凹凸有致、激情洋溢的身子却躺在了沙发上,随即翘起了两条白皙修长的腿。

不,不,不,我决不能这样!决不能这样!!决不能!!!一个声音在彭若愚的心底一声声地呼唤着,呐喊着。

然而激情的火焰却正在彭若愚的胸膛里,他的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熊熊燃烧着,燃烧着,愈烧愈烈,由火炬变成了火盆,由火盆变成了油库,由油库而变成了火的海洋,其势头之猛之烈好像能把屋外刺骨的寒冷烧退!

于是,彭若愚不再犹豫了,不再斗争了,一种冲天的逼使彭若愚不由自主地快速地褪掉他的保暖内0衣……

可是,在正脱内0衣的当儿,彭若愚却忽然瞥见了胡乱扔放在沙发上的几本杂志和书籍什么《废都》,什么《糖》,什么《女友》,什么《知音》,而其中有一本像一股强大的电流让他猛然一惊,那本杂志的名字叫——《银行家》。

《银行家》这是在国际金融界极为著名颇有权威的金融杂志,里面常有世界银行500强、1000强的排名。

彭若愚非常爱读这杂志,因为里面寄托着他的向往与希望。

此刻,看到《银行家》,彭若愚顿时愣住了,像一只木鸡,傻呆呆地出神。看着它,他仿佛猛然间看到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角色,自己的未来。

而我现在却在干什么?自己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我怎么能这样放纵自己?不,不,不,我绝不能这样,绝不能这样,绝不能!

杜婴宁纵然有种种的不足和各样的手段,但她毕竟是一个真正的职场的人,既拥有其人民银行行长杜世海这样的父亲,又有郭恒这样的市长这等“红色”的背景支持。作为她的下属,自己依赖她,投靠她既合情合理又有着直接和光明的前途。而赵素琴这种人,根本谈不上什么民营企业家,而是大名鼎鼎的黑社会头子史宝生的长期情人。她虽然是天成投资公司的总经理,但公司根本不是她的,她只是一个挂号的总经理,更主要的,天成投资公司的资金来源,像众多的投资公司一样都有着不明不白的重大嫌疑,不,不是嫌疑,作为史宝生麾下的公司,当然是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其名义上的所有者,光辉地产的赵思光那只是对外的宣称而已,因为赵思光本身就是史宝生麾下的一员大将而已。行内人都知道,光辉地产不仅没有给天成投资公司注入一份资金,相反,天成投资公司所募集到的资金百分之七十都投给了光辉地产。天成投资公司的资本来源或许很多,但据杜婴宁相告,党馥丽窃取的专柜储蓄存款极有可能就被天成投资公司所占用。

杜世海被“双规”后官复原职,明年即将升任通海市市长的郭恒又公开对杜婴宁表达了强大的支持,摆脱困境,浴火后涅槃的杜婴宁要对党馥丽下手了!对党馥丽下手,即意味着天成投资公司必然面临重大的灾难,弄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杜婴宁是颇有能量和手段的,在她未对党馥丽直接下手开刀之前,作为杜婴宁的昔日情人——通海市真正的地产大鳄、拥有极大传奇色彩的高盛已经以一种极其巧妙、极其动听、极其诱惑的策略开始对史宝生展开围剿和吞并了。盛泰集团已经挂牌了,等盛泰集团开始运营之时,就是史宝生的灭顶之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赵素琴作为史宝生的一名“二奶”,其命运则是不言而喻。

黄炎培跟说过历朝历代的发展规律“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很多企业,很多人官场与商场上的人的命运又岂不如此?名表、宝马、豪宅这一切都拯救不了这些人的命运!赵素琴又岂不如此?

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是对赵素琴这个女人的最好写照。我彭若愚又怎能与她厮混纠缠呢?她爱我?她怎么会爱我呢?她对我爱吃什么样的水饺、自己患有低血糖这等小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是杜婴宁的红人,甚至是杜婴宁的情人这层秘密,史宝生、赵素琴这等人一定掌握的更是明白。

也就是说,今晚,赵素琴一定埋着陷阱,埋着重大的陷阱!我不能这样,我坚决不能中了她的圈套!

“宝贝,宝贝,看什么呢?你快来呀!我痒,痒——”躺在沙发上的赵素琴对彭若愚发出放浪的呢喃。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