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70节六十一章少给我玩这一套

“嘭!”彭若愚端着猩红的刺刀正要冲上去,忽然被茶几的腿绊了一下。彭若愚的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嗯,正在他要摔倒的刹那间,右面墙上的那副郑板桥的《竹石》一下子又映入了他的眼帘。他随即一愣,呆呆地站在那里。

刚才已经下了决心的,自己怎么又经不住诱惑要往陷阱里跳呢?

杜婴宁被高盛喊去会见史宝生了。她与自己已经商定好了,**涅槃的她要开始反扑,开始要对党馥丽下手了!

杜婴宁去会史宝生,我彭若愚又被赵素琴邀来,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今晚是大决战的前夕,今晚是生死攸关的一晚,是与史宝生、赵素琴、党馥丽之流生死较量彻底摊牌的一晚。今晚对史宝生、赵素琴、党馥丽们重要至极,对杜婴宁重要至极,而对我彭若愚又何不如此呢?今晚,是对我彭若愚的未来、乃至整个人生至关重要的一晚,甚至可以说是决定着我彭若愚生死存亡的一晚。赵素琴们获胜,杜婴宁就要遭殃。“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彭若愚作为杜婴宁的红人,不,在史宝生、赵素琴、党馥丽们看来,我彭若愚就是杜婴宁的帮凶、死党和爪牙,杜婴宁完蛋,我彭若愚也必然吹灯拔蜡!

今晚,对我彭若愚来说,无异于在参加一场大决战。我必须让它成为刘邦的垓下之战,而决不能成为拿破仑的滑铁卢之役!

毫不夸张地说,多年的心血,在今晚一搏,未来的前程,取决于今晚的战斗。而此刻,正是大决战冲锋号已经吹响的冲锋时刻!

既然今晚如此重要,我又怎么能大犯糊涂呢?我又怎能为逞一时之快,而弃生死存亡于不顾呢?自己明明知道自己赴的鸿门宴,我又怎么能经不住勾引轻易上赵素琴这骚货的当呢?作为堂堂的天成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特别是作为通海市黑社会老大史宝生的长期情人,赵素琴怎么会如此轻易献身自己呢?既是诚如她赵素琴所说,是米楠的话让她产生了爱,产生了征服我彭若愚的,那史宝生又怎么会袖手旁观、善罢甘休呢?这一切岂不是太反常了吗?

伟大领袖说过,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彭若愚事业无成、一无所有,她赵素琴有怎么会爱我呢?若是说道爱,纯洁的学生懵懂的少女还可以,作为江湖老手,她赵素琴又怎么会爱我彭若愚呢?这一切岂不是太蹊跷了?

赵素琴越是主动,越证明她现在处境的窘迫;赵素琴越是卖弄单纯,越显示她心机之重之隐晦;赵素琴越是**,越流泻她与史宝生设下计策越是歹毒与邪恶;赵素琴的行为越是野蛮,越暴露着她以及她背后主谋者史宝生的心虚和恐惧。

今晚的赵素琴,绝非善类,她百分之二百五的是衔着重大使命而做的这一切。你别看她一会儿品酒一会儿饮茶论道,她绝不是像她要表现的那样,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像山花一样浪漫,像山泉一样澄澈,像山鸟一样灵秀”,年近四十,久经江湖的她一定是一个心境阴冷、居心叵测的老女人;她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对我动情能对我垂青能对我一往情深的女人。不言而喻,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间谍兼**杀手!她那撇开的修长白皙的双腿间,绝不是如柳雅诗一般的一朵放蕊的娇花和幸福的天堂,而是一条吐着毒芯的毒蛇,是邪恶无耻的猎人布下的深不可测的罪恶的陷阱!

想到陷阱,彭若愚忽然想起了从前从宇宙名著《利欲双惑:尹行长和他的女人们》读到的一段话,也就是男一号与那位**兼野蛮的恋人胡丽疯狂做0爱后悟出的“秘笈三昧”:

“**,既是一种生理本能的表达,也是一种心理情感的诉求。对一个经受过风月历练的男人来说,他应当在破除异性神秘、并深得其味之后,达到驾轻就熟、熟能生巧的地步。这‘巧’既是对事物规律的准确分析,也是对超然心境的赢得把握。

在没有外因强烈干预的情况下,一个有理想有素养的男人,对待,应该能够达到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引而不发,游刃有余的境界。否则,一个堂堂的男人,必将被无穷的美色所诱惑,被熊熊的**所燃烧,被阴毒的陷阱所捕获。”

是的,赵素琴那浓密的黑草地里隐藏的就是陷阱,就是陷阱,就是陷阱!她企图在那里葬送我彭若愚的一生!不,她企图让我彭若愚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彭若愚那刚才还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刺刀”顿时偃旗息鼓、熄火断电了。——行文至此,我想,假如彭若愚先生读到过先前非常火爆的一条新闻,也就是知道那位在歹徒的摄像机下,明知即被取证敲诈,依然能雄鸡0勃0起奸杀无辜少女的检察官大人的风采,他肯定就会不由地自愧不如、甘拜下风、脸红如彩霞了。

于是,彭若愚提上被赵素琴褪到足踝的保暖**,心中满是懊悔加鄙视地对着躺在沙发上撇开双腿正准备收获猎物的赵素琴冰冷地说道:

“你起来吧,我走了。”

“弟弟,我的好弟弟,你又怎么啦?你又怎么啦?你怎么能这样狠心啊?人家正难受哩!正难受哩!你看这”

好像正处于状态中的赵素琴说着,把她的右手两个并起的手指径直往她放蕊的娇花处——不,是吐着毒芯的毒蛇口——摸去。这一摸不要紧,竟然,竟然像吃鲁菜里的那道“蜜汁苹果”一样,一抬手,拔出数道亮亮的、迎风飘悠的丝丝儿

看到那白白粘粘的液体在赵素琴那纤细葱白的手上垂流飘荡,再看看到她那两股间,水汪汪、亮光光的一片,彭若愚的“铁骑”又陡然凸起,把裤子顶得老高。

“呵呵呵,宝贝来啊,宝贝!”刚才还是一脸惊愕的赵素琴见状顿时笑了,她于是坐了起来,双手一下子又把彭若愚的裤子捋到脚底,一手抓着,细长的舌头又吐了出来,丝毫不顾及彭若愚的任何表情,径自又在那腥红的目标上舔吮嘬吸、盘绕扫荡另一只手则一会儿拂过彭若愚那粗壮浓黑的体毛,一会儿反复捂揉着彭若愚那两颗红亮亮的地雷。

“喔喔……”彭若愚竟然又舒服得呻吟了起来。

“宝贝,摸我,宝贝,摸我,摸我啊”半蹲着的赵素琴右手一把抓住彭若愚的左手往她那水帘洞里引。喔,她里面都开锅啦!

“喔喔啊啊快,快,再快,再快喔呀喔呀”身不由己的彭若愚稍一动作,赵素琴竟然就大醉起来。

不知不觉间,赵素琴的上身就偎在了彭若愚的身上,左腿探在沙发背上,引着彭若愚那高翘的刺刀就往她那哗哗流水的水帘洞里塞。

不!不!!不!!!强烈的理性在彭若愚的心底大声地呼喊,彭若愚一下子打开了她的手,因为他非常清楚,此刻再前进一点,后果将是狂风暴雨。不,不,不!绝不能被狂风暴雨摧毁了我!

“嘭!”彭若愚一下子把赵素琴推倒在了沙发上。

“弟弟,宝贝,你到底是怎么啦?怎么啦?”赵素琴已经带着可怜的哭腔。之火,好似飞奔的‘和谐号’动车组,一时难以停车。她的身子倒在沙发上,面对彭若愚的神经病似的反应一脸子愕然惊诧的同时,自己竟然用手拼命地抠摸着两腿的交集。

“赵素琴,你少给我玩这一套!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跟史宝生到底要干什么?”彭若愚对她的表演视而不见,一下子提上裤子,皱着眉头厉声问道。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