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78节六十九章

~~~~~~~就这样,我们激情战斗了好几十分钟,两个人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最后两人都赤身**仰面躺在床上,她把头枕在我右臂上,她的小脸上写满幸福和畅意。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了起来。我们聊得很开心也很投入

我们拥在一起,借着温馨的氛围和放松的心情,说了会儿话,都这样了,我也不想打探太多有关她的事,她也一样,我只是听,她说她结婚二年了,老公是跑运输的,事业有点基础,常年不在一起,而老公的起家似乎得力于她,去年发现老公在外面有相好的,~~~~也没怎么痛苦,她对这方面也看得很开,对男女之间的事并不强求,也没多大信心了,他们没有小孩,但她也没想到要离婚,而对老公的爱也是程序式的,我边看电视边听,一句话也没说,~~~~只感叹这世上的事有时真是奇怪,快九点了,冷静下来的我早已饿了,她也一样,我们就下去找了个小饭馆吃了点面,然后买了一些水果又回到了酒店……

回到酒店时大概十点多了吧,吃了饭精神好多了,我们又拥在一起看电视,大家相拥无言,抱着实实在在的她,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好多东西形式和内容是可以背离的,甚至相得益彰啊,想到这,我又浑身发热,亲着她的发际说,我们都别想那么多好吧,今晚你就是我的!她含蓄地笑了笑算是回应,我感觉她就是这么一个激情和理智交织无痕的人!只有二十四五岁的人,居然能这么厉害,不知是有些女人本来就这么厉害,还是她有特别的经历使然~~~~必需承认我在那方面的是挺强的,我不想让她就这样看电视,我说去冲个凉吧,就没那么累呵,她说你先去吧,我说不行,你要陪我!说完就脱她的衣服,她故意躲闪了一下,就随我了~~~~”

“哎呀,不往下看了!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越看越没劲,你让我看这些破东西到底什么意思?”彭若愚再也忍不住了,“啪”地把资料扔到沙发上。

“呵呵呵……”杜婴宁诡异地笑笑。

“你说,这些破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你想玩什么妖蛾子你就开门见山地直接说吧!看这些破玩意简直是浪费我的青春年华。”

“你看了这些东西,有什么感受?”

“还能有什么感受?除了让人发硬之外,还有什么啊?”

“你认为这两件事都可能吗?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真的能发生吗?”

“现实无奇不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发生不了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发生这等事是百分之百的可能咯!”

“你别总是问我什么意思,现在我想问你什么意思。这两份资料,很显然。你是百分之百的看过了。我问你,你什么感受?是不是看了也发痒发浪啊?”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彭若愚在弄不明白杜婴宁真实意图的情境之下,把球打给了她。

“这两篇资料,纯属胡说八道!根本没有半点的现实可能性。”

“那你让我看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在蔑视我的智商?”

“呵呵呵,蔑视你的智商?我哪敢啊!我问你,你看了两篇东西是不是感到很诱惑,很血脉贲张的?”

“嗯,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有毛病。”

“不错,的确如此。我从这两份资料里,悟出了目前我们斗争的指导方针和策略”

“什么,从****里,你竟悟出斗争的方针和策略?!”彭若愚对杜婴宁的悟性颇感匪夷所思。

“这样的两份资料,就总结出了当下斗争策略,你真有才啊!”

“好啦,好啦,不要拍马屁啦!现在史宝生已经坐不住了,党馥丽这种人更是既不必说。针对这种状况,我们的斗争策略就是:拒绝诱惑,丢掉幻想,考虑缜密,果断出击。”杜婴宁说完,目光炯炯地看着彭若愚,慨然间好象有一种浩然之气在涤荡心胸似的。

“嗯,高,实在是高!用****来启迪斗争智慧,杜行长,你应该去申请专利了。”

“呵呵,这就叫大俗之中有大雅,大俗之中有大智慧。彭主任,我提醒你,无论别人采用什么手段,你都要扛得住。拒绝诱惑,丢掉幻想。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嗯。”彭若愚点点头,他想起了赵素琴对他的诱惑和施出的各种手段。杜婴宁这话仿佛亲临现场看着似的,好像她和赵素琴在一起的事杜婴宁一清二楚。彭若愚心里怦怦直跳。赵素琴就住在她的楼上这件事,杜婴宁是不是知道呢?彭若愚真想告诉她。可是,他忽然想到,告诉她,岂不是把自己暴露了?——赵素琴在我楼上住,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不告诉她敌人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这样她会非常危险的,而敌人对杜婴宁的情况了如指掌。人家在暗处她在明处,很多事防不胜防,想到这里,彭若愚一时之间纠结起来。

“婴宁——”彭若愚还是鼓足勇气站了起来,走到杜婴宁办公桌前,想试探着提醒她。

“彭主任,现在是工作上班时间,是在行长办公室里,请你注意称呼。”听到彭若愚喊她的名字,杜婴宁脸呈愠怒之色,她转了一下老板椅,把脸看着窗外。

“好的,我以后一定注意。杜行长,杜行长,你还记得你车库里发现的那辆越野车吗?”见杜婴宁那装模作样的样子,彭若愚心里一个劲地想笑,但是表情上却拿出毕恭毕敬的下属模样。

“你什么意思啊?”杜婴宁立时把老板椅转过来,那俊俏的双眼直盯着彭若愚看。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提醒你,定时炸弹就在你的身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还有,刚才走出去的那位,也是炸弹一枚。”

“嗯,我明白。所以,我们必须马上进行清除工作。”杜婴宁直视着彭若愚,目光坚定。

“我们怎么行动?”

“从干掉党馥丽开始!我告诉你,党馥丽可不是孤军作战,他背后藏着一个团伙,她把窃取的资金投给了天成投资公司。而天诚投资公司把那些资金投给了光辉地产,而现在光辉地产经营无方,正面临资金链断裂的严重问题。所以,我们自己逼使党馥丽把窃取的资金换回来的想法,是一种幻想,比在公交车上做那事还幻想!若愚,坦率地告诉你,我以前之所以迟迟没对党馥丽来硬的,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是曾幻想着劝说她把窃取的那些存款自动地还回来。为此,我用尽了各种手段,但都失败了。哎,若愚,让你搜集的党馥丽的罪证你搜集的怎么样了?”

“难道盛达集团的高总没告诉你吗?对了,你是知道的,知道的。”彭若愚想起了自己将党馥丽与周润盛的偷情的视频发给高盛换取了一百万的事。事后没几天,杜婴宁还问起过那一百万的情况。

“我当然知道了,只是那党馥丽与周润盛的媾和的事已经失去了制服党馥丽的价值和威力。”

“你怎么知道失去了威力?难道已经用过了吗?”

“没有,没有。”

“没有用,你怎么知道失去威力了呢?”

“因为我已确切知道,史宝生根本不在乎党馥丽跟什么男人去睡觉,党馥丽只是史宝生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你搞到的那个视频,当然,当时是非常有用的,只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党馥丽成了一块臭肉,人人都想剜掉她!史宝生别说在乎她,他也恨不得让她人间蒸发。”

“什么?这样的话,党馥丽岂不是四面楚歌?那她狗急跳墙怎么办?我们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报警了。不然,您负的责任可就大啦!”

“是啊,我正担心这点。周润盛这个老小子的情况我已经向省行揭发了,是他一直压制我不能对党馥丽进行处理,不能报案。若愚,你那个视频在这里作用可就大啦。扳倒周润盛,你可是首功一件啊!”杜婴宁对着彭若愚高高地伸出大拇指。

“呵呵呵,杜行长真是英明。”说这话,既是彭若愚对杜婴宁没有忘记自己功劳的感激颂扬,也是含着一点讽刺:党馥丽案件刚被发现时之所以没有立即进行处理,纯属于四面楚歌的杜婴宁出自投鼠忌器的自保考虑。而今天,她竟然把这个迟误的责任推到了与党馥丽通奸的周润盛身上。这一推,真是太巧妙,太他妈的阴险了!

“彭主任,你怎么学会溜须拍马了?我可以提醒你,据我对党馥丽人性的了解,穷途末路的党馥丽极可能来个鱼死网破,对那些对她带来为害的人进行报复。我这边已安排好了人手,采取了防范措施,若愚,你也一定要小心啊!”杜婴宁的眼里满是关切。

“嗯,我会的,放心吧杜行长,她一个女人单枪匹马还能搅起什么风浪。”彭若愚虽然嘴上这样应着,但心里怦怦直跳:杜婴宁怎么跟赵素琴一样,都认为党馥丽会对我彭若愚下手?由此看来,党馥丽不会放过我了?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个娘们的能量,穷途末路的人就是屠夫,什么事都敢做。拿破仑说过:“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彭若愚想起了赵素琴那双猛然合拢的手,和那凶狠狠的目光。

无毒不丈夫,党馥丽是在逼迫老子出手啊!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