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83节七十四章她扑到了他怀里

还没等靳超男回答,叶雨馨费力的站起来,有气无力地说:“我去,我去缴费!”

靳超男没跟她争,反正入院的那几万块钱是她交的,现在有市长的母亲彭若愚的阿姨来缴费,那也是天经地义的,反正她们不差钱。叶雨馨去交费了。

靳超男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反正重症监护室不需要家人陪护,真要是让她走,她又有些于心不忍。

彭若愚来自农村,这里没有别的亲人,她从内心里喜欢这个血气方刚才华横溢的小伙子,可是彭若愚并不喜欢她,这一点靳超男非常清楚,这也是靳超男恨彭若愚的地方。

前不久她去行里找杜婴宁算账,彭若愚不但不帮她,反而帮着杜婴宁向外赶她,当时她就骂彭若愚是势利小人,可事后仔细想想也不能完全怪彭若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杜婴宁是行长,她掌握着彭若愚的前途和命运,在那种情况下,换做谁也会那么做的,靳超男再怎么二,这一点她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清楚归清楚,可她对彭若愚得恨一点都没有减少。因为从那次事情以后,彭若愚没有给她半句解释,甚至连个照面都没打。靳超男恨得牙根都痒痒,恨不得见了彭若愚活剥了他。可是今天晚上碰到出车祸的彭若愚她又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恐怕那点恨和彭若愚的生命相比,太微不足道了吧!这也许是靳超男自我安慰的那句话在起作用:爱之愈深,恨之愈切。

在彭若愚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杜婴宁被气走了,叶雨馨说累坏了她也回家了,自己再走了的话,万一彭若愚醒了,跟前连个照顾的人都有没有,他该有多么伤心啊!所以说自己不能走,宁可让彭若愚负她,她不能负彭若愚。

大半夜的靳超男一个人呆在医院的走廊里不免有些寂寞和冷清,她突然想到丹丹还在彭若愚出事的现场等交警呢!丹丹和彭若愚只是认识可不是朋友,人家丹丹是看到她的面子上才帮着处理此事的呀,想到这里她赶紧给丹丹打了个电话:“亲耐的,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还在事故现场呢!交警正在拍照勘察现场,马上就完事了。彭若愚怎么样了?救过来了吗?有危险吗?”

“亲耐的,真是太谢谢你了,害的你在那里等了那么长时间。”

“好了,废话少说,为朋友两肋插刀我乐意!彭若愚到底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吗?

“手术刚做完,现在还不好说,医生说他脑子里有血块,要看他的恢复情况。丹丹,他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我是在这里陪他还是回家啊!”靳超男说的很伤感。

“当然是在那里陪着了,他要是醒了,身边没个人该有多伤心啊!”

“他就是陈世美,他根本不爱我,我在这里陪她不说明我是贱骨头吗?”

“行了,亲耐的男男,我知道你在说气话,你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既然心里爱他就好好待他,有付出才有回报吗,你安心照顾若愚,我这里完事了,就过去陪你。”挂断丹丹的电话,靳超男心里五味杂陈,自己这是怎么了,人家明明不喜欢你,你却放不下人家,还连累自己的朋友丹丹在那里冻了一个晚上,这么做值吗?就算彭若愚醒过来又能怎么样啊!

※※※※※※※※※※※※※※※※※※※※※※※※※※

杜婴宁被叶雨馨气走以后,她没有回家,她现在很累,很想找个肩膀靠靠,可是就算再累她也不敢停下来,她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彭若愚就真的去见阎王了。

她不是三岁小孩,她知道事情的厉害程度,杜婴宁毕竟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心急如焚,但并没有惊慌失措。叶雨馨和靳超男不知道内谋在那里瞎咋呼,这两个女人先暂且不去管她,等缓过手来再一个个慢慢收拾。

她知道情况,所以绝对不能感情用事,她猜测这一定是一起有预谋的车祸,对方撞不死彭若愚,一定还会想办法再来害他第二次,所以必须在天亮之前找两个人来保护彭若愚,这个事必须报案,可是报案又怕打草惊蛇,就算报案没有足够的证据,光凭猜测说是有预谋的车祸,警察也不好定案啊!

思虑再三,她拿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杜婴宁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孤独无助害怕担心。就算当时父亲被双规,她也没如此担心害怕,不管怎样,当时父亲没生命之忧啊!

可是现在,她稍一大意,说不定彭若愚就命丧黄泉了。他们现在如果对昏迷不醒的彭若愚下手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她决定去找高盛商量对策,那小子鬼的很,黑白两道都有朋友,他一定有办法解决。想到这里,她开车向高盛的别墅驶去。

高盛今晚有应酬回来得很晚,他刚刚睡下就被杜婴宁的电话给惊醒了(高盛这个电话是专门和杜婴宁联系的,一般人不知道,所以保证24小时开机),他迷迷糊糊拿起手机,一看是杜婴宁的电话,困神立马被赶到了九霄云外:

“宁宁,怎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

“有事,快开门,我在你家门口呢!”

一听说在家门口呢,高盛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来,掀开窗帘往下看,杜婴宁正站在大门口向里面张望呢。看到心爱的女人大半夜的站在门口,他即心痛又担心。

以前他就打算给杜婴宁一把别墅的钥匙,杜婴宁死活不要,还给高盛开玩笑说:你要是哪天来劲了,在家会女人让我当场逮着了,我还不掉进醋缸里淹死,没有钥匙只能叫门,你也好让女人藏起来呀,眼不见心不烦,当然就算掉进醋缸也淹不死啦!

其实杜婴宁非常清楚,高盛是通海市甚至是全国闻名的房地产大鳄,身边根本不缺女人,她多少知道一点高盛和省里某个高官的夫人关系暧昧,但具体是谁她不清楚,高盛不说她也不问,据说高盛有今天的成就和那个高官的夫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高盛是她的初恋,他们俩彼此深深爱着对方,可高盛那边有高官夫人,杜婴宁这边有市长魏国涛,碍于各方面压力,他们只能把爱彼此深埋心底。今天深更半夜的心爱的女人站在门口,他估计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他来不及再想别的,手按遥控器赶紧把大门打开了。

“宁宁,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高盛屁颠屁颠地迎到门口。

“高盛,出大事了,你得帮我。”杜婴宁说完像个流浪的孩子终于见了父亲一样,冲着高盛扑了过去。

“宁宁,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啊!我都担心死了!”高盛拍着杜婴宁的后背关切而又担心的问道。

“你让我趴会,我好累好累!”杜婴宁紧紧搂着高盛唯恐他从自己身边溜掉。

“宁宁,把事情看开些,其实我们都太累了,人生有的时候就像拉屎,费了好大劲,结果只挤出一个屁!没什么大不了的,屁事屁事,扒开屁股放出来就没事了。”杜婴宁最佩服高盛的就是这一点,就算你有天大的愁事,到了高盛这里就成了芝麻大的小事,他能帮你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高盛,我曾经梦想寻找一块净土,却发现理想出自污泥,爱情出自污泥,事业成功也要出自污泥,荷花那么洁白纯洁竟然也出自污泥,你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是出自污泥啊!

我们吃的是米和面,拉出来的是屎,我们一生下来就带着原罪,我们是在母亲的痛苦中降生的,一降生就被判了死刑,只不过是缓期执行。高盛,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其实就是来受苦受罪的,你说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呀!”

高盛听了杜婴宁的这番感慨,深知她内心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痛苦,他太了解杜婴宁了,她是一个外表强悍内心无比脆弱的女人,只是很多事情不便向他吐露罢了。

“宁宁,你太悲观了,有时候人受点暂时的委屈,是为了长久的发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出来咱们共同想办法,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你马上给我找两个靠得住的人,我有急用。”

“到底什么事啊?你要人干什么?”

“彭若愚出车祸了,有人要撞死他,他现在在医院里,所以必须派两个可靠的人暗中保护他。”杜婴宁抬起趴在高盛肩上的头盯着高盛说道。

“谁这么大胆?谁要撞死他?为什么要撞死他?”

“还不是党馥丽那个骚货,彭若愚掌握了她的大部分机密,她这是要斩草除根啊!”

“彭若愚撞得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

“听说已经昏迷不醒了,现在正在做手术。要等做完手术才能下结论。彭若愚他不能死,他不但是我的得力助手更是你的得力助手,咱们一定要把他救活,并且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高盛沉思了一会,示意杜婴宁坐在沙发上,他随即拿起了电话。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