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86节七十七章莲花深处别样风景

他把手伸到了杜婴宁的莲花池,发现刚才已经干了的池子,现在又湿漉漉一大片了,身下的沙发布已被它浸的发水荒了……

他慢慢俯下身去,用沙发垫把女人的臀部垫的很高,他轻轻的用嘴附在莲花池上,尽力去吸那汩汩流出的泉水,可是莲花池的泉水越吸越多,沙发上一湿漉漉的一大片,屁股压在上面,黏黏的湿湿的软软的……

他趴在池眼忘情的吮吸着,身下的女人身子一挺又一挺发出骄人的呻吟……

他似乎得到了鼓励,用嘴来来回回在莲花池边疯狂吮吸着,还不时用手在池边抚摸着揉搓着……

那个隐秘的莲花池的花瓣被他吮吸的又麻又酥又痒又难受……

“哥哥,好哥哥,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吗?太爽太刺激了!”

杜婴宁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反正那是一种欲仙欲醉死而无憾的感觉。

“喔喔喔……盛哥哥,好爽好爽……喔喔喔……”

“宝贝,说你爱我,今生今世只爱我一个!”

“爱你,爱你,我发誓就爱你一个,我爱死你了,我的好哥哥!”

抬头说完这句话,高盛又迫不及待的趴在了莲花池上,他就像一个刚从沙漠回来的人,急需水分的灌溉,他就像饿了几天的流浪汉,急需食物的填充,莲花池就是灌溉水份填充食物的最佳去处。

他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在莲花池上寻觅着,如痴如醉欲醉欲仙……就像猪拱食,更像警犬在搜寻猎物……

高盛发现,结婚多年的杜婴宁,肌肤是那么的洁白细腻,犹如少女的肌肤,尤其是那花瓣微微隆起,中心那么的诱人红润,似乎发出悠悠的光泽,莲花深处别样风景。

他忍不住用舌去轻轻的舔舐……

这么看着欣赏着,他忍不住伸出手去,开始细细的柔柔的抚摸这个美丽的莲花……

真真如莲花般娇嫩,软软细细腻腻的花瓣,被那一簇细密的嫩草若隐若现的当着,他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让那诱人的花瓣完完全**露在他跟前,汩汩的泉水已变作潺潺的溪流,正慢慢地流淌……

面对诱人的莲花,只单单的吮吸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他的血液在沸腾,他的全身在抽动,他下面的小弟弟再次抗议了:憋死了胀死了!我要投入战斗!两个**也跟着添乱:******,快帮我挠挠!

这次他想着进入莲花深处,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扫射。

高盛把杜婴宁抱到沙发扶手上,正准备将棒棒杀入的时候,没想到杜婴宁跨开双腿,顺势一拉一顶,让他的小棒棒长驱直入,直达莲花心处!

“啊!……”杜婴宁大叫起来。

他顺势架起了他的机关枪,突突突……狂扫不止……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掏空的心又被填满了!那种填满的感觉袭遍全身,他又得到了一次全身饱和!爽!真他妈的爽啊!

“喔喔喔……,幸福死了!幸福死了!”杜婴宁发出畅快淋漓的喊叫声。

“小东西,我**你!**你!”

他拉过她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与她融为一体,没有一丝缝隙!抽动,再抽动!发出浪花拍岸的声音,身下的杜婴宁发出一声声骄人的呻吟……

“盛哥哥,我真的要死了,爽死了!真的爽死了!”杜婴宁抓着沙发的扶手,身子前后来回晃动,她越是晃动的厉害,高盛的棒棒痒的越厉害,越痒越想操越操越带劲,他上面的棒棒抽动着,手不停的在杜婴宁那两个性感的小白鸽上揉搓碾压,还不时用他的肥舌在女人性感的小脸蛋上吮吸……

为了讨心爱的女人欢心,为了激发女人内心的激情,高盛把他的看家本领全部拿出啦,肥舌、大手、硬梆梆三管齐下,操的杜英宁不时发出一声声骄人的呻吟。

身下的杜婴宁得到了身心的释放,全身剧烈颤抖着,脸如红红的苹果,更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让哪个男人见了,忍不住想去咬上两口……

“宁宁,我的小宝贝,吃够了没有?哥要火山喷发了!”

“不嘛!不嘛!我不要哥哥的棒棒拔出来嘛!”

“宝贝,哥出来歇会,一会再进去哈!”高盛摸着她的小脸蛋。

“你坏,你是大坏蛋!我就要棒棒在里面插着嘛!不要出来嘛!爽!!不要出来嘛!”杜婴宁娇滴滴的大喊着。

“宝贝,哥hold不住了,做好准备,要喷射了,哥的精华直达你的莲心!”

就在即将再次喷射的时候,高盛紧紧的抱着心爱的女人,把肥舌伸进女人的性感小嘴里,嘭嘭嘭连发三抢:

“啊啊啊……”两个人发出酣畅淋漓的叫喊,杜婴宁用双手紧紧搂着高盛的屁股,由于用力过猛,手指陷进了肌肉里。

“盛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太厉害了!我爱死你了!”杜婴宁把头埋进高盛宽厚炽热的胸口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一只手去摸高盛的小棒棒。

“宝贝,还没吃够?还想再来一次?”

“嗯!盛哥哥,你的小棒棒插进去真的爽死了!要是能把你的棒棒拿下来永远都放进我那里该有多好啊!”杜婴宁迷离这双眼娇滴滴地说。

“贪得无厌的家伙!哥要能拿下来,就真的送给我的宁宁了!”高盛刮着杜婴宁性感的小鼻子。

“那我去找个刀子,把它割下来,放进我的莲花池里?”杜婴宁瞪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说。

“你有胆量割,我就送给你。”高盛捏着杜婴宁的鼻子说。

“我才不舍得割呢!那是你的命根,更是我的宝贝,虽然长在你身上,但它带给我无穷的快乐,拿座金山都不换!”

“小东西,油嘴滑舌。”高盛紧紧地搂着杜婴宁,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少妇,让他尝到了在贵妇人那里永远都尝不到的快乐!

他多么希望就这么永远搂着心爱的女人,可是,这只是暂时的快乐,要让贵妇人知道他有心爱的女人,那他就别活了!

他征服了美少妇,却永远征服不了贵妇人。这就是高盛的悲哀。也是杜婴宁的悲哀。本来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却只能偷偷摸摸在一起。

这也是当今社会相当一部分人,为追求财富和权力舍弃真爱,苟且偷生攀龙附凤,他们除了有两毛臭钱和靠出卖肉体得来的那点可怜的权力,其他的一无所有。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高盛的思绪,他放下搂着的杜婴宁去接电话。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一副让人不易察觉的沮丧。杜婴宁借故去了卫生间。

“您好,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请问有什么指示?”高盛毕恭毕敬问道。杜婴宁躲在卫生间里只能隐约听到高盛的谈话,但不知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她很纳闷,把头紧紧贴在门缝上,继续听高盛谈话:

“没有啊!我一直一个人在家,保姆刘媽家里有事回家了。好,忙完这个项目我就过去看您,明天不行,明天我还有很多事走不开,不不不,您别过来了,坐车很累的,过两天一定过去看您,一定一定。”高盛说滑得同时还往卫生间看了一眼,杜婴宁赶紧躲到了门后面。

“想,当然想了,哪里想?当然是心里想了!我敢不毕恭毕敬吗?您是我的领导,您您要没别的指示我挂了哈!不,不是,我憋坏了想去卫生间,我……”高盛极力想挂掉电话,那边却不让挂,他也不敢挂。

看来高盛也不像杜婴宁看到的那样,什么事都小事,一个简单的电话他都不敢挂不断。表面看他那么不可一世雷厉风行的成功男人,也有很多无奈和心酸啊!

自己又何尝不是?为了救父亲,不得不和省里那个糟老头子逢场作戏,自己娇嫩的身体被他肆意糟蹋,为了报复丈夫魏国涛,和比父亲仅小几岁的市委书记郭恒上床,说实话,她特恶心!那都不是自己的本意,可是为了父亲,为了自己,只能出卖自己娇嫩的身体。

都说女人在官场混难,高盛也比自己也强不到哪里去!一对挚爱的人,却只能做别人的玩物,给别人做嫁衣。

悲哀!真的很悲哀!杜婴宁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泪。

高盛那边终于挂断了电话,他把听筒狠狠的甩在沙发上,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狗娘养的!管的也太宽了吧!竟然派人监视我!看老子逮着机会怎么收拾你!”杜婴宁在卫生间把这一切看在心里,痛在心里,省里那个糟老头子,和高盛面对的贵妇人,这两个老东西,吃着锅里看着碗里,让你为(他她)们守身如玉,可自己和高盛只不过是(他她)们的玩物,想玩谁就玩谁!他们又能为谁守身如玉?老婆老公?还是哪个情人?

凭什么呀!手中的权力吗?狗屁!老娘就要和高盛双宿双飞……

杜婴宁擦干眼泪从卫生间大步流星的走出来,她紧紧的在身后搂住心爱的男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知何必再埋怨呢!

“宁宁,你不想知道打电话的是谁吗?”高盛转过身来盯着杜婴宁问道。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