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398节八十九章

人呢?!彭若愚呢?刚刚还在监护室里,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人就没了!

那四个保护他的人怎么也同时消失了?!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啊!

靳超男的心怦怦狂跳,若愚难道……

稍一魔症,她飞般朝彭若愚的主治大夫办公室跑去。

“王大夫,王大夫……”

靳超男杀猪般的闯开了主治大夫的办公室。

几个等在门口的病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靳超男。

“靳女士,怎么了?有话慢慢说。”王大夫抬起他那戴着老花镜的脸安慰靳超男。

“我男朋友呢?彭若愚呢?刚刚还在重症监护室,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我…我…男朋友到底怎么着了呀!”

靳超男气喘吁吁眼里浸满担心的泪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你男朋友转院了,转到省级大医院了。”王大夫抬脸看看周围平静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转院?难道,难道若愚他……就算转院也应该经过我这个监护人的同意啊!”

“那边的各方面条件比市级医院发达,就他目前的病情状况还是到那里治疗恢复的快一些。”

“谁…谁帮他办的转院手续?我是他女朋友,我才是他的监护人啊!”

靳超男发疯般的怒吼着。

“你是他女朋友在法律上是不受保护的,你毕竟不是他的妻子。好了,我这里还有病人,有什么事你找彭若愚的领导,很多事她会向你解释清楚的。”

“你…你们太过分了!若愚他除了我,这里没有任何亲人,没经过我的允许,谁让你们私自帮他转院的!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靳超男指着那个王大夫的杀猪般的嚎叫着。

“小水,送这位女士出去,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来,下一位!”王大夫显然是生气了,吩咐他的助手把靳超男拉出去。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靳超男甩开那个男助手的手,气势汹汹的摔门而去。

王大夫无奈的摇了摇头,等待看病的病人及家属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发疯般的女人为何向这位医德高尚的王大夫发脾气。

靳超男眼含热泪满脸沮丧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无助无奈担心害怕涌上心头,泪水顺着脸颊小溪般流淌下来……

稍作冷静,她恍然大悟。对!找杜婴宁!不是刚才那个王大夫说彭若愚的领导知道情况吗?不会是她……

靳超男不敢再想下去。

包里传来悠扬的手机铃声,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她要找的人,她气得马上就要爆炸了:

“姓杜的!你敢耍我!彭若愚呢?我的若愚呢!!!”靳超男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这个电话上,声音极其强大,穿透力超强,震得空气颤颤的抖动。

杜婴宁拿着手机,听着耳边传来的这声暴喝震耳欲聋,仿佛一个压抑已久的男人达到高氵朝时的嚎叫。

“超男,你还在医院对吗?很多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在上次咱俩见面的胡同口等你,马上过来,”

她屏住呼吸压制情绪,平静沉着的说道。

“啪!”那边毫不客气的把手机挂掉,连声再见都没说。

杜婴宁仿佛看到了靳超男气势汹汹怒不可遏的难看面孔。

靳超男这种女人,降住她,就是一头听话绵软的小绵羊,降不住她,就是一只凶狠残忍的大母狼。

大母狼是何许神圣?吃动物吃人的烈性动物啊!

杜婴宁自信能降住这只残忍的大母狼,让她变成一只绵软听话的小绵羊。

练过武功的靳超男就是与众不同:头男简单四肢发达身手不凡健步如飞。

靳超男健步如飞气势汹汹的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关闭车门。

几个连贯的动作瞬间完成。

还没等杜婴宁反应过来,那把仿真手枪就指向了杜婴宁的脑袋。

“姓杜的,你敢耍我?!赶紧告诉我,我的若愚在哪里?”

“超男,你别激动!我给你的枪,你竟敢对着我?!”

“谁抢走了我的若愚,我就打死谁!你又算老几!”靳超男的情感彻底盖过了理智。

她们俩一前一后对峙着。

杜婴宁坐在主驾驶座上,靳超男在后排座上。

“我是咱们家的老大呀!超男,赶紧把抢放下!”

“今天打死你,我就是老大!口口声声不抢我的若愚,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

靳超男一只手攥着杜婴宁的肩膀,一只手用抢顶着她的脑门,杜婴宁想动都很难。

“超男,你别激动,你听我说,你刚才是不是离开过重症监护室?”

“是!”

“刚才我是不是给你打过电话?”

“对!”

“第一次你没接,第二次你说一会给我打过来。”

“不用你重复,这些我都知道!多此一举!”

“在转移彭主任之前是不是去过两个穿保洁服的人?他们行动诡异,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转悠伺机下手?”

“对!”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我在盯那两个要对若愚下手的人。”

“当时给你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接,我就是想去告诉你:彭主任再在那里呆下去很危险,他们刚走,不会立马行动,所以我们采取紧急措施把彭主任转移了。”

“你说得都是实话?”

靳超男一听,医院发生的那些事杜婴宁说得一字不差。在彭若愚转走之前确实给她打了两个电话。没有骗她,更没有耍她。

“发生这些事我都不在现场吧?在转移彭若愚之前我给你打过电话,怎么能说我耍你呢!”

靳超男的气消了一大半,杜婴宁被冤枉被枪指的怒气又上来了。

“你把若愚转移到哪里去了?他现在安全吗?我想见他。”

“他很安全,放心吧!还用枪指着我吗?把我打死了,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心上人了。”

靳超男像卸了气的气球,把枪慢慢拿了下来,双手一滩倚在了后座上。

“我能见见他吗?我真的很想见见他。”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现在不行,对方随时都在寻找他的下落,我和你都是他们跟踪的目标,稍一马虎,彭主任就有可能成了他们的刀下鬼,说不准现在他们正在某个角落盯着咱们呢!”

杜婴宁环顾四周,真的看见不远处也停着一辆奥迪a8,模模糊糊看到驾驶座上副驾驶座上坐着两个人,正目不转睛向这张望呢!

“超男,你看!”杜婴宁指着不远处那辆车。

“娘的!这帮东西也太神了吧?他们怎么知道咱们俩在这里?”

“尾巴!也许是跟我过来的,也许是跟你过来的。”

“咱把车号记下来报警不就得了!”

“超男,我要说你傻,你肯定不乐意,如果真是盯咱们的,他们的车号能是真的吗?无凭无据光凭猜测,警察也不能抓人啊!万一人家不是盯咱的呢?岂不是小题大做无中生有吗?”

“那咱现在怎么办?”

“兵分两路,各奔东西,静观车向,再做定夺。”

“什么意思?你别老四个字四个字的蹦啊!到底怎么办?”靳超男着急的说。

“你下车去你的单位,我开车回我的单位,看看那辆车走不走?跟谁走?咱们随时保持电话联系。”

“好!就这么办!我还有一个情况给你汇报。”

“说!”

“那两个穿保洁服的人在卫生间换了衣服,下楼上了一辆女士跑车,可惜太远我没看清车号。”

“这个情况我知道了,还有别的情况吗?”

“你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靳超男暗骂: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她怎么什么事都知道啊!

“这个你就别管了,以后遇事别那么毛躁,多动动脑子。”杜婴宁指指脑袋盯着靳超男说。

“奥,知道了!我什么时候能见见若愚?他真的很安全吗?”

“放心吧!他很安全。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医生说他恢复得很好,说不定最近就能醒过来!”杜婴宁很兴奋也很高兴。

“真的吗?你说得都是真的吗?你不会骗我?”靳超男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听说彭若愚能醒过来,她抓着杜婴宁的手差点没在车里蹦起来。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敢骗你吗?你那翻脸无情举枪打人的样子太可怕了!

超男,我提醒你一句哈,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随便拿枪,这是要犯法的!如果你不听话,触犯了法律,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杜婴宁严肃的看着靳超男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我记住了!我到底什么时候能见他一面啊?”口气接近乞求。

“别婆婆妈妈了!为了彭主任的安全,你暂且忍耐几天,你就等我电话吧!”

“好吧!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杜婴宁回头剜了她一眼,没再搭理她。

靳超男打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走了,杜婴宁观察了一会,不远处那辆车依然没动。

她发动引擎正准备离开,一个电话打过来,杜婴宁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杜行长,速度赶上神九了哈!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彭若愚先生恢复得不错啊!”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