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00节九十一章

    “你怎么还在哪里傻站着!到底什么事快说!”杜婴宁怒气冲天,惊她梦的人好像变成了她的杀父仇人。

    “刚才叶姥姥(杨助理是叶雨馨表姊妹的外甥)来了好几个电话,她说有急事找您。”小杨唯唯诺诺的说。

    他跟着杜婴宁好几年了,杜婴宁很少发脾气,这个女人有不怒则威的本事,今天她的表现非同寻常,令小杨胆战心惊。

    “你怎么给她说的?”

    “我告诉她您正在开会,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她又接连打了好几个,我只能撒谎说会还没开完,叶姥姥有些急了,让您务必给她回个电话。”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杜婴宁拍了拍发胀头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小杨后退两步转身向门外走去。

    “哎,姥姥,您…您…怎么亲自来了?”小杨故意嗓门很高,他在告诉套间的杜婴宁您婆婆找上门来了。

    “金宝(杨助理的名字),你们行长呢?她不是日理万机很忙没时间接电话吗?我亲自登门拜访,她有时间给我说几句话吗?!”

    叶雨馨表情漠然犀利质问。

    “姥姥,您…您…先坐”小杨迎着叶雨馨,尽量拖延时间。

    杜婴宁在套间里听到叶雨馨埋怨的声音,知道这个女人来者不善,慌慌张张穿鞋下床,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但还是迟了一步。

    叶雨馨哪里肯坐,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不顾小杨在不在场,她气势汹汹直接冲进杜婴宁的套间,和杜婴宁碰了个正着,两个人差点撞在一起。

    “好啊!杜婴宁,你躲在这里睡觉竟敢不接我的电话!”叶雨馨的眼尖,扫一眼套间凌乱的床铺,看一眼衣着不正头发凌乱的杜婴宁,她一切都明白了。

    “姥姥,您…您…听我解释…”小杨把叶雨馨放进来认为是自己的罪过,他急忙替杜婴宁打掩护。

    “行了金宝!算我白疼你一场了,学会撒谎扯蛋巴结领导了哈!金宝,你别忘了,你姥姥我是退下来了,你舅舅魏国涛还是大名鼎鼎江州市的市长呢!才刚来上班几天,就把挖井人给忘了!把姥姥的教诲忘得一干二净了?!”

    “姥姥,外甥不敢外甥不敢。”杨金宝站在那里脸上带着难堪的笑,说白了就是奴才的笑。

    他妈的,谁让自己是奴才呢!

    “行了,妈,您老人家别埋怨金宝了,这事都怨我,您听我给您解释。金宝,你先下去吧!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

    杜婴宁怒火攻心但她强作镇定。

    她搀着叶雨馨的胳膊示意她坐到沙发上去。

    叶雨馨犀利利抬眸表情漠然,甩开杜婴宁的双手气哼哼的坐到了沙发上。

    杜婴宁赶紧接了一杯热水放在了她面前。

    谁让人家是市长的娘呢!就算心里有千般怨万般狠,表面的文章还是要做好滴。

    “妈,您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杜婴宁明知故问,她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叶雨馨找她肯定是彭若愚又失踪的事。

    “你看你一口一个妈喊的那个亲热?!在你心中我还是你妈吗?”

    “当然,我和国涛不离婚,不管什么时候您都是我妈呀!”

    “既然我是你妈,那你给我说实话,若愚还昏迷不醒,他在医院住得好好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我不知道啊!?”杜婴宁揣着明白装糊涂。

    “杜婴宁,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若愚父母不在,他这里没有别的亲人,我是她姨妈,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做姨妈的应该关心吧?我更应该知道他的下落吧?”

    “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到底什么时候不见的?”

    “杜婴宁!我再告诉你一遍,我是他姨妈,我有权知道若愚去了哪里?”叶雨馨怒不可遏,发疯般的吼了一嗓子。

    “妈,您老人家稍安勿躁,彭若愚真的是您外甥吗?结婚这么多年,我怎么从没听国涛提起过呢?如果彭主任真是您老人家的外甥,为什么他在储蓄所待了那么多年,您都从没给我提过呢?您突然间多了这么个外甥,我真的有些好奇,您有没有兴趣给我讲讲您这个外甥怎么来的吗?”

    外甥?您的外甥?说得理直气壮,杜婴宁却心气难平。

    叶雨馨是何许人物?财政厅厅长的夫人,江州市市长的母亲,曾经的教育局副局长。

    这样一个历经沧桑见过世面的女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还能回答不了儿媳妇提出的这么简单易懂的小问题。

    “若愚他是我姨表姐的儿子,表姐从小因为家里穷,被迫送人做了别人的养女,表姐姐们5人,她排行老三,其他四姐们都没送人,所以她痛恨父母为什么偏偏把她送人,一气之下从不和父母和其他四个姐们来往。和亲生父母都不来往,我这个表妹当然和她就更没什么来往了。

    直到去年表姐找到我,说若愚在银行上班,一直不得志,看我能否帮上忙,表姐的孩子,这个忙我能不帮吗?所以才有了后来我找你把愚儿调出储蓄所的这件事啊!”

    叶雨馨说得有根有据只字不提山姥爷的事,她说得这些事当然只有彭若愚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别人无从考察。

    “这些情况你该早告诉我呀!你的表姐也就是我的姨妈也是个苦命人呐!”

    杜婴宁是个玲珑剔透的女人,顺梯爬人顺水推舟她也会做老好人。

    “这回该相信了吧?国涛他日理万机,我们娘俩难得见上一面,自己家的事都没时间提,我表姐这事哪有闲时间跟他提呀,他当然不知道这个事啦!”

    见杜婴宁毫不怀疑的相信了她的故事,叶雨馨又信心百倍的加了一句解释。

    “怪不得国涛从没给我提过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杜婴宁把叶雨馨的水倒掉又给她换了一杯热水。

    “妈,您喝杯水。”

    杜婴宁端起水杯递给叶雨馨。

    叶雨馨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

    “事情的原委搞清楚了,是不是该告诉我愚儿的情况了呀?”

    叶雨馨真的很担心彭若愚的病情,她也不想和杜婴宁一直僵下去,如果杜婴宁把脸一翻,就是不告诉她彭若愚的情况,他还真是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想见彭若愚,她真的太想彭若愚了!

    为了自己心的里那个小男人,她只好放下身段,不敢太强硬了。

    感情是魔鬼啊!不管男女,不管老少,一旦陷入,难以自拔啊!

    杜婴宁思虑再三,觉得告诉她只要能保守秘密,只有利没有弊,她儿子毕竟是市长,有他们为彭若愚撑腰,总比自己单枪匹马的保护彭若愚好上一百倍。

    杜婴宁起身到门口向外扫了一眼,发现楼道里空无一人,悄悄关好门,并且在里面反锁上了。

    “妈,您跟我来。”

    杜婴宁示意叶雨馨进她的套房,只有在那里面说话才绝对的安全。

    也只有在套房里,杜婴宁才不用担心别人偷听。

    叶雨馨满脸惊愕,但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小男人,她顺从的跟着杜婴宁进了套房。

    套房里宽敞明亮,有床有沙发有茶几有休闲椅,一应俱全。

    落地米色落地窗帘,红底雕花地毯,精灵别致的落地灯,雾气缭绕五光十色的加湿气冒出诡异的光芒,仿佛要偷听这两个女人神秘的对话。

    叶雨馨还是第一次走进儿媳妇的办公室套房,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井然有序温馨浪漫,怪不得儿媳妇三天两头不愿回家住在单位。

    杜婴宁除了这里,当然还有更宽敞更温馨更浪漫的小家——帝景天成。

    那里有她和彭若愚游龙戏凤颠鸾倒凤的精彩故事,叶雨馨是永远看不到想不到,也是永远进不去的地方。

    “妈,我再给您去倒杯水。”

    见叶雨馨坐到沙发上眼睛四处扫荡,杜婴宁想给她彻底扫荡的机会。

    “不用了,我不渴,你快点告诉我愚儿去哪儿了?他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呢?”

    叶雨馨非常急切,眼睛只是瞬间一扫,哪有闲心欣赏这浪漫小套房啊!她牵挂心里的小男人啊!那种牵挂刻骨铭心!

    杜婴宁没听叶雨馨的,她到外面的办公室里端了一杯水,端水的过程也是她思索的过程,该怎么和她说彭若愚的情况呢!

    “妈,有人要杀彭主任。”

    直入主题吧,越绕弯越对自己不利,杜婴宁打定主意,一语道破。

    “什么?你说什么?”

    叶雨馨像是被电激了一下子,她傲然抬眸犀利质问。

    “我说有人要杀彭主任。”杜婴宁不紧不慢又说了一遍。

    “是谁?谁这么无法无天?为什么要杀他?”

    “彭主任才工作勤恳精通业务,就是因为他的优点反而成了他致命的缺点。”

    “不是,你说慢一点,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怎么他的优点又成了他致命的缺点呢!”

    叶雨馨抬眸疑惑的望着杜婴宁。

    “因为彭主任他精通银行业务,又加上他是您的外甥这层关系,我格外重用他,很多老账别人看不懂也弄不了,所以我派他去查,前段时间他查账时无意间查出一些违规账务,就是因为这些违规账务,别人才要对他痛下杀手。”

    “谁?到底是谁?他们长了几颗脑袋敢加害我叶雨馨的外甥?”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