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13节一百零四章

    彭若愚说得斩钉截铁大义凛然。

    其实心里很想要,但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去接受这些钱。

    他怕自己瞧不起自己,更怕杜婴宁瞧不起他。

    “宝贝,你怎么那么笨呢!我们上床,我喜欢你,这是你情我愿的的事,你还要满大街的炫耀给别人说说?还是我会给别人说说?这是我们的最高机密。

    你不说,我不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快快拿着吧,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再说,这些钱是让你孝敬父母的,又不是给你的,再不拿,姐真生气了!”

    杜婴宁不差钱,就缺个疼她爱她的男人,她虽然从骨子里爱高盛,但她知道高盛不是自由人,早就听说他和省里某个高官的老婆关系不一般。

    上次彭若愚被撞,她找高盛商量对策,在高盛的别墅里,听高盛接的那个神秘电话肯定就是那个贵妇人,见高盛极度为难极度痛苦的样子,她没有问,高盛也没有说。

    高盛是杜婴宁的初恋,初恋是刻骨铭心的。

    高盛身不由己,杜婴宁也万般无奈。

    他理解高盛的难处和无奈。

    当初为了救双规的父亲,自己娇嫩的身体还不是任省里那个遭老头子蹂躏。

    那些有权有势的老东西,不稀罕钱,就喜欢老牛吃嫩草。

    高盛爱她她知道,高盛无奈她清楚。

    因为她和高盛有同样的命运。

    尽管命运如此捉弄,还是没有人能取代高盛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她爱高盛,高盛也爱她,但杜婴宁感觉看高盛有点雾里看花,有些看不懂摸不透他,一个堂堂的地产大鳄,好像背后总被什么人操纵着,爱他,但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

    作为女人,不能带给她安全的男人,她不会托付终生。

    彭若愚则不同,一个身强力壮活力四射的棒小伙,清澈透明,一眼就能望到底。

    但彭若愚太青涩,不如高盛懂女人,和高盛在一起,能充分体现什么是真正男人的味道。

    相对于高盛,杜婴宁是简单的,相对于彭若愚,杜婴宁又是复杂的。

    他爱复杂的高盛,更喜欢简单的彭如愚,因为彭若愚不仅能带个她肉体上的愉悦,更能带给她身心上的安全。

    唯一的缺点就是彭若愚太青涩不太懂女人。

    杜婴宁坚信,经历了岁月的磨砺,青涩慢慢会变得成熟,不懂,慢慢会懂的一切。

    杜婴宁有孙大圣的火眼金睛,有诸葛亮的先见之明。

    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杜婴宁的钱当然也不会打水漂。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

    彭若愚这个农村来的傻小子一旦收了她的钱,会勇往直前不顾生死玩命的跟她效命。

    她感觉掌控彭若愚就像开汽车,既简单有好把握。

    高盛则不同,掌控他就像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开轮船,稍一大意,就可能船毁人亡。

    所以英明的杜大行长选择了彭若愚。

    这小子没任何背景,一旦收入到自己名下,他会毫无二心忠心耿耿的跟你卖命。

    猫狗喂些好吃的,尚且知道给你摇摇尾巴,何况是有思想有头脑的人啊!

    所以她决定给彭若愚一笔钱,并且让他心安理得的收下。

    不愧是干领导多年的杜婴宁,说话就是有水平,不但让你收了她的钱,还有足够多的台阶让你下。

    钱不是给你的,是让你孝敬父母的。

    只要是正常人,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他一定在乎自己的父母,在乎自己的老婆孩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不接就真的没办法回绝了。

    他很难为情的窥了一眼杜婴宁,顺手接了过来。

    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

    拿了钱先给母亲去看病。

    想到这些,彭若愚厚着脸皮顺着台阶就下呗。

    “臭小子,给我还客气。”

    杜婴宁嗔怪道——

    通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彭若愚的伤渐渐好的差不多了,他打算按原计划回家看看父母。

    以前很长时间不回家,他没有如此急切的心情,经历过这场车祸,他对父母对生命有了重新的感悟和认识。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假如这次真的见了阎王,恐怕连孝顺父母的机会都没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还有一句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后一句,彭若愚每每想起就全身发颤,自己这次是万幸中的万幸,差点就应了这后一句,年纪轻轻,还没尽孝,自己却早父母一步领先走在黄泉路上,年迈的父母如何接受这巨大的悲痛。

    父母的年龄都半百有余,父亲因长年劳累过早的累弯的腰骨,干起活来十分吃力。

    母亲因长期的营养不良,经常得病,感冒诱发了哮喘病,常年靠吃药维持生命。

    彭若愚几次起心想把接母亲来市里找个大夫彻底看看,都被善良的母亲回绝了。

    “没事的,老毛病了,吃点药就管用,浪费那钱干啥。”

    彭若愚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来不回来。

    他知道母亲是疼苦钱,在他上小学那会,母亲就得了折磨程度仅次于癌症的哮喘病,那时候每到季节交替或者天气突然变冷,母亲就整宿整宿的咳嗽,嗓子呼呼只喘粗气,脸憋得发紫,父亲劝她去医院,她总是说,没事的,老毛病了,吃点药就顶回去了。

    母亲因为哮喘病的原因,气管犯憋,要常年开着窗户睡觉,开窗就容易感冒,感冒了就诱发哮喘病,这样恶行循环,母亲常年吃药,一年365天有60天不喘就阿弥陀佛了。

    当时看见母亲被哮喘病折磨得死去活来,彭若愚的心如刀割。

    痰在母亲的气管里咳不上来咽下不去,有时侯病犯得厉害,母亲几天几夜没法睡觉,一直垫着很厚的被子在那里坐着,想半躺一会都很困难。

    母亲那痛苦的表情真是生不如死。

    因为哮喘病的缘故,母亲比同龄人看上去老了很多。

    彭若愚曾发誓,将来考上大学一定请一流的专家帮母亲把病治好。

    不再让母亲遭受哮喘病的折磨。

    可是,事物的发展往往违背人的意志。

    大学考上了,他曾经高兴的三天三夜没合眼。

    他高兴的原因有两条,一是给母亲看病的决定终于看到希望了。

    二是父母n辈子都靠种地为生,家里出了个大学生,别说是整个家里就是整个村里整个乡里都轰动了。

    一个偏远的的小山村,在90年代能考出个大学生实属罕见。

    那时候考个大学要经过层层筛选,彭若愚清楚地记着他们乡当年就报送了他一个上了县高中,全班50多人,真正考上大学的就三五个人。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在走钢丝绳啊!

    那时候农民的孩子考上大学就意味着端上了铁饭碗,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考不上,就要回家,像父辈一样种地为生。

    那时候的大学生含金量高,国家也包分配,不像现在的大学生多如牛毛,天上掉个砖头,不知要砸伤多少个大学生研究生。

    本以为考上大学跳出龙门就一步登天了,农门是跳出去了,但并没有一步登天。

    当年被分配到银行,也着实高兴了好几天,当时幼稚的认为,以后肯定不缺钱了,守着钱箱子,还不是想花多少就花多少。

    做厨师的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守着好东西吃得方便啊!

    干银行的,守着钱箱子,花的也该方便啊!

    多年以后,彭瑞愚曾经因为当年这个幼稚的想法咚咚咚的捶自己的脑袋瓜子。

    钱箱子的钱再多那是国家的呀,要是每个在银行上班的人都随便拿,那省长局长宁可不干,也要攻破头进银行呀!

    国家的钱随便拿就是犯罪啊!

    真正进银行工作,才知道工作是多么难干,存款任务压头,一个农村来的穷学生,一没关系二没背景,上哪里弄那么多存款?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七扣八扣领到手的几毛钱,别说给母亲找专家看病了,交上几平米的房租,仅仅够自己的一日三餐——馒头就咸菜疙瘩。(前面有详细阐述)。

    而那些局长市长的公子千金凭后门进到银行的,都成了彭若愚的徒弟(不懂银行业务,得手把手的教啊),他们一个个学会业务变成雄鹰飞了,任务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

    人家有撑劲的爹娘啊!现在这社会谁不看关系啊,爹娘有权,一个电话任务搞定。

    甚至有些比狗鼻子还灵的大老板投怀送抱把大把大把的钱给存上了。

    ok,任务完成了,根本不用你跑腿,更不用你求人。

    每到月末,那些公子千金领到手的是大把大把的钞票,有点良心的请师傅彭如愚喝一壶,良心叫狗吃了的,早就把这个穷师傅抛到脑后了。

    因为彭若愚这个师傅领到手的钱仅仅是他们的九牛一毛,人家是工资全额领加上奖金**千块,彭若愚领到手的只有一二百元,记得最清楚的两个月每月只领了80元。

    80元和9000元是个什么概念?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