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19节一百一十章

屋里只有娘,她在忙碌的收拾东西,根本没注意他干什么,为防止隔墙有耳,他还是小心翼翼,没喊杜婴宁任何称呼。

“到家了吗?一切都很顺利吧?”

对方传来杜婴宁关切的问候声。

“到家了,很顺利,谢谢您。”

彭若愚想简明扼要把事说完,赶紧挂电话,怕被亿阳听到有什么想法。

“代我像老人问好,宝贝,想我了吗?”

“嗯,谢谢,您要没什么指示我就挂了?”

“臭小子,答非所问,刚刚离开我一会,就变心了!”

“不,不是,亿阳刚出去,我怕他听到影响不好。”

见娘进了里屋,彭若愚捂着话筒轻轻的说道。

“好,你要保证24小时开机,让我随时能听到你的声音。”

“遵命,领导,没事挂了哈!”

“等会,在家安心住两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保护你的人就在周围,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和家人该咋玩就咋玩,不要顾虑着顾虑哪的!”

杜婴宁像个耐心的大姐姐嘱咐的特仔细。

“我都知道了,谢谢领导的关心。”

“再问一遍,想我了吗?”

“嗯,想了,真的很想你。”

捂着话筒,声音小的连他自己刚刚能听到。

“嗯,宝贝,好想好想你,好想让你抱抱我”

杜婴宁那边传来娇滴滴的撒娇声。

听到脚步声,彭若愚没来得及说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刚把手机攥在手里,妹妹和亿阳提着东西进来了。

彭若愚赶紧把电话放进了兜里。

“哥,你发大财了还是当大官了,怎么带了那么多东西?我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东西还没运完。”

妹妹见了哥亲,总找点事冲哥哥撒娇。

“傻丫头,哥发大财了!走,哥陪你一起去。”

彭若愚麻利的脱掉风衣,(帽子早在见二爷爷时就摘掉了,入乡随俗不搞特殊,这一点他很注意滴),搂着妹妹向门外走去。

他走到车前,刚要从车里提东西。

眼的余光好像看到拐弯的大树旁一个人影闪电般一晃。

他撒腿跑到大树跟前,除了满街的玉米秸连个人毛都没看到。

怪了,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妹妹和亿阳也撒鸭子般跑了过来。

“哥,发现鬼了还是神了?你跑那么快干吗?”

“我…我…刚才好像看到一只猴子。”

彭若愚急中生智搪塞妹妹,不想过多解释,怕妹妹担心。

“对对对,我好像也看到一个猴子样的东西闪电般窜了过去。”

亿阳随声附和着,他清楚,杜婴宁派他来,保护彭若愚不会是平白无辜嘱托,肯定有什么人想对彭若愚下手,至于什么人杜婴宁没说,只是让他不惜一切保护彭若愚的安全,回去会有重谢。

当然,亿阳不是贪图重谢,他知道杜婴宁所谓的重谢一定是一大笔钱。

亿阳虽是穷学生,缺钱,但不想以这种方式接受杜婴宁的钱。

杜婴宁供他读大学,帮他找工作,替父亲垫付高昂的医药费。

他欠杜婴宁太多太多,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偿还。

世间的经济债好还,人情债却永远无法还清。

故,当杜婴宁提出让他保护彭若愚的安慰时,他义无反顾斩钉截铁。

本来恩人的嘱托就让这个知恩图报的小伙子义无反顾。

从进村的那一刻起,彭若愚的人格魅力更认他折服。

士为知己者死,这是亿阳对彭若愚的诠释。

“你们俩的眼是火眼金睛啊?平白无故的,村里怎么可能有猴子?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到?”

妹妹歪着头惊愕得看着哥哥。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道,男人眼睛的穿透力要比女人高出100倍。”

彭若愚目视前方,像个专家似的发表着演讲,眼里露出不宜让人察觉的诡异目光。

“对,这个报道前几天我在报纸也上看到了。”

亿阳笑呵呵的附和着,冲彭若愚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真的还是假的呀?哥哥怎么啥都知道啊?我怎么没听说呢?”

妹妹半信半疑无奈的摇了摇头。

“农村的消息太闭塞了,这种最新消息传到农村怎么也得晚一年吧。”

彭若愚边解释边示意妹妹和亿阳往家走。

三个人运了好几趟才把大包小包全部运进屋里。

院子里玉米堆了满满一地,父亲忙着把玉米对到一边,中间留出了一条宽宽的人行道,刚才运东西实在是太难走了,东一步西一步,提着东西差点把人摔倒。

热腾腾的茶水沏好了,娘赶紧为亿阳倒了一茶碗,又拿过茶壶为儿子倒水,彭若愚赶紧从娘手里接过茶壶,自己倒起来。

“司机师傅,来,赶紧喝碗茶暖暖身子。”

娘笑呵呵的端着茶碗放到亿阳面前。

亿阳赶紧站起来,双手恭敬的接过茶碗。

“大妈,我姓亿,你喊我小亿或小阳就行,我是彭主任的司机,您喊我‘司机师傅’显得多生分,本来很亲近的关系,被您一声‘师傅’喊得一点都不亲了。”

“哎,好好好,小阳师傅你喝茶你喝茶。”

“大妈,您……哈哈哈……”

亿阳被那声‘小阳师傅’逗得哈哈大笑,不管怎么说,老人家还是忘不了‘师傅’俩字。

“没关系,娘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称呼只是个符号。”

彭若愚也被逗笑了,他当然清楚娘喊‘师傅’十有**是对亿阳的尊称。

“大妈,你快歇会吧,我们自己倒,我们自己倒就行。”

“没事,庄稼人哪有那么娇气,你们俩喝茶,我去给你们做饭。”

“亿阳,来,赶紧把茶喝了,凉了就不好喝了。”

搬了那么长时间的东西,亿阳还真的有些口干舌燥,他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彭若愚又给他倒了一碗,就帮着娘去做饭了。

妹妹和爹在院子里堆玉米。

刚才忙着提东西,亿阳没注意屋里的设施。

端着茶碗,他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名牌大学生、行长的得力干将、振兴支行的办公室主任彭若愚简陋的家。

本来自己的家就很贫穷,靠杜婴宁的资助才读完大学。

自己那个穷家和彭若愚的家相比。

好像比彭大主任的家要富裕的多。

用家徒四壁形容这个家有点夸张,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房子是简易的三间土坯房,两间通着,一间里屋。

进门就是一张老式的土色八仙桌,八仙桌的下面有个同样土色的条形桌。

看来只有人多的时候,才把条形桌拉出来用。

平时就放在八仙桌的下面。

条形桌的下面放着几个土色的小长方形坐櫈。

桌子和凳子因为使用年限较长的缘故,上面沾满了划擦的痕迹和黑色的污垢。

桌子上其实擦得很干净,只是桌椅用的长久,油渍污垢经过常年的渗透,把桌椅原本的木头色给掩盖了,桌椅显得异常陈旧。

八仙桌的右边是个简易的条形小长桌,桌上堆满了盘子、碗等东西,这个条形桌大概就是彭主任家的简易饭厨。

条形桌的右面就是一个大土炕,炕上铺着土布的条行花床单。

炕的下头放着一个大木箱,炕太长的缘故,床单仅铺了炕的四分之三,大木箱的下面光秃秃的,没有床单。

炕上叠着几床土布的方格被子,一目了然干干净净。

在这个简陋的家里看不到现代化的东西,唯一的一点现代化产品就是熏得有些发黑的挂在半空的小灯泡。

彭若愚家的主客厅就这么些东西,再也没有其他。

亿阳家的主客厅好歹有个14寸的黑白电视,他们家没炕有床,床边好歹有个写字台和饭厨。

就是这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东西,彭若愚家没有。

亿阳小时候写作业好歹是在自家的写字台上,彭若愚写作业恐怕只有在八仙桌或着桌下的那个条形桌了吧。

再看门窗,门是老式的木头门,因年久摩擦的缘故,门上和门下面有个长长的裂缝。

相信这个裂缝,在寒风刺骨的冬天,冷风会毫不客气的钻进屋里,肆虐的吹打着生活在这个屋里的每个人。

在骄阳似火炎热无比的夏天,那万恶的蚊虫会通过这个裂缝偷偷钻进屋里,叮咬屋里的睡觉的每个人。

窗是老式的条形窗,窗上贴着白纸,说是白纸,其实纸都有些发黄了,纸上有红色的窗花,倒是很漂亮,因为窗上贴白纸的缘故,炕的位置有些灰暗。

就是这样一个贫穷简陋的家,走出了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不能说不是个奇迹。

爹娘创造了奇迹,他们凭自己的血汗钱供出了一个名牌大学生。

相信从艰难贫穷里走出的彭若愚会创造出更大的奇迹。

彭若愚的故事亿阳早有耳闻,在储蓄所上班穷得只啃咸菜馒头,真正的转机是调到办公室的这一年,深受重用,工资全领。

看来彭主任是知恩图报的人,把手里仅有的钱用来回报父老乡亲,还没来的及改善自家的贫困状况。

亿阳对彭若愚的敬佩之情又深深的加印了一层。

“亿阳,看什么呢?那么专注?”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