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28节一百一十九章骚腥味

“我说了,怕你生气,怕你不再理我?”

彭若愚温柔地抚摸着女人那对性感小白鸽,试探的说道。

“不生气,你是姐的宝贝,宝贝的话是金玉良言,我怎么会生气呢!”

杜婴宁深情抬眸望着给她带来**和幸福的小男人。

“像个…像个**!”

彭若愚说完把杜婴宁紧紧搂在怀里。

“小坏蛋,我就是**!我今天就真枪真刀的荡一回!”

杜婴宁说着用柔软娇嫩的玉手狠狠的抓了一下男人泄气的宝贝。

“好姐姐,你下手那么狠,抓坏了看你下次吃什么?”

彭若愚揉搓着杜婴宁的小白鸽坏坏的说。

“下次我吃这两个大鸭梨!”

杜婴宁放下泄气的宝贝又去抓那两个小**。

**被杜婴宁抓在手里软软的绵绵的热热的,刚刚泄气的宝贝在**的刺激下又有了反应。

杜婴宁紧紧依偎在他怀里,两只手不停地和**跳着迷人的蛋手舞,彭若愚轻轻的把炽热的唇附在她的额头上,不停地吮吸着……

一双宽大肥厚手在杜婴宁的莲花池边反复碾压揉搓,她迷离着双眼享受着他的抚摸和温度。

“姐,要是永远这样该有多好!”

彭若愚深情的吻着娇滴滴的美少妇,发出低沉的呢喃。

“宝贝,会的,一定会的。”

杜婴宁迷离着双眼,娇嫩性感的薄唇霸道的覆在男人炽热肥厚的唇上。

他多么希望就这么永远搂着心爱的女人,可是,这只是暂时的快乐,他知道杜婴宁深爱着高盛,他只是杜婴宁空虚寂寞的填补品,要想和杜婴宁在一起,最起码要冲破三道屏障。

第一道屏障是杜婴宁的丈夫魏国涛,第二道是杜婴宁的初恋情人高盛,第三道是贵妇人叶雨馨。

这三道屏障都是他永远无法跨越和冲破的,在魏国涛、高盛、叶雨馨这三个巨人面前,他充其量只能算个小蚂蚁,踩死只蚂蚁,只许巨人稍微抬脚,他就会被踩得粉身碎骨命丧黄泉。

可蚂蚁要想扳倒巨人,那是公鸡下蛋永远不可能的事。

大权在握的魏国涛和房产大鳄高盛暂且不提,一旦让贵妇人叶雨馨知道,他和美少妇杜婴宁有一腿,那他和杜婴宁就别活了!

想到这些,他心惊肉跳黯然神伤,对未来充满无奈和惆怅。

“愚儿,怎么进去那么长时间还不出来?你没事吧?”

爹在厕所外面悄声问道。

原来,爹在屋里喝酒,见彭若愚疾步跑进厕所,好长时间没有出来,老人担心,所以过来看看儿子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适。

“奥,奥!马上!”

爹的温语问候打破了彭若愚梦境般的思绪。

要不是爹来喊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种梦境里走出来呢!

厕所里有块大石头,因爹娘年纪大了,行动不太方便,立在那里当扶手用的。

听到爹关切的问候声,他从厕所的石头上坐起来,裤裆里湿漉漉的,提起裤子一看,里外全湿透了。

“我的娘啊!这种玩法刺激新鲜,可这裤子要被人发现,就嗅大发了。”

彭若愚自言自语道。

怎么办?怎么办呢?总不能在厕所里不出去吧?

“爹,我上次拿回的那堆衣服,有一件藏青色的裤子,你悄悄告诉娘,让她帮我找找,麻烦爹给我送过来,酒喝得有点多,不小心尿到裤子上了。”

“好,你稍微等会,我给你去拿。”

爹应声走了,彭若愚满脸涨得通红,都成大小伙子了,还干着不知羞的意淫事,干着刺激新鲜,干完后悔无比。

给爹撒谎说出那句话,比抽自己两个耳光还要难受一百倍。

不开口让爹送衣服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大堂屋里有亿阳,小屋里有崔涛,想找个换裤子的的地方都没有,真要是让他们发现了自己干的这龌龊事,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厕所墙上来的痛快!

幸亏上次回来,拿回些不穿的衣服,好歹在里面找了一件,彭若愚赶紧换上爹送过来的裤子,虽然瘦点但勉强能穿,总比那条裤裆里湿漉漉的裤子强啊。

他用纸擦了擦湿漉漉的石头,又用铁锨把石头上撒了些土,满厕所弥漫着男人精液的骚腥味道,甚至于那精液的骚味盖过了厕所的粪臭味。

家里那么多人,真要是此刻走出去,别人进来闻到精液味道成何体统,他把换下的裤子放在石头上,假装拉粪蹲在厕所上,他想此刻厕所里要是有瓶法国香水就好了,能把男人精液的骚味和厕所的恶臭味一网打尽。

法国香水杜婴宁那里多的是,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他蹲在厕所上暗自发笑,奶奶的,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干这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怕被人闻到精液的味道,自己被厕所的粪臭味熏着,也要等精液的味道慢慢散尽。

老子今天成什么人了,和神经病差不多。

杜婴宁,对,就是杜婴宁这个万恶不赦**无比的骚货,你调戏老子让老子在厕所里受惩罚,老子回去,让你在我裤裆里受惩罚。

想归想,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他也就是痛快痛快嘴,找点心里平衡,与其说让人家美少妇趴在他裤裆里受惩罚,不如说他趴在杜婴宁的裤裆里乐逍遥。

他啪的一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苦笑道:我彭若愚一堂堂男子汉,咋就这点出息啊!除了钻女人的裤裆,就没地方逍遥了?

“愚儿,你怎么还不出来?身体没事吧?”

娘关切问候道。

“娘,我没事,吃的不准,有点闹肚子,老想蹲厕所。”

彭若愚抬了抬屁股装模作样地对娘说到。

“肚子痛不痛,我让丽丽去喊乡村医生吧,让他过来给你打一针。”

娘温声地问道。

她也纳闷,刚才老伴说儿子喝多尿到裤子上了,她就有些担心,儿子长这么大,喝了酒还是第一次尿裤子,可是裤子送进去半天,儿子还是没出来,她就更担心了,是不是儿子身体出了问题。

她越想越害怕,打发老伴来问她又不放心,明知道儿子大了当娘的来问不合适,可是,见儿子不出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隔着墙问问,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娘,我没事,千万别兴师动众大惊小怪的,我肚子不疼,可能蹲会就没事了。”

“愚儿啊,拉肚子可不是小事,把人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还是让丽丽去喊大夫吧!”

娘疼儿子心切,怕儿子受罪,坚决要丽丽去喊大夫。

“娘,我真没事,好了,我马上就出去了!”

彭若愚提上裤子,抬头像四周闻了闻,好像精液的骚味没那么大了,他打算出去,真要是娘让妹妹把大夫喊来,自己根本就没拉肚子,被乡村大夫莫名其妙打上一针,自己不真的成了二百五了。

“大婶,怎么了?若愚哥身体不舒服吗?”

娘关心儿子急切中声音大了点,被在彭若愚屋里看书的崔涛听到了,他迫不及待地来拍马屁,极力想讨好未来的丈母娘和大舅子。

“你若愚哥有点受凉,肚子有些不舒服,进去好长时间还没出来,我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儿子都成年了,当娘的还站在厕所外问这问那的,显然有些不妥,她赶紧给崔涛作解释。

听到娘和崔涛说话,彭若愚吓坏了,他怕崔涛进来闻到精液的骚味,更怕他看到那条湿漉漉的裤子,怎么办?裤子藏到哪里?厕所里除了一块大石头,没有其他东西,也就是说裤子无处可藏。

“若愚哥,你没事吧?要不我去喊大夫吧?”

崔涛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不要麻烦了,我马上就出去了,你们都走吧,你们越是关心我越拉不出来。”

幸好崔涛没进来,彭若愚抱着裤子不知道究竟把它藏到哪里,那是杜婴宁刚给他买的一千多的名牌西裤啊,扔进厕所太可惜了,就算扔进厕所也一样被人发现啊!

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他只好把裤子抱进怀里,干脆蹲在厕所上,整个身子前倾,把那条湿漉漉的裤子藏进怀里,就算崔涛进去,也很难发现。

“涛,咱进屋等会吧,实在不行,咱再去请大夫。”

“好的,若愚哥,你要感觉不舒服,随时喊我哈!”

崔涛边走边向厕所里喊道。

娘清楚儿子换下来的湿裤子还在里面,要是让崔涛发现了,儿子还怎么做人啊!娘借故推着崔涛走了。

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走远,彭若愚像做贼一样,猫起身子向外偷偷瞧了一眼,发现院子里没人,双手把裤子藏到身后,又转头仔细问了问,确定精液的骚味已慢慢散尽,他才猫着步走出厕所。

娘在屋里老远就看到儿子从厕所里出来了,急急忙忙从屋里抱着一堆脏衣服迎出来,她向儿子示意赶紧把脏衣服扔给他,彭若愚尽管一百个不愿让娘洗,最后还是把衣服扔进了那堆脏衣服里。

让娘发现,毕竟自己是娘的心头肉,她不会说什么,真要是被崔涛和亿阳发现了,他还不如死了的痛快。

湿漉漉的裤子被娘接过去藏在脏衣服里了,可新换的裤子和上衣因为抱那条湿裤子,也沾了些精液,这些若有若无的白东西粘在身上,还带着些微微的骚腥味该怎么办呢?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