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31节一百二十二章

“千真万确,我立字为证。”

“好,为了你的前途,我宁愿现身!”

“小乖乖,你真是我的好宝贝!”

男人趴在女人身上,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地动山摇……

更可笑的是,媳妇和副镇长幽会这天,副村长必须在家等着伺候媳妇,不能出去喝酒,不能去玩寡妇,媳妇幽会,体力耗尽,有功之臣,必当嘉赏。

嘉赏的方式就是给媳妇端水洗脚、烧水做饭、伺候孩子。

只有村长的媳妇长相一般,也就是说,村长偷腥有情可原,另外两个个男人偷腥让人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三个男人偷腥——嫖寡妇,是寡妇的床上功夫厉害?还是图个新鲜刺激?

都说女人30如狼,40如虎,难道如狼年龄的寡妇把床上功夫发挥到了极致?

这个葫芦村的不解之谜恐怕只有那三个畜生知道谜底。

肉体的一旦失去灵魂的导引,人将陷入一个晦暗不明、遥不可测的深渊;肉体的一旦失去灵魂的规诫,人像一个狰狞的恶魔,开始横冲直撞,直至最后毁灭。

记得好像一个著名人士说过:一个人要出轨的话,哪怕第三者再丑,他也照样会出轨。因为第三者带给人的,不止是美色或者帅气,或许还有新鲜感,或许是征服欲,或许是金钱物质等等。

而一个人不出轨的话,就算天仙在面前,高富帅在面前,也不会多看一眼……因为忠诚是一种道德品质。内心专一,是人最大的道德。

这个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事情就是:你对别人越好,别人就越不会在乎你;而你越不在乎人,别人却反而巴巴的凑上来对你好……所以说,感情从来都不是一种交换,而是一种取悦和被取悦。你想要取悦人,就是被人吃定了;而别人讨好你,就是被你吃定了。恋爱要么是享受虐人,要么是安于被虐。

与三个村干部喝了一晚上酒,彭若愚也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同时偷腥,且偷腥的又是同一个女人。

彭若愚不愧是究竟(酒精)考验的老战士,这一年多跟着杜婴宁左右没白混,三个村干部喝的伶仃大醉、丑相百出,个个吵着去找寡妇逍遥。

彭若愚却头脑清醒思维灵活。

三个醉汉朝寡妇家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走去,他和崔颢无奈的摇摇头,向彭若愚家的方向走去。他们真替寡妇担心,看来寡妇今晚的日子是在刀尖上度过了。

刚走几步,碰到来接彭若愚的亿阳和丽丽。

彭若愚和崔颢寒暄几句,就此道别,亿阳和丽丽一左一右扶着彭若愚回家了。

回到家里,爹已经睡了,娘还没有睡,坐在屋里等儿子。

“亿阳,丽丽,你们俩去东屋待会,我想和娘单独说会话,”

尽管喝了一晚上酒,彭若愚头脑清醒智商超人。

他想给亿阳和妹妹创造机会,更想和娘单独聊会。

亿阳和妹妹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两个人兴高采烈的跑到东屋去了。

崔涛走后,彭若愚反复斟酌,他觉得妹妹跟亿阳前途和幸福绝对超过跟崔涛。

崔涛技校毕业,尽管懂些家电维修技术,毕竟是小打小闹在乡镇上混日子。

亿阳是正规大本毕业,在外资企业做财务,又有杜婴宁做后盾,不管文凭能力还是背景前途,都远远超出崔涛。

妹妹虽文化程度不算高,但凭她的智商和悟性上个成人培训班学个一技之长,进个不错的单位,配亿阳不是不可能,况且他们两个人是你情我愿,他再给杜婴宁打个敲边鼓,让杜婴宁来做这个大媒,亲上加亲的事,相信杜婴宁定会支持。

真要是把这个事做成了,也算对得起供自己上大学的妹妹了。

把妹妹嫁到城里,让她彻底脱离农村,一直都是彭若愚的梦想。

更是全家人的梦想。

彭若愚相信,世间很多事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想不到,只要想到了,就一定能做到。

妹妹的婚事他有把握促成,因为这个事的成与否,杜婴宁是个关键人物,拿下杜婴宁就等于拿下亿阳,拿下亿阳就等于把妹妹推到了幸福的大门里。

杜婴宁欣赏他胯下的宝贝,依赖他胯下的宝贝,更加离不开他胯下的宝贝。

只要把宝贝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给杜婴宁提出的任何要求,她有求必应。

感情是魔鬼,宝贝是鬼魔,彭若愚相信只要把这两样东西发挥到杜婴宁身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当下迫在眉睫的事就是让妹妹和亿阳酝酿感情,情到深处身不由己。

当亿阳深陷情海身不由己的时候,杜婴宁稍稍起点作用就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亿阳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自己的准妹夫。

妹妹成了堂堂正正的城里人。

“娘,咋还没睡呀?”

彭若愚温声问道。

“白天人来人往的,娘想跟你拉拉话。”

娘拉儿子在炕沿儿坐下。

“娘,妹妹和崔涛到底是咋回事啊?”

妹妹见了他,脸高兴得像**,其实她心里一定有很多无奈和痛苦。

要是她从内心喜欢崔涛,为什么见了崔涛像见了仇人死的。

不喜欢是肯定的,可是父母喜欢崔涛,她不是不知道,之所以知道,她就会有很多痛苦和无奈。

“前段时间,崔涛父母托人来提媒,我们本想着等你回来商量以后再做决定,可那边催得急,说可以先让两个孩子当一般朋友处处,我和你爹就同意了。”

“你和爹问过丽丽的意见吗?这关系到她一生的幸福,妹妹什么态度?”

彭若愚口气多少带点指责,他担心父母存有私心,为了把女儿留在身边伺候他们,不太顾及丽丽的感受。

“当然问过丽丽了,她说当一般朋友处处可以,反正她对崔涛没那种男女之情,这事要等哥哥回来拿意见。”

娘无奈的看着儿子说道。

“娘,丽丽说得很明白,她根本就不喜欢崔涛,她和崔涛当一般朋友相处,完全照顾你和爹的感受,说等我回来拿意见,只是丽丽的托词。”

彭若愚看着娘加重语气的说道。

“崔涛这孩子又懂事又会修家电,文化程度也比丽丽高,家底也要比咱们家殷实,哥哥又在大队部当领导,咱丽丽嫁给人家不吃亏。”

“娘,你可别给我提什么在大队部领导,你看大队部那几个人是什么玩意,简直就是一群畜生,甚至畜生不如!

崔颢当了几天小会计也把自己定为干部队伍里的人,猖狂的不知到自己姓什么!他要是再当上村支书,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

彭若愚不屑地说道。

“儿啊,村干部干什么咱管不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对咱家还算不错,我和你爹认为崔涛这孩子不但聪明能干而且心灵手巧,自古以来,饿死穷人,饿不死手艺人。

听人说,镇上有好几家家电维修部,就他那里活多发财,他有这门技术,就不愁丽丽将来没钱花,再说又是一个村的,你常年不在家,把丽丽嫁到我们跟前,我和你爹老了好有个依靠啊!”

娘动情得说着,眼眶里浸满泪水。

“娘,崔涛再好,丽丽不喜欢也白搭呀!”

彭若愚搂着娘笑呵呵说道。

“丽丽也没有明说不喜欢崔涛,她只是说我哥还没媳妇,我慌什么?什么时候哥哥把嫂子娶进门,我再找也不迟啊!”

“那只是你宝贝闺女的托词,看她对人家崔涛的态度,十有**是不愿意。”

彭若愚拍拍娘的肩笑着说道。

“儿啊,咱先不管丽丽的托词,你也老大不小了,找媳妇的事你打算给我拖到什么时候啊?你看娘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说不准哪会就去见阎王了,你想让娘带着遗憾走吗?”

“娘,说丽丽呢?怎么说来说去扯到我身上了?”

“你听娘把话说完!”

娘好像真的生气了。

“好,您说您说,儿子洗耳恭听。”

哄爹娘开心,让妹妹幸福是彭若愚的最大心愿。

“你和崔颢同岁,你看看人家孩子都三岁了,孩子满大街跑了,我的孙子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让娘抱上孙子?”

说到孙子,娘的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直流个不停。

“娘!”

彭若愚喊了声娘,低下了头。

他心里酸酸的涩涩的,是啊,别说是孩子,自己的心上人又在哪里?他是杜婴宁和叶雨馨的小三,真正的事业刚刚起步,离不开这两个女人的扶持和帮助,两个都是女皇都是祖宗,哪个也不敢得罪。

这一切没法给娘说,总不能信誓旦旦地告诉娘;您儿子是小三,孙子的事别想了!打死他也不能那么说呀!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