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44节一百三十五章一女两男

    “我就纳闷了!你自己说话不是自相矛盾吗?你没有养成随随便便不上班的习惯,那你今天为什么不来上班又不请假?”

    李达盯着彭若愚,看他玩出什么新花样。

    “请了,早就请了,好几个小时前就请了!别人帮我请的。”

    “请了?谁帮你请的?给谁请的?”

    “办公室的周主任帮我请的啊!他亲口告诉我,不要我管了,他会亲自打电话给我请假,难道你没接到他的电话吗?”

    彭若愚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李达不屑地说道。

    屋内的李达听了彭若愚的话陷入深思,屋外的殷剑听了彭若愚的话差点没被气死。

    “主任,把门打开!我有话问彭若愚!”

    殷剑在门外歇斯底里地吼叫。

    “你先等会,我们还没谈完呢!”

    李达不耐烦的回复道。

    所里也只有殷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敢砸门吼叫。

    狗仗人势,欺人太甚!

    她姐夫周承恩是红得发紫的办公室主任,她简直比周承恩还牛叉,行里除了周承恩和杜婴宁,她对谁都敢大呼小叫蛮横无理。

    高傲的头颅恨不得翘到天上去,历史的规律证明:这种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

    “呵呵,也许周主任给我打过电话,我没听到也是有可能的啊!”

    欺软怕硬的狗东西!一提到周承恩,李达就像射了精的**——焉了,主动就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了,彭若愚暗骂道。

    “你没听到,就不能说我随随便便不上班没有请假。”

    “呵呵,不知者不怪罪吗!我不明白,你是我所里的人,周主任为什么帮你请假啊?”

    一听说周承恩帮他请假,李达一头雾水,更加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这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明白的,你还是打电话问周主任吧!”

    彭若愚懒得和他解释,这种欺软怕硬的无耻小人,他恨透了,不想给他多说一句话。

    “主任,你们谈完了吗?我有事问彭若愚?!”

    殷剑又在门外不耐烦的吼道。

    有些人天生欠揍,有些人天生欠抽,殷剑这个蛮横无理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两者都欠,如果再加一个欠,那肯定是欠操!

    就她那弱不禁风的小身子骨,真要是被高大魁梧彭若愚操两下子,对,就操两下子,估计这个女人就没力气在这里大呼小叫了。

    李达见彭若愚今天的举动非同寻常,想要在他口里问点真实情况是不可能的了。

    他估计就算接彭若愚一百个胆,他也不敢打着周承恩的旗号为自己作掩护,除去他不想在这里干了!

    周承恩为什么会主动请缨给他请假来打这个电话呢?

    原因只有一个:肯定行长杜婴宁找彭若愚有事。

    周承恩这个老狐狸在行里的权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时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主动帮彭若愚请假肯定与杜婴宁有关。

    难道彭若愚被杜婴宁委以重任?要不然他为什么今天对老子的态度如此蛮横?

    殷剑那个小妮子老咬着彭若愚不放,我何不来个扒桥看流水坐山观虎斗?让这两只人虎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借刀杀人有时候是最最明智的选择。

    对,就让飞扬跋扈的殷剑杀杀态度蛮横的彭若愚。

    彭若愚,我让你再得瑟,得罪殷剑就等于得罪周承恩,就算杜婴宁重用你,相信你的权利也不会大过周承恩,临走前,我埋一颗定时炸弹,就算你脱离了我的领导,老子埋的这颗定时炸弹,也会把你炸得粉身碎骨!

    哼!给老子玩,你还嫩了点!

    李达想到这里,他示意彭若愚这只公虎去给母虎殷剑开门。

    门被打开,殷剑如一只饿狼气势汹汹的扑了进来。

    “彭若愚!你认为你是谁啊?你为什么随随便便不来接班?!害得我饿到现在?!”

    殷剑指着彭若愚两眼放光恶狠狠的说道。

    “殷剑同学,这里是单位,不是菜市场,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好不好?”

    彭若愚平静中带着不屑的口气说道。

    这个女人自从来到所里,彭若愚就看她不顺眼,当然,她看彭若愚更不顺眼。

    欺负羞辱彭若愚成了家常便饭,彭若愚一直忍着,忍这个女人吗?

    当然不是!打狗要看主人,忍她就等于忍周承恩。

    今天他得到了杜婴宁的特别召见,有了新的岗位,而且这个岗位的得来给周承恩毫无关系。

    尽管他对未来能否成为杜婴宁的心腹,还没多少把握,但是,有那个他操了的女人叶雨馨为他撑腰,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成为杜婴宁的心腹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叶雨馨谁啊?咱前面说过,不妨在这里给各位健忘的朋友提醒一下。

    叶雨馨是美少妇行长杜婴宁的婆婆,市长魏国涛的娘亲。

    有这么个权欲熏天的女人给彭若愚撑腰,他底气能不足吗?

    以前,每逢过年过节就算不孝敬爹娘也要给周承恩这个老狐狸送重礼,指望靠上他能在杜婴宁面前美言几句,调进行里的办公室,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钱不知花了多少,周承恩这里就是没动静。

    万般无奈,才在山姥爷的指引下认识了叶雨馨,又鬼使神差的操了这个女人。

    操过后,过了几天担惊受怕的魔鬼日子,真没想到“怕”有所值啊!

    怕过之后,得到杜婴宁的特别召见,说彭若愚不仅业务熟练,而且文学功底深厚,特批调进办公室。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彭若愚差点没蹦起来,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啊!

    兴奋之后,仔细斟酌,反复考虑,定是叶雨馨在背后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市长老公的娘亲发话,杜婴宁敢不执行吗?

    也就是说,周承恩以前给彭若愚的承诺都是子虚乌有的屁话。

    现在,周承恩在彭若愚心目中就是一滩臭狗屎,那他的小姨子或者说小情人殷剑连臭狗屎都不如。

    忍忍忍!彭若愚被压迫了五年,他也忍了五年。

    今天他是忍无可忍了!

    “是啊,剑剑,咱有话好好说。”

    李达装模作样的在一边劝阻道。

    屋外营业室的同事都停止了办业务,伸长了脖子往屋里望。

    “我好好说,我倒是想好好说,就他办的这缺德事我能平心静气的好好说吗?”

    殷剑指着彭若愚的鼻子傲气十足的说道。

    “殷剑,你早晨起来没刷牙吗?怎么这屋里满屋的臭味呢!”

    彭若愚边说边若无其事摆弄着李达办公桌上的一个小台历说道。

    “彭若愚,你农村来个小瘪三!你缺八辈祖宗!姑奶奶就是没刷牙,姑奶奶熏死你!熏死你!!!”

    殷剑说着,就打算拉开架势大打出手。

    “行了,剑剑,怎么火气那么大呢?有话好好说,坐下,你做到沙发那边去。”

    李达见殷剑想抡拳头,站起来把殷剑推到了沙发上,顺便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他想观虎斗,但不想虎血溅到他的办公室里,一来恶心,二来事情闹大了,他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殷剑,咱们国家改革开放才多少年啊,屈指算算咱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哪一个不是农村出来的?就连李主任还是农村出来的呢?难道农村出来的就是小瘪三?你父母不是农村出来的吗?”

    彭若愚不愧是行里公认的大才子,把改革开放都拽出来了,殷剑文化层次那么高(听说初中都没毕业)她知道什么是改革开放吗?开放多少年就更不知道了。

    彭大才子的这个问题太深奥,恐怕蛮横跋扈的殷剑听不懂。

    李达在一边抿着嘴偷笑,一言不攒。

    彭若愚说他是农村出来的,他也不生气,他不能生气啊,他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

    “彭若愚,你少在这里给我卖弄你那点破墨水!姑奶奶我没兴趣听。”

    果不其然,人家殷剑听不懂,硬说成是没兴趣听。

    “殷剑同学,你今年才20多一岁吧?不要一口一个姑奶奶一口一个姑奶奶,小心把自己叫成老姑婆,嫁不出去了,没人给你承担法律责任。”

    彭若愚说完,照样摆弄桌上的小台历,连头也不抬,抬头看殷剑,他都担心脏了自己的眼睛。

    这个女人的外表和内心像她的名字,又淫又贱,不值得一看。

    屋外的人听了彭若愚的话,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本来打算看彭若愚的笑话,没想到这小子的口才如此了得,句句让殷剑栽了个底朝天。

    “彭若愚,你!好,我说不过你!咱说正事,你今天无缘无故不来上班,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见嘴皮子斗不过彭若愚,她又咬着彭若愚不上班来说事。

    “周承恩周主任啊!”

    “胡说八道满嘴放炮!你休想拿我姐夫来压人。”

    一听彭若愚说是周承恩,殷剑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姐夫在背后不止一次的骂他小瘪三,行里他最看不上的人就是彭若愚,姐夫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权力?

    殷剑这个女人还是年轻啊!她只单线考虑问题,别忘了,你姐夫的上面还有杜婴宁杜行长啊!周承恩也许不给他这个权力,但杜婴宁授意,周承恩敢不执行吗?

    殷剑同学,你姐夫周承恩不是行里的老大,杜婴宁杜行长才是行里的大掌柜的。

    你眼中的小瘪三彭若愚,把大掌柜的杜婴宁的婆婆都拿下了,你还在这里不知天高地厚的瞎叫唤,等着吧,殷剑同学,你会为你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你姐夫是杜婴宁的心腹,人家市长魏国涛还是杜婴宁的老公呢!

    老公的娘亲都发话了,看你殷剑还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谁在这里胡说八道满嘴放炮,你打电话问问你姐夫不就知道了!”

    彭若愚说得心平气和波澜不惊,殷剑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

    “对,剑剑,你消消气,给周主任打个电话不就疑问全消了吗?”

    李达在一边打敲边鼓,他也一直纳闷,彭若愚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打个电话落实一下,又怕得罪了那个二当家的周承恩。

    他怕周承恩反问他:杜行长找彭若愚,难道我给他请假都不够资格吗?话不多份量重啊!

    真要接到这么一句话,李达就彻底把二当家的得罪了,得罪二当家的是小事,他要再到大当家的杜婴宁那里添油加醋的告他一状,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可不想因为虱子烧个棉袄,因为小瘪三彭若愚得罪二当家的周承恩。

    殷剑和彭若愚把话说到了那个份上,他也只好借坡下驴弄清楚他想要的答案。

    “打就打!李主任你作证,真要不是我姐夫,你就让撒谎扯皮的彭若愚滚蛋!”

    李达笑而不答,殷剑气势汹汹的来到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准备打。

    “稍等,殷剑同学。”

    彭若愚关键时候来了个欲擒故纵。

    “怎么?你怕了?现在后悔还来的及,你趴下冲我磕三个响头,喊我三声老祖宗,这个电话我就不打了!”

    殷剑这个女人不但蠢傻,而且高度痴呆,难道你那娇嫩的小脑袋瓜没发育完全?

    还是你父母交合怀你的时候,是酒后乱性?

    或者说,你娘亲怀你的时候同时和多个男人交合,你身上聚集了众多男人的脑细胞,异极相吸,同极相斥。

    这些男人的脑细胞聚集在你身上,打得不可开交互相排斥,你的脑子成了一锅糨糊?

    彭若愚向来胆小怕事,没有行里某个高层授意他敢随随便便不来上班吗?

    要打也让李达打,你充当什么洋葱头啊?!

    殷剑混到这个份上,不能说不是她的悲哀啊!

    “真要是周主任,你准备怎么办?”

    彭若愚坐在那里,盯着殷剑问道。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时候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喊我三声祖宗,然后滚出这个储蓄所!”

    “就这么办!李主任,你是见证人!”

    拿起电话,就要拨号。

    刁红青敲门进来了。

    “剑剑,电话别打了,肯定是周主任,要不然彭若愚哪有那个胆啊!”

    刁红青和李达是对老狐狸,他们从彭若愚的态度上,早嗅到了某种味道。

    “青姐,你别管,我非打个电话问清楚不可!”

    殷剑不听刁红青劝阻,执意要把电话打了过去。

    她以为胜券在握,而且打电话用的是免提模式。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