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55节一百四十六章

    其实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知道他新号码的除了杜婴宁以外的那个人,彭若愚的准妹夫——亿阳同学。

    “亿阳,怎么会是你?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啊,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见是亿阳的电话,彭若愚眉飞色舞情绪激昂起来,不管怎么说,杜婴宁总算答应他,可以走出这座别墅给亿阳出去聊聊了。

    “彭主任,嗐!不对,若愚哥,你在哪里呢?我去接你,咱们出去散散心聊聊天。”

    “我在……我在湖荡山那个桥头等你,你过来接我吧。”

    由于激动,彭若愚差点说成他在帝豪天成,因为帝豪天成远离市区,建在一个依山傍水丛林密集的地方,那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谁要能住在那里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住在那里的没有一般老百姓,不是高官就是巨富。

    他说的这个湖荡山离帝豪天成也有一段距离,只是湖荡山周围都是一些金领或白领住的高档小区,为了不引起亿阳的怀疑,他只好步行10多分钟来到湖荡山桥头,做贼心虚是某些人的优良传统,彭若愚也不例外。

    他担心一旦让亿阳来帝豪天成,亿阳肯定会怀疑他跟某个女领导有暧昧关系,或者说直接就怀疑他跟杜婴宁关系不正常,真要是如此,他在亿阳心目中的位置就要大打折扣了,亿阳和妹妹的事也只能化为泡影了。

    彭若愚虽然现在的身份不那么磊落,但他的智商是没有问题的,那些事该做,那些话该说,他还是很清楚滴。

    他现在给杜婴宁做小情人或者说是男小三,这样的角色是没法提到桌面上的,别说亿阳是他的准妹夫,就算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这事也是万万不能说出来滴。

    彭若愚以前就有晨练跑步的习惯,当然,市里的空气是没法和这里相提并论的,市里车辆多、人多、建筑物多,空气污浊不堪,这里车少人少建筑物少,空气清新怡人。

    也许是昨晚下过雨的缘故,早上一出门,就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新鲜空气。

    躲在帝豪天成一个多星期了,彭若愚第一次站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充分享受着大自然带给他的凉爽和惬意。

    “啊,这里的环境真是太美了!”

    彭若愚双手高举仰面朝天陶醉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发出由衷的感叹。

    他以前来这里和杜婴宁幽会,总是来去匆匆,又坐在车里,从没有机会欣赏这里的一切,更没注意到这里的空气如此清新,环境如此清雅。

    此时的湖荡山还蒙在濡湿的水雾之中,湖荡山借着山势起起伏伏的绿色愈加青翠葱茏,似乎一伸手就能在空气中捞住一把绵绵的雾絮,不时有大颗大颗的水珠自树叶上悠然滑落,滴答在潮湿的地面上,打在彭若愚的身上。

    彭若愚下意识地用双手搓了搓脸,用鼻翼深吸着浓郁而芬芳的空气,用目光远眺着清脆欲滴的绿色,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他伸开双臂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踩着湿漉漉的石阶,向湖荡山南面的桥头走去。

    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多月,又在帝豪天成憋了一个多星期,他简直就成了真空人,长期不与外界接触,再聪明的人也会变成傻子。

    今天,彭若愚接受者大自然的洗礼,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又充分找到了自信,找到了他在职场那种叱诧风云雷厉风行的日子。

    在单位,他虽不是一把手,但杜婴宁把行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他做,虽不是行长,但手中的权力仅次于杜婴宁,那几个资格老的副行长见了他都要笑脸相迎礼让三分。

    权力大,自然也招来了诸多人的嫉妒。

    由于他业务熟练,查账审核的艰巨任务,杜婴宁也交给了他,自然,也得罪了不少人。

    这次被撞,和那些嫉妒他的人,账务上有问题的人脱不了干系。

    他多想脱离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环境,回归山林,过上世外桃源的日子。

    可现实不允许他停下来,更不允许他回归山林,他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他肩上的责任还没有完成,山林清静幽雅,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当然,也没法实现他的梦想。

    他的事业刚刚步入正轨,他不能脱离轨道,一旦脱离,他将一无所有。

    望着满山清翠的丛林,他更想闻闻松风,听听鸟语,欣赏欣赏山下的城市风貌和远处那条风姿卓越的湖荡山。

    湖荡山周围是大小不一高矮无数的小山,在山的周围是郁郁葱葱的青翠丛林和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和树木,只有湖荡山众星捧月般矗立在那里,远远望去令人神往。

    他发誓,自己就要做那个独一无二的湖荡山。

    彭若愚是个骨子里既诡谲又不乏悲悯之情的人,他曾经梦想能够成为官场上叱诧风云的政客,但造化弄人,现实逼他走向高官女人。

    成为了一个油嘴滑舌专讨女人喜欢的小男人,越来越像韦小宝,他对自己不满意,又不能像唐吉可德一样对付强大的风车,只能满怀悲悯之情流连在职场和女人之间,吊唁自己的梦想。

    望着满山的青翠丛林,想象着自己醉生梦死的日子,他暗自神伤,他叹自己可悲更叹自己可怜,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不靠智商却靠鸡0巴混日子,他有智商也有能力,可这个靠关系靠背景的社会,谁又能给他机会呢!

    有时候,这个混蛋的世界就是那么诡异,能力和智商没有鸡0巴管用。

    能力和智商需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和验证,而鸡0巴的作用立竿见影,插进去有反应就立马见效,这个世界真他妈的诡异!当今的男人有高智商不如有个大鸡0巴!

    “嘀嘀嘀……”几声刺耳的鸣笛打破了彭若愚忧伤的思绪。

    “若愚哥,快上车,等急了吧?”

    亿阳风风火火地跳下车,替彭若愚打开了车门。

    “呵呵,没关系,这里的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借此机会欣赏一下也不错喽!”

    彭若愚笑嘻嘻的钻进了车里。

    “若愚哥,你租的房子在市区,怎么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不会是专门来这里欣赏这雨后的美景的吧?”

    亿阳边关车门边好奇的问道。

    “有个大学同学在这边买的房子,昨晚聊得很晚,就住在了这里。”

    久在着浑浊的世界混,彭若愚也不那么澄净了,撒谎不打草稿成了某些人的优良传统,彭若愚更是把这一行做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呵呵,看来你这个同学不简单呢,这里的房子可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滴,听说这里的房子每平米涨到了15000元,若愚哥,咱什么时候,能在这里买套房,这辈子也就知足了。”

    亿阳发动引擎边开车边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就凭咱们的工资收入,想在这里买套房,恐怕也只是梦想吧?”

    彭若愚无奈的说道。

    “你同学是做什么的?他怎么那么有钱?”

    “在一家外资企业做高管,他老婆也是外资企业的高管,两个人每月的收入3万有余,在这里买套房不是什么大问题。”

    “呵呵,是啊,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厉害,人家两口子的收入3万有余,像他们的收入在咱们这座城市应该是很少的一个群体。

    很多企业,职工的大部分收入在1500——2000之间,辛辛苦苦一年的收入才赶上人家一个月的收入,收入水平的不平等就意味着身份和地位的不平等,有钱就能过上有品位的生活,没钱就要过没尊严的生活。

    所以,现在的窃贼越来越多,其实很多人天生都是向善的,他们也不想做贼,只是上有老下有小,老人孩子闲着没事再生个没治的病,那点微博的收入根本满足不了日常的开支,不偷不抢他们就得饿死街头。

    只不过,抢不能乱抢,不能抢一般的老百姓,抢就抢那些贪官污吏,他们的钱都是榨取的老百姓的血汗钱,咱们一般的工薪阶层买套一般的房子就要还一辈子的帐像这样的高档社区,咱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而那些贪官笔尖一弯大嘴一张财源就滚滚来啊,他们少则几套房,多则十几套房,银行里还有数不清的巨额存款,不抢他们抢谁啊?!恐怕是抢上几根金条就够一家人好几年的生活费啊!”

    “呵呵,是啊!都说要靠勤劳的双手创造财富,就算我们勤劳,就算我们有高智商,没有用武之地没有舞台,我们也只能把智商和才能窝在心里。

    我在储蓄所的时候,每月领到手的那点薪水真是少得可怜,别说是买房子了,交上房租,够我一个人的生活费就不错了,买房子的事只能是个梦想。”

    彭若愚望了望远方那别致的高档社区感慨的说道。

    “是啊,在银行工作,有关系和没关系,收入是大相径庭的,若愚哥,我想问个不该问的问题,你方便回答就答,不方便回答就当我没问。”

    从彭若愚家回来,亿阳感觉和彭若愚的关系近了一大步,再加上和丽丽的那层关系,亿阳早就把彭若愚当成了他未来的大舅哥,关系近了,话自然也多起来。

    “亿阳,你我都是杜行长的人,你又是我未来的妹夫,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不要客气。”

    “你在储蓄所待了那么多年,怎么突然间就调到了行里,而且还提成了办公室的副主任,你是不是上面有什么厉害的关系啊?!”

    亿阳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亿阳,你虽不在我们行里上班,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呵呵,近水楼台先得月,整天拉着杜行长走南闯北的,自然很多事也就听说了。”

    “行啊,亿阳,你虽不是杜行长的专职司机,但她却把她最好的车(私家车),派给你开,他的车平时放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你想开就开,看来杜行长对你的信任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哈!”

    “我主要负责杜行长的私人出行,她毕竟是我的恩人,给他出些力我高兴,她自然也很放心。”

    “怪不得这次我回家,他专门让你陪我回去呢,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杜行长的良苦用心。”

    “呵呵,杜行长这人确实不错,跟她时间长了,你自然会明白的,若愚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亿阳盯着彭若愚,看来他对彭若愚的提升也充满了好奇。

    “我姨妈和杜行长的婆婆是姨姊妹,以前不知道这层关系,因为我这个姨妈从小就找给了别人,直到去年,我娘去姥姥家才听说了这个消息。”

    “你姨妈和你娘应该是亲姊妹啊,早就该知道这层关系啊?”

    “我这个姨妈和我娘也是姨姊妹,因为两家离得比较远,平时很少来往,所以直到去年才知道这个事,因为这层关系,杜行长才格外关照把我调到了行里。”

    彭若愚编的这个理由和叶雨馨告诉杜婴宁的一模一样,看来是提前对好词了。

    谎话就要提前对好词,否则就会露出马脚滴。

    打死他也不能告诉亿阳实话吧,他总不能说不是什么姨妈,是山姥爷带他来的,山姥爷走后,他胆大包天把行长婆婆叶雨馨操了,在叶雨馨的授意下他才被调进了行里,名牌大学的文凭和熟练的业务没能让他发家,是胯下的宝贝让他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这份得意埋藏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委实是上不可告天地,下不可告爹娘,这就让他瞬间发达的快乐多了几分无人分享的遗憾,但是他宁愿一个人遗憾,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给任何人听,毕竟,他太知道自己的升迁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了!

    “呵呵,原来如此啊!怪不得杜行长如此重用你呢!”

    亿阳专注的开着车笑呵呵的说道。

    “哎,亿阳,光顾着说话了,忘了问你正事,怎么杜行长的私家车你想开就开?你又怎么想起来打电话找我聊天,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你怎么会有时间出来陪我玩?”

    彭若愚抓着头皮,疑惑的盯着亿阳问道。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