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61节一百五十二章若愚哥,我爱你!

“若愚哥!抱紧我!”乔娜喊着,又一次紧紧地搂住了彭若愚的脖子,唯恐一松手,彭若愚又要不辞而别离她而去。

“傻丫头,走,咱们到屋里聊会。”

“不,若愚哥,屋里太憋屈了,让人透不过气来,这段时间见不到你,我一直都憋在屋里,都快把我憋死了,我要带你去个地方透透气。”

乔娜松开抱着彭若愚的手认真说道。

“好,出去透透气,我也快憋死了!咱们去哪儿?”

“老地方!”

“好,就去老地方!”

彭若愚拉着乔娜兴致勃勃的上了车。

“若愚哥,你的伤彻底康复了吗?,伤口还痛不痛啊?”

乔娜一边关车门一边盯着彭若愚心痛的问道。

“没事了,哥身体棒着呢!”

彭若愚拍着胸脯兴致高昂的说道。

“若愚哥,那你就开车吧,我喜欢看你开车的样子。”

“傻丫头,开车有什么好看的?好,你过来,我来开!”

本来乔娜坐在驾驶座的位置,彭若愚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两个人互换了位置。

换位置的时候,乔娜屁股碰到了彭若愚那个硬挺挺的宝贝,她立刻脸红心跳起来,彭若愚瞅到了乔娜的害羞,赶紧直视前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彭若愚开着车穿过闹市区出了城,他一边开车一边握着乔娜柔美白净的小手,幸福的身体里直往外“滋滋”冒蜜水儿。

若愚重新审视着面前的乔娜:高挑的个头,肤白如葱,身穿白色包臀修身纯白连衣裙,脚蹬一双白色高筒靴,高绾的职业发型,戴一副无边秀气的眼镜,如白荷出水,似月夜玉兰,婀娜娉婷,清秀娴雅。

彭若愚审视的眼光和她正注视的明眸猛然一碰,乔娜就赶紧不好意思地低了一下头,眉眼间透着脉脉的娇羞。“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徐志摩的诗好像就是为她而写的。

这个找处女需去幼儿园的时代,能害羞的女子真是凤毛麟角。每次见到乔娜,她那含羞娇美的笑,总让彭若愚怦然心动。这种感觉,除了大学时与柳雅诗以外,再也不曾有过。

乔娜虽然做着银行人人都羡慕的最好的工作——信贷,需要常常与有钱和需要钱的人打交道,但她好像一株遗世独立的莲花,凌波横空,高洁不染。铜臭是闻不到的,相反,却有一种浓郁的书卷气。

一想到纯净的乔娜,彭若愚的心里就幻化出一幅诗意的美景:山花绽放,满目清丽;山鸟鸣叫,满耳清脆;山泉淙淙,满心清澈。

乔娜看着彭若愚欣喜的享受着这种幸福,感到天底下只有他们俩最幸福。

然而就在幸福的画面背后,有一辆车正跟在他们身后,车上还有一双要命的眼睛呢?

此时此刻,还没捅破的那层窗户纸的两个人正在享受着纯净的甜蜜爱情!

纯净的爱情背后,是一个大大的陷阱啊!

两个年轻人经事太少,没有防人之心啊!

没有防人之心就要调进别人设下的陷阱啊!

彭若愚也不知不觉的从一开始他决定不影响自己生活的初衷里超越出来,越来越沉溺于乔娜给他营造的这种梦幻世界了。

两个人倒也没有发展的多么飞速,除了感情跟心灵的飞速贴近,身体上的接触也仅仅是拥抱这样的水平,甚至连彭若愚最喜欢的、乔娜胸口的小鸽子他都不敢多去碰一碰,生怕亵渎了那个纯洁的女孩子。

但是,他却越来越迷恋跟乔娜在一起的时刻了,两个人可以那么样的敞开心灵说心里话,更加是那么样的志趣相投,更因为同在一个单位,提到任何的人跟事,都能迅速的达成共识,这就十分的快乐了。

彭若愚和乔娜在一起,身心得到了彻底的释放,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轻松和快乐。

他和杜婴宁在一起,只有在床上的激情时刻,他才能得到暂时的释放,床事过后,还要想办法用心思讨好杜婴宁,那个女人的威严和强势让彭若愚的地位始终保持在小男人的位置上,他时刻要像奴才一样匍匐在杜婴宁的脚下。

地位的悬殊和不平等的待遇,让彭若愚越来越喜欢和乔娜在一起。

车渐渐的开上了省道,终于,一条大河出现了,而河两岸都是浓密的树林,彭若愚就把车开进了树林,这是他上次带乔娜随便逛的时候发现的绝佳幽会位置,两人都爱上了这里。

虽然只来过一次,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这里定为成了“老地方”。

等他们的车消失在小树林里,后面那个跟踪的男人让出租车停在了河边,他付过车钱下了车,女出租车司机还笑着说道:“留我个电话吧先生,等下需要的话我来接你。”

那个男人隐隐的说道:“你到那边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咱们还回去,你放心,你等的时间我给你加钱!”

“好说好说,我在那边等你。”

女司机调转车头,向对面开去,男人才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树林……

夏天的河岸边,不单单是树林茂密,就连林间的草都茂盛的齐腰深,彭若愚跟乔娜不愿意坐在气闷的车上,他们喜欢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就下了车坐在软软的草地上,相依相偎的说着悄悄话。

那个男人悄没声息蹑手蹑脚地溜到他们身后不远处,藏身在一株粗大的杨树后面,倾听着他们俩的声音。

乔娜的一双妙目紧紧地盯着他,一直盯的他心里发毛,然后,那丫头突然间说道:“若愚哥哥,你看透了我的心,你也偷走了我的心,所以你才故意冷落我的对吧?你以为这样子对咱们俩都好,但其实你也爱我对不对?”

彭若愚的脸瞬间红了,因为他就算是修炼的再到位,面对着爱他的姑娘,又怎么能伪装的起来呢?他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偷看……呃……我没有偷啊?还有,我是一个大男人了,怎么能做出引诱你一个小丫头的事情来呢?呵呵,傻丫头,你别逗我了!”

“若愚哥,我爱你!”乔娜根本不理睬他的遮掩,依旧直直的盯着他,眸子里都是狂热的爱情光芒,坚决的说道。

彭若愚还怎么伪装得下去?他的心里防线被乔娜的狂热瞬间崩塌了,看着冲他扑过来的乔娜,不由自出的伸出了臂膀,刚把她拥进怀里,那孩子的小嘴唇就贴上了他的……

彭若愚从抛弃的顾文玉,到情人杜婴宁,对接吻自然是技艺娴熟,可是,这个小小姑娘青涩的唇吻上了他,也仅仅是紧闭着嘴用唇跟他接触着,笨拙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大可以顺势伸出舌头撬开她的小嘴巴,把她吻的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可他居然就又一次硬生生忍住了,跟她的唇略一接触就赶紧推开了她,带着沙哑的泪音说道:

“傻丫头,你听我说,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就算她抛弃我,我也不能抛弃她,所以你不要这么傻,哥哥什都不能给你,你还是赶紧找一个合适的对象才对!至于你说的你希望哥哥一辈子宠你,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做到的!”

乔娜小被娇惯坏了,任性的不行,而且言情小说看多了,自然觉得世上只要有爱情,柴米油盐酱醋茶统统可以不需要的!

这似乎是一个毫无逻辑的选择,不是因为金钱,也不是因为权势。

如果说一定要找一个理由的话,我相信它的名字叫爱情。

所以,她执拗的赖在彭若愚怀里道:“你说得是那个顾文玉吗?只要你不结婚,我们就有权利竞争,就算我竞争不过她,也不会逼着你娶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爱你,只要我爱你就行,我啥都不要!”

彭若愚只能拿顾文玉当挡箭牌,其实那个唯利是图的女人早就耐不住寂寞耐不住贫穷抛弃了他,他现在是杜婴宁和叶雨馨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情人。

他不是自由之身,他的命运掌握在那两个女人手里,他给不了乔娜任何东西,就算是这简单的谈情说爱花前月下对他来说,亦并非易事。

杜婴宁从省城回来,叶雨馨也会很快知道他的情况招他“侍寝了,要想和乔娜这么幸福的呆在一起就只能是奢望了,他只能忍痛割爱装憨卖呆得拒绝这位率真的好姑娘。

唉!傻丫头,这怎么行呢?这样会害了你的!”

“我不管!我爱你!我就要你!若愚哥,吻我……”

乔娜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彭若愚的脖子,把娇嫩炽热的小红唇伸向了男人。

彭若愚是人不是神,况且他从内心真的喜欢这个率真可爱的女孩,爱的力量把他的防线至此全线崩溃,他冲动的抱紧了乔娜,伸出舌头就侵占了她的嘴唇,把她笨笨的丁香小舌缠在自己舌头上,不一会儿就把没经过人事的小丫头吻的软在他怀里了。

“唔唔唔……若愚哥,我爱你!唔唔唔……”

乔娜迷离着双眼喃呻吟声犹如浩浩荡荡的洪水,彻底把彭若愚打懵了。

可能是作恶做惯了,他的手已经习惯成自然的在亲吻的同时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女孩的胸口,因为是夏天了,爱美的女孩都喜欢穿一件低龄的t恤,大大的领口让他轻而易举的就长驱直入,把手落在了女孩儿小鸽子一般的**上。

她的乳是那么的娇小,那么的硬挺,那么的有弹性

他的大手就可以尽数的全部握在掌心,那一粒小乳0头更是只有绿豆那么一点点大,像是小鸽子的嘴,硬硬的磨瑟着他的掌心,让他登时心疼到心尖尖都是颤抖的,下面都是微微颤动的……

“唔……唔唔唔……若愚哥……”女孩被他抚摸的害羞起来,被他亲吻着还含糊的说道。

他哪里舍得像揉搓杜婴宁那样揉搓这个小白鸽?只是爱惜的轻轻抚摸了几下就赶紧怀着强烈的负罪感把手抽了出来,眼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媚眼如丝已经意乱情迷……

“若愚哥,不要,不要抽手嘛!你为什么总是在抱我的时候这么别扭啊,上身离我这么远,你不喜欢我吗?”乔娜娇嗔道。

“不……不是的,你不明白……”彭若愚迟疑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我不就明白了吗?”

“你……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较真呢?没什么的!”

“哼!你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其实……其实……我知道你喜欢我这里,只是怕碰到了我会不高兴,所以你宁愿绷着身子自己遭受折磨也不靠近我碰对不对?”

彭若愚看乔娜指着自己的胸口坦率的这么说,他到弄了个大红脸说道:“嗨嗨嗨!你看看你这个调皮丫头,怎么你什么都知道啊!好了,即便知道了,就不要强迫我了!”

彭若愚坏坏的说道。

身后偷窃的那个男人,听了乔娜的话,倒是被这个率真可爱的丫头感动了,他多希望乔娜对他说那些话,只可惜他的希望只能是白日做梦,因为乔娜只喜欢彭若愚,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才会说那样的话。

“若愚哥,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每天都以泪洗面,如果我对你没有爱,我能那么难过吗?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不是强迫你,我是喜欢你爱你,我愿意你亲昵我,爱0抚我,我要那种感觉!所以你在我面前不用苦着自己的!

我看着你总是吻我的时候,吻着吻着就满脸的痛苦,我知道你在压抑你自己,可你明白吗?看着你压抑你自己,也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啊!难道我乔娜不值得你爱?不值得你喜欢?还是根本没有吸引力,我爱的男人都不稀罕亲近我?”

乔娜说得振振有词有理有据。

彭若愚被她的话震撼了,哑口无言的看着她,谁知这妮子接下来的举动更加出乎他的意料了——她居然大大方方的看着他,慢慢的把上衣的纽扣一粒一粒解开了,然后她把胸罩也解开了,少女那美好的胸就袒露在飒飒的秋风中了……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