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62节一百五十三章哥哥中你的毒了!

面对着她的爱人,女孩子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眼光看着他说道:“若愚哥,你不是喜欢吗?给你,你亲吧!你不要折磨自己了,看着痛苦的表情,我心里难受!记住,娜娜是你的,她愿意你亲她……”

彭若愚被乔娜的真诚和挚爱感动得再一次落泪了……

他颤抖的举起手,第一次不带任何欲0望,仅仅出于爱抚摸著了那两只颤抖着的小鸽子,然后两手往后滑,把这女孩子往怀里一揽,俯身上去就把那小鸽子的小嘴巴含进了他的大嘴巴里,在女孩子幸福的战栗中痴迷的亲吻着……

这一幕,不,看是看不见的,浓密的夏草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把两个沐浴在爱河中的男女严严实实的遮住了,那个男人听到的仅仅是有声的图画,但仅仅如此,就已经够让他感动让他的下面硬如铁棒了!

感动归感动,他不会放过拿这个事报复骑在他头上的彭若愚。

无毒不丈夫,心软难成事!是这个偷窥男人的座右铭。

他真想跑过去,把彭若愚打得粉身碎骨全不顾,自己独享乔娜那个水灵灵的小嫩丫头。

水灵灵的小丫头揽在怀里,吃在嘴里,该有多么地爽啊!

心里美美的想着,下面的宝贝已硬如铁棒向他抗议了:主人真是胆小鬼,有贼心没贼胆!

他也只是心里想想,还真没那个贼胆,真要那么做,后果不是彭若愚粉身碎骨而是他身败名裂粉身碎骨。

彭若愚高大强悍,他根本就不是彭若愚的对手,乔娜根本就不喜欢他,甚至可以说很讨厌他,她肯定会毫不客气的站在彭若愚一边,别到时候被他们打得粉身碎骨了,证据也被彻底毁灭了,到时候鸡飞蛋打什么也捞不到,他才不会那么傻,除非他脑子里灌了浆糊。

看着手里录的的这些鲜活的有声图像,他暗自得意起来,有这些证据足以能扳倒彭若愚了,“小瘪三彭若愚,我看你还能得瑟几天,等着瞧吧,过两天,就让你卷铺盖滚蛋!乔娜那个小嫩丫头还是我的。”

男人暗暗骂道。

毕竟是夏天,树林虽不那么炎热,但蚊虫叮咬的厉害,有了这些证据,没必要再在这里耗下去了,再耗下去蚊虫叮咬是小事,真要被他们发现就有大麻烦了。

再说,人家那对痴情男女的的呻吟声足以让他下面哗哗流白水,受不了了,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非让自己犯错误不可,想到这里,他就在林中两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鬼鬼祟祟离去了……

与此同时,杜婴宁正在派亿阳满大街的寻找彭若愚。

杜婴宁向帝豪天成打了n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打手机又一直是关机状态,当她知道亿阳把彭若愚送到出租屋的时候,她就更加心惊胆战了。

虽然杜婴宁没说什么,但从杜婴宁的口气里,他听出了那个女人对他的指责,毕竟彭若愚是他带出去的,毕竟是杜婴宁把彭若愚交给了他,现在彭若愚找不到了,他亿阳脱不了干系啊!

自古以来,钱债好还,人情债一辈子都还不清啊!

杜婴宁资助他上完大学,又帮他父亲治病,就算是把自己这条命全都给了杜婴宁,亿阳都无话可说,没有那个女人的资助,就没有亿阳的今天。

现在,彭若愚找不到了,亿阳的肠子都悔青了,他后悔自己不该走那么急,他应该打发彭若愚睡了再离开。

可单纯善良的亿阳哪里知道就算你打发彭若愚睡下,他一样会离开那个出租屋,因为他现在还不能住在那里。

那里只是他暂时的落脚点,就算亿阳想破脑袋,他也想不到才华横溢雄心勃勃的彭若愚是杜婴宁的小情人啊!

亿阳满大街的开着车,寻找彭若愚的下落,找了好几个小时,仍然毫无消息。

彭若愚和亿阳分开后,为了免受杜婴宁的骚扰,为了和乔娜开心快乐的在一起,为了报复杜婴宁对他的不信任,他毅然决然的关闭了手机。

他要知道关手机差点让自己失宠,打死他也不会关啊!

她恨彭若愚不听话私自又去出租屋,她恨自己心太软,不该答应彭若愚让他出去散心,它更恨那个变态的老男人张福海,要不是他召唤侍寝,她又怎么舍得丟下彭若愚一个人去省城?要不是张福海,彭若愚怎么会再次失踪?

杜婴宁恨不得把张福海生吞活剥了。

她恨的的牙根痒痒,心口隐隐作痛,还只能强忍笑脸哄那个变态的老男人高兴。

张福海有个怪癖,不管是杜婴宁单位或者个人发生什么样的紧急情况,杜婴宁越求他,他越不让杜婴宁离开,只有把他哄高兴了,玩滋润了,他才主动提出让杜婴宁离开,找不到彭若愚,杜婴宁感觉是凶多吉少,这个变态的老男人她又不敢得罪,到底该怎么办呢?

此时的杜婴宁心急如焚,像热锅上的蚂蚁……

人遇到事情的时候,往往都往最坏的地方想,杜婴宁现在最担心的是彭若愚是不是回出租屋时又被人挟持了?

她想打电话报警,又担心是小题大做,万一彭若愚一时兴起的跑到哪个酒店喝小酒子去了,她不成了多此一举自动暴漏彭若愚的行踪吗?

蓄意要撞死彭若愚的那条大鱼还没找到,一旦向警方报警,动静大了,那些人也肯定知道彭若愚已经出院了,他们很可能再一次加害他。

报警不行,不报警也不行,身在曹营心在汉身在省城心在家的杜婴宁坐卧不安心绪难宁,除了让亿阳满大街的寻找,她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当杜婴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人家彭若愚先生正在茂密的丛林里和心爱的女人搂搂抱抱亲热无比呢!

“若愚哥,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不喜欢我吗?你如果不喜欢我,请你告诉我,我不会纠缠你的。”

“娜娜,哥哥……”

彭若愚欲言又止,他真的喜欢这个善良可爱的姑娘,可是,娜娜的爱太沉重,她有些承受不起,她若是一般的姑娘,玩玩也就罢了,可乔娜的率真纯净让彭若愚左右为难,这么单纯善良的姑娘他怎么忍心伤害?

“若愚哥,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就要了我吧!”

乔娜炽热的眼光看着彭若愚,看来这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被彭若愚**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其实彭若愚由于吃鞭太多,又有这么个天仙般的姑娘躺在怀里,他下面燥热胀痛得厉害,恨不得一下子插进女人的莲花池,但他强忍着胀痛脸上已满是汗珠。

“娜娜,”轻轻喊了声,彭若愚咬着牙,喘着粗气吩咐她:

“你……你去车里给哥哥拿瓶杯……凉水来。”

听见彭若愚亲昵的叫声,乔娜心中一暖,清澈的美眸瞬间便罩上了一层簿雾,她知道彭大哥真的是个君子,宁可自己受着,也不忍心伤害她。

从他说话和表情上,她敢肯定,他是在强忍着肉体的折磨!于是,她不顾他的反对,一脸担忧的抱着彭若愚,边伸出手,边柔声哄道:“若愚哥,你哪儿不舒服?让娜娜看看好不好?”

“不要!”喊叫的功夫,他的身子躲过她的小手,他面向别处,又快又急地:“乖,听话,快去拿杯水来,车上有冰水吗?越冰越好。”

一口气说完,不觉又是一声难耐的闷哼,从现在开始,他一直不敢看她,刚才的碰触,他已领略到她的威力,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让她的身体再接近自己。

乔娜若再躺在他的怀里,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过分举动来。

哦,哦,好,我马上去拿,乔娜连连应着,带好了自己的胸罩,整理了一下衣服,彭若愚突然大汗淋漓,虽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按他的吩咐,手忙脚乱的跑到车里给他拿了一大瓶冰水。

冰冷、清凉的水经过喉管,浇入熊熊燃烧的胸腹,下面的宝贝灼热降温不少,头部的昏沉、混淆也随之减轻一些。

他懊悔极了,干嘛要一时冲动给乔娜打电话,这不是害人害己嘛!此时此刻,他肿胀的下腹和内心的骚痒,真恨不能立刻将她拥住,然后不顾一切拼命要着她。

趁他现在还能控制,他得赶快离开这里,若不然,他绝对会冒犯她!要了她!避开她焦虑的眼神,彭若愚把瓶子往她手中一塞:“走,咱们现在就走!”

说完,急匆匆就往车边走去。

“若愚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乔娜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跺了下脚,连忙扯住他的衣袖,不让他走。

“你到底怎么了嘛?你怎么突然间就大汗淋漓了?”

他喝水的时候,她一直注视着他,他蹙起眉头隐忍痛苦的模样,她都看在眼里。若不弄个清楚明白,她又怎能放心让他离开?

“放心,哥哥没事!”他头也没回,摔开她的手,大步朝前。

“若愚哥!到底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喊了一声,乔娜哭了起来。

他越是不告诉她,她就觉得情况越严重,绕到他的面前,用背挡在他面前,哭着央求说:

“若愚哥,你究竟是哪里痛嘛,告诉我好不好?你要真难受,就要了我吧,你这么一走,你不是更难受吗?呜……呜”

“我……我……我没事!”一时贪嘴,食了那么多种鞭的事,要他怎么对这个纯洁的女孩说得出口?头上的汗越聚越多,粗重的呼吸似牛在喘息,瞧着她绝美脸颊上的点点泪珠,他心紧紧一收,既心疼,又感动。

妈的,我就这么走了,她岂不是会更加的担心!

他咬咬牙,忍住体内的骚动,然后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边用发颤的手指,轻抹着她脸颊上泪珠,边故作轻松地说:“娜娜,哥哥真没事,只是……只是……呵呵,见你以前,酒喝多了。”

“你骗人!”她一急,哭声也止住了,瞪起雾蒙蒙的美眸,质问他,“酒喝多了怎么会这样清醒?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虚汗?到底怎么回事嘛?”

说着说着,她抬起葱白般的小手,踮起脚尖,帮他擦拭头上、颈项的汗珠。

不觉,俩人的身体又一次靠得到很近很近,她的身子几乎半依在了他的怀中,而她喷出的清甜气息,再次撩拨得他整个身心奇痒无比

嗅着她特有的香气,彭若愚下腹一紧宝贝抖动了一下,一阵阵悸动袭来,本来躁热难耐的身躯,便沸腾起来。

贪恋、充满欲火的目光,瞧着近在咫尺的诱人红唇,彭若愚放弃了挣扎。这一切,不都是他魂牵梦萦的吗?他为什么要拒绝呢?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她完全可以逃避、完全可以拒绝,可是,她不懂自己为什么没那样做,甚至还放任自己这不该有的渴望。

是的,她的情感早已经背叛了她的意识,她渴望他的亲吻,渴望他的拥抱,她羞愧,她爱他,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他充满柔情、充满霸道的吻,让她快乐、让她颤抖、让她有一种被精心呵护的温暖与感动,这种感觉,她从没有过的。

她清香柔软的身子几乎半依在了他的怀中,而她喷出的清甜气息,撩拨得他整个身心奇痒无比……

“噢,娜娜,你这该死的小东西!哥哥中毒了!哥哥中了你的毒了!”低咒一声,蓦地,他垂下头,重重吻上了她喷着热气的红唇。

“若愚哥,啊……唔……唔”她瞪大了眼睛,惊呼刚出口,就被他狂扫过来的唇堵住,然后变为一声低沉的闷哼,从喉间溢出。

前一秒,她还在为他的身体担忧,而下一秒,她喷着热气的小嘴,就被他猛然垂下的唇封了个密不透风。她七晕八素的,微微张开的娇唇,好像是在欢迎他唇舌的探入。

滚烫的唇覆盖上,彭若愚所有的理智和隐忍再一次分崩离析崩溃坍塌。

他重重地喘息着,灼热的唇急切而狂野,如疾风暴雨般,在她粉嫩的脸颊、脖颈处狂扫一气,难以抗拒的狂热,似要将她燃烧、吞噬………………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