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69节一百六十章快去洗吧!

    石宝生摸着党馥丽硬挺挺的两个大白馒头坏坏的说道。

    “大坏蛋,你真坏!……”

    “宝贝,你上来吧你!”石宝生一下子把党馥丽拉到床上。

    石宝生把党馥丽轻轻地放在床上,正想伸手出去,抚摸她的肌肤,没想到党馥丽却拉住了他的手抱在怀里。

    “宝生哥……”

    党馥丽迷离这双眼,恨不得让史宝生一下子要了她。

    石宝生在通海市是有名的黑道老大,名义上是梅花信用社的主任,背后里却利用职务之便干着无耻的勾当,只要他咳嗽一声,通海恐怕就要地震。

    就连通海市的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也让他三分。

    他养情妇无数,最让他得意最让他**的就是党馥丽,党馥丽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上过床,可能是干得多经验多的缘故,她床上的功夫花样百出层出不穷。

    这些花样常常使黑老大石宝生回味无穷欲罢不能。

    年轻漂亮**妩媚的党馥丽常把年过半百的石宝生玩得嗷嗷狂叫,那叫声差点就把庄园的吊灯震下来。每次完毕,石宝生就要像烂泥一样瘫在床上呼呼大睡两天。

    石宝生强按住即将跳出来的心脏,俯下身去,用手轻抚了党馥丽的脸颊。

    她的脸颊依旧是热热的,女人细腻的肌肤闪着红润的光泽。

    石宝生的手停留在她的脸上,细细地抚触着……

    “宝贝,嘿嘿嘿,想我了吗?”石宝生带着他那因吸烟太多而略有嘶哑的淫笑的说道。

    “当然想啊!人家都想死你了!好几次都想来找你,你都说在外地呢!人家想你想得都快想不起来了。”

    党馥丽立时娇滴滴地说道。

    “宝贝,真想不起我来了?把我抛到脑后了?”

    霸道无比的的石宝生阴着一副老脸问道。

    他那受得了女人说忘了他,他宁愿忘掉玩过的所有女人,也不愿让任何一个他玩过的女人忘了他,这就是这些稍有成就的臭男人的惯病,石宝生在这方面病得更厉害。

    “哎呀,逗你玩呢!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我的宝哥哥呀!这几天见不到你,人家天天都在想你,想你对我的爱,想你对我的好,想你对我的宠溺。”

    党馥丽对了解石宝生,他就像解放前的老地主,不允许女人对他有半点不尊敬,打情骂俏可以,千万不能说心里没有他。

    “这才是我宝贝说的话,哪里想啊?想哪里了?是不是想我的小棒棒了?”石宝生摸着党馥丽的大白馒头发出贪婪**的声音。

    “当然心里想啊!你个大坏蛋!”党馥丽嗲声嗲气地说道,她用手指了指史宝生的脑门撒娇道。

    尽管心里不是太喜欢这个老色狼,但她知道石宝生的能量,这是个能带给她财富带给她一切的老男人,有了这个老男人的钱,她可以偷偷摸摸地在外面养个小白脸。

    在石宝生身上得不到的激情,在小白脸的身上捞回来,反正石宝生那么多情妇,又不能天天盯着她,不喜欢他为了钱,表面还要发着嗲装着娇。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宝贝,快告诉我,想不想吃棒棒糖了?”

    “不想!不想!你这个大坏蛋!”

    党馥丽躺在史宝生怀里抓着老色狼的棒棒撒娇道。

    “嘿嘿嘿,宝贝我知道,你不想我,你是想我这个,这个东西能带给你快乐对不对?”

    “大坏蛋,你明知故问,喜欢你的棒棒还不是喜欢你!”党馥丽瞥了石宝生一眼娇嗔道。

    “哈哈哈宝贝,你是我喜欢的女人,就得有我身上的威风,不要见风就是雨,平常看上去,你大大咧咧什么都满不在乎,一副雷厉风行女强人的作派,怎么被杜婴宁那个小娘们找来的人一吓唬,就失了分寸不知所措了呢!”

    “他们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你是没见那阵势……”

    “哼,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只有到事上,才能看出一个人的胆量和睿智。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太让我失望了!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见我慌过一次吗?难道你还天真地认为‘坦白从宽’是真的吗?那是找死!‘坦白从宽,把牢底坐穿’!……”

    石宝生预感到要有一场大的风暴来临,他在用试探的口气给党馥丽打预防针,所以口气就变得幽幽起来。

    “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我没有坦白什么呀?我这不是冒着生命的危险跑出来了吗?……”

    刚才还情意绵绵的石宝生,怎么突然间又提到那个案子,党馥丽猜不透石宝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哼,我怕……我怕哪天你万一落到他们手里,就你这毛手毛脚不知所措的样子,非把事搞砸了不成!”

    “你是说让我留下来,等着他们来抓我吗?”党馥丽听罢不寒而栗。

    “你这么聪明的丫头,怎么就不想想,我能看着别人来抓你吗?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即便我们真的失手,被他们抓了去,记住,千万不能吐露咱们钱的去处,你懂吗?”

    “你的意思,你会想办法捞我,不让我中了他们的离间计?一定把嘴闭紧啰?”

    党馥丽蒙蒙的问道。

    “对,其实你很聪明,就算你咬别人是为了撇清自己,孰不知这样死得更快。你把捞你的人咬出来,谁还能救你啊!那样的话,事情就复杂多了,千万记住把嘴给我闭紧!”

    “是是是,你放心吧,就算我被他们抓进去,我也不会吐出半个字的。”

    党馥丽知道此时她是警方重点的搜寻目标,就算跑,也离不了石宝生帮忙,让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石宝生说得那个加拿大的账户,以前确实存了千万巨款,但都被他偷偷挪用了,至于党馥丽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安排,石宝生还没想好,所以,他必须敬告党馥丽就算抓进去也不能胡说八道。

    “聪明人一点就透!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都要闭紧你的嘴!”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一定听你的安排”党馥丽诺诺的说道。

    振兴支行的钱都被她挪给了石宝生,他要耍无赖不还,再把她灭口,她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今天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她从心里恨死了石宝生,这只老狐狸不想着把她送出去,老盘算着她被抓进去,他是不是要让自己当替罪羊啊?这着实让心高气傲的党馥丽很失望很痛心。

    “不过呢,看在你听话的面子上,这事我一定会管的——”石宝生拉着长腔悠悠地说道,坐在床头上,翘着二郎腿,吐着烟雾,烟雾中笼罩的是他双那色迷迷的老鼠眼。

    “谢谢你,谢谢你宝哥哥,嗯哪,嗯哪!”党馥丽对着石宝生的脸蛋子一阵狂亲,装出感恩不尽的样子,连连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其实她的心如同被扔进了粉碎机。

    “宝贝,你不要这样诱惑我,不解渴啊!我快受不了了!想起你那天啃我棒棒的感觉真是爽死了!我的小亲亲我可想死你了!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咱们是不是……”

    “好好好,我先去洗个澡,让你好好享受享受,让你累得趴下再也起不来了,你这个老馋猫!你这个大坏蛋!”党馥丽也发出**的甜音。

    “哈哈哈好啊好啊,咱看看到底谁厉害!廉颇虽老,雄心不老,宝刀也不老啊,小亲亲,看我到时怎么玩你!哈哈哈”石宝生发出**的笑声。

    “宝哥哥,你等着,我刚才来得急出了一身臭汗,怕熏到你的万金之躯,等我,我一会就来哈!”

    “哎,宝贝,最近又有什么新花样没有?我的小棒棒***!”忽然,石宝生压低了声音淫淫地问道。

    “大色狼,一会你就知道了!”党馥丽嗔怪道。

    “说啊,说完再去洗,我想想听听。”

    “真想听啊?你个大坏蛋?”党馥丽娇滴滴地问道。

    “宝贝,我就喜欢听你撒娇的声音,快说快说!什么新花样?”石宝生这个老头子像小青年似的迫不及待温柔无比。

    “就不告诉你!”

    “宝贝,快把你的香舌伸过来,快帮我舔舔,帮我舔舔,我***!哈哈哈”

    石宝生**地大笑着。

    “一会甜死你!”

    “不行,你帮我舔一下再走。”

    石宝生拽着党馥丽的胳膊不让她走。

    党馥丽只好趴在石宝生硬梆梆的棍子上狠狠的舔了两下子,她真想把那个老色狼的宝贝咬下来,让他永世不得超生,石宝生刚才那些话深深的伤害了她,没想到这个老狐狸想玩过河拆桥的游戏,尽管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还装得柔情蜜意。

    “亲爱的,感觉到了吗?棒棒糖好好甜啊!”

    “舒服!小亲亲,舒服死了!哈哈哈”

    “去吧,快去洗吧!快点!”这次石宝生推着党馥丽往里走。

    “哎,宝哥哥,你去卧室里等我吧,我很快就洗完。”

    “宝贝,我陪你去洗吧?你不是要……”石宝生一直在幻想着“双双蝴蝶花间舞,两两鸳鸯水上游”的浪漫情致。

    “还是我一个人洗吧,我洗完了马上就出来哈!”

    党馥丽在史宝生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就跑进了洗浴间。

    她想一个人好好静静,她今天算是明白了,石宝生口口声声说爱她喜欢她离不了她,都是忽悠她玩的,为了他宏伟的事业,私自挪用了单位的钱,今天杜婴宁派人来查账,他竟然翻脸无情,让她把嘴闭紧了。

    自己是什么?自己就是那个老狐狸的一颗棋子,她要想办法把钱骗到手,带着自己喜欢的小白脸逃离这作城市。

    其实,洗澡只是党馥丽的一个托词,她在借洗澡之际,一个人好好想想怎么把石宝生的钱骗到手。

    “宝哥哥,你扶我,你扶我,我泡的时间太长了,浑身乏力……”

    时间不很长,党馥丽就从洗浴间出来了,她矫情地说着,嫣然一笑,百媚顿生。

    看着党馥丽那凝脂雪白的**,那珠圆玉润的双奶,那潋滟荡漾的水下双腿间那一丛飘游的黑草,对“双双蝴蝶花间舞,两两鸳鸯水上游”的情致万分向往的石宝生却并没有任何的主动进攻,他只是机械地递过手去,扶着党馥丽那修长柔滑的臂膊。

    “宝贝,你没有读过白居易的《长恨歌》吗?”在石宝生双手的轻搀下,党馥丽才徐徐站起,娇弱无力。

    “读过。”党馥丽微笑着点点头,忽然,他明白了什么,赶紧朗声背了起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

    “呵呵呵……走,咱们去芙蓉帐吧!”党馥丽把纤细葱白的手搭在石宝生肌肉还算发达的胳膊上。她轻迈着玉藕似的腿,走出了浴池,绯红着脸,像两朵盛开的桃花。

    她满目含情地看着石宝生,双眸云罩雾绕,随即她垂下脸去,用一条白色的浴巾擦拭着身子,两个峰挺的乳却如一对玉鸽子,任其扑棱棱地飞翔着。

    党馥丽一边用纤手轻拭着鸽翅上的水珠,一边又抬起头来,两泓迷惘的泉水在她的双眸间喷涌、翻滚、向着石宝生的心湖里恣意地灌注、侵略。

    他的手一直向下,眼睛盯着让他垂涎三尺的神密之处,白嫩细腻的肌肤,散发出一股清新的气味,修长园润的双腿间卷曲的毛发下,深红色的**调皮地遮住了洞口,隐隐约约可见粉红的嫩肉,上面挂着几颗晶莹的露珠儿……啊!这就是女人的宝贝,石宝生痴迷地看着眼前的美景……

    强烈的冲动使他血脉膨胀,飞快地撕扯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扑到她的身上,狂热地亲吻她甜蜜的嘴唇,胯下涨得发痛的宝贝在她的腿间乱顶乱撞。

    赤身**的石宝生早已血脉贲张,雄姿英发,但是他像个木偶似的行动着,并无男人总是习惯进攻的表现,因为此刻他正千般的难受,万般的痛苦,他在拼力地克制着,斗争着,挣扎着,煎熬着……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