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71节一百六十二章我们在疯狂中死去吧!

    啊,让我死去吧……在他喷射完毕的时候,她激动得流着泪喊了出来。

    他侧压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脸上深情地吻了起来。

    许久,她睁开眼,抬起头,看了看他,然后又把头深深地埋进了他的胸膛,静静地睡去。

    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香甜的觉了。

    一觉醒来,她只觉得通体舒服至极,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得到了释放,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最好的呼吸。

    石宝生正傻傻痴痴的看着她,党馥丽妩媚的捧起把**塞进石宝生嘴里,当石宝生兴奋地把胯下的宝贝顶在她腿间乱撞时,党馥丽发出轻轻的淫笑声,伸出纤嫩的玉手紧紧的握着石宝生的宝贝,慢慢把石宝生的大家伙引导进她的体内……

    石宝生像个傻小子死的吭哧吭哧地在党馥丽身上挖掘着,女人刚刚睡醒来了精神,也渐渐放开了身心,乖乖在躺在床上,任石宝生欣赏她美丽的身体,挖掘她的身体,亲吻时,还把性感舌头吐进石宝生嘴里,分开大腿让石宝生玩弄她最隐秘的部位,主动用玉手让石宝生第二次**……

    强烈的亲吻吮吸过后,石宝生第二次进入党馥丽的体内,这一次,石宝生充分享受了她的美妙的身体和似水柔情。

    “宝贝,你真美!你真好!”

    党馥丽婉转的呻吟,羞涩娇媚的神情,都让石宝生兴奋不已,剧烈的**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才在她痉挛抽搐的隐密处中射出第二次……

    “宝哥哥,你太棒了,我太爱你了,我……”激情过后党馥丽,脸蛋儿红扑扑的,那种神情太迷人了。

    “宝贝,我还要……”石宝生受了她美丽的诱惑,忍不住又要求她。

    党馥丽的吃惊地盯着我胯下,昂然**的宝贝,

    “哎呀,大坏蛋,你可真厉害哈!老当益壮不减当年啊!”

    “宝贝,不是我厉害,是你的手法太厉害了!”

    她一边仰着春情洋溢的脸,双眼放电,**万分地巴结着石宝生,一边将她那微凉的红酥手,像灵蛇一样在石宝生身上慢慢地游走。

    红嘟嘟的嘴唇,像蚂蚁一样一般在石宝生身上痒痒滴爬个不停……

    嘴唇和酥手的撩拨,使贪得无厌的石宝生再次雄起

    两个人再次疯狂的纠缠在一起,一会从床上滚到地毯上,一会又从地毯上滚到了沙发上……

    石宝生不愧是出国学习深造过的老手,他**经验丰富,手法新颖别致,他把在俄罗斯和俄国妞**的那一套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他的女弟子——党馥丽,两个人把这套技术做得滚瓜烂熟,不断的演练和尝试使这项达到了精益求精的地步,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功夫不负有心人!

    没有白流的汗,没有白费得功夫,没有白花的钱。

    这就是石宝生出国深造的心得体会。

    此刻,屋子里出奇的静,只听到她急促而低微的喘息声。党馥丽非常投入正疯狂地吻着石宝生的脸颊、胸膛和大腿,她那双平时酥软无力的手,已经变成了挖掘机的铁臂,将石宝生一直坚挺不已、积极合作的头死劲地往她的双峰间搂,企图在那天堂般的地方将他沦陷。

    但是,党馥丽却仿佛听到了贝多芬的第七交响乐那最后的乐章:一阵子没命的狂欢之后,立即被铺天盖地的阴柔之美所包围,完全沉溺、融化在缠绵悱恻的世界里,可是,正当在销o魂蚀骨的忘我之时,突然猛烈无比的铜号吹响了,一个带着浓烈的嘲笑与讥讽的感觉告诉自己:我真傻!

    党馥丽并不是那种得不到向往得到了厌恶的水性女人,她现在强烈怀疑石宝生跟她在一起的目的,强烈怀疑石宝生此刻**如此强烈的原因,强烈地怀疑自己与他在一起的必要性?征服,这就是所谓的征服吗?这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征服成功男人吗?

    究竟是自己征服了他,还是被他征服了?

    傻乎乎的感恩不已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党馥丽虽然不能明确地断定,但他现在已经朦胧地地感觉到,石宝生帮助自己,与自己做0爱,让自己为他做的一切事情,背后一定藏着一个极深的目的,这个目的,是上不可告天下不可告地的,是有着极大的风险性的。

    比如,前段时间让去弄杜婴宁的罪证,杜婴宁可是分行的行长啊!一旦暴露,后果将何以堪?前段时间,郭恒副市长的视察,特别是当着众人,当着那么多媒体记者说的那番话,肯定让他石宝生风光的上了天。

    难道他上了天,我就该下地狱吗?

    可是,“福兮祸之所倚”,风光的背后,是不是藏着极大的阴谋,需要用极大的代价来补偿呢?今天石宝生的殷勤和**有些与众不同,莫非他要让自己去执行什么风险极大的行动?或者直接让我去定罪?不要忘了,我党馥丽是他石宝生的工具啊!

    不知是由于对赵素琴的妒恨,还是感喟于人生的艰难,还是潜意识里对即将执行的那尚未知道的阴谋的畏怯和惊怵,不管石宝生做着怎样狂热的抚摸、亲吻和**,刚才还激情四射的党馥丽这一会突然变得心若止水、面若冰霜,眼泪却顺着那娇嫩葱白般的脸颊流了下来。

    “宝贝,你怎么哭了?我让你伤心了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就是那点破事吗?放心吧,没什么大事!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咱接着来,接着来!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呀?说哭就哭真不害臊!”

    “宝哥哥,不过什么时候,都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党馥丽梨花带雨的看着石宝生可怜兮兮地说道。

    这个女人今天铁了心,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摸透石宝生的实底。

    “宝贝,你就把心放在肚里吧!我怎么舍得把你抛弃呢!”

    石宝生把党馥丽搂在怀里,脸上带着不易让人察觉的刻毒的微笑,他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一手用纸巾轻轻地擦拭着她的眼泪,党馥丽撅着红嘟嘟的小嘴,不时地哆嗦几下软绵绵恰似无骨的身子,极力装扮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双眼妩媚多端,满脸全是放浪。

    石宝生,你不是喜欢玩女人吗?今天老娘就陪你玩个够!党馥丽心里暗骂道。

    党馥丽撒娇卖萌地晃动着身子时,她那两个珠峰般的恰像一对刚刚出水的鲜活的鲤鱼在石宝生眼前不住地打挺,不停地在石宝生长满胸毛的宽厚的胸上跳跃……软而坚韧,微凉而炙热,酥酥的,电电的,痒痒的………………

    不一会,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来,粗重的男人呼吸,还夹杂着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

    “宝贝,你摸摸,你快摸摸,我的宝贝又硬得像铁棍了!”

    党馥丽傻眼了!这个老狐狸今天怎么了?**如此旺盛?是吃了动物鞭还是喝了壮阳酒?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去讨这个老狐狸欢心,却也没有想到这个老狐狸居然火爆到还要再做!

    做就做吧,老娘奉陪到底!

    其实,狡猾的石宝生早已看透了党馥丽的心事,他要想办法努力抚平她内心的创伤和疑虑,因为很多工作需要这个女人完成,实在不行,就拿她……

    姜还是老的辣啊!两个各怀鬼胎的狗男女各怀心事,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究竟鹿死谁手,现在还难下定论,激情大戏在继续上演,我们就瞪大眼睛往下看吧!

    石宝生缓缓把脸移过去,用自己火热醇厚的唇吻去她脸上伤心委屈的泪水。可这伤心的泪水越吻越多,石宝生抬起头,用手轻轻的像捧着着宝贝似的捧着心爱女人的小脸蛋,怀里的女人在爱的浇灌下已泣不成声

    他轻轻的拭去他的泪滴,慢慢地用炽热淳厚的唇吻向她娇嫩光滑的唇,轻轻的,触到那个性感的小嘴,感到她有些急促的颤抖。

    “宝贝,我的小宝贝,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男人发出呢喃的声音。

    “宝哥哥,我的好哥哥,我好爱你!我爱你在血液里在骨髓里,我每天都在梦里遇到你,你知道吗?你懂我的心吗?”

    “知道知道,我都知道,我懂,我的好宝贝,你的心只有我懂啊!”

    他轻轻的用舌舔着党馥丽的唇,然后衔着她的下唇在嘴里吮吸着……

    她感觉自己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紧紧地搂着石宝生的腰,迎合着他的唇。

    任石宝生的肥舌在自己嘴里自由自在的游曳……

    “宝哥哥,我爱你!我爱你!我想……我好想……”

    “宝贝,我的小宝贝,来来来,让我好好亲亲你!我把我的小亲亲抱到床上去!”

    忘了告诉各位,刚才两个人疯狂**的时候滚到了地毯上,又从地毯上滚到了沙发上,够刺激够雄壮吧?

    “不嘛!不嘛!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在沙发上更新鲜更刺激,我要在沙发上吃哥哥的小棒棒。”党馥丽娇滴滴的甜甜的呢喃道。

    听了女人的呢喃,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他迅速把女人放到沙发上,又迅速把女人搂在了怀里,他也有些急不可耐了!

    “好好好,听我小宝贝的,小宝贝,你太诱人了!哥哥想死你了!”

    石宝生再也受不了了,他的小弟弟早已扛着枪雄赳赳气昂昂在那里等候了。他饿狼般扑到在党馥丽的身上

    顷刻间就要呼呼燃烧起来了。

    “小乖乖,我的小宝贝,我的棒棒涨死了!快帮我揉揉,我受不了了!”石宝生发出醉人娇喘的声音,紧紧抱着党馥丽的身体。

    “宝哥哥,我好难受,好痒好痒,快**,**我吧!能死在哥哥怀里,我也无憾了!……”

    刹那间,两团火焰联成一体熊熊燃烧……

    他进入她的身体,一场山洪开始爆发,一场飓风开始席卷,一场海啸开始颠覆,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两条**的肉体在沙发上像蟒蛇般纠缠在一起,发出浪花拍岸的声响。

    两条蟒蛇一会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一会又从地毯上又跑到沙发上,花样百出刺激无比……

    啊……啊……啊…两个人几乎同时叫起来!

    那一刻,他们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

    石宝生觉党馥丽的幽谷深处那么的紧实,那么的饱满,那种感觉是他在别的女人身上永远感觉不到的,和别人做是一种任务的应付,是一种对肉体的折磨和煎熬。和这个女人做,是发自内心的畅快淋漓,是惬意是舒爽更是享受

    和党馥丽在一起,他真正体会到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和老婆在一起,他体会到的是一种‘力不从心’。

    有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在老婆身上抚摸亲吻,力求是自己的棒棒快点涨起来,可是他越着急棒棒越不硬,有几次因满足不了老婆的**而被骂得狗血喷头,在外是老大,在家却是老小的石宝生对老婆的爱还是很深厚滴!

    因为石宝生当初就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小子,在老婆她爹的提携下,他进了银行成了主任,最后又成了通海市的黑老大。

    不管他是穷小子还是银行主任,再到黑老大,他的老婆都一如既往的对他好,石宝生虽然好色,但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好色的同时,他也时刻不忘老婆的至于之恩,没有老婆的火眼金睛,说不定他现在还是个穷光蛋,没有老婆就没有他的今天,所以他在外玩女人的同时,对老婆还是心怀感恩大大的好滴!

    因为哄老婆和玩女人不会发生冲突,他永远都不会让老婆发现他黑暗的那一面,他在老婆面前永远都是一个模范丈夫成功男人的形象,善良热情的老婆从没怀疑过石宝生对她的的忠诚,这就是石宝生最大的成功。

    然而进入党馥丽身体里那种紧迫的**让他痴迷让他难以自拔让他欲罢不能,更让他回味无穷……

    党馥丽就像毒品,一点点向史宝生的身体渗透,在不知不觉中,这个老男人已中了党馥丽的毒,并且毒瘾越来越厉害。

    他开始向心爱的女人疯狂的进攻,他要让自己完全进入她的幽谷深处,他要彻底享受她的**与激情……他要在她身上得到彻底的释放

    党馥丽爽快无比,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的心醉的感觉,当石宝生进入她体内的那一刻,她觉得就算此刻死去她也无怨无悔,能在这个男人怀了死去,那也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幸福!

    在石宝生一次又一次的抽动和压拍中,她几乎全身颤栗,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细胞都被石宝生的激情点燃了,啊啊啊!亲耐滴宝哥哥,就让我们在疯狂中死去吧!

    党馥丽疯狂的喊叫着。

    当她的身心再次接受这个老男人的滋润和洗礼,久违的幸福弥漫全身每个细胞。让她这个几乎要枯萎的女人花,终于迎来甘霖,看到了希望。

    她感觉石宝生还是爱她的,是她把问题想得过于复杂。

    她的内心有种强烈的渴望,抓住这个男人,就等于抓住了幸福,这个男人的滋润能让她幸福终生。可是,事情远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

    “宝哥哥,吻我,吻我!”党馥丽呢喃道。

    石宝生张开他的嘴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女人的香舌,仿佛要把整个女人吞进嘴里……

    “小宝贝,我的小宝贝,我**你!”

    “哥,宝哥哥,**我吧!这样死在你怀里,我幸福死了!”

    “好好好,我就**你!我的小乖乖!”石宝生的激情再次被点燃,**的撩拨让她爆发出最原始的潜能……

    他再一次对着美少妇的莲花池开始了大疯狂的扫射,就像那装满子弹的机关枪,突突突突突地骤然狂放!

    “小宝贝,舒服吗?畅快吗?”石宝生抽出含在她嘴里的肥舌坏笑的问道。

    “爽死了!爽死了!宝哥哥,再加大些力度,在使劲,我好痒好痒啊!”

    “小宝贝,我的小乖乖,再加大力度就把你真的**了!我要留着慢慢享用,**了我的小心肝,我以后怎么活啊?!”

    “宝哥哥,你真坏!你坏死了!”党馥丽抓着石宝生的**说。

    “现在知道我坏了吧?来不及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越坏我越爱!我爱死你了,我的宝哥哥!”杜婴宁捏着石宝生的脸蛋说。

    石宝生把肥舌伸在杜婴宁的嘴里游来游去,撩拨的党馥丽全身麻酥酥的。

    她用力吸着他的嘴,一会把舌游进他的嘴里,一会把他的整个唇含进嘴里拼命的吮吸着,时而发出啪啪的响声,犹如婴儿般贪婪,更像**般挑拨……

    男人这个最敏感的部位被党馥丽反复吮吸并且发出诱人的啪啪的响声,石宝生内心的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他的小弟弟已硬如铁棒,他全身热血沸腾急不可耐又开始想要了!

    “小乖乖,我还想再要一次!”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