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78节一百六十九章

周润盛话还没说完,这回屋外真的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党馥丽,你给我记住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你走出这个屋半步,更不要再发出任何声音,胆敢违抗我的命令,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润盛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盯着党馥丽一字一句的说完,就大摇大摆的去门外开门了。

“我知道了。”

党馥丽低着头像被训斥的小媳妇一般,很不情愿的接受着周润盛发出的命令,她早就听说周润盛在职工面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今天她是彻底见识了这个臭男人的那一面。

以前在她面前柔情蜜意专讨女人欢心的那个男人好像跟面前的周润盛毫不相干,同样的一个人,床上床下单位宾馆,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被周润盛训斥的党馥丽一是搞不明白,其实我们大家都明白,这种男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装逼。

门被打开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润盛和党馥丽同时讨厌的那个女人——杜婴宁。

“哎哟,杜行长,怎么刚刚到上班时间,你就过来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周润盛笑呵呵的说着,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给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周行长,不好意思,没打扰您休息吧?本打算等接了您的电话再过来,可事情紧急我等不及了,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周行长,您不怪我冒昧吧?”

都说女人的脸蛋和胸脯能够杀人,杜婴宁的声音也足以把周润盛杀死一百回。

杜婴宁虽然身穿职业套装,但也难掩盖她的漂亮和高贵,毕竟是出身大家的女子,不需要过分的浓妆艳抹,淡淡的几笔修饰下来,那种与生俱来的飒爽与英气还有落落大方的明丽就尽数展现出来。

周润盛每次见了她,就有把她压在身下疯狂运动一番的感觉,可碍于杜婴宁她爹的面子(她爹是通海市人民银行的行长,说周润盛不怕他是假的,毕竟商业银行的很多业务的审核稽查归人民银行管理),周润盛迟迟不敢对杜婴宁下手。

其实杜婴宁早就看透了周润盛对她不怀好意,得不到的就是天下最好的,杜婴宁在周润盛面前说话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就是不让老狐狸周润盛有下一步行动,虽然他是杜婴宁的直接上司,杜婴宁敬着他但并不怕他,也根本瞧不上他。

从古至今,官场风云都是自上而下的,她虽然一向自负能力超凡,就算没有家庭背景,也一样拿得下来这个振兴支行的行长,但是她更明白如果没有家庭背景,她的能力就算是比现在大上一百倍,跟穆桂英一般可以打下一百零八天门阵,如果不是杨家将的老婆,恐怕这天门阵就算破不了,也轮不着出身草莽的穆桂英来打!

如果她不是杜学海的女儿,周润盛在就把她压在胯下一百次一万次了。

省里有张福海给她撑腰,市里有郭恒为她掌舵,这两个男人不管身份和地位都比周润盛高得多,再加上自己老爹的那层关系,周润盛见了杜婴宁只有心里痒痒的份,从不敢越雷池半步。

他能管住自己的行为,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有色心没色胆的他,每次看到杜婴宁都激动万分,下面那不争气的东西就撑起帐篷,帐篷撑得越高他就越难受。

有时候真想不顾一切要了这个女人,但他清楚杜婴宁不像党馥丽,见了有权男人就上,给点好处就上钩,这样的女人需要动点心思征服她,让她心甘情愿的跟自己上床,那才有味。

真要是强行把杜婴宁干了,自己这辈子就只能去监狱里吃免费饭了。

老奸巨猾有色心没色胆的周润盛不是三岁小孩,得不偿失的交易,他是永远不会去做滴。

周润盛想破脑袋也没想出征服杜婴宁的办法,因为从权势和背景上,他没法和杜婴宁身后的那几个男人抗衡,每次见了美少妇杜婴宁就像流浪汉见了红烧肉,恨不得一下子全都吃进肚子里方能解恨,可每次也只能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只有流口水的份,没有真正吃的权力。

美女在眼前,摸不得碰不得,只能赚四个字:难受、煎熬。

美少妇杜婴宁在他面前一出现,他心痒下面痒全身都痒,痒的他坐卧不安,痒的他不知所措,痒的他口不择言,差点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如火之欲,离弦之箭,下山之虎,这都是势不可挡的事情,周润盛最终能挡住吗?咱先卖个关子不说,请各位耐心往下看。

“不怪,不怪,都是为了工作,我怎么能怪你呢?”

周润盛说着示意杜婴宁坐在沙发上,他赶紧屁颠屁颠地为杜婴宁倒了一杯水。

他倒水的举动,好像杜婴宁不是他的下级反而是他的上级。

“来,杜行长,请喝水。”

“谢谢周行长,谢谢您的理解。”

杜婴宁坐在沙发上,微笑的看着周润盛说道。

屋内的党馥丽屏住呼吸支起耳朵听外面两个人谈话,当她听到周承恩请杜婴宁喝水的那句话时,她气得差点没吐血,心里暗骂:

“狗娘养的狗眼看人低周润盛,老娘给你好了那么长时间,你都没给老娘到过一杯水,杜婴宁有什么了不起,她不就是有个老爹是人民银行行长吗?老娘还有个相好的是副局长呢!”

她骂完,又啪啪拍了自己两下子:呸呸呸,人家的爹能拿的上桌面,自己那相好的能拿上桌面吗?都是在世上混,有个撑劲的爹在那里罩着,咋就什么事都是一路绿灯呢!

我党馥丽要是有个这样的爹罩着,何苦靠和这些臭男人上床解决事呢!这可真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呀!

她在屋里一激动,又是拍嘴又是自言自语,全然忘了周润盛刚才的嘱咐。

“周行长,你屋里还有其他人?”

杜婴宁睁大眼睛惊愕的问道。

“没…没有,这不就咱两个人吗?”

周润盛向里屋看了看,支支吾吾的说道,他恨不得跑进屋里,把那个记吃不记打的党馥丽一下子掐死,让她一命呜呼了,免得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我怎么听到好像有人说话呢?”

“你肯定是听错了,可能是隔壁传过来的声音吧?”

“也许吧,周行长,我想向你汇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杜婴宁端起水杯抿了一小口郑重其事的说道。

“什么事啊?你尽管说。”

周润盛坐在老板椅上,用手摁了一下那撑起帐篷的宝贝说道。

“上午公安局稽查处的来查账,发现我们行的员工党馥丽窃取银行资金上百万,这个事情您说咱是上报还是不上报呢?”

周润盛看了一眼杜婴宁,停了好一会,才慢言慢语的说道:

“杜行长啊,你那么聪明的姑娘,这事还用问我吗?”

狡猾的周润盛有把球踢给了杜婴宁,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您是我的领导,不问你我问谁呢?”

杜婴宁虽不是打球冠军,但也能很容易的把球再打回去,接球吧您呢,我来干嘛呢?打球啊!打不赢不会去的,杜婴宁铁了心打不赢不回去。

“我的意见就是压着不报,真要是把这件事通到上面去,你我都脱不了干系。”

“脱不了干系是自然的,周行长,你怎么听到这件事一点都不惊讶呢?”

“我惊讶有用吗?钱已经被挪用了,我们想办法弥补是最重要的。”

周润盛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心里对党馥丽恨得咬牙切齿。

他从内心一点都不想管这件事,恨不得让公安局把党馥丽抓进去,一枪崩了这个女人,可那个女人手里抓着他的很多致命证据,实在是不管不行啊!

今天是抓人的来了,求情的也来了,哪一个奶奶都得罪不起啊,周润盛夹在中间两头为难,最重要的,他怕杜婴宁不听他的,今天来不是汇报而是直接打声招呼就上报了,他不是怕这个案子暴露,他是怕党馥丽被抓,党馥丽一旦被抓,那张嘴再胡说八道,反正死到临头了,也不在乎再多拉个垫背的,因为虱子烧个棉袄,因为这点破事,自己也跟着进去吃免费饭了,这可是周润盛万万不能要的。

周润盛不是流浪汉,他可不喜欢吃牢里的免费饭。

“弥补?怎么弥补?党馥丽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鬼,打电话关机,难道她窃取的国家钱财,我们帮她还吗?周行长,那么一大笔钱,怎么还?难道让我们去偷去抢去挪用国家的钱款吗?我们这是在为虎作伥,你懂吗?”

杜婴宁说得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听她的口气,恨不得把党馥丽和周承恩一同生吞活剥了。

“杜行长,不,婴宁,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这个案子你要通到上面去,咱俩都跟着受牵连,不如先压着不报,再慢慢想办法,党馥丽她跑不了,你就放心吧!”

周润盛帮杜婴宁游到了一杯水温和的劝道。

“你怎么知道她跑不了,今天一早,本来知道来专柜查账,她打了个照面就溜之大吉了,现在人在哪里你知道吗?”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