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83节一百七十四章你弄疼我了!

这是天底下最消0魂的时刻,最诗意的感受,虽然是因肉体而诱发,虽然含着深深征服的意志,但彭若愚那时感受到的是一种单纯的**,甚至如当时窗外飞舞的雪片有一种纯洁的美。

因为,彭若愚一直认为,当情爱充盈丰满的时候,做0爱一定是世间最伟大的运动,最醇美的诗歌;当灵与肉和谐极致的时刻,销0魂蚀骨才会真正地到来,瘫软如泥必将是天下最绝美的风景。

虽然当时与杜婴宁根本谈不上情感,虽然杜婴宁与柳雅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他依然获得了一种极致的快乐,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的**,领略到了一种绝美的风景。

然而,此刻,一切都毫无诗意,风景自然也荡然无存。每个人不经大脑就可以想到,一阵疯狂的前戏之后,接下来的必然就是*气体与流动液体之间的噗哧,噗哧声。

在这疯狂不断的噗哧声里,彭若愚将与杜婴宁一同谱写一支野蛮、淫0秽、利用之歌。是的,男女之间的运动,没有诗意,就是野蛮;缺乏醇美,就是淫0秽。

今天运动的没有爱,反而充满恨。

杜婴宁为什么侮辱我?她凭什么与郭恒饱含深意?她与张福海如此地纵欲狂欢,又将我彭若愚置于何地?杜婴宁与叶雨馨都骂过我“乡巴佬”,我在城里工作这么久,现在是堂堂的银行干部,难道在别人眼里依然还是乡巴佬吗?难道金钱与权力划下的鸿沟不可跨越吗?

不,不!我一定要征服这鸿沟,一定要跨越这鸿沟!英雄只凭本事,不论出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唔…弟弟…喔…喔…快点…快点进来…我…我…好想…喔…唔…唔…”当彭若愚的手在杜婴宁的**上轻轻敲击的时候,她紧闭着双眼,胸脯急剧地起伏,身子像刚刚脱水的鲤鱼打挺不止。

我彭若愚不再亲吻了,他一下子架起了杜婴宁的双腿。他知道,下面要进行的不是,而是做恨;不是亲,而是虐……

从前彭若愚与杜婴宁的缠绵悱恻、激情荡漾,纵然有着进取者的骄傲、征服者的狂欢、得意者的虚妄,但无论怎样、无论多少,都始终渗透着一种对美好的向往,对“想得女人心,先得女人身”的执着追求,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何等的幼稚,何等的浅薄,何等的失败。

有爱的做0爱,心灵的交流,精神的融合,节奏的和谐是其本质特征。

即使方式极其单一极其原始,也是一种至上的享受;有恨的做0爱,根本不是做0爱,只有恨的爆发与狂泻,再多的姿势,再多的技巧,都成了泄0欲的途径,玩0弄的手段,是蹂躏,是糟蹋。

真正的做0爱,一定会彼此考虑对方的感受,精心呵护无微不至;有恨的做0爱,只是一味疯狂自己的快意,岂会顾及对方的死活!对方越痛苦,他越快活;对方越难受,他越享受;对方越受折磨,他越获得无比的刺激。对方濒临晕死时,方能泄他千般恨!

今天,在帝景天城这超级富豪们居住的天堂里,彭若愚决心要把自己从书上读到的,从视频上看到的,从别人那里听说的,从几个女人那里,特别是叶雨馨身上练出的能耐和手段都一一模拟、全部施展出来……

彭若愚刚把杜婴宁的双腿架到肩上,气势磅薄的利器刚想冲刺,忽然传来“吱吱”的短信的声音。

“短信,我的短信!”一直呻吟不断,将白花花的身子扭动如鱼的杜婴宁忽然睁开眼睛,急切连连地叫到。

“鸟人的短信,等一会儿看!”到嘴的肥肉岂能放过,彭若愚并不理会杜婴宁对短信的急切心情,肯定还是张福海那个老流氓,我刚才那条短信删的好!

我删了你又发,你发了我再删!

杜婴宁美丽的胴体展现在眼前,这是彭若愚熟悉的女人,一年的床第之欢,杜婴宁的每一寸肌肤,彭若愚都已摸过吻过无数遍了。

可是今天当女人白皙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彭若愚的心里却有着与往日绝然不同的感觉。这个自己操过无数次的女人,要带着与自己的那些激情去亲吻触摸另外一个男人?彭若愚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但是杜婴宁的性格彭若愚很清楚,一旦她决定了,事情就无法挽回,更何况自己不管论社会地位还是家庭背景都没法跟杜婴宁相提并论。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女领导,自己是个小小办公室主任,她一声令下不只有多少人屁颠屁颠地给她服务,她如果翻脸无情,自己就什么都不是,她攀的是省里的高官,我只是她的下属,地位和身份的悬殊,使彭若愚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挫败感,一种被抛弃被打败的感觉从脚底直袭到彭若愚的天门穴,让彭若愚脑袋上的青筋暴突出来。

既然不能挽留这个女人的心,那就狠狠的操这个女人的身吧,最好能把她操死!这样她就永远是我彭若愚的了。

彭若愚想着,嘴里的气息就喘得更粗了。他用自己那张大嘴疯狂地去咬杜婴宁的身体,尤其是那对洁白的双乳。

“不,宝贝,不,你弄疼我了!”杜婴宁喊道。

可是彭若愚却丝毫不予理会,继续疯狂地咬着,在杜婴宁不停地哭喊声中,彭若愚却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红的齿印。

杜婴宁本就娇小,彭若愚高大魁梧,抱在怀里并不吃力。

彭若愚把杜婴宁轻轻地放在床上,正想伸手出去,抚摸她的肌肤,没想到杜婴宁却拉住了他的手抱在怀里。

彭若愚强按住即将跳出来的心脏,俯下身去,用手轻抚了杜婴宁的脸颊。

她的脸颊依旧是热热的,女人细腻的肌肤闪着红润的光泽。

彭若愚的手停留在她的脸上,细细地抚触着……

这时,杜婴宁突然用手握住了彭若愚的手,并且睁开了眼睛。

“婴宁姐……”彭若愚看着她轻唤了一声。

“抱抱我!”杜婴宁迷离着双眼对彭若愚说。

彭若愚听见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狂跳着,似乎很快就会蹦跶出来。

他强按着激动得将要跳出的心脏,把杜婴宁紧紧地搂在怀里。

杜婴宁闻着他身上的男人的味道,不禁泪眼婆娑。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从抛弃高盛走进魏国涛的家,五六年的时间了,她没有这么紧紧被男人欣赏过,抛弃了高盛是她的错,嫁给魏国涛更是她犯下的更大的错。

她爱高盛,她也喜欢彭若愚,可与魏国涛的婚姻还摆在那儿,这两个男人只能偷偷来往,她一个都得不到。

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竟哽咽起来。

杜婴宁这一梨花带雨,让彭若愚爱很难辨怜惜不已。

彭若愚把杜婴宁搂在怀里,他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和幸福,似乎她的内心有很多难言的隐情。

他感觉到了她的渴望,缓缓地把脸移过去,用自己的唇试探着去吻她脸上的泪。

可这温润的泪滴却越来越多,彭若愚抬起头,双手捧着她的脸,怀里的女人已是泣不成声。

他轻轻地拭去她的泪滴,慢慢地吻向了她的唇。

轻轻地,碰触到那个小巧的嘴,感受到她有些急促的呼吸。

他正在犹豫,突然,他感到了一股力量,从背后传来,她的双手牢牢地抓紧了他的后背,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那个小巧的嘴巴已经迫不及待地迎合上了他的唇,深深地吻住了他!

他本就狂热的感情瞬间被点燃。

狂热的吻和上了她的节拍。

那张湿漉漉的小嘴,被他完全吞并在口里,甜甜地吮吸起来。

她再次变得激动起来,原来她对自己是这么渴望!他激动得有些颤抖,用身体把她娇小的玉体完全覆盖住了……

他调动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战斗。

他感觉到了身下这个女人的渴望,体会到了与她交融的快感,那是犹如进入处子之身的一种体验,这块地,好像许久没有人耕耘过,他就是那第一个开垦者。

哦,他觉得自己的全身也在颤抖,天边的那片云彩似乎就要飞了过来……

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再次深深地吻住了他的唇。

他左手紧抱着杜婴宁的右腿不让其跑掉,右手扶着他那根近二十厘米长的宝贝,对准杜婴宁那盛开的花朵心处,像磨菜刀一样,在洞口快速地地先磨了磨,让杜婴宁那汩汩涌流的泉水润滑了一下那突突抖动的鸡腿菇头,活生生地“扑”一下就插进了杜婴宁的私处。

彭若愚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摆动着健硕的臀部,朝着杜婴宁的私处疯狂地进攻着。只听得“啪啪啪”声和吱吱呀呀的响声混在一起,同时还有杜婴宁颤抖的呻吟声。

“啊……啊……a啊……”杜婴宁大叫着,双手死死抓住早已狼藉不堪的床单,浑圆的屁股不停地抖动,峰挺丰圆的**不停地耸动。

彭若愚不停地进攻着,心里却在不停地喊着:“他妈的b,要我操吧,老子今天就操死你!我让你心里再装着别的男人!”

这样想着,彭若愚的动作就变得生硬而带有攻击性。杜婴宁被彭若愚这样扯着双腿“虐待”还是头一回,杜婴宁感觉到了彭若愚对自己的不满发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

“噢——”彭若愚随着猛然的插入,快速地进出,立时感觉整个雄根就像进了温泉一样热热的,滑滑的,与肉壁的摩擦让彭若愚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整个的花朵紧紧的包裹着他的雄根。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心都已经飞了起来……

好久不曾吃腥的彭若愚立刻有一种马上要喷射的冲动。于是,彭若愚赶紧深吸一口气,停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恐怕此时一动,泉水会肆意喷涌

忽然,趁彭若愚休战的当口,杜婴宁把双腿一并,双跨一合,身子一扭,就让彭若愚正沉溺在滋润浸泡中的雄根一下子滑了出来。

“你!”杜婴宁的动作匪夷所思,彭若愚愤怒地叱责着。煮熟的鸭子,怎么又飞了?!

正像神速飞驰的“和谐号”动车组,高度亢奋的彭若愚实在难以紧急刹车,他对着正要侧身起来的杜婴宁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等等,等等!”杜婴宁侧身挪臀,一下子坐起了身子,连连摆手。她扑过身去,一把抓起床头上的手机。

人们都说,做0爱让人**蚀骨,让人欲死欲活,让人飞上天堂,让人获得世间最极致的快乐,可是,一直呻吟不已,一直沉醉欲焚的杜婴宁能够戛然而止,突然中断,足见她的理性何其强大彪悍,**中的女人能做到嘎然而止是多么的可怕,她的心中装着何等重大紧迫的事情,这条短信对她来说又是何等的重要啊!

此时,杜婴宁面朝着彭若愚,正打开手机,急切地要看。

“什么短信啊,这么吸引你?”彭若愚像个顽皮而不懂事的孩子伸过头去凑热闹。

“大人的事,小毛孩不懂!”见彭若愚伸头过来,杜婴宁抬起手推了一下彭若愚的额头,“倏然”一下子下了床。

杜婴宁的手机在彭若愚伸过头去的当口虽然倏地闪开,但眼尖的他还是看到了屏幕上——“宝宝,两天后你一定要来省城啊……大**正硬得厉害!我想你!”哼,不让我看,老子早就看到了!又是那个老流氓的短信。

看到杜婴宁赤脚躲在床的远处,双眼死盯着手机屏幕,正凝眉审视,脸色阴沉。彭若愚心里一阵冷笑。

“什么短信啊,不让我看?好事不瞒人,瞒人没好事!”彭若愚倚在床头上,明知故问,装作狗屁不懂的无赖模样。

“嗐,一条黄短信,没什么,我是故弄玄虚,诱你来追我呢,可你偏不来,真没情调!”杜婴宁迅速地把手机摁了几下,然后一脸扫兴不已的表情,得了便宜又卖乖地埋怨道。

“哼,你忽悠吧你,一定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瞒着我!”说这话时,彭若愚并没有在较真,而是一副韦小宝泼皮无赖的模样。

“真的,不信,你过来看看!”杜婴宁是煮熟的鸭子嘴——死硬到底。

“我看看,我看看,我看看!”彭若愚像傻乎乎地小毛孩似的,急不可耐地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你看,你看,‘一女干部与数男有性行为。纪委书记找其谈话。该女掀起裙子问道;‘这东西是组织的吗?’纪委书记摇头。‘是你的吗?’纪委书记又摇头。

‘是国有资产吗?’纪委书记还是摇头。该女愤然地质问道:‘你学习过《物权法》吗?我就不明白在这个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大环境下,我自己的东西让别人用用难道也有错吗?’纪委书记沉默后蹦出了一句话:‘同志你辛苦了!’”杜婴宁一脸萌态,歪着身子拿着手机让彭若愚看着。

“哈哈哈”彭若愚看后大笑起来,但是他的心里却冷笑不止:杜婴宁啊杜婴宁,你就是这个女干部!乌鸦落到黑猪身,只看到人家黑而看不到自己!他妈的,还跟老子玩瞒天过海之法!老流氓的**短信老子早看到了。

彭若愚的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他当然不想揭穿不能揭穿更不敢揭穿她。在看了短信仰天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彭若愚却又对杜婴宁生出些许的同情:杜婴宁跟这个女干部似的,周旋奉献于众多男人之间,可真够辛苦的。

作为堂堂的行长,名义上的江州市市长夫人,这里跟我彭若愚鬼混,心里还挂着张福海那边!

一想起张福海,彭若愚刚才一直昂首挺胸的宝贝,立时就偃旗息鼓。头突然一阵发晕,他踉跄了几步,背依靠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宝贝?怎么了?”杜婴宁见状,惊惶失措。

“没事,没事,可能刚才用劲过猛,只是有些不舒服。”彭若愚苦笑着摇摇头,摆摆手。

“对不起,对不起啊,宝贝!”杜婴宁忙不迭的道歉。如果真是“女干部”的短信,你杜婴宁的歉意又从何而来?典型的作则心虚,越描越黑!

罗马神话传说中有个雅努斯神,说她长着两副面孔,一副是娇美圣洁,一副是阴毒淫0荡。彭若愚不知道,作为通海市最年轻的美女行长,堂堂江州市市长魏国涛的夫人,杜婴宁为何在自己面前用娇美无比的面孔掩盖她的阴毒**?

彭若愚的头晕得厉害,他扶着桌子坐在了椅子上。

而杜婴宁以为彭若愚只是刚才让他床上办得正欢戛然而止因痛苦而生气,于是,她开始了主动的进攻。

她一边仰着春情洋溢的脸,双眼放电,**万分地诱惑着彭若愚,一边将她那微凉的红酥手,像灵蛇一样在彭若愚身上慢慢地游走。

红嘟嘟的嘴唇,像蚂蚁一样一般在彭若愚身上痒痒滴爬个不停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