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490节一百八十一章奴才的笑

    吹灯大干时,男人悄悄潜到自己房后窗户下,还约了同门兄弟一伙准备捉奸!只听房里两人干的气踹嘘嘘,女的被干的正爽,连声娇叫:“啊哦啊哦用力点……用力点……你你把我搞的爽了……我给你衲双布鞋……”他老公在外面听了,火冒三丈!!站起来对着房里大吼:“干吧!干死她!干死她我给你买双皮鞋!

    两个人被杜婴宁的黄色幽默逗得哈哈大笑。

    彭若愚恭维地说:“两位姐姐不但在官场上混的如鱼得水,没想到你们的还有真两下子,都超过幽默大师了。”

    “臭丫头,你不是把自己的陈年往事杜撰出来惹我们发笑吧?”

    温曼玲看着杜婴宁,不怀还意的说道。

    “就算是吧,你认为是它就是了。”

    刚说到这里,彭若愚手机的短信提示响了,他一看短信噗哧一声笑了,短信是亿阳发的,也是一个笑话。

    杜婴宁警觉的问道:“是谁给你发的短信?真有哪么么可笑?”

    “哎哟,杜大行长,你管的也太宽了吧,你当年泡男人,人家都没人管,谁给彭若愚发短信你都要管呢?!”

    没等彭若愚回答,温曼玲就替他抱打不平了。

    “不是的,温处长,你误会杜行长了,前段时间我被撞住院的事你听说了吧?那帮混蛋到现在还没抓到,我也还没有上班,杜行长刚刚为我买了个新手机号,她不让我给别人随便联系,主要是为我的安全考虑。”

    杜婴宁没来得及回答,彭若愚就简明扼要的给温曼玲做了“汇报”,杜婴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冲老同学温曼玲做了个鬼脸。

    “哎吆吆,我这是先吃萝卜了,你们俩配合的很默契的哈!杜婴宁,你老实告诉我,真的是这么回事?你要敢欺负若愚弟弟,我第一个不同意。”

    温曼玲冲杜婴宁伸出小拳头,替彭若愚抱打不平。

    “确实如此,当事人都现场给你解释清楚了,你再不信我也没办法。”

    杜婴宁双手一摊,一副无奈的样子。彭若愚看着温曼玲,心里倒是美滋滋的,没想到天下掉下个魅力少妇,又是省里的大人物,比杜婴宁对自己还好,看来攀上这个姐姐也不一定是难事,天下很多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古语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伯乐,领导用人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亲,任人唯关系和背景,任人唯后台,你要是有关系有背景,你要是有过硬的后台,哪怕就是明朝万历年间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张好古也会连升三级,位居一品,而且无论你做什么事到哪里都有人给你大开绿灯,你要是没关系没背景,前进的道路上除了关卡就是红灯。

    如果能攀上这个位高权重的姐姐,将来市里有杜婴宁替自己说话,省里再有这个姐姐帮忙,我彭若愚的将来,还不是一路绿灯?

    真希望这位姐姐就是自己的伯乐啊!

    “若愚弟弟,想什么呢?刚才到底收了一条什么样的短信,让你笑得合不拢嘴?还不给快我们念念。”

    温曼玲没直接去接杜婴宁的话题,直接又把话题转到了彭若愚身上,看来这个女人真的对彭若愚有点想法。

    彭若愚抬头看了一眼杜婴宁,杜婴宁冲他笑笑,意思是你念吧,没事。

    “短信是亿阳发的。”

    彭若愚这句话显然是说给杜婴宁听的,攀上攀不上温曼玲,那都是个未知数,自己当前的领导还是要极力维护的,更何况彭若愚是个知恩图报的主,他对杜婴宁爱恨难辨,但内心对杜行长的感激还是满满的。

    他的新号码除了杜婴宁,就只有亿阳知道,这些杜婴宁也是心知肚明的。

    “快念念吧,人家温处长又不认识亿阳,她关注的是什么短信逗得你发笑。”

    “好的,我给你们念念,请两位姐姐洗耳恭听哈,‘精神病院里两个人正在谈话,甲说:你觉得我的这部小说写得怎么样?乙说:不错,只是出场的人数有点多,一下子记不清是谁?这是一位白衣天使冲进来吼道:你们俩拿我的电话号码干吗,赶紧把号码本给我送回去!’”

    彭若愚念完,两位美少妇笑得前仰后合,温曼玲更是笑得一对**乱颤妩媚动人,看得彭若愚心里痒痒的。

    “若愚弟弟。”温曼玲一边笑一般拿了张餐巾纸擦笑出的眼泪,“你这不叫幽默,你们俩看过《巨人转》吗?”

    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嗐,你还卖什么关子,快给我们为您讲讲,人家若愚讲得不够幽默,我倒要听听你讲的有多幽默。”

    杜婴宁又为彭若愚抱打不平起来,物以稀为贵,彭若愚这回成了葱花,两个女人争着争着抢着帮着他打圆场,他真是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吭……吭……”温曼玲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嗓子,于是就卖弄地说道:

    “在《巨人转》第二部中有个情节那才叫幽默呢,风趣的巴奴日爱上了一位贵妇人,千方百计地想得到她,为了得到这位贵妇人,他在贵妇人在教堂做弥撒时用脏话**人家,结果遭到了贵妇人断然拒绝,巴奴日为了报复这位贵妇人,特意招来一条发情的**,他杀死后割下了狗的屁股,然后剁成肉末,偷偷地洒在了贵妇人的衣服上,当贵妇人风和百叶的走出教堂时,当地所有的公狗全都跟在她的身后追,不停地向贵妇人身上撒尿嚎叫,拉伯雷说,一共有六十万六千六百六十只公狗。巴奴日看着贵妇人狼狈逃窜的样子,在后面笑得肚子都疼。”

    温曼玲讲完,杜婴宁和彭若愚笑得前仰后合。

    彭若愚笑过之后,亲自又给温曼玲倒了一杯咖啡说:

    “温处长,巴奴日笑得肚子疼我们怎么会知道?”

    “大傻冒,巴奴日笑得时候,一个劲的捂着肚子,当然就是笑得肚子疼了。”

    杜婴宁没等温曼玲解释,就帮她做了回答。

    “对对对,还是杜大行长经事多见识光,理解问题有渗透性。”

    温曼玲指着杜婴宁一本正经地说道。

    “两位姐姐既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恩师,将来少不了向您们二位讨教,请姐姐们不要嫌烦哟。”

    “若愚弟弟,杜大行长提拔你帮了你不少忙,她当你的恩师当之无愧,目前为止,我一点忙没为你帮上,这个‘恩师’两字用在我身上有些惭愧哟!”

    “若愚,赶紧拜恩师,你的这个处长姐姐级别比我高得多,本事能力比我高得多。”

    杜婴宁朝彭若愚使了个颜色,彭若愚立即心神领会。

    彭若愚一脸夸张带着几分羞怯的笑,说白了就是个奴才笑,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孙子呢!与这些人打交道这一年多,彭若愚把历史这条短腿,也补了个超满分。

    他双手端起咖啡杯,由心的恭敬,自己二十六岁,虽然自己觉得不年轻,但对于在座的两位来说太年轻,自己得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分量!

    他更加的清楚,既然是杜婴宁介绍认识的人,必定有她的用意,他也知道她们肯定在观察着自己,必须注意每个细节,否则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彭若愚虽阅历浅,却反应极快,这机会哪能放过,他连忙双手举起咖啡杯,“弟弟来自穷山沟,得益于杜行长的提拔才有今天,今后还望温处长多多提携,小弟我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年轻的晚辈在他们这些人面前率真点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温曼玲的表情就说明了这一点,她大笑着“你是婴宁的弟弟,也是我温曼玲的弟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鼎立帮忙。”

    温曼玲说完接过了彭若愚双手送过来的咖啡。

    彭若愚看了一眼杜婴宁,杜婴宁冲他会意的笑笑,他端起咖啡一饮而尽,他已经做出了初步的判断,这个姓温的是个爽快人,那就爽快着来。这个时候没心思去品味咖啡,但这咖啡香还是分散了他的一丝注意力。

    “果然是好咖啡,真香啊!”彭若愚又率真起来。

    温曼玲呵呵的豪笑了几声,也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了,还动作潇洒的给他亮了下杯底。

    杜婴宁笑着摇了下头,“我说若愚,你知道你这位温姐姐是何许人也?她就是咱们省省委副书记温为民的宝贝女儿。”

    彭若愚一下子愣住了,五雷轰顶也就这感觉吧,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省委书记温为民的宝贝女儿?

    温为民何许人也?

    他不是一把,但省委书记一把手也要让他三分,不止他们省还有其它很多省,都要让他三分,凭这一点就知道这个人有多么的不得了,业界的人,大多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今天竟然给省委副书记的宝贝女儿坐在一起喝咖啡,这要在一年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知道了她的底细,彭若愚有些后怕,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她要是厉声的咳嗽一声,说不定自己的尿都会被他震出来!

    其实不是彭若愚胆小,界内的人都传言温副书记有个宝贝女儿做事雷厉风行能力超凡,唯一的缺点就是冷漠无情高高在上,一般人她都不放在眼里,谁敢冒然的和他称兄道妹啊,除非你不想在界内混了。

    可是,今天见到的温曼玲和他们传言的判若两人啊!

    她不但待人和善,还平易近人,为什么和杜婴宁在一起,不谈别的,黄段子一个接一个,这么有身份的人,咋就……………彭若愚不理解。

    嗐!讲荤段子的人,未必真的荤。讲荤段子,既是一种释放,又是一种娱乐和休息。

    平时在官场混太累了,在他面前没必要披着那张伪装的人皮而已,尽管这样想,彭若愚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温曼玲呵呵的笑声,让彭若愚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些,和温曼玲称兄道妹,杜婴宁的地位在他心里又高了一截。

    “若愚弟弟是个爽快诚实的人!我喜欢!”温曼玲依旧咪咪笑着。

    彭若愚虽胆小又有些自卑,却反应极快,这机会哪能放过,他连忙端起咖啡,“小弟该罚!小弟有眼不识泰山!早就听说姐姐是官场雷厉风行的铁娘子,没想到今天小弟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恭维的话就算露骨,也让人听着舒坦,温曼玲笑了笑,“油嘴滑舌!以后心里不但要想着你的婴宁姐姐,也要记着还有个曼玲姐姐!”

    “一定一定,只要姐姐不嫌弃弟弟,你这个姐姐我认定了。”

    “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姐姐长弟弟短的了,没有我介绍,就算你们俩把车撞在一起,也不认识彼此不是?”

    杜婴宁揶揄道。

    “那是,感谢姐姐(婴宁)的牵线搭桥,我们两个莫齿难忘啊!”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啊,你们两个到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嫉妒死我了气死我了!”

    杜婴宁故意娇嗔道。

    “好了,死丫头,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俩再有灵犀,不能天天见面又有什么用呢?”

    杜婴宁听出了温曼玲话里的味道,赶紧接过来说:

    “若愚是个人才,关键时候你拉他一把,说不定就跑到你身边去了。”

    “你真舍得忍痛割爱把他让给我?”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只要有向上爬的机会,我绝对放手,不会耽搁他的前程。”

    杜婴宁说完,看了一眼彭若愚,彭若愚感激的像她点了点头,其实杜婴宁只说了一半真话,她希望彭若愚发达,但不希望他真的离开她。

    “好了,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说我夺你所爱哈!”

    温曼玲诡异的笑笑冲杜婴宁说道。

    彭若愚听了心里五味杂陈,自己又不是东西,干吗让他们抢来抢去的,哎,说白了,还不是自身的地位卑微,要是职位和能力方面超出她们俩,量她们也不敢说话这么肆无忌惮。

    哎!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人家都是官二代,我彭若愚n辈祖宗都靠种地为生,恐怕再奋斗10年也赶不上杜婴宁现在的身份和职务啊!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