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508节一百九十九章浴缸里的游戏

“臭小子,你敢!”

杜婴宁刚起身,彭若愚往前一拱,下面的“舵手”哧溜一下就进了“驾驶舱”,杜婴宁顿时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

彭若愚的下身已经涨到了极点,哪里还顾得了女人的“威胁”三下五除二**了杜婴宁的衣服,两个人在浴缸里开始游龙戏凤起来。

杜婴宁离开他一个多星期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彭若愚的滋润,对于一个正值盛年的少妇来讲,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彭若愚不管不顾地忘我的向顶峰冲去,嘴里喊出了压抑已久的心里话:

“婴宁姐,我的亲姐姐,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我可想死你了!”

杜婴宁呻吟中听到小男人麻酥酥的心里话,顿时变得五彩缤纷起来:

“宝贝,姐姐爱你喜欢你,永远不会离开你,我恨不得变成你的血液、你的骨髓、你的生命,你的灵魂!”

“姐,我也是,我也是!”

两个人不断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彭若愚感到自己身体里所产生的汹涌澎湃的是那样的狂傲不羁,不受意志的支配。

杜婴宁的脸上既有泪水也有汗水,她有一种久违的**,这种**驱使她投入全力去激发男人,等待着男人激发出最顶峰的时刻。

“宝贝……快……快……使劲……在使劲……我要……我……我难受……”右手依然抓着彭若愚那根宝贝的杜婴宁,躺在宽大的浴缸里,腰肢扭动如鱼,双眼狐媚而迷蒙,檀口开阖不已,嘤嘤呢喃不止……………………………

听到杜婴宁饥渴难耐的呻吟,彭若愚体内有一股浓烈的岩浆在迅疾狂奔。他不顾一切地俯下身去,用其有力的厚嘴堵上了她开阖等待的柔唇。

一会儿,彭若愚将他的肥舌在她的玉口内疯狂地扫荡;一会儿,将杜婴宁柔软滑腻的香舌噙入他的口中恣意地吮吸;一会儿,杜婴宁的舌尖像一条灵蛇在彭若愚的口中钻动翻腾;一会儿,两舌如蛇,相盘相绕相交相撕纠缠不清……

杜婴宁的口中不时沁出醉人的香津,彭若愚好像饿了三天的非洲难民,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啜饮着这世间无与伦比的玉液琼浆。

彭若愚的左手抱紧她的头,那只平日记载各种文件、各种会议内容的右手,此刻也摆脱了各种规则和纪律的束缚,在杜婴宁那玉雕一般的躯体上开始天马行空、狂放不羁

从前,特别是省城大雪天第一次的时候,当彭若愚那厚实的手在杜婴宁那性感而韧性、白皙而细腻、柔滑而温热的躯体上一点一点、轻轻地、细细地抚摸、沉浸的时候,手上总是感到宛如阴历三月吹拂的春风,柔柔的、暖暖的、欣欣的;心里的滋味又恰如淅淅沥沥的春雨,湿湿的、酥酥的、麻麻的…………………

她的柔腻的酥手也满含深情地抚慰着彭若愚,一会儿像一个钢琴家,把他结实的胸脯当作了钢琴,纤指飞动,弹弹奏奏;一会儿像一把温度最佳的熨斗,在彭若愚胸前、后背、腹部……每一个再狭隘的部位也不放过,把每一个毛孔都抚熨的服服帖帖、舒舒爽爽,彭若愚浑身的每一细胞都在享受着世界上最极致的快乐。

这是天底下最消0魂的时刻,最诗意的感受,虽然是因肉体而诱发,虽然含着深深征服的意志,但彭若愚那时感受到的是一种单纯的**,甚至如当时窗外飞舞的雪片有一种纯洁的美。

因为,彭若愚一直认为,当情爱充盈丰满的时候,做0爱一定是世间最伟大的运动,最醇美的诗歌;当灵与肉和谐极致的时刻,销0魂蚀骨才会真正地到来,瘫软如泥必将是天下最绝美的风景,且风景美到极致,百看不厌。

虽然当时与杜婴宁根本谈不上情感,只是一种征服的**,虽然杜婴宁与柳雅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他依然获得了一种极致的快乐,领略到了一种绝美的风景。

然而,此刻,一切都毫无诗意,风景自然也荡然无存。每个人不经大脑就可以想到,一阵疯狂的前戏之后,接下来的必然就是*气体与流动液体之间的噗哧,噗哧声。

在这疯狂不断的噗哧声里,彭若愚将与杜婴宁一同谱写一支野蛮、淫0秽、利用之歌。是的,男女之间的运动,没有诗意,就是野蛮;缺乏醇美,就是淫0秽。

杜婴宁与叶雨馨都骂过我“乡巴佬”,我在城里工作这么久,现在是堂堂的银行干部,难道在别人眼里依然还是乡巴佬吗?难道金钱与权力划下的鸿沟不可跨越吗?不,不!我一定要征服这鸿沟,一定要跨越这鸿沟!英雄只凭本事,不论出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彭若愚虽然是你们眼中乡巴佬,但我靠我的智慧我的肉体把你们一个个贵妇人、女高官骑在了胯下……………………

彭若愚今天的**既有得逞的惬意又有征服的**。

“…唔…弟弟…喔…喔…快点…快点…我…我难受…力度大些…再大些!喔…唔…唔…”当彭若愚的手在杜婴宁的**轻轻敲击的时候,她紧闭着双眼,双手紧紧摁住彭若愚的宽大结实的胳膊,灯光迷离的浴室里,*的杜婴宁半蹲在彭若愚的肚子上,身子一上一下剧烈地起伏着,宛如坐在了一个弹性极好的弹簧上。

她结实饱满的胸脯上下翻飞,如两团炙热的岩浆,急于挣脱身体的束缚。她头向后仰着,瀑布般的长发倾泻在洁白光滑的后背上,随着身体的起伏而猎猎飘动……

她闭着眼睛,半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每蹲下去一次就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桔黄色的灯光包裹着她完美的酮体,使她宛如一尊飞扬的女神,正偷享着尘世间的欢乐。

“宁姐姐,我的好姐姐……”彭若愚轻轻的唤着,那声音极具磁性。

彭若愚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狂跳,似乎很快就要蹦出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心脏为啥跳得这么厉害,他强按着自己激动得要跳出来的心脏,把这个爱恨交织的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他能明显感觉到身上这个女人的渴望,体会到了与她交融的**,那是犹如进入处子之身的一种体验,这块地,好像很久没有人耕耘过,他就是第一个开垦者。

杜婴宁闻到他身上那种特有的男人的味道,不禁泪眼婆娑。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自从魏国涛有了新欢,快一年了,她一直在郁郁寡欢中生活,抛弃了自己当初的挚爱,也失去了肉体的**,她痛恨自己,也从没脸主动找高盛示爱,她觉得这是对她最好的报应,她心甘情愿承受这一切。

心灵能承受,可是肉体饥渴难耐啊,自从有了彭若愚,她的身体才算被结结实实的填饱,她由衷感谢上天,失了高盛,有了若愚。

一时之间五味杂陈涌上心头,竟哽咽起来。

女人的眼泪能杀到一片傻老爷们,彭若愚也不例外。

杜婴宁的梨花带雨彭若愚看在眼里痛在心理,他恨杜婴宁贪图富贵傍张福海说把他抛弃就抛弃,他更恨自己当初无能,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对于杜婴宁他既爱又恨。

彭若愚把杜婴宁紧紧的搂在怀里,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坚强和幸福,嫁给魏国涛她也有很多无奈,傍张福海可能有更多无奈,似乎她的内心有很多的难言和苦衷。

杜婴宁的眼泪抚平了彭若愚心灵深处的伤口,他好像越来越理解杜婴宁的难处和无奈了。

他想办法努力抚平她内心的创伤,缓缓把脸移过去,用自己火热醇厚的唇吻去她脸上伤心委屈的泪水。可这伤心的泪水越吻越多,彭若愚抬起头,用手轻轻的像捧着着宝贝似的捧着心爱女人的小脸蛋,怀里的女人在爱的浇灌下已泣不成声

他轻轻的拭去他的泪滴,慢慢地用炽热淳厚的唇吻向她娇嫩光滑的唇,轻轻的,触到那个性感的小嘴,感到她有些急促的颤抖。

“宁姐姐,我的好姐姐,你是我的,我永远都会保护你!”男人发出呢喃的声音,虽然这声保护喊得有些勉强,但杜婴宁听了,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魏国涛背叛,父亲被抓,她太需要男人的保护了,虽然彭若愚的保护有些微不足道,但依然喜欢拥有。

“弟弟,你是我的天,我也是你的天,天塌下来有地顶着,你塌下来有我顶着,我踏下来有你盯着,咱们俩互相顶着好吗?”

“嗯,好好好!”彭若愚被杜婴宁的认可感动得一塌糊涂。

“弟弟,我的好弟弟,我好喜欢你!你就是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每天都在梦里遇到你,你知道吗?你懂我的心吗?”

“知道知道,我都知道,我懂,我的好姐姐,你的心只有我懂,我的心也只有你懂!”

他轻轻的用舌舔着杜婴宁的唇,然后衔着她的下唇在嘴里吮吸着……

她感觉自己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紧紧地搂着彭若愚的腰,迎合着他的唇。

任彭若愚的肥舌在自己嘴里自由自在的游曳……

“宁姐姐,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宝贝,我的小宝贝,姐姐也爱你,姐姐不能没有你。”

“姐,我抱你去床上吧,这里阵地太小,没法让我大胆的施展本事。”

彭若愚盯着杜婴宁坏坏的说。

“不嘛!不嘛!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在浴缸里更新鲜更刺激,我要在浴缸里吃弟弟的小棒棒。”杜婴宁娇滴滴的甜甜的呢喃道。

听了女人的呢喃,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他迅速把杜婴宁抱到平坦光滑的浴缸沿上,又迅速把浴缸的水放了一大半,就算躺在浴缸,也呛不到水了,他也有些急不可耐了!

“好好好,听宁姐姐的,宝贝,弟弟想死你了!”

彭若愚说着,傻傻的看着杜婴宁陶瓷般光滑洁白的**,并没有下一步行动。

“小傻瓜,看什么呢?怎么忽然变成呆子了?!美女在眼前,无动于衷吗?嗯嗯嗯……”她冲彭若愚淫淫*地笑着,从浴缸里站起来,手臂轻展扭起了腰臀,像维吾尔姑娘在跳肚皮舞。

她腰肢如柳拂荷摆,婀娜多姿,她的臀则如一个雪白的火球,每滚一下,都好似在彭若愚的心上烙烫了一下。

而最为诱惑的还应当属臀的前面,即两腿的交集:阴埠鼓鼓,芳草葳蕤,不时分开的双腿,将那女人最紧要的地方在彭若愚的眼前晃动:那粉红色的两扇门已经分开,不时渗流的体液将周围的黑草变得湿漉一片,恰似刚刚掰开的西红柿,汁水霪霪,饱满欲滴

喔唷!这真是上天赐予人间最诱惑的秀色盛宴啊!也难怪省里那个张老头那个老淫棍长期对她不离不弃!真是个让男人见了就想一口吃进嘴里的女人。

老子说:“不见可欲,人心不乱”,而见了可欲,彭若愚则猛然跳起,一下子把正搔首弄姿的杜婴宁扔到在浴缸沿上。

彭若愚再也受不了了,他的小弟弟早已扛着枪雄赳赳气昂昂在那里等候了。他饿狼般扑到在杜婴宁的身上

顷刻间又要呼呼燃烧起来了。

“宁姐姐,我的亲姐姐,我的棒棒涨死了!快帮我揉揉,我受不了了!”彭若愚发出醉人娇喘的声音,紧紧抱着杜婴宁的身体。

“好弟弟,亲弟弟,我好难受,好痒好痒,快**,**我……”

刹那间,两团火焰联成一体熊熊燃烧……

他进入她的身体,一场山洪开始爆发,一场飓风开始席卷,一场海啸开始颠覆,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两条**的肉体在浴缸上像蟒蛇般纠缠在一起,发出浪花拍岸的声响。两条蟒蛇一会从浴缸上滚到缸里,一会又从浴缸里滚到地上,花样百出刺激无比……

啊……啊……啊两个人几乎同时叫起来!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