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509节二百章

    两条**的肉体在浴缸上像蟒蛇般纠缠在一起,发出浪花拍岸的声响。两条蟒蛇一会从浴缸上滚到缸里,一会又从浴缸里滚到地上,花样百出刺激无比……

    啊……啊……啊…两个人几乎同时叫起来!

    那一刻,他们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

    彭若愚感觉杜婴宁的幽谷深处那么的紧实,那么的饱满,那种感觉是他在贵妇人叶雨馨身上永远感觉不到的,和贵妇人做是一种任务的应付,是一种对肉体的折磨和煎熬。和杜婴宁做,是情感的交融,是发自内心的畅快淋漓,是惬意是舒爽更是享受

    和杜婴宁在一起,他真正体会到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和贵妇人在一起,他体会到的是一种‘力不从心’。

    有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在贵妇人身上抚摸亲吻,力求是自己的棒棒快点涨起来,可是他越着急棒棒越不硬,有几次因满足不了叶雨馨的**而被骂得狗血喷头,那种刻骨的耻辱使他铭记在心。

    然而进入杜婴宁身体里那种紧迫的**让他痴迷让他难以自拔让他欲罢不能,更让他回味无穷……

    他开始向心爱的女人疯狂的进攻,他要让自己完全进入她的幽谷深处,他要彻底享受她的**与激情……他要在她身上得到彻底的释放

    杜婴宁爽快无比,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的心醉的感觉,当彭若愚进入她体内的那一刻,她觉得就算此刻死去她也无怨无悔,能在小男人怀了死去,那也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幸福!

    在彭若愚一次又一次的抽动和压拍中,她几乎全身颤栗,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细胞都被高盛的激情点燃了,啊啊啊!亲耐滴好弟弟,就让我们在疯狂中死去吧!痴爱对方死有所值!

    杜婴宁在心里默默的喊着。

    自从魏国涛有新欢以来,从没有碰过她,尽管有高盛来为她填补空白,可他小子心不在焉,心里对杜婴宁有诸多怨恨,‘猛狠烈’常常操的杜婴宁既疼痛又爽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

    彭若愚不同,他‘柔慢味’让杜婴宁既爽快又痴迷,尤其那种‘柔’的力度,慢的动作,爱的味道,让被魏国涛抛弃的杜婴宁重新得到爱的滋润,情的回归。

    她渴望彭若愚的滋润,自从上次去省里,两个人过之后,她就一直陶醉在彭若愚着这种滋润里

    她不但陶醉而且还上了瘾,几天没有彭若愚的滋润,她的心里空空的,当初她的背叛使高盛对她的滋润暂时脱节,她当时难受的真想去撞墙,彭若愚的出现,让她重新尝到了被滋润的感觉,当久违的滋润重新回到她怀抱里的时候,她像吸食毒品一样再也离不了……

    她对彭若愚的喜欢与日俱增,小棒棒就是她的一切,她向往那种填满的感觉。

    她身边从不缺男人,只是从没有遇到向彭若愚这样让她如此消魂的男人。

    没彭若愚之前,她难受了,曾试着去鸭店消遣,那些小鸭子太青涩,只能解决生理的需要,无法排遣心里的障碍。

    彭若愚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她一直笑骂彭若愚是傻子,为啥不早上了她。

    今天她真正拥有了他,她又看到了她理想中的天国。

    当他的身心再次接受痴爱男人的滋润和洗礼,久违的幸福弥漫全身每个细胞。让她这个几乎要枯萎的女人花,终于迎来甘霖,看到了希望。

    她的内心有种强烈的渴望,抓住这个男人,就等于抓住了幸福,这个男人的滋润能让她幸福终生。可是,事情远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彭若愚的心在这里,人却不能永远陪她。

    他一旦走出这间屋子,叶雨馨一定会招他侍寝,那个女人他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没有叶雨馨他进不了办公室,没有叶雨馨,他也上不了杜婴宁,没有叶雨馨,就没有他的今天,他不敢忘本,忘了本就等于断送了自己。

    叶雨馨太强悍了,强悍到一口把他吃进嘴里就能叫成碎片。

    “好弟弟,吻我,吻我!”杜婴宁呢喃道。

    彭若愚怀着矛盾的心情张开他的嘴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女人的香舌,仿佛要把整个女人吞进嘴里……

    “宁姐姐,我的宝贝,我不能没有你,我好喜欢你!”彭若愚发出了内心对杜婴宁的依赖和渴望。

    “弟弟,傻弟弟,**我吧!这样死在你怀里,我幸福死了!”

    “好好好,我就**你!我的美姐姐!”彭若愚的激情再次被点燃,美少妇的撩拨让她爆发出最原始的潜能……

    他再一次对着美少妇的莲花池开始了大疯狂的扫射,就像那装满子弹的机关枪,突突突突突地骤然狂放!

    结婚多年,她在魏国涛身上从没有过如此疯狂的感觉,也许是魏国涛在外面打野食太多,对于杜婴宁而言,就像中国人生活在六零年,整天生活在饥饿里。

    每次刚刚进入正题,魏国涛那里就心不在焉的缴械投降了。

    男人与男人不同,看着身上威武勇猛的彭若愚,那种被填满的感觉真是太爽太爽了,她感觉自己都幸福的快飞起来了……

    “宝贝,舒服吗?幸福吗?”彭若愚抽出含在她嘴里的肥舌坏笑的问道。

    “爽死了!爽死了!好弟弟,再加大些力度,好爽好爽啊!我好痒好痒啊!”

    “宝贝,我的乖乖,再加大力度就把你真的**了!我要留着慢慢享用,**了我的宝贝,我以后靠谁,我可怎么活啊?!”

    “傻弟弟,你真坏!你坏死了!”杜婴宁抓着彭若愚的**说。

    “坏姐姐,现在知道我坏了吧?来不及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越坏我与爱!我爱我的傻弟弟!”杜婴宁捏着彭若愚的脸蛋调皮地说。

    彭若愚把肥舌伸在杜婴宁的嘴里游来游去,撩拨的杜婴宁全身麻酥酥的

    她用力吸着他的嘴,一会把舌游进他的嘴里,一会把他的整个唇含进嘴里拼命的吮吸着,时而发出啪啪的响声,犹如婴儿般贪婪,更像**般挑拨……

    男人这个最敏感的部位被杜婴宁反复吮吸并且发出诱人的啪啪响声,彭若愚内心的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他的小弟弟已硬如铁棒,他全身热血沸腾急不可耐又开始想要了!

    他把手伸到了杜婴宁的莲花池,发现刚才已经干了的池子,现在又湿漉漉一大片了,身下的浴缸已被它浸的发水荒了……

    他慢慢俯下身去,让杜婴宁坐在浴缸上,女人的臀部垫的很高,他轻轻的用嘴附在莲花池上,尽力去吸那汩汩流出的泉水,可是莲花池的泉水越吸越多,浴缸上已湿漉漉的一大片,屁股压在上面,黏黏的湿湿的软软的……

    他趴在池眼忘情的吮吸着,身下的女人身子一挺又一挺发出骄人的呻吟……

    他似乎得到了鼓励,用嘴来来回回在莲花池边疯狂吮吸着,还不时用手在池边抚摸着揉搓着……

    那个隐秘的莲花池的花瓣被他吮吸的又麻又酥又痒又难受……

    “弟弟,好弟弟,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吗?太爽太刺激了!”

    杜婴宁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反正那是一种欲仙欲醉死而无憾的连神仙都没有的感觉。

    “喔喔喔……好弟弟,好爽好爽……喔喔喔喔……”

    在彭若愚辛勤的劳动下,杜婴宁发出惬意迷人的呻吟声。

    “宝贝,说你爱我,今生今世只爱我一个!”

    “爱你,爱你,我发誓就爱你一个,我爱死你了,我的好弟弟!”

    抬头说完这句话,彭若愚又迫不及待的趴在了莲花池上,他就像一个刚从沙漠回来的人,急需水分的灌溉,他就像饿了几天的流浪汉,急需食物的填充,莲花池就是灌溉水份填充食物的最佳去处。

    他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在莲花池上寻觅着,如痴如醉欲醉欲仙……就像猪拱食,更像警犬在搜寻猎物……

    彭若愚发现,结婚多年的杜婴宁,肌肤是那么的洁白细腻,犹如少女的肌肤,尤其是那花瓣微微隆起,中心那么的诱人红润,似乎发出悠悠的光泽,莲花深处别样风景。

    这是贵妇人叶雨馨永远都没法相提并论的。

    他忍不住用舌去轻轻的舔舐……

    这么看着欣赏着,他忍不住伸出手去,开始细细的柔柔的抚摸这个美丽的莲花……

    真真如莲花般娇嫩,软软细细腻腻的花瓣,被那一簇细密的嫩草若隐若现的当着,他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让那诱人的花瓣完完全**露在他跟前,汩汩的泉水已变作潺潺的溪流,正慢慢地流淌……

    面对诱人的莲花,只单单的吮吸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他的血液在沸腾,他的全身在抽动,他下面的小弟弟再次抗议了:憋死了胀死了!我要投入战斗!两个**也跟着添乱:******,快帮我挠挠!

    这次他想着进入莲花深处,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疯狂扫射。

    彭若愚把杜婴宁抱到浴缸里,正准备将棒棒杀入的时候,没想到杜婴宁跨开双腿,顺势一拉一顶,让他的小棒棒长驱直入,直达莲花心处!

    “啊!……”杜婴宁畅快淋漓的大叫起来。

    他顺势架起了他的机关枪,突突突……狂扫不止……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掏空的心又被填满了!那种填满的感觉袭遍全身,他又得到了一次全身饱和!和少妇**有味,一个字就是爽!真他妈的爽啊!

    “喔喔喔……,幸福死了!幸福死了!”杜婴宁情不自禁的的喊叫起来。

    “坏姐姐,我**你!**你!”

    他拉过她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与她融为一体,没有一丝缝隙!抽动,再抽动!发出浪花拍岸的声音,身下的杜婴宁发出一声声骄人的呻吟……

    “好弟弟,我真的要死了,爽死了!真的爽死了!”杜婴宁抓着浴缸的扶手,身子前后来回晃动,她越是晃动的厉害,彭若愚的棒棒痒的越厉害,越痒越想操越操越带劲,他上面的棒棒抽动着,手不停的在杜婴宁那两个性感的小白鸽上死命的揉搓碾压,还不时用他的肥舌在女人性感的小脸蛋上吮吸……

    为了讨心爱的女人欢心,为了激发女人内心的激情,彭若愚把他的看家本领全部拿出啦,肥舌、大手、硬梆梆三管齐下,操的杜英宁不时发出一声声骄人的呻吟。

    身下的杜婴宁得到了身心的释放,全身剧烈颤抖着,脸如红红的苹果,更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让哪个男人见了,忍不住想去咬上两口……

    “宁姐姐,宝贝,吃够了没有?弟弟好像要火山喷发了!”

    “不嘛!不嘛!我不要弟弟的棒棒拔出来嘛!”

    “宝贝,弟弟热得难受,出来歇会,一会再进去哈!”彭若愚摸着她的小脸蛋坏坏的说。

    “你坏,你是大坏蛋!我就要棒棒在里面插着嘛!不要出来嘛!爽!!太爽了!不要出来嘛!”杜婴宁娇滴滴的大喊着。

    “宝贝,我hold不住了,做好准备,要喷射了,弟弟的精华直达你的莲心!让我的姐姐年轻一百岁!”

    就在即将再次喷射的时候,彭若愚紧紧的抱着心爱的女人,把肥舌伸进女人的性感小嘴里,嘭嘭嘭连发三抢:

    “啊啊啊……”两个人发出酣畅淋漓的叫喊,杜婴宁用双手紧紧搂着彭若愚的屁股,由于用力过猛,手指陷进了肌肉里。

    “傻弟弟,我的好弟弟,你太厉害了!我爱死你了!”杜婴宁把头埋进彭若愚宽厚炽热的胸口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一只手去摸彭若愚的小棒棒。

    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那表情甚是贪婪。

    “宝贝,还没吃够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