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八卷生死较量]

第515节二百零六章

杜婴宁终于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了,就冷冰冰说道:“彭主任啊,一个人活在世上,总在知道知恩图报,总要明白自己的嘴脸是什么样子,更要明白自己到底有多重的分量,如果轻狂浮躁的得了一点势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我认为可不是什么可造之材!

我知道自己比你五六岁,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强迫你陪我啊?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你自己死气白咧的非要跟我在一起的?哦,现在看上乔娜年轻貌美的了,想跟人家小姑娘谈情说爱的也行啊!只要你能真心娶了人家,让人家姑娘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现在的社会崇尚自由,我做一把手的也无权干涉,更加不会霸道到为了我自己不允许你谈恋爱的!

但是我这个人却还是有点个性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个一把手吧,总不会下作到跟一个下属小姑娘共同享有一个情人呀!呵呵呵,所以啊,我就只好忍痛割爱不要你了!当时,你也无非就是用一腔所谓爱我的痴情打动了我,我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现在既然你又爱上了乔娜,咱们就一拍两散算了,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难不成我离了你就找不到人爱了吗?哈哈哈!……………………”

杜婴宁的笑扫荡者整间屋子,也深深的刺伤了彭若愚那颗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心。

听完了杜婴宁一席话,彭若愚仿佛被扔进了冰窟窿里,急躁加上恐惧让他几欲崩溃,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不停的浮现:“她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她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她怎么什么都知道了?看来我做的梦都是真的!……”

“怎么办?抵赖?死不承认?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他妈的是骗人的鬼把戏,老子才没那么傻?嗯……她也想必是听了什么人的闲话,肯定不能确定的,她看到我搂着乔娜的几率几乎没有,她折是在诈我呢!只要我不承认,谅她也不能定我的罪。”彭若愚心里暗自转着圈子。

“姐呢……您听谁在那里挑拨离间啊?你重用我,有多少人巴不得我倒霉失宠呢,这您是清楚的呀!再说,姐姐对我那么好,我知恩图报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那么混……”

他说得义无反顾慷慨激昂。

“你行了吧!彭主任,收起你那套骗人的鬼把戏吧!你要知道我不是三岁小孩,更不是乔娜那个嫩得流水的丫头片子了,你说啥我就信啥了,而且我也早就过了听风就是雨的年龄,所以你抵赖是没有意义的!就算你不承认,这也是铁打的事实!

你承认不承认并不重要,只要我承认他是事实就够了!

当然,你哀求和解释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跟乔娜有着根本的不同,她阳光她爱你,所以在乎你,可以为你死为你痛,而我……哈哈哈,说句伤你的话,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像你这样的男孩,我一抓就是一大把,所以呢,我犯不着为你伤心难过,更不会为了你吃一个小姑娘的醋,所以咱们俩结束了,你可以走了。”

杜婴宁冷笑着打断了他,也深深刺伤了彭若愚的自尊心,更加进一步的一句句把他打进了地狱,打进了冰窟窿

彭若愚终于彻底绝望了!

他怨毒的看着杜婴宁说道:“婴宁姐,我没想到我在您心里居然这么的微不足道,一抓一大把你又何必……就算是我抵抗不住乔娜说她爱上了我,对我死缠硬缠的追求,跟她一起吃过几次饭,也不至于就被您鄙视成这样吧?再说,您……既然您毫不在乎我,那我的解释也的确是没有意义了!那么好吧,我就滚蛋让位吧,也就祝您好运吧!”

“就仅仅是吃几次饭那么简单吗?我看你是煮熟的鸭子,肉都烂了,嘴还硬!好了,彭主任,你就好自为之吧!”

杜婴宁冷冷的说完,坐在老板椅上怒视前方,此刻,彭若愚仿佛变成了她苦大仇深的仇人,彭若愚又看到了一年前的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杜婴宁,他觉得眼前的女人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人一下子变得陌生才更可怕,想想与自己有过无数次肌肤之亲的女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难道这一年来的亲亲我我耳语厮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那个床上柔情似水的女人还是她吗?这段时间经常做梦,这不是在做噩梦吧!

彭若愚用手狠狠的在自己大腿根扭了一下子,痛的他直冒冷汗,他才确信这不是一场噩梦,而是冷冰冰的难以相信的现实。

天下最毒女人心,彭若愚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都说男人拔屌无情,面前的这个女人和男人比起来可真是有过之而不及啊!

他恨不得冲过去一刀剥了这个冷酷无情的女人,然后再自我了断一命呜呼,就算杜婴宁死了,也要让她遗臭万年,彭若愚此刻那个恨啊,恨得两眼冒火牙根痒痒。

这是彭若愚本能的反应,也是第一反应,过激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冲动的错误的,这是彭若愚在经历过酸甜苦辣咸的生活之后悟出的深刻道理,冷静之后,他觉得自己太傻太痴太可笑。

男秘书和女行长双双殉情,同时死在女行长的办公室里,那绝对是明天的头版头条新闻,再加上那些小报记者添油加醋的丰富描写,写出的报道绝对刺激新鲜,轰动全国,他和杜婴宁一夜之间就成了名人,遗臭万年的名人,让杜婴宁遗臭万年的同时,自己难道不遗臭万年吗?

自己死也就死了,别说是遗臭万年,就算是遗臭亿年又如何呢?

可是,人活着不能太自私了,想想年过花甲的父母,想想翘首期盼的妹妹,留给他们的是惨重的打击彻骨的疼痛,他又有什么权利结束自己的性命呢!

痛定思痛之后,他从杜婴宁的办公室里摇摇晃晃走出来,他心里还残存着一线希望,希望那女人能瞬间再变得柔情蜜意能叫住他,只要她叫住他,他一定会痛哭流涕的趴在她怀里向她承认错误,并且彻底跟乔娜断绝关系,哪怕是赌咒发誓今后一辈子效忠她也是可以考虑的!

可那个可恶的、狠心的无情的女人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冷冰冰的眼神在他后脊梁上硬生生烙出来两个大坑,疼的直透骨髓,让他连路都走不稳了。

他失魂落魄的的从办公大楼走出来,亿阳早就从车里看到了,他从车里跳出来,迎着彭若愚跑过来。

“若愚哥,你怎么了?谈得怎么样?”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彭若愚仰头长叹,一副决绝的样子。

“若愚哥,到底怎么了?什么叫一切结束了?”

亿阳着急的扶着连路都走不稳彭若愚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要问了,以后你自会明白的!”

彭若愚说着摇摇晃晃向大门口走去。

“若愚哥,你等会,我送你!”

“你送我?你活烦了不要命了吗?杜婴宁那么残忍,你要敢送我,她还不废了你!”

彭若愚一把抓住要去开车的亿阳冷冷地说道。

“那好,我帮你叫辆出租车。”

亿阳搀着失魂落魄的彭若愚把他送到了大门口,正好门口过来一辆出租车,彭若愚摇摇晃晃地坐进去,对亿阳说道:

“亿阳,伺候那个女人你一定要倍加小心,她翻脸比翻书还快!”

“若愚哥,你喝多了,赶紧回家吧!”

亿阳从兜里掏出一百元大钞递给司机,无奈的摇了摇头,帮彭若愚关闭了车门。

就这样,彭若愚仿佛是被太上老君的金刚圈一下子打回原形的孙悟空一般,从他春天横空出世风光无限,到初秋时分被冷落彻底沉默,就跟一棵树上繁茂的叶子一般,一夜的寒风萧瑟,就把他所有的活力横扫一空了……

他这才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前段时间是多么的不成熟了!就那么一点小小的成就,就不可一世的样子招了所有人的嫉恨,嫉恨的结果差点招来杀身之祸。刚才,就在进去之前还想立即上班,一展大好年华,现在上班,一旦失势的事实被人看出来,顷刻间一定是会被踏上一百只脚,一辈子不能翻身了!

上班,成了他遥遥无期的梦想,下一步到哪里上班还能不能上班成了彭若愚的一块心病。

他此刻也才彻底明白了离开了杜婴宁,他始终都会是一个注定一辈子不发达的小瘪三,没人问津的小蝼蚁,仅此而已!

他曾经想试着去找叶雨馨帮忙,一想到那次海岛之行,一想到叶雨馨的变态折磨,他就胆战心惊,求她帮忙还不如自己慢慢遭受煎熬……

毕竟,杜婴宁仿佛也并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仅仅是不再理他了,房子给他租着,好吃的东西亿阳隔三差五的帮他送着,亿阳虽不清楚彭若愚和杜婴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时不时的在杜婴宁面前替彭若愚说好话,杜婴宁也没有过多表现出厌恶之情。

亿阳清楚,彭若愚的失宠绝对是暂时的,等过了这阵子,杜婴宁的气慢慢消了,她一定会去看彭若愚的,重新重用彭若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当亿阳把他知道的情况反馈给彭若愚的时候,彭若愚不太敢相信,因为那晚杜婴宁的冷酷无情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刻在了他的骨髓里。

他偷偷给乔娜打过电话,问过行里的人事变动情况,他不在的这几个月,人事变动很大,不过,他的办公室主任依旧是办公室主任,他的公务员也依旧是他的公务员,杜婴宁并没有找人代替他的位置,之所以把事情想那么糟,完全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

他现在已经不敢奢望杜婴宁能够原谅他,宠幸他了,而是但求自保就万事大吉了!战战兢兢在怡和嘉园待到到过年时分,还是没有什么被驱逐的迹象,他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乔娜那里,他已经彻底约她出来跟她说清楚了,在两人第一次吃西餐的地方,他痛定思痛般的说道:

“乔娜,你可能会很恨我这段日子对你的冷落,但你要明白,冷落你的同时,我的心也备受煎熬啊……但若愚哥是给不了你幸福的人,爱你,跟你在一起是对你极端的不负责,如果听任你越来越沉溺于跟我的恋爱中不能自拔,那我就太不是东西了!所以,有合适的你就好好谈恋爱,咱们俩……断了吧!”

乔娜同样经过这些日子的痛定思痛,彭若愚确实给不了她家给不了她幸福,也已经对这样的恋爱失去了狂热和耐心,抽抽泣泣地哭了一阵子也就罢了,两人终于也和平分手了。

分手后的彭若愚在街上看到乔娜,就再一次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章节目录

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宗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宗轼并收藏职场男纵横权利场:行长是个大美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