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借刀杀人4

    “于得水,你怎么知道那照片是我发的,我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你的照片本身就是我从别人手里买到的,你不知道你得罪谁了吗?他们这是借我的手来除你,你千万不要上当,你想想,千万别冲动。”眼下,冯佳慧也早就想好,她不能认帐,只有不认帐,才不用给于得水一个交待。

    “你少来,冯佳慧,如果说这事你不知道,那是谁干的?你告诉我!”于得水不在乎冯佳慧了,他必须找冯佳慧算帐。

    “得罪了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于得水,我说过了,不是我就不是我,如果是我做的,我也不会不认。我冯佳慧就是这样的人,说到做到,但没做的,我也绝对不认。你再不清楚,你问一下那个徐小燕?问问她得罪了谁!”冯佳慧不想再跟于得水理论,直接扣了电话。

    于得水没有想到冯佳慧竟然死活不认帐,那会是谁?不是她,还能是谁?他像条疯狗一样狂吼着。

    徐小燕?于得水想了想,觉得问题不是出在他身上,那会是谁?冯佳慧既然说不是,那就不是,这个女人,不是那种不仗义的人。于得水听说过冯佳慧很多故事。那会是谁?难道真的是徐小燕得罪了人?

    于得水绞尽脑汁,想来想去,他突然大脑里一闪,真有可能是徐小燕得罪了什么人,对,我还是要问她一下吧。

    想到这里,于得水用办公室电话打通了徐小燕的电话:“小燕,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我问过冯佳慧了,她没有发过照片。”

    “我,我,得水,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徐小燕没脸跟于得水说那个罗马列就是她以前的前男友。

    “徐小燕,我这里都想过了,没有人会找我的麻烦。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是针对你的,你得罪了什么人?快说?再不说,一切后果你都担着吧。”听到徐小燕闪烁其词,于得水有些恼火,看来,真是这个女人惹来的麻烦。他顿时后悔起来,他怎么这么倒霉,泡上这么个女人。

    “是这样,那个罗马列是我大学同学,你告诉我那事后,我打电话找过他。”听到于得水说的那么严肃,徐小燕哪敢再撒谎,只好老老实实,一五一实的吐出了实情。

    “你怎么对他说?”于得水要听到实话,他才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个女人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地祸害。

    “我找他让他删了,他不同意,后来,我们吵了起来,我就吓唬了他几句,说他敢跟你斗,到时候,让你收拾他。”徐小燕一想起罗马列来就恨得咬牙切齿。那个无情的男人,竟然这么的残忍,把她的照片放网上,现在她的手机都是找她问这事的短信和电话,她想关了,却怕于得水跟他联系,她只好打在震动上。

    “你,你这个贱女人,你真是害死我了,要不是你吓他,他能出此下策吗?是你,把他逼的无路可走,他才发的照片,好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从今天起,你给我闭上那张臭嘴。”于得水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个徐小燕跟冯佳慧手底下的那罗马列有过节,徐小燕竟然威胁他,唉,老天爷啊,我怎么会这么不张眼,跟这样的女人上了床?

    “得水,对不起,我知道是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去吓他,都是我的错,你快想想办法,你后台那么硬,还怕他一个小律师吗?”徐小燕仍然不知死活,她以为,这些事仍然无足轻重,于得水仍然长袖善舞,仍然可以捂得住,瞒天过海。

    “你给我滚!我不找你,不要给我打电话,记住了!你他娘的,活腻了干嘛拉着我跟你一起死,滚!”于得水一边狂吼着啪的一声扣了电话。

    扣了电话,于得水一听这事头就大了,怪不得冯佳慧说不知道,看来,她说的是真的。是她手下的罗马列遭到徐小燕的威胁了。这个女人,证据捏在别人手里,装孙子还来不及呢,竟然敢威胁别人,她这不是找死吗?这个蠢货!要不是她掺合,他就该拿到录相带了。

    冯佳慧根本不可能再留着他的东西威胁他,她只是要他放人,这些事,冯佳慧见得多了,在这个圈子里,从来没听人说过她这么无耻过。

    罗马列,你到底有多恨这个徐小燕,徐小燕到底说什么了,让你下此狠手,你和我没有深仇大恨,看来,你跟这个徐小燕定然是关系不一般,否则,一般的人不会这样做的。

    扣了电话,于得水再也坐不住了,怎么办,网上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删不掉了,现在,各大网络到处都是,都在转发。事态已然发酵了,相信,过不了多久,纪委和检察长王兴业就会来找他,那个王兴业早就想收拾他,他和另一个副检察长夏春林是一条线上的,王兴业当然不想让他于得水接这个检察长。

    这怎么办?

    只要不是纪委来人,就没有事,他就有办法蒙混过关,但愿不会引起纪委的反应,但愿,老天爷,救救我吧。于得水只好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忻祷着。

    现在这事闹得这么大,于得水知道像他这种情况,找谁都没有用了。这种包养小三的生活作风问题现在只要被人发到网上,就会被闹大,正好给了想收拾他的人一个恰当的机会,他想捂是捂不住了,唯有一点,就是赖,装糊涂,不承认,看他们能怎么着我。

    徐小燕不敢讲,我不说,他们又没有从床上抓个现形,录相能证明什么,只能证明我曾去过哪个酒店,根本就说明不了问题。

    于得水心一横,他想好了一切,这才站起了身。准备回家。

    正在这时,检察长王兴业带着另一个副检察长夏春林几个人走了进来:“于副检察长,有人从网上举报你有生活作风问题,网上反应很坏,我们必须马上作出解释。对于群众反应的情况,我们刚刚组织召开了党委会,从现在起,你先暂停手里的工作,把情况汇报一下吧。”

    “检察长,你们怎么只凭着网上有人ps的录相来污蔑我?这录相,是真是假还有待确认,我有什么好交待的?”于得水没有想到,王兴业和夏春林竟然闻风而动,他们竟会来得这么快。

    “于副检察长,这录相,我们也收到了一份,拍得清楚清楚,你要不要看看?”王兴业手里正拿着一份录相,向于得水晃了晃。那份录相里,两个人一起急急穿着衣服出门,在电梯里拥抱,在车里亲吻的全部镜头。王兴业和夏春林一拿到录相带,就立即召开了党委会。

    他们如果不立即作出快速反应,就会引起恶劣的社会影响。

    当然,夏春林因为于得水一直都压在他的头上正恼火着,既然有这么好的一次翻盘的机会,他当然不能放过。

    开完会,他们达成了共同意见,便立即来找于得水。

    “什么?不,不看了。”于得水看了一眼那录相,那录相带上的照片,肯定比网上的照片清楚,他当然不想再看。他知道完了,这一切,内部有人盯着他收拾他,想赖是赖不掉了。他们这些人,正等着这个机会收拾他,既然全国人都知道了,他们当然借机落井下石,绝不手软了。

    “于副检察长,这样,从现在起,你就在会议室写一下有关的情况吧,我们陪你,不要紧,有什么大不了的都可以跟组织讲吗嘛。如果真的是事出有因,是工作,我们都可以理解,但如果不是,真的是生活作风混乱,那样我们作为一级检察机关,不能纵容我们工作人员知法犯法,好了,走吧。”王兴业知道,他们如果不抓紧时间动手,于得水有可能就会消除罪证,只有把他看住了,才行。

    王兴业打着官腔,他的这一套,于得水很清楚,只是此时听到耳朵里,是那么的充满讽刺意味。以前,都是他哼哼着不三不四的说给别人听,今天是别人说给他听。

    “不用这样吗,我就在办公室写不行吗?”被人抓住了痛脚,于得水的气势立即萎顿了下来,但他仍然不想走出这间办公室,这是他的后方基地,这里的东西,他都还没有来得及清理。他刚才通知老婆处理财产的时候,他竟然把办公室给忘了。在他办公室的柜子里,他的小金库,还有两百多万,还有一些名贵的手饰,玉器,坏了,他怎么给忘了呢。

    “不行,你人交待清楚才行,办公室,暂时封存。”王兴业和夏春林对了个眼神,他不想离开办公室,那就说明,办公室里有什么不利于他的东西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既然这样,就更不能让他呆下去了,他们需要这些,需要将他真正定罪的东西。他平常的所作所为,太过张扬猖狂,在这个时候,却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

    “来啊,带于副检到办公室。我们必须在纪委调查之前,处理好一切,以免太被动。于副检察长,得罪了。”王兴业这只老狐狸微微一笑,看着于得水:“交待清楚就是了,没有什么事,对你也好,对我们大家也好,对咱们院也好。”

    身后的两名干警看了一眼于得水,跟于得水打了个敬礼:“于检,对不起,请到会议室吧。”

    “别拖,我自己来。”于得水不想因此而失了面子,反正钱和东西都锁在保险柜里,他们一时半会不敢乱动。

    “好啊,走,夏副检,咱们去陪着于副检去。”王兴业不敢离开,他知道于得水在这院里有不少人跟着他,他一离开,难保他会想办法逃走。

    “好啊,一起。我们有难同当,于副检,走吧。”夏春林早就看于得水不爽了,他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人,竟然爬到了他这个政法大学研究生的头上去,他算什么?他懂什么叫法律,要不是给领导开了几年车,把领导伺候舒服了,他能爬到现在?

    对于于得水的发家史,他们摸的很清楚,这样一个四六不分,什么都不懂的人,竟然当了检察长,就这样的人,真是丢中国检察官的脸!

    “哼。”于得水看着夏春林脸上那阴沉的笑,不由得气得两眼发花,这个人,平常总在他背后嘀嘀咕咕,说他这个不懂,那个不懂。现在,他们真的借此发威,对他下手了。

    几个人跟着于得水,慢慢悠悠到了会议室。

    于得水看到,他的办公室里,立即有几个人站在了门口,看管起来了。

    坏了,他们不会是想抢先下手吧。他心里抖了抖,他们真要抢下手,弄他的罪证,此时的他也毫无招架之力。

    到了会议室,王兴业和夏春林坐在一边,于得水只好坐了下来,门口已守上了人,他想跑,是跑不了的。

    怎么办?

    看来,他们想办了他,拿到证据,交给纪委。不,不能让他们这样干。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王检察长,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处置我,我还是一名人大代表,我是市委组织部任命的,你们无权这样做。”于得水急了。

    “做为一级党委,让你针对生活作风问题作出情况说明,是有权利的,于副检察长,快点写吧。”王兴业已拿到了录相带,证据确凿,他必须要把他拉下马去,这样的人,不能让他爬到他们的头上,那还不要了他们的命。

    “你,你们这样做,是违规。我要控告你们。”于得水一字不写,望着王兴业,怒吼了句,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了身。

    正在这时,王兴业的电话响了,王兴业看了看电话,忽地一下站起了身,是省高检察检察长纪文元的电话:“王兴业,你们哪里的于得水,这是在闹什么洋相?他娘的他玩个女人还玩到网上去了,不想活了吗?给我抓紧时间把情况弄清楚报上来,纪委已经发来通知,工作组明天就到市院,你们抓紧时间把情况查明,该处理的处理,别让纪委的人抓咱们的毛病,听到没有,别他娘的给我们检察系统丢人。”

    “纪委通知了,是,检察长,我明白,是,是。”王兴业从纪文元的口里听出了味道,这个纪文元也是对于得水不感冒的人。他这样讲,分明是让你自己立即出手,办了于得水。有了领导这话,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纪委的通知都到了,显然,是于得水在网上惹了众怒。

    于得水听到王兴业叫检察长,两只耳朵支愣愣地竖了起来,坏了,都惊动纪检了,完了。他不会替我说话的,当时,我就是为了躲他,才调到市院的,他当副检察长的时候,就跟老检察长不对头,现在,是不是要拿他开刀了。

    他当时还对苏浅浅的事打过招呼,可是,我一直再也没有跟他回过话,看来,他记恨我了。我直接跟林若兰联系上了,就没再给他汇报过情况。唉,于得水啊,看来,你真是脑袋让狗咬了,怎么会为了那个女人丢了这一切啊,真是不值得。

    “于副检察长,刚才省高检纪检察长打来电话,说接到纪委通知,让我们抓紧时把你的生活作风问题查实,到上面作出交待。就请你抓紧时间吧,我们来不及了,纪委的人一到,什么都没办法了。你看看,需要我们做什么工作帮你,尽管说,我们都会尽力的。毕竟,都是同事嘛。”王兴业不阴不阳的说了句,一边冷冷的看着于得水,让你横,让你张扬,怎么样?小子,你玩啊,终有一天,你玩死你自己。

    夏春林看了一眼王兴业,他既然敢这样说了,必定是纪委的真是下通知了:“王检,那样,于副检察长迟迟不交待,纪委的工作组一来,我们就被动了。”

    “是啊,于副检察,请您自己把握机会吧。”王兴业两眼冷冷的盯着于得水。

    听到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话,让于得水浑身冒汗,他知道,他完了,纪委的工作组一来,他就要被双规,现在,检察院的这些人这样看着他,他是没法脱身了。

    于得水只好拿起了笔,慢慢写了起来。

    可是,写什么,他不想承认,徐小燕已躲起来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她,他们想定他的罪,也要找到徐小燕才行。

    那我可不能再拖下去,拖到纪委的人来,到时候,就不是只交待生活作风的问题了。

    老子我不能拖下去,现在,你们最多以我生活作风有问题开了我,只要找不到徐小燕,查不到我的经济问题,你们就没办法对我,老子手里的一千多万,也足够这辈子吃的了,当这个**官,老子也捞得差不多了。

    权衡了一番过后,于得水打准了注意,咬了咬牙,既然如此,那就放弃这个官位,才能逃了一命。否则,纪委一来,就会全面清查他的所有问题,到时候,面临他的就是双开,清查经济帐目。

    “我,我写,就是了。”于得水叹了口气,现在,他只求一个处分,警告也罢,降职也好,大不了开除公职,只要自己的钱能留下来就行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别的,他没办法计较了。都是他妈的徐小燕这个贱女人,葬送了老子的前途,以后,我会好好找你算帐的。

    看到于得水认输,王兴业和夏春林相视一笑,早就知道这小子怂,但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认罪了。呵呵。

    ***

    冯佳慧扣了于得水的电话,就给罗马列打通了电话:“罗马列,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你的事咱们要好好谈谈。”

    “好,冯总,我也正好有话要跟您说。马上。”罗马列要走,走之前要跟冯佳慧告个别,现在,他已对江南毫无留恋了。

    把徐小燕打进地狱的同时,他也深深地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恶心,对徐小燕来说,他这样做,确实有些太绝情了。虽然,他那么痛恨这个女人,但对于自己,他也无法原谅,但这一切,都是被逼无奈,他要活,他要活下来,他没办法。

    “好,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冯佳慧必须要跟罗马列好好谈谈,她要告诉他,他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江南,不要在江南混了,这里的人都会躲着他的,没有人再跟他这样危险的人打交道。

    “嗯,一会儿。”罗马列知道冯佳慧叫他是为了什么,她肯定不会再收留他了,于得水的案子,躲在背后的他,肯定会被人挖出。,那样,他在律师圈里是没法再混的,这个司法口太小,没有哪个人敢再跟他深交,失去了朋友圈子,你一个人在律师口是很难混下去的。

    冯佳慧的酒也清醒了许多,在于得水打电话找她的时候,她就清醒了。

    网上很多人在猜测,于得水的事情被人曝光,必定是苏浅浅家人为了救苏浅浅,对审查苏浅浅的于得水进行报复引起的。

    这真是风欲静而树不止,现在,这情况出现的这么巧,肯定会有人这样想。也难怪陈亦然和苏浅浅会紧张。

    冯佳慧叹了口气。

    她先给陈亦然回了电话:“陈亦然,那个录相是罗马列发的,中间有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我问清楚了再告诉你们。让苏浅浅不用紧张,跟她没有关系,不用担心。”

    冯佳慧气的要命,她刚要脱身,现在,罗马列却又把她搅了进来,她想躲都躲不了,罗马列啊罗马列,我真是错信了你。

    “罗马列,他为什么这样做?你是不是因为手里捏着于得水的录相,他才这么快把浅浅放出来的?”陈亦然听到这里,隐隐猜到了些,否则,不会这么巧,否则,林若兰肯定还会拖下去。

    “是,陈亦然,为了帮你,我无所不用其极,你满意了吗?为了你,我什么手段都用了。但是,我和于得水都说好了,到时候把录相换给他。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罗马列竟然把他给曝了光,不知道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竟然让罗马列下此狠手。一会儿,他来了,我问一下,会给你们一个交待。”冯佳慧知道,罗马列故意发在苏浅浅的微博上,很明显,他是想借刀杀人,她得给苏浅浅一个说法,否则,她还会以为是她做的手脚。

    “好,我知道了,我会告诉浅浅的。”陈亦然没有想到罗马列竟然会阴冯佳慧一刀,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看那个罗马列,是很沉稳的一个人,应该不是一时冲动,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罗马列?怎么会?”苏浅浅听了也是大吃一惊:“难道,他是替我打不抱平?可是,我都出来了,他这样做,让冯佳慧很难交待。不过,像这样的检察官的恶行就应该曝他的光,换了我也要这么做,我支持罗马列。”

    “你就是不长脑子,你知道吗,冯佳慧为了救你出来,肯定跟他有什么交易,你就不担心再把冯佳慧牵扯出来?苏浅浅,你不觉得冯佳慧在你的事上,做的问心无愧吗?”陈亦然最看不得苏浅浅的正义感了,在外养女人的男人多了去了,他也跟人那样过,如果被人曝了光,他也不完了。现在,像罗马列这样处理,显然是没有考虑到冯佳慧难处。

    “我知道,冯佳慧是为了救我做了很多,但是那也不能说罗马列曝光那个于得水就错了,像这样的人,曝他是对的。至于说没考虑到冯佳慧,这样做,当然也有不合适的地方,我也没有说不是,你为什么这么着急?一说到冯佳慧你就忍不住了,陈亦然,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我不会拦着你,真的。”

    “你,你胡说什么,简直不可理喻,我有什么想法?”陈亦然意识到苏浅浅若有所指,气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苏浅浅,你有病,我不跟你计较。就这样,冯佳慧打电话来,那照片是罗马列发的。她问清楚了,再给你一个交待,虽然是发在你的微博上,我也想过了,就是发在这上面,又不是你发的,跟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在外养小三,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坏人做了坏事,曝他的光就成坏人了吗?什么理论?”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到罗马列竟然会有这么精彩的一手,她暗地里真的为他喝彩,这个社会就是敢说敢做敢较真的人太少了。

    “我发现,我跟你现在真的是无法交流,苏浅浅,现在不是曝他的光对不对的问题,而是担心,冯佳慧会因此受什么牵连,毕竟,她为了救你,用了很多违法的手段。”如果猜的没错,这都是冯佳慧违法拍摄的。陈亦然隐隐担心起冯佳慧来。

    “知道,我知道,你担心冯佳慧,我也担心冯佳慧,陈亦然,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你尽管提,我都答应。”苏浅浅看到陈亦然替冯佳慧着急的样子,心里痛的不得了:“我知道,发在我的微博上,跟我是没有关系,不知道的人,反正都以为是我干的,知道的人,也知道我没有这时间。”

    “浅浅,你别说了,你先好好休息吧,养好身体再说。”陈亦然看到她的手在微微的抖,有些害怕起来。他现在不能和她争,她的情绪很容易激动。冯佳慧啊,希望你没有落下什么把柄在于得水手里,否则就坏了,别是苏浅浅出来,你又进去,真要这样,我可怎么对得起你?

    “你那么担心她?陈亦然,你是不是在恨我,是不是因为救我,而把她牵连进去,你在恨我?”苏浅浅呆呆的看着陈亦然,他的心里竟然那么担心冯佳慧会出事,能说他心里没有冯佳慧吗?他和她两个人在一起,救她出来,不就是为了让她好放手,感动她,成全他们的吗?

    陈亦然,你是不是答应了冯佳慧,只要把我救出来,你们就可以重新再来,你们就不欠我什么了,这样,就不怕外人说你们什么了。如果是这样,就快点吧,别让我这样整天等着,你说吧。

    苏浅浅心里痛的,绞在一起,她是欠了他们的,如果这样,她可以放弃,可以放弃,毕竟她对不起他,毕竟她有错在身,她对不起孩子,对不起陈亦然,如果那样,可以让陈亦然好受一些,她愿意放弃。

    “没有,我只是不想她出意外,毕竟,她为了救你,为我做了太多了。”陈亦然被苏浅浅眼睛里的东西刺痛了,她的眼神里写满了怀疑,难道她又怀疑他跟冯佳慧吗?这个笨女人,不是早就告诉她了吗,他不会再找冯佳慧,因为救她,再跟冯佳慧联系的。

    苏浅浅淡淡的一笑:“你的脸上写满了担心,陈亦然,我知道,我欠你们俩个很多,如果让我让步,我成全你们,可以了,你不用再这样来折磨我,我成全你们,那样就两不相欠了。”

    苏浅浅的话像一把刀一样捅向陈亦然,陈亦然晃了晃身子,差点没有站住,她竟然这样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脑袋坏了吗?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让你成全我们了?我折磨你,浅浅,你这是想干什么?你乱说什么?你乱想些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跟冯佳慧再发生什么?你别这样伤我,你别这样伤我好吗?”陈亦然气得是浑身打着哆嗦,望着苏浅浅,这个女人,怪不得从她回来,看到自己就那种眼光,原来,她是想把自己让出去,让给冯佳慧!这个可恶的女人,她的脑袋里净想些什么?竟然想把我扔了,来回报我和冯佳慧,竟然还说什么两不相欠!

    “我没有胡说,陈亦然,我知道,我能出来,全是你和冯佳慧救的我,我也看得出来,你仍然爱着她。她也那么爱你,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们,这样,我真的不欠你们的了。”苏浅浅低声叹着,慢慢的说着,她不敢看陈亦然怒火喷涌的眼睛,他为什么还这么生气,她都决定成全他们两个了,难道他还满意不开心吗?因为我给你戴了绿帽子,既然你都想离婚了,那就好聚好散吧。反正我已经出来了,你就说了吧,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这样,长痛不如短痛。

    “你,你,你是想气死我,你……。”陈亦然被苏浅浅的话气得,差点没噎死,他手指着苏浅浅,狠不得给她两耳光,让她清醒一些,她是不是傻了,她是不是糊涂了,她怎么会说出这么可笑的话来!

    “我从来没有想气你,我在里面就想好了,只要你们俩个需要,我立即退出,绝不再挡你们的路。陈亦然,感谢你和她把我救出来,没有扔下我,我已经很感激了。现在,我也知道我欠你们的……我做错了,背叛了你,你,我知道,你……你不会再原谅我的……所以,你离开我,是迟早的事,我不想再让你难受,再让你痛苦,我知道你很累。为了我,你受了很多委屈,我只求你,把孩子给我,让孩子跟我一起过,行吗?陈亦然?”苏浅浅再也忍不住了,他不讲,她要说,再不说出来,她会被憋死的。

    乐乐和姥姥在院子下面玩,她正好和陈亦然好好谈谈,这样生活在一起,她看着陈亦然那张清冷的脸就害怕,她受不了这种压力,与其这样,不如分开——离婚,也许,对两个人都有好处。

    只是,那样苦了孩子了。可是,她只能如此,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原谅出轨的老婆,没有哪个男人会有那么大的肚量。她清楚,之前她是不想活了,想报复杜子凌,现在,这一切,都是自己作的孽,活该遭报应。

    “浅浅,你为什么要离婚,你是不是早就盼着要离婚,去跟杜子凌,我告诉你,你作梦,我就是死也不会成全你们俩个,就是死,也不会放你走,你就做梦吧!”听到这里,陈亦然跑哮着大叫了声,手指着苏浅浅:“我救你回来,不是要跟你离婚,是因为,乐乐需要一个妈妈,需要一个家。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想?竟然要跟我离婚,苏浅浅,你给我听好了,你想离婚,让我成全你和杜子凌才是真的吧?”

    “不,不是,我跟杜子凌早就了断了,不是你说的这样。”苏浅浅一听到陈亦然提杜子凌,心里的痛又被掀了起来: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我们早就断了,早就是路人了,早就各奔东西了,早就什么也不是了。更何况,现在杜子凌自己也放弃了,他自己也留言说,再也不纠缠我了。这个男人知道因为他,林若兰对付我,他知道他对不起我,所以放弃了对我的感情。现在,我不用再担心他还对我有想法了,我和他彻底了断了,我又怎么可能去找杜子凌,怎么可能跟杜子凌?

    \\

章节目录

女处长的非常婚姻:绝色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安亦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亦然并收藏女处长的非常婚姻:绝色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