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不定,邵勇这是在拿钱试探我,也是在试探我们公司无论他是出于真心想用钱来收买我,还是用钱来试探我也好,我都不能收下这钱。

    “邵总,你这是?”

    “兄弟,希望你多多的关照一下,如果我们合作成功了,邵哥不会忘了你的照顾。”

    “邵总,如果你真想跟我们公司合作,你就把这钱收起来。我跑到上海来和你们公司洽谈合作的事情,是想找一家有实力,管理规范的公司合作,而不是为了跑这么远来要你的回扣。我们安雅尔公司有明确规定,公司任何人员不能接收客户的好处费,我今天要是收下了这笔钱,那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也是我对公司的出卖。我希望邵总能尊重我们彼此的合作,不要让我们的合作变了一个铜臭味。”

    “好,我听安总吩咐,马上收起来,绝不再提这件事情。你说得对,我们应该用实力和诚心来达成这次的合作。来,安总,感谢你的支持和信任,干杯。”

    其他几个人只在忙着唱歌喝酒,并没有注意到我和邵勇之间进行的这一场不干净的交易。邵勇把钱收回了包里,我们就当刚才那一幕没有发生过。

    邵勇对我特别的感激,也对我有了更多的欣赏,他跟我喝了几杯以后,又将他的下属叫过来,陪我喝酒。

    白颜担心我喝醉了,赶紧放下手中的话筒,过来夺过了我手中的杯子。

    “邵总,如果你今天晚上把安夏灌醉了,明天你们怎么谈生意啊。他的酒量很差劲,再喝下去的话,肯定会醉倒在这包间里。”

    杨珊正在敬我喝酒,看到我手中的杯子被白颜夺了过去,开始不满意了。

    “颜颜,你对你们家安总也太好了吧,酒都不让他喝。我们今天晚上高兴,是不是给他放松一点空间呢。我看,安总是还能喝的,他还没有醉呢。”

    “喝醉了怎么办,让他睡这里?”

    “你放心吧,我看安总的酒量大着呢,就算是喝醉了,我们也会把他送回宾馆去休息。”

    白颜拧我的手,问我。

    “安夏,你还能喝吗?”

    我已经喝得有了几分醉意,要是再被他们这样劝喝下去,很有可能就喝醉。白颜心里也清楚,像这样几个人来轮番的劝我喝酒,我很快就会被他们灌醉,这就是白颜最担心的。

    但在客户面前,这是双方在谈判合作,如果我坚持着不喝,会让对方觉得我对他们不尊重。更会认为我这人做人很假,不好交往。

    为了消除客户对我的顾虑,认为我没有故意摆架子的意思,我决定今天晚上放开性子,把这场酒喝下去。哪怕就是喝得醉倒在现场里,一会儿被他们架回宾馆里去,我也得去喝。

    白颜拽着我的胳膊,不想让我继续这样跟他们喝下去。我能理解她的心情,白颜是在为我好,一个心疼我的女人。

    我安慰着她。

    “y头,我没事的,不会喝醉。你去唱歌吧,我会注意。”

    “你自己警醒一点,别只顾着男人的性子,忘记了自己的身体。”

    “没事,麻烦给我把电话放你包里面,等会儿喝糊涂了,不小心把电话弄掉了。”

    我把电话交给白颜,提了胆子,端着酒杯,开始主动去陪他们喝酒。邵总仿佛看到了我爽快的一面,也放开了性子,跟我哥们相称起来,我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在这一杯接着一杯的酒里,走得更亲近一些。

    邵总攀着我的肩膀,拉着我一起高歌,整个包间里,一首青藏高原唱得高昂**。

    在这酒杯里,我们之间不再是初次见面一样的拘谨,更少了生意场上谈判时刻的约束。歌声中,酒杯中,大家都尽情的高兴着,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但这样的放松,我喝下去的酒越来越多,他们三人为了表示对我的热情和照顾周到,用各种方式来劝我喝酒。直到,我喝得晕倒在白颜的身上。

    脑子里昏沉沉的,知觉有些迷糊,刚好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我脑子里都模糊了起来。

    我想不清楚是谁把我送到了宾馆里,半夜醒来的时候,床上只躺着我一个人。旁边的柜子上,放了一瓶盖子已经拧开了的矿泉水,我的手机也关机,就放在一边上。

    手机下面压了一张纸条,我打开床头,纸条原来是白颜留下来的。

    “安夏,你喝得有点醉了,我和杨珊把你送回了宾馆。你要是口渴了,旁边给你准备好了水。明天早晨我还有培训,无法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了,喝醉酒,睡一觉就没事了。宾馆里有牛奶,面包,你要是醒来饿了,就先吃一点东西,心里会好受一点。明天你把事情办完了,给我打电话,我明天培训的时间有点长,是最后一天培训了。祝你晚安,醉得像一头猪。”

    我看着白颜为我留下的字条,疼惜地笑了一下。想到白颜对我的关心,她越是这样对我好,我的心里就觉得对她是越亏欠。

    有时候,我想说她傻,傻傻地等待一份没有结果的爱情可是,我在爱着苏雅,情况不就和白颜一样吗,我不也是在傻傻地爱着一个女人,爱得对她舍不得一刻的分离。

    爱情就是这么折磨人,越是艰难的爱情,就越是想去珍惜,去拥有。这就是为什么在爱的过程中,有人会被爱刺伤得满脸泪痕,痛苦的活在灰暗的人生里。

    白颜的心里,原来是时刻都在牵挂着我的。y头,你真傻,你应该属于可以给你幸福的人,应该有一个比我更关心你的人,留在你的身边。

    可你呢,却傻傻地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我还给你增添这么多的麻烦。你说,是因为你爱我,你可以在这爱中,找到爱的快乐。我不相信,你明知道自己的爱,没有结局,你会快乐吗?

    要是你不开心了,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多心疼吗。那都是因为我,是因为我让你不快乐的,是我的爱让你的心里多了一种忧郁的神情。你本应该是快乐的精灵,谁知道你却撞进了我的世界,我想给你更多的快乐,但不知道,你是否就真的会快乐。

    我看着这张浓缩着爱意的纸条,不忍心就这样将它扔掉。

    白颜对我的情,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方式,去回报她的无私付出。尽管平时生活中她就像一个顽皮的精灵,故意的给我生活中带来一点小麻烦和小生气,但她的心里,原来是这样的心疼我。把我在当成她的爱人那样,去在乎着。

    她对我的爱,没有回报,只愿意在这默默的关爱中付出。

    记得我认识苏雅的时候,在她还没有同意做我爱人的时候,我对她的爱,也是这样在默默的守候着,期待着。我等来了苏雅对我的认可,等来了我想要的苏雅,她首次承认了做我的女人。但爱我的白颜呢,她能等来什么,我能给她什么呢。我真希望在这个城市中,给白颜找到一份更适合她的爱情,那个男人,爱白颜胜过我爱苏雅,他愿意把白颜当成他生命中的一切。

    有一个这样爱她的人,我相信白颜会走出对我的情感,去拥有属于她的那份有承诺的爱。

    我迷醉在苏雅和白颜的爱意中,无限的幸福。一边对苏雅的思念和牵挂,一边是对白颜的关爱。我只想在我的情意里,她们两个都过得快乐,都会在生活中因为有我的存在而幸福。

    特别是白颜,真希望方小兵对她的真爱,她能够从方小兵的关心中,感受得到。

    我想把白颜介绍给方小兵,是因为看到方小兵是一个比我更优秀的男孩子,更重要的,我知道方小兵是真心的喜欢上了白颜。真心爱一个人,就一定能够给这个人幸福。白颜如果被方小兵爱上,我相信她会幸福的,至少,比她爱我幸福。

    早晨醒来,已经是九点,可能是邵勇知道我昨天晚上喝得比较多,他没有过早就派人来宾馆接我。我打开手机,有两条信息,一条是苏雅发过来的。

    “昨天晚上喝醉了,有美女照顾着,舒服吧?有了美女在身边,都不给姐打电话,姐可要生气了。”

    另一个短信息是白颜发过来的。

    “你还在睡觉吧,我也喝得有点醉,早晨起来的时候,浑身没劲。但今天很早就要开始培训,我只得坚持着起床。看样子,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睡觉呢。”

    看了苏雅的短信以后,我有点担心,苏雅这话是什么意思。说什么美女照顾,她给我打过电话吗,是被白颜接了?如果真是那样,苏雅肯定会误会。

    该怎么办呢,我应该怎么给苏雅解释。

    我给苏雅回了一个信息过去,先试探一下苏雅的口气,看她是不是真知道了我在这边的事情。

    “姐,我昨天晚上喝醉了,被他们公司的人送回了宾馆。你说的有美女照顾我,除了你会照顾我,谁还会来照我啊。”

    “昨天晚上不是有美女照顾你吗,你真会享受啊。好好的把工作办好,别只顾着自己高兴,忘了正经事情。”

    “姐,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一点都没有记忆呢。”

    “先做好工作,昨天晚上的事情,等你回来再说。”

    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好像苏雅对我有了什么误会。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呢,苏雅说得对,先把这边的工作处理完成,有什么误会,也要等回到滨州以后才能解决。如果到这边做了让苏雅误会的事情,工作又没有做好的话,我怎么回去跟苏雅交待,到那时,恐怕就不是苏雅误会我那么简单,她会对我这个人彻底的失望,对我失去原本的所有信任。

    头天夜里喝醉了酒,早晨醒来以后,胃里真是难受,闷闷的发慌。还好宾馆里有一些简单的小吃,是白颜的纸条留言上提醒了我。

    邵勇在十点钟的时候,打来电话,派车来宾馆接了我。

    我在他们公司车子来之前,简短地在宾馆里提炼了几条一会儿要洽谈的内容,以防备一会儿在洽谈中忘记了重点。

    怎么样的合作方式,对方对我们负责生产的产品质量要求,资金回笼情况,品牌宣传出来以后形成的潜在价值分配。如果出现了不可预期的市场风险,由哪一方承担生产出来的产品销售不出去的风险。以上问题,都是需要双方达成一致的共识。

    品牌的共同宣传上,那家公司的品牌作为宣传的重点。

    今天的这个洽谈会是比昨天要重要得多,因为今天要谈及到的,都是关系到一些实际的利益。风险和机会的双重性,那些风险的存在,属于哪一方来承担。

    张经理把我从宾馆接到他们公司的时候,邵总和公司的其他几个领导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我。当我走进会议室,邵勇过来关心了一下我昨天夜里的情况,问我今天的身体有没有不舒适的地方。

    有了昨天晚上的唱歌,聊天相处,我们之间的感觉亲近了许多。似乎,这已经不是我们的第一次商业合作,而是和老客户之间的一次合作交流。

    我们采用了商业辩论的方式,双方提出了合作的前提,如果在某一个问题上出现了分歧的时候,我们再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协商。

    针对他们公司贴标,进行产品品牌推广销售,我同意他们公司推广属于自己公司的品牌。但在所有生产产品的包装上面,都必须有我们公司生产的标识。

    上海航运贸易公司对我提出的这个品牌宣传合作上,并没有出现多大的问题。我想,他们公司也希望上面能留有我们公司的商标品牌,这样,在质量方面,会让他们更加放心。他们相信,只要产品上也印上了我们安雅尔公司的品牌商标,我们公司就不会在产品质量上马虎。要是出了问题,这也是在我们自己砸自己的脚。

    邵勇是一个聪明人,这看似对他们公司不利,自己花钱宣传推广,还在帮着别的公司打广告宣传。但他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不一样,邵勇想的,是把两家公司拴在一起,共同承担风险。而我想希望打上我们公司的商标品牌,只是为了借助这样一个渠道,来加大我们公司品牌的推广。尽管我们各自的需求不一样,但对彼此都有好处,就一点上面,邵勇同意了我的方案。但在出现市场不可抗拒的外在风险中存在的情况,比如整个市场经济的不景气,或者出现其他的特别原因,在这些环境中造成了销售不顺利的情况,在这里面的风险承担问题,我们出现了分歧。我的方案中,既然是上海航运贸易公司按营销计划方案知会我们公司订单生产,生产出来的产品就已经属于上海航运公司,我们安雅尔公司只承担产品质量造成的风险以外,不应该在对产品的市场风险承担责任。

    可是,上海航运公司对我提出的这个方案,并不认可,他们觉得是我在完全的推卸市场上存在的潜在风险问题。邵勇说,一个产品进入市场,就会存在着各种风险系数,作为双方是合作关系,安雅尔公司也应该承担一部分市场中出现的不可预知的风险。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共同协商,我提出另一个解决方案,但这个方案能否通过,还等我回到公司以后,由公司讨论通过。解决这个市场风险问题上,如果真出现了不可预期的市场整体衰退等情况,安雅尔公司愿意承担百分之二十的成品退货,也就是说,安雅尔公司将会承担市场中出现的百分之二十的风险保证。

    上海航运公司在向我公司提交了产品生产计划以后,按照预定生产的数量,上海航运公司必须向安雅尔公司支付产品最基本的成本费。如果安雅尔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找借口不要,安雅尔公司有权不退还预定费用,作为对安雅尔公司的损失补偿。

    邵勇提到产品质量风险保证问题,我的方案就是在每销售一款产品中,提取百分之十的销售额,作为我们产品的质量风险保证金。要是我们公司的产品因为质量问题给他们公司造成了损失,上海航运公司可以用扣除的这一部分质量保证金作为补偿。

    几个主要风险问题得到了解决,接下来,就是一些合作的细节问题。我们经过交流,相互的交换了彼此的意见,能现场接受的,就定义通过。如果某一个款项不能达成协议的,列为商议的范围。

    由于这次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利益,我们的洽谈会议并没有出现多大的阻碍。对邵勇公司来说,是找到了一家有品牌背景的生产商,可以帮助他们打开销路。对我们来说,跟上海航运公司合作,相当于是我们公司另外组建了一个销售团队,专一针对某一品牌的销售团队。这样的合作,如果合作顺利的话,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今天的这个商议会,从上午交流到下午。可能是我们公司掌握着主动权,对我来说,这次的商议谈判,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困难。

    基本上,他们公司都满足了我事先预想好的条件,只是作了一些简单的调整。

    邵勇对我的爽快和处理工作上的理性,表示很欣赏。

    商议会议完成了,我总算是缓了一口气,这次到上海来,是带着很艰巨的工作过来的。在来之前,我没有想到这次的合作谈判,会进行得如此的顺利。

    邵总走到我的身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安总,谢谢,感谢你给我们彼此一个合作的机会。”

    “邵总,我也要谢谢你啊,也感谢你对我们公司产品的信任,对我们公司的发展前景信任。如果没有你对我们公司各方面的认可,我想,我们也不会达成双方都比较满意的协议。”

    “安总这话说得对,合作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了。既然安总信任我们公司,确定和我们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我会用时间来证明,你对我们这次的合作,一定不会后悔。”

    “邵总,你说的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你选择跟我们公司合作开发产品,我也给你一个承诺,你跟我们公司的合作,时间会证明,你的选择是很有前瞻性,有眼光的一次选择。”

    “希望我们都能让对方满意,这是我们都期待的。”

    “邵总,等签订正式合作协议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到我们滨州,到我们公司再考察一次。等你完全对我们公司有了了解,对我们的管理模式达到了认可,正式协议再签也不迟。这是一个长期的合作过程,我想我们双方都应该对彼此有更深入的了解。”

    “安总,我正有此意。等你回去以后,你们公司开会商议通过了我们的初步协议,我再带人一起到你们公司来参观,确定合作事宜。”

    “好,我一定在滨州等候你的光临。我来上海的时候也办得差不多了,明天就想回滨州,再次的感谢邵总的热情款待。”

    “那我安排公司的人给你预订好机票?”

    “邵总,这事你就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下来安排。”

    “这怎么成,我马上就让公司安排。”

    “真的不用了,颜颜要和我一起回去,她们好像是今天也培训完了。她会帮我顶好机票,挺方便的。”

    邵勇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四点钟,我让张经理送你回宾馆先休息一会儿,晚上我陪你吃饭。”

    “邵总,吃饭可以,但酒就不能再喝了。如果再喝酒,我回去肯定要被苏总责骂。”

    “晚上就不喝酒,我带你去吃炖汤,养养胃。”

    “这样好,我喜欢这种轻松的生活。”

    白颜帮我一起订了机票,第二天早晨八点,邵勇派车将我送到了机场,白颜和她的同事一起,我们在机场大厅会合。在这回程的路上,我还在为苏雅昨天晚上发的这个信息感到有些不安,不明白苏雅为什么会发这个信息。

    不会是苏雅昨天晚上给我打过电话,被白颜接了吧。让苏雅误会,我的宾馆里有其他的女人。

    我想问问白颜,弄清楚一下事情真相。要是回去以后,苏雅追问起来,我也好给她交待。

    白颜的位置就坐在我的旁边,前面一排是她的两个同事。空姐都是那样的漂亮,身材一流,这两个同事我都没有见过,白颜还是把我介绍给了她们。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白颜,她正闭着眼睛,休养心神。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的原因,白颜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这几天的培训,真把白颜累着了。

    看到她疲倦的样子,我又不忍心去打扰她。

    管他的,先回去再说,如果苏雅真问起来,我就老实说明情况,反正我也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就算她知道了白颜也到了上海,那也只是巧合,并不是我到了上海,白颜也到了上海,会把我和白颜联系在一块去。

    事实上,结果比我想想的还要糟糕,苏雅真误会了我在外面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我回到公司以后,稍稍的休息了一下,就去了苏雅的办公室,向她汇报这次到上海的工作情况。

    走进苏雅的办公室,我就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苏雅看我的表情有些严肃了。按理说,我们几天的分离,她会很想念我,很渴望我回到她的身边。但当我回到她的身边的时候,苏雅表现出来的是十分冷静,没有我期望的那种热情和强烈的爱欲。

    “姐,我回来了。”

    这些天来,我好想念她,想时刻回到她的身边。这会儿,如果不是在办公室里,我真想奔过去,将我爱的这个女人拥抱在怀里,告诉她,我好想念她了。

    “坐吧,累着了啊。”

    苏雅一板正经地对我说,语气中少了很多的关爱。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了我们之间突然增加了一些距离。要是在这几天以前,苏雅说话的口气不会是这样,她会心疼地关心着我这几天的生活,会用无限的爱意,来关心着我。但没有,苏雅没有用这样的情意来关心我,她只是以领导的口味,让我在她的对面坐下。

    等我坐下以后,苏雅又才问道。

    “怎么样?工作办得还顺利吧?”

    “还行,我不会让姐失望的。”我拿出双方约定的一些简单协议,递给苏雅,并跟苏雅汇报了这两天和上海航运贸易公司合作洽谈的情况。

    苏雅等我汇报完了以后,自己粗略的看了一下资料。

    “安夏,辛苦你了。”

    “姐,你怎么啦?不高兴?”

    “没什么,你先回办公室去吧,我看看你这次的工作情况。下班后陪我一起吃饭,我有事情跟你谈。”

    “姐,你到底怎么啦?心情不好?

章节目录

开宝马的弃妇:我的美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雨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阳并收藏开宝马的弃妇:我的美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