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命运多舛(三)

    刘洋道:“爷爷,你可不能蛮不讲理啊!这要是丁当不愿意,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丁不三道:“我怎么就蛮不讲理了。要是阿当不喜欢你,那就足以证明你不够优秀。既然不够优秀,你就没有资格喝爷爷的酒。既然没有资格,我不杀你,岂不坏了爷爷的名头。”

    刘洋微微一怔,满脑子的糊涂。心想:“我何时跟他喝过酒。”于是道:“爷爷,说话可得凭良心,我刘洋自问好酒,可我依稀记得我没有跟爷爷喝过酒。”对于昨晚的事情,这家伙可真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丁不三道:“废话,你当然没有跟我喝过酒了。只是可惜我那一坛上好的‘玄冰碧火洒’就这样没了。哎……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若不是念在阿当的份上,我现在就一掌劈了你,来做下酒菜。”丁不三话音未落,竖起手中的烟袋作势要打刘洋。刘洋猛然一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几步。

    这时,刘洋才幡然醒悟。原来昨晚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喝了丁不三的‘玄冰碧火洒’。难怪早晨醒来,感觉自己的身体有所不对劲,原来在自己昏睡期间,竟然给丁当那小丫头给灌醉了。可转眼一想,又觉得丁当把他给坑苦了。这家伙,此时想来,竟然将丁当的好心当真驴肝肺,当真是一个超现实的家伙。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片树林关,刘洋的头突然被人砸了一下,抬起头来,却见丁当悠闲的坐在一颗树上,一双玉足自然的摇摆着。可是,刘洋见到她,一时间却高兴不起来。心想要是丁当不愿嫁给自己,也不知道丁不三这个老家伙会怎样对付自己。此时见到丁当,不自觉的有些危机感。

    丁不三见到丁当也是一喜,可转眼见丁当手中空无一物,便有些不悦。向丁当问道:“丫头,爷爷叫你买的酒呢?”丁当白了一眼丁不三,撇着小嘴,有些不高兴的道:“没了……”说着,丁当摊开两只手,示意自己手中没酒。

    丁不三道:“没了,怎么就没了你,你这死丫头,有了情郎,就将你的爷爷抛到脑后了,你也太让爷爷伤心了。”丁当也毫不示弱的反驳回去,道:“你活该,谁……谁叫你欺负刘大哥。”丁当这话冲口而出,可是说出后,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瞧了一眼丁不三身后的刘洋,心里懊悔不已,心想我怎么这么敏感。想到这里,心跳不由得加速。

    丁不三道:“我什么时候欺负这臭小子了,他喝了我的酒,我没要了他的小命,就算对得起他了。”丁当冷哼一声,说道:“我不管了,反正你就是不能欺负他。”都说跟女人讲理,越讲越没理,更何况是性格火辣的丁当。

    丁不三无言以对,转过身来,向刘洋问道:“臭小子,你说,我有没有欺负你。”刘洋心想你何止欺负我,我的小命此时还在你的掌控之中,不过转眼一想,又觉得有些好笑,心道:“不可一世的丁不三,原来也有属于他的克星啊。”不过这样的想法,刘洋也只能留在心里,表面还是装出挺配合丁不三,笑嘻嘻的道:“爷爷怎么会欺负我,爷爷可是武林前辈,我只不过是无名小卒,爷爷要是欺负我,传到江湖上,岂不是贻笑大方。”

    丁不三心想:“好小子,竟然跟我玩弯弯绕。”丁不三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面对自己的孙女,他也表现得有些大度。笑道:“是啊,爷爷岂会跟这臭小子一般见识。”

    听丁不三这么一说,丁当一颗芳心顿时宽慰了许多,一直她都担心,爷爷会对自己的情郎不利,眼下看来,一时半会,爷爷还不至于对自己的爱郎痛下杀手。于是,丁当手指一弹,一颗石子,嗤的一声,飞射了出去。切断树上一根绳子,一坛好酒坠落了下去。丁当身子前倾,一个翻身将酒坛抱在怀中,身子轻盈的落了下去。她将酒封打开,酒的香气渗透了出来,顿时整个树林里酒香四溢,丁不三用鼻子闻了闻漂浮在空气中的美酒,不由得赞道:“好酒,真是我的宝贝孙女,给爷爷找了这么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刘洋也闻到酒香,不由得暗想:“这酒可真香。”

    丁当上前走了几步,笑道:“爷爷,这可是上好的三十年女儿红,用来赔你的那一坛‘玄冰碧火洒’应该可以吧。”丁不三一愣,摆了摆手,说道:“就知道你没有按好心,就凭你这一坛酒,就像收买了你爷爷,你也太小看我丁不三了,不成,不成。”

    丁当也知道,仅凭一坛上好的酒,那是不能打动自己的爷爷的。于是道:“爷爷,不如这样,你把配置‘玄冰碧火洒’的方法告诉我,我就算去偷去抢,也要给你从新配置一坛。爷爷觉得怎么样?”

    丁不三道:“你以为配置一坛‘玄冰碧火洒’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丁当圆溜溜的眼睛转了一圈。丁不三续道:“你可知道,爷爷为了配置这一坛酒花费了大半辈子,即便告诉你方法,也很难配得出。”

    丁当道:“那爷爷要怎样才肯饶了刘大哥。”

    刘洋听到丁当始终在关心自己,虽然他不清楚丁不三是否会对自己不利,现在见丁当如此紧张的神情,看来那‘玄冰碧火洒’指不定就是自己的催命符。不过,刘洋也感觉很欣慰,能得到丁当的关心,他的内心还是暖呼呼。

    丁不三也没有想到,丁当对刘洋的情既然是这般的深,心里暗自叹了一句,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于是回过头来,向刘洋瞧了几眼,笑道:“我说阿当,这臭小子有什么好。竟然让你痴迷成这样,连爷爷留作命根子的老酒你都舍得拿起给他喝。要是你爷爷我内息稍差,你叫爷爷怎么办。”

    “玄冰碧火洒”有调息内功走火入魔的功效。听爷爷这么一说,丁当也觉得对不住爷爷。毕竟丁不三为了调治这一瓶酒,走遍大江南东北,好不容易才配置出一瓶,还没来得及享用,就已经没了,要是丁当不是他的孙女,指不定丁不三上前就给丁当一掌,结束她的小命。

    不过,正因为为‘玄冰碧火洒’有这种神奇的效果,丁当才会不经爷爷的同意,将酒偷偷的给刘洋喝了。要是征求丁不三的意见,凭丁不三对酒的重视,那一定不会同意。

    正如丁不三所说,他有三宝,第一宝是他的孙女丁当,第二宝自然是他自以为骄傲的武功,第三宝便是这世上难得的‘玄冰碧火洒’。这三宝,丁不三看得比自己生命都重要。因此,刘洋喝了他的美酒,岂不是像夺去了他老命一般。他有岂会轻易饶了刘洋。

    丁当道:“爷爷身子骨健康得紧,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拿爷爷的酒,那是为救人。”丁当这样说,心里不由得一酸,毕竟爷爷也是一把年纪了。

    丁不三微微一怔,问道:“救人……”转过身来,看了看眼前的刘洋,接着续道:“阿当啊,你又打算编什么谎话来骗我了。”丁当上前走了几步,挨在丁不三的身边,说道:“爷爷,我真的没有骗你。刘大哥之前受过内伤,昨晚忽冷忽热,我害怕他有事,所以才想起爷爷的酒有阴阳调和之用,因此才自作主张的将爷爷的酒给他喝了。”

    一听这话,刘洋内心一震,心想:“乖乖不得了,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都不知道。”丁不三听完这话,一脸的不信。他打量着刘洋,笑道:“你说他身受内伤。”丁当拼命的点头。丁不三笑道:“就这臭小子,还有内伤。我看他生龙活虎,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话音未落,丁不三突然伸出一手,重重的拍在刘洋肩膀。而这一拍,丁当和刘洋都是没有想到。刘洋只觉得骨骼剧痛,像是破裂开来似的。然而,丁不三也是一惊,他虽然只用了六层的公里,但一手还是忍不住向上弹起,他又加重了几分力道,试图不让手弹开,以免出丑。

    即便如此,丁当还是有些担心的道:“爷爷,你……你不能伤害他。”

    丁不三没有理会丁当,半响才松开手,不由得笑道:“好小子,了不得,了不得。竟然能挡住爷爷的三分力道。”丁不三口上虽然说是三分力道,实则他刚才的一瞬间,已经出尽了全力,心里不由的暗赞:“好小子,内力果然雄厚无比。”

    刘洋虽然骨骼剧痛,但身子有雄厚的内力护体,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他笑道:“多谢爷爷手下留情。”而他却浑然不知,若不是他有雄厚的内力护体,仅凭丁不三先前的那一拍,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丁不三道:“能入我们阿当的眼,定然不会坏到那里去。爷爷很高兴,很高兴。”

    见爷爷语气缓和,丁当也十分的高兴。虽然不知爷爷为何突然改度,但至少现在看来,爷爷多半不会对情郎不利。

    而就在这时,刘洋忽然觉得气血上涌,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只觉得双腿一软,便要摔在地上。丁当吃惊叫道:“刘大哥……”便冲上前去,抱住刘洋。

章节目录

侠客之美女如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昱并收藏侠客之美女如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