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二章不再有往日颜色

    爸爸,你还好么?

    嗯,还好。宁大勇点了点头。内心里有种穿骨透髓的揪痛和激动。

    他像个是被囚在瓶子里观赏鱼,此刻终于有人拨掉瓶塞让他吸到了新鲜的氧气。

    从他被警察带走的那个晚上一直到今天,他不记得自己多少次梦里哭醒,他的悲伤不是身体的病痛,而是对家的渴望和惦念。

    他想家,想女儿,甚至也开始想念跟自己同甘共苦多年的妻子。

    也许人只有在落难的时候,才会知道什么该去珍惜,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对于宁大勇来说,这一刻,罐头厂,名利,钱财,都不重要,甚至他觉得,就算让他背上贪污受贿的罪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回家,能跟女儿妻子一起,好好的过日子。

    他不知道刘淑香离家出走的事,蓝柯也没有告诉他。

    甚至上大学的事情,蓝柯也只是含糊的说,自己考得不太理想,想再读一年,明年再说。

    父女间的深情让他们像两条浸了油的海棉,明明已经各种沉痛不堪不再是往日颜色,却还要以一种让彼此放心的方式微笑着。

    宁大勇对蓝柯的话没有丝毫怀疑,他相信女儿,就像女儿信任他。

    只是看着女儿眼神中偶尔闪过的与年龄不符的忧伤,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歉疚。

    可是相见的时间那么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对他来说,或许连悲伤都是奢侈的浪费。

    爸爸,你要好好的,我跟妈还有蓝若等你回来。蓝柯在宁大勇坐进马安东车里时握着他的手说。

    嗯,你也好好的……宁大勇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车窗已经被关上了。

    蓝柯看着汽车载着父亲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黑暗中,她的眼泪再次无声的流出。

    几米外张信仁在车里等她,他的车掩映在一片深垂的柳树下面,宁蓝柯觉得那些拂在他车前的柳枝正在渐渐的老去,从翠绿到枯黄,也抵不过是命运的操弄。

    而他却可以在这场命运的控局中把自己藏得那么深,深得就像他那双欢爱过后,依然不肯闭上的眼睛。他看着她,一直看到心里去。

    宁蓝柯面无表情的坐进车里,她还没来得及把安全带扣上,张信仁突然扑过来将她搂进怀里。

    他的嘴唇饥渴的从她的嘴唇上拂过,她的心上竟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她没有抵抗,微微的张了张嘴,她听到他发出的轻叹和笑声,她没来得及想自己该怎么做,他的舌头已经像攀树的花藤紧紧的缠住了她的唇。

    他的嘴里有淡淡的酒味,他吻她的力度,跟上次有点儿不太一样,她不再拒绝,他也开始变得柔软。

    以至于她突然觉得,这世界没什么可想的,只要专心的享受他的吻就好了。

    他的手指很熟练的在她的身上弹琴,她想要拒绝,却又不由自主的被他带领着让身体松下来。

    她以为他会在车里要她,他却突然停下来,拍了拍她的脸道:看着我。

    她睁开眼睛,他举起湿漉漉的手指当着她的面,放在嘴里吸了一口。

    她红着脸再次闭上眼睛,听到他得意的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求我,求我要你。

    宁蓝柯一动不动的躺在椅子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撩上去,下面的牛仔裤也被拉到下面,车里没有开灯,借着外面的暗淡的月光,她可以想像自己这种过于肉艳的姿势。

    想起他刚刚吸手指的动作,她突然觉得很恶心。

    也许只有他这种变态的男人才会做出这么恶心心的事吧,她想着,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嘲笑。

    \\

章节目录

市委书记的秘密情人:官场红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东邪笑笑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邪笑笑生并收藏市委书记的秘密情人:官场红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