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松下雅子的帮助,诸葛遥和盖尔他们很顺利地离开京都,然后乘上一艘豪华游轮绕道一个太平洋小岛国,之后从小岛国转往米国。

    当然,以诸葛遥风格,在走之前给岛国军警和黑龙会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礼物,他是不可能雪中送碳的,只有雪上加霜。

    其实礼物也不大,只是在黑龙会总部搞出来的一些绝密文件,被挂到了网络上。绝密文件证据确凿,揭露了黑龙会和军方的一些丑闻,由此引发岛国军界地震,很多军界高层迫于舆论的压力而下台。

    秘密文件是盖尔顺手搞到的,这家伙早就留了一手,在离开京都前交给诸葛遥。有松下雅子的关系,发到网上并造成影响太容易了。事情一经发酵,追查幕后已经没有意义,因为事件太大,完全让岛国军警焦头烂额,哪里还有闲工夫追查诸葛遥呢。

    据说礼物发出后不久,村山气得当场吐血三升,脑溢血发作送进了医院。藤田浩男等人引咎辞职后在居所内剖腹自杀……

    岛国和东岸的暗斗,最终以东岸的完胜收场,据可靠消息,岛国在私下里做出了几乎是丧权辱国的让步,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密约。没有办法,岛国现在上下一片恐慌,军政两界更是人心惶惶,外交内政都陷入了有史以来最灰暗的阶段。但这怪得了谁呢?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如果他们不自已作恶,也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我说盖尔,你小子太不厚道了,早把文件给我,我也不用牺牲色相了。靠!”诸葛遥在米国盖尔的别墅内,躺在沙发上,一边喝红酒看岛国新闻,一边抱怨。

    “小子,你就不要得了便宜卖乖了,雅子小姐可是松下财团的继承人,想为她牺牲色相的人满世界大把抓。”盖尔狠狠地鄙视了他一下。

    这时诸葛遥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杨来的电话。

    “喂,小遥。”老杨在那边满面春风,看样子心情相当不错,“真是不好意思啊,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又是总结又是表彰的,到现在才给你电话。怎么样啊,在米国小日子过的不错吧?”

    “嘿嘿,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诸葛遥笑道,老杨这时候打电话来,毫无疑问是向他报喜来了,好处也肯定少不了。

    “有件事我想确认一下,你现在不是休假么,那么假期结束后是留在米国呢,还是准备回东岸?”老杨问道。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诸葛遥一听有文章,顿时警惕起来。老杨人不错,可是老杨并不能做他的主,估计是上头又给老杨派了什么任务。妈的,自从和老杨联络上之后,上头也不直接找他,有事全是让老杨转告。

    诸葛遥有种被上头抛弃的感觉,不过现在,貌似上头一直都没有忘记他嘛。当然,一定是有什么事才想起他,那帮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不榨干他不会罢休的。诸葛遥对此是深有体会,但是他却没处可逃,他们的理由都是冠冕堂皇义正严词,大帽子给他一戴,他想不干都不行,谁让他体内流着东岸血呢……

    “当然有区别!”老杨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道,“首先,东岸是严格执行一夫一妻制滴,你那么多女人,在东岸生活的话会很麻烦,到时候你只能娶一个,你想清楚你娶哪一个了么?”

    “啊,这个、呃、让我再考虑考虑。”诸葛遥有些傻眼了,这事他早就在考虑,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女人多了是真麻烦,不过是幸福的麻烦。不过老杨提醒的对啊,米国就没这么多顾虑,虽然也提倡一夫一妻,但好像限制没那么严格。如果弄个什么酋长之类的资格,那是想娶多少娶多少哇……

    “老公,你在想什么好事呢?看你口水流了一地的样子。”影子突然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似笑非笑地打量他。

    “嘘,有重要电话!”诸葛遥神神道道地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跑到一边,压低声音对老杨道,“老杨,杨哥,这事你得替兄弟作主,你懂的,兄弟我是哪一个都放不下,反正兄弟的下半生幸福就看你的了。”

    “我靠,你小子是贪心不足啊,我明确告诉你,在东岸是没戏的,我帮不了你,再说我是个正经人,就算能帮我也不会帮你。”老杨道貌岸然地拒绝,当然口气并不坚决,明显还有商量的余地。

    “行了,你就少跟我绕弯子了,说吧,你的条件。”诸葛遥直截了当地道。

    其实他倒不是很在乎娶哪个的问题,因为有两个是他必须要娶的,孙小蕊和影子,所以是不可能在东岸结婚的。既然不可能在东岸结婚,那就不存在娶多娶少的问题,反正办法总是能想到的,盖尔绝对有能力帮他。

    不过这事有些不厚道,盖尔好歹是他的大舅哥,让他帮自己钻法律的空子娶那么多娇妻美妾貌似有些过分啊。

    “小子,你真是聪明啊,我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不过呢,你小子真是昏了头,接电话的时候也不看看,算了,还是告诉你吧,我已经到米国了,而且,让你惊喜一下,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老杨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并且那边还有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喊得最凶的是小惠,貌似刘竹月也在激动地叫着。

    “老杨,真的假的啊,你把她们都带来了?”诸葛遥是真的惊喜了,腾地站起来,快步跑到窗口张望。可惜的是外面一片空白,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这时他才想起,这里是盖尔的别墅,很高档的社区,就算老杨手眼通天,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混进来,再说他带着一帮美女,就跟个剧组似的,不被门岗轰出去才怪呢。不过诸葛遥还是相当激动,能在米国团聚,也是很不错啊。

    “小遥,你个混小子,我是老姨,你瞒得我好苦啊,要么不找女朋友,要么弄一大堆让老姨眼都看花了,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啊?你赶快死过来,看老姨不揪烂你的耳朵。”话筒里忽然传来老姨的笑骂声。

    完了,这下全露馅了,诸葛遥一阵头大,以前是老姨逼着他谈对象结婚,他一直是推三阻四不答应,现在一下子弄出这么多,还有几个都生了,而老人家一直不知道,不跟他急那才是怪事。

    半年之后,某个非洲小国,一幢临海的别墅内举行盛大的婚礼。宾客不算多,也就三四百人而已,基本上把别墅都塞满了,外面的草坪上也人满为患。场面很宏大,气氛却多少有些诡异。

    一间超大的房间内,摆了一圈梳妆台,一溜新娘穿着美丽的洁白婚妙,一个人占据一个梳妆台,每个人都有两名花妆师忙着为她们打理。屋子里莺莺燕燕,欢声笑语不断。在所有的婚妙之中,最醒目是一件大红装,很有东岸传统味的大红装。

    唯一有资格穿大红装当然是刘竹香,诸葛遥亲口许封的正室大老婆,没办法,这个位置虽然其它女人也想要,但没有人能争得过她。本来诸葛遥想让她们全穿婚妙的,这样也体现出个平等,但是老姨发话了,必须要有一个后院之主。

    所以刘竹香就成了场中唯一的例外,自然是惹来无数羡慕妒忌的目光。

    此刻的诸葛遥,可怜兮兮地呆在一个单独房间内,红袍马褂,还有一顶瓜皮帽,样子要多土有多土,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他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但这是老姨的命令,不穿的话后果很严重。

    拿老姨的话,他小子已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不要得到便宜还卖乖。结婚是大事,必须听她的。

    这回老姨是拿出看家的本领,老人家神通广大,也不知从哪搞来一个乐队,站在院子的草坪上吹吹打打,那个热闹,搞得象过年似的。不过尽管闹腾的厉害,但那些衣冠楚楚的来宾没一个反对,其中更有不少大人物,比如东岸的几位将军,米国的政要名流,也有岛国的好几位贵宾。

    毕竟有好几位岛国新娘,有岛国人来参加也是再正常不过,不过呢,那些岛国来的家伙非常低调,脸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傲慢。尤其是松下家族来的贵宾,他们不想来的,但雅子小姐出嫁怎能不来呢。

    堂堂松下财团的雅子小姐嫁就嫁呗,却是给人当小妾,这让岛国人情何以堪啊。可是雅子小姐不在乎,他们能说什么呢?岛国人也知趣,凑在一块,和众人保持距离。新郎实在是太厉害了,在岛国弄出的地震还没有完全平复,他们是心有余悸。

    最兴奋的是盖尔,端着个酒杯到处晃荡,俨然是这里的主人。他现在身份不同了,已经成为米国冉冉升起的政界新秀,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成为米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可谓前途无量。

    结婚仪式是中西合璧,虽然是在国外举办,但却先举行东岸传统仪式,那就是拜天地。

    好家伙,诸葛遥是披红挂彩,领着十几位娇妻美妾,光站在那里就晃人眼睛,那一跪就是一大片啊。乐得老姨是合不拢嘴,当然,掏红包也掏得很费劲,人多啊。等东岸仪式完成之后,又是西方仪式。

    诸葛遥人模人样地换上西装,挽着刘竹香的手,其它新娘跟在后面,往台上一站那是相当壮观。主持仪式的神父不停地擦汗,老人家也是累得不轻。同样的婚礼词,他是要连续重复十几遍,唾沫都说干了。

    漫长的婚礼结束后,便是彻夜狂欢,一连三天才终于复归平静。

    “老公,为什么还没轮到我?”

    “就是啊,老公你太偏心了,结婚这么多天了,我一直独守空房呢。”

    “老公,我肚子疼,你快到我房间帮我揉一揉吧。”

    “老公别理她,她是装的,就是想勾引你。”

    “什么呀,他是我老公,我就算勾引他又怎么啦?”

    诸葛遥的幸福生活就这样拉开序幕,每天都充斥着无尽的甜蜜烦恼。三个女人那就能整出一台戏,十几个啊,每天生活都象是在打仗。他是恨不得能有十几个分身,那样的话就不会抢来抢去了。

    “刘竹香,你身为后院之主,怎么不管管?”诸葛遥抓狂。

    “切,人家怀孕了,怕动了胎气,你自己看着办吧。”刘竹香直接无视他。

    这里柳妙佳跑了过来,一脸坏笑地对他道:“老公,我也想怀孕。”

    松下雅子在远处听到了很不服气,也跑过来道:“老公,你到底行不行啊,我怎么一直都怀不上呢。”

    诸葛遥落荒而逃,正以为四周无人呢,忽然听到孙小蕊幽幽的声音:“老公……”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我的美女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向天并收藏我的美女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