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红成为了县长,但她对我的思念那是依然存在,在我的要求下,俞红也是搬进了我的别墅,反正里面都是女人,大家有话说的,不用担心什么,这一天晚上,当吃饱了饭之后,大家知道我又将会开始战斗。

    当我进入俞红的房间,俞红已经非常的期待了,看着我全身,俞红好像很是激动了一般。

    一下删节字数一万,具体请看合集,同时本书第二部即将完本,希望大家鼎立支持,谢谢————————合集请发邮件到本人的qq邮箱,本人的qq:577817482!

    我只见俞红一边用手上下着凶器,一边很自然的注视着它,我的东西不仅长,而且还很粗,俞红的小手刚好把它握满,那足有鸡蛋大小的龙头离俞红不过一尺左右,里已经渗出了丝丝白迹,一股特有的刺鼻气息清晰可闻,俞红不由得心神荡漾,异味已经完全唤醒了雌性的本能,望着那雄伟的凶器,俞红竟产生了种想要俯身相就的冲动。

    “嗯……嗯嗯……”

    俞红发出了动情的呻吟声,身体在不断的颤抖,我看着俞红的眼神里带着满足感,加强了手上的攻势,强烈的快意从和处蔓延开来,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俞红体内的欲火不断的升腾,很快就攀上了高峰,终于无法控制的泄了身子,大量的热汁的从里涌出。

    这一刹那俞红狂乱的呻吟着,产生了短暂的晕眩,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等俞红喘息着回过神来,身躯已经软软的瘫在了床上,两条腿无力的大大张开,凉风直接的吹在袒露的上,俞红感觉到甬道在一下下收缩着,里面空虚的厉害,在热烈渴望着被充实填满。

    “我先用手指为你服务吧,老婆。”

    俞红没有回答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我伸出一支手指对准俞红的,慢慢的向里捅了进去。

    “啊……”

    手指头深入甬道,俞红尖叫了起来,电流般的快意再次泛上身,酥软的双腿根本无法合拢,让我粗粗长长的手指顺利的插进了体内,食指比平常用的那根中指要软一些,不是很有劲,但弹性方面却更好,被甬道内壁夹着很是舒服。俞红满足的呻吟着,两手紧紧抓着床单,里的热流重新汇聚了起来,闭起眼睛感受着那一抽一送的快感,很快就重新濒临了高峰。

    但就在这时,我忽然把食指拔了出去,这等于是让俞红蓦地里从天堂跌下来,反差巨大的空虚感立刻遍佈全身,俞红难受的几乎要流下眼泪,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不要……”

    我微微一笑,伸出另一支手指头中指凑了过来,用一种充满诱惑的低沉声音说:“老婆……你自己说,要不要我的这一根放进来?”

    俞红忍不住发出了颤抖的声音:“要……要……老婆要……”

    “你要什么?”

    我眼里发着光,“说出来吧,老婆……要我怎么样?快说出来吧,你答应我要玩的投入的……”

    “放进来……老婆要你手指头放进来……”

    俞红焦急的扭动着腰肢,身心整个崩溃了,终于说出了连自己也难以置信的话。

    话音刚落,这根手指头果然就插进了体内,俞红长长的舒了口气,两条腿翘的高高的,又开始享受着那种被填满的快意,我也兴奋起来,再次把俞红的手拉到我的,俞红想也不想的就又开始替我凶器,但是没过多久,强烈的快感就使俞红全身颤的厉害,再次无法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似乎也不是很在意,把这根手指头又拔了出去,换上另外一根。就这样我一根根的尝试着,这根拔出去之后,那根又探到了处挨擦,而且每次都要先挑逗俞红一下,问那个同样的问题:“要不要这根手指头?嗯?”

    俞红起初几次还有些放不下脸面,要耽搁一阵才勉强回答,可是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多,再加上快感的不断增强,俞红渐渐的陷入了狂乱,脑子里再也没有其我念头,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重複着:“要……放进来……要……”

    房间里回响着俞红极度愉悦的呻吟声,这些手指头每一根都带给俞红完全不同的感受,有的短却特别粗,能把甬道涨的满满的,有的却特别长,能够直探到甬道深处,这令俞红产生了一种被很多手指轮流的感觉,既觉得万分羞耻,又感到无比的刺激,前所未有的一的袭来,俞红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的可以这样连续不断,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汹涌,俞红浑身无力的任由我摆佈,多次的令俞红快要昏厥过去了,意识已经完全模糊,只盼望着这样的快乐可以无穷无尽。

    恍恍惚惚之中,俞红似乎感觉到我跪坐到了身前,把俞红的双腿分的更开,又有一根坚硬之物在处轻轻磨蹭着,低沉的男音带着点颤抖问:“老婆,要不要这根?要不要?”

    俞红已经完全被所控制,不假思索的喘息着:“要…………快……”

    话音刚落,一根凶器就迅速捅了进来,传来撕裂的感觉,俞红感受着自己的花瓣被迫开,被充分润滑的甬道热切的欢迎着访客,一下子就接纳了大半根物体,但就在这一瞬间,俞红突然察觉到这根凶器跟前面几支都不同,带着种只有人体才有的火热。

    “啊……”

    俞红的尖叫声被堵在嘴里,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这一下撞击到了俞红甬道的最深处,闯进了那从来也没有被开垦过的地方,俞红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那粗大的龙头重重的撞在口上,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剧烈快感霎时传遍每个细胞,俞红不由自主的全身发抖,滚热的倾潮而泄,只这一下就再次达到了,我总算放开了俞红的嘴,喘着粗气压在俞红身上,凶器有力的在甬道里着,每一下都撞到了口,俞红的眼泪流了下来,也分不清是痛苦,愉悦还是激动,突然低头一口咬住了我的肩头,我疼的面颊都扭曲了,然而眼睛里闪动的光芒却更兴奋,凶器也变的更坚硬,把娇嫩的甬道塞的满满的几乎找不到任何空隙。

    “了……喔喔……好紧……老婆……你的甬道……啊……好紧……太棒了……”

    我忘情的诉说着,强行抬起俞红的双腿,再向俞红自己的胸部压下来。俞红的腰肢被迫弯折,膝盖压在自己丰满的上,雪白的高高翘起,这下俞红很清楚的看见了,在那结合处高速进出的赫然是我我的凶器。

    “啊……轻点……顶到了……喔……呜……哎……太深了……呜……呜不要……啊……喔喔…………泄了……啊……”

    俞红嘴里胡言乱语着,平时羞于叫喊的词浪语纷纷冒了出来。全心全力的投入到这场激烈的中去。

    “泄出来……老婆……全部泄出来……”

    我激动的叫着,额头青筋暴起,加速了运动节奏。那凶器好像要冲破俞红的,把俞红的整个人都给贯穿,并且不断冲击俞红的神经。

    “老婆,我们再来换个姿势吧。”

    说时迟那时快,我已把俞红按在地毯上,将俞红修长的双腿扒开,敏捷地把那对粉白大腿用手环抱着,小腿搁在双肩,纯熟地使出一招“老汉推车”对正中心点一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没有多馀的动作,清脆地一下子就把大半个弄头埋入内。

    “噢……痛……”

    粗暴的来得太突然,何况要面对的是一支雄伟巨棒,俞红痛得皱眉了。

    “啊……老婆……对不起……我弄痛了你吗?”

    我到底也是疼爱俞红的,於是停了下来,不禁低头看去,发现俞红股缝间虽早已洪水泛滥,但缝隙里那一道黏黏湿濡的沟渠原来竟这样的幼嫩狭小,鲜红色的水蜜桃被一撮稀疏的耻毛薄薄覆盖。

    我暗叹这正是自己最喜欢的类形,登时如获至宝,忍不住伸手拔起一小撮芳草摸上一把,触手轻柔软熟,教我宠爱万分,芳草沾满黏黏,是俞红对渴求的最佳物证,想着更觉兴奋莫名,一手把毛逆上拨去,整个肥美饱满的成熟即时无所遁形地暴露於前,隆隆凸起的沾满,嫩红被大弄头挤压得涨卜卜的左右分开,中央那颗花生米大小的膨涨得似在一卜一跳的,好不可爱。

    “唷哦……老公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我并未急於进攻,我知道要将俞红的欲火燃至沸腾,才能给她最的享受。於是慢慢地用龙头在周围的黏膜不断地旋磨打圈,时而挺前半寸、时又後缩数分,与其说是前的爱抚,不如说是叫人难受的顽皮折磨。

    “噢噢……呜呀……痒……好痒……老公……老婆……啊……痒嘛……”

    俞红呻吟道。

    “老婆,刚才听你说什么‘好大……好大……’的,你指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说老公的大好大呢?”

    我为使俞红能尽快投入,于是便说一下话培养气氛,岂料又被俞红一顿喝骂:“呀……什么……小坏蛋……不……不准说……秽语……不准……啊……”

    我感到没趣,未让俞红把话说完,两只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红豆不住捏弄,刺激得俞红全身发软,娇躯随着珍珠花蒂每被捏弄一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一下:“啊呀……噢噢噢……不行……啊……老公……老婆不许你这……不准……好……好痕……好痒……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给我……噢噢……”

    “老婆,你哪里好痕好痒呀?告诉老公,好让老公替你搔搔痒呀。”

    我猥亵的问道。

    “啊……不……你……你明……明……知故问……呀……不……不要……”

    我加强了龙头摩擦的力度,并且加速挟住了的手指一捏、一捏、又是一捏。

    “呀啦……呜呜呜呜呜……不要……老公……乖……不要……饶……饶了我吧……”

    俞红被我逗弄得死来活去,一双媚眼泛红起来,若啼若闷的眼神哀哀地凝视着老公。

    我看在眼里更感得意洋洋,但并没有放过俞红:“老婆,老公并没有对你怎样,只是想知道你哪处好痕好痒,好让我可替你搔上一把、止止痕痒而已。”

    想着想着,不知何时已被一股温热湿烫的暖流侵袭进来,好像有一尾刁钻灵巧的活游鱼正闪电般窜滑进的深渊,这下可叫俞红比刚才更难受万分,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泪来,回神一看,原来我竟用我的乖巧长舌在着自己的,由外而内、由浅入深的不停快舔着。

    “哗啦……呜呵……唷……别……别舔……脏……啊……好痒……好……好痒呜……老公……吮……吮……”

    我的凌厉矫舌把内的湿润黏膜舔舐得“吮吮”有声,我两手仍死命环抱着俞红,手掌按在左右,将两片涨卜褐色的大花瓣向两边扒得大开,舌头不停在缝中央的翠肉来回前後猛舔,一大蓬腥浓液被我像喝着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里吞下,小花瓣殷红的内壁肉经湿润变得光滑,份外娇艳。

    俞红全身最性感的神经枢纽小也难逃被舔的命运,不时遭我我猥琐的舌尖轻薄,遇尔蜻蜓点水式的轻触,每一触碰的震撼都教她兴奋难耐得娇躯打颤,快感直贯满全身;忽尔又被一口含在嘴里吸吮,直把可怜的俞红刺激得快到达亢奋的顶点……

    “不……哎唷……不……要……要……好爽……好……痒……”

    “那么快告诉我,你到底是哪一处爽?哪一处痒?”

    “……老公……老婆……说……呀……噢……说了……下面……下面很痒…………啊……”

    俞红说着,脸上一片嫣红。

    “下面是哪里?你不好好说明白,教我怎知道呢?”

    我继续挑逗着。

    “啊……”

    俞红心下一楞,老公是要自己说更粗脏的话,我见俞红支支吾吾的,便又舌头继续猛挖,手指再度压上涨大充血的猛搓。

    我听了俞红的话,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整个人压上了俞红的身躯,可是还未有立即,先把头埋在俞红一对豪乳上,两颗变硬了的一颗用口咬上,慢条丝理地轻啖浅嚼,恍似在品尝着最美味可口的佳肴;另一颗则拿在手指上猛捻,明显又是在吊俞红的胃口。

    “那老婆现在想老公怎样替你止痒呢?”

    我问道。

    俞红懊恼着这个得势不饶人的老公,换着是平时早已把我给骂个不亦乐乎,但此刻被逗弄得欲焰攻心、饥渴难耐得近乎发疯的她已万万不敢做次:“呜……好…老婆说……老婆想要你……要你……干……干……”

    “是不是要我干?”

    我问道。

    “是……是的……要……要你干……”

    俞红呻吟着。

    我细意览赏着俞红那成熟饥渴的性感痴态,真是欢喜到极,歪心本想再加调戏,但对方终归也是自己敬爱的红姐,加上那副楚楚可怜模样又实教我於心不忍,再说自己亦早已欲火高升,当下不再纠缠,已对准了阴沟中央的大龙头用力一顶,“噗唧”一声,整个就没入于之内。

    “噢……轻……轻点……”

    我每次看着俞红这张娇不胜羞的妩媚动人表情,都叫我爱不释手、兴大发,当下猛地发起一轮狂抽狠插,铁杆般的大时根根到底,抽出时刮到边缘。天生分泌奇多的窄小不住涌出阵阵蜜液,凑合着成熟柔软的黏膜磨擦年青坚硬的凶器,所爆发出“噗唧噗唧”之声不绝于耳,挟杂俞红的声由房间散播到后院的每个角落,在这万籁俱寂的后院里显得份外秽烂漫,俞红内心深处的熊熊再无保留地彻底燃烧爆发,什么矜持、伦理与身份辈份等统统被凶器打到了九霄云外。

    “哗……呀……好美……好老公……快……好厉害的大老公……干得好……好舒服……”

    娇躯颤抖、粉颊飞红,银牙肉紧地咬着下唇,两只玉手死命按在我的头上,基于身高与体位关系,我的头只能刚好到达自己的胸脯上,但我并未躲懒,像脯乳婴儿般张口吃着俞红其中一只肥大成熟的豪乳上那挺凸发涨的,一手紧抓另外一只起劲猛捏。

    一股从深处一泄而出,直溅到我的杂草、,最后嗄嗄的滴落在地上,我举头察看俞红后浑身乏力地软软躺下、合上眼睛低喘着,尤如奄奄一息,自己那只正兴奋无比的大还未,但体恤到俞红疲累,也不忍继续免得俞红辛苦,先回气下来让俞红歇息一会。

    “嗯……老公……好美……”

    歇息过后,俞红双眼眯成一线,满目柔情地望向我,伸手在其面颊轻揉细抚。

    我向俞红报以一笑∶“老婆,老公也美,而且有一种得到重生的感觉……”

    “什么?”

    俞红问道。

    “你不相信吗?不信你摸摸看……”

    我一把抓着俞红的手就往两人的之处摸去,俞红意识到我的动机,欲把手缩回却被我强拉回去,我把凶器抽出一半,硬要俞红张手握着,又要她摸摸,湿润的液和沾满了俞红的手掌。

    “嗯……坏老公……老是要欺负老婆……我不来嘛……”

    俞红羞涩道。

    “呀……不……老公……不要……”

    我不理俞红反对,戳着的凶器又来一顿,为要使俞红甘心,得比之前更为卖力,把正处於矛盾的心理交战中的俞红得欲拒还迎。不一刻肥大肉臀就不停上挺,迎合着的节奏抽、迎,插、送:“啊……好……好美……快……再快点……我的心肝儿子……老婆要……”

    正要踏入一刻,我突地停止了所有动作,这回俞红可反过来叫要了∶“啊……别停……狠心的乖儿……别来逗老婆嘛……”

    的快感涌遍全身,俞红完全丧失理智,沉浸在这无边的欲海之中,俞红的呻吟变成狂叫呼喊,俞红的手指深陷我的肩背肌肉,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激情快感,在强而有力的推动下,俞红不断的达到高峰,而且一波比一波还高,在极度的愉悦中,俞红突然感觉到体内的凶器开始剧烈的弹跳,同时一股滚烫的热流喷薄而出,强有力的敲打在壁上,俞红发出兴奋到极点的尖叫声,两眼翻白的昏死了过去……

    过了好久,俞红清醒了过来,软绵绵地四肢大张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断喘息着,历经了暴雨侵袭的甬道也逐渐松弛下来,口张开,放开了它紧紧包围着的俘虏,水流也渐渐停止了。

    这时我心中无比满足,抽身而起,躺在一旁,只见俞红躺在床上,一片狼籍,乳白色的混合着流出的,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雪白的内,蜜汁四溢,两条大腿分得开开的,甬道入口微张,蜜汁正因刚过而不断从甬道口顺着大腿涌出,沾满了俞红的大腿,水淋淋,腻滑滑的,底下的床铺上沾合着我的和俞红的,湿濡濡一大片,俞红却一动也不动地躺着,也不去擦拭。

    我把俞红搂过来,用手从俞红的肩头到,从手臂到大腿,轻轻的抚慰她每寸的肌肤,当来到俞红大腿内侧时,触手的是一片湿滑,那是我与俞红激情后所留下的粘腻,我拿起毛巾温柔的清理我几分钟前驰骋的沙场。

    “嗯,老公,老婆好痒……”

    在我怀里的俞红,后依然敏感。

    激情过后,俞红舒服地吐了一口长气,缓缓张开双眼,抱着我,抚摸而在的头,而我的嘴已经贴上了俞红的嘴唇,我们热烈的亲吻着。

    “老婆,满足吗?”

    俞红仍然沉醉在快乐的余韵中,用娇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我,一副陶醉的口吻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哦,太疯狂了,老公,你真行,把老婆干得舒服死了,老婆刚才差点被你了小心肝,你好棒啊,喂的老婆饱饱的,老婆真爱死你了。”

    随后我进入了夏玲玲的房间,先是进行了一番战斗,随后夏玲玲躺在床上,我的一只手捏着沐筱雪巨大的,另一只手在夏玲玲分开的双腿间摸索。“别摸了,快点进去嘛。”

    夏玲玲对我重复着刚说过的话。

    “别急,我再休息一下。”

    说着我就将的我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夏玲玲的中。“筱雪,你的水还真多啊。”

    我看着顺着我手指流出的笑道。

    “讨厌,还不是被你的干出来的。”

    夏玲玲故作生气的说到。

    “胡扯,你看……”

    我拎着夏玲玲的。“我开始还没你的时候,它就已经这么湿了,是不是很想跟我干啊。”

    说着我将整根手指完全伸进夏玲玲的并用力的搅动起来。

    “……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

    夏玲玲扭动着圆圆的大道。

    “别急,等会再好好爽。”

    我笑道。

    我低下头,盯着夏玲玲被手指的口,用力的分开插在中的两根指头,仔细的观察着里面的状况。

    “玲玲的就是不一样,又紧又嫩的,肥软软的看上去就是一只好。是我见过的当中最漂亮的一只了!”

    可能是为了看的更清楚,我将手指从夏玲玲中拔出,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将夏玲玲的口掰开足足有5厘米打量里面的情形。

    就这样看了有2分钟,我可能觉得累了才松开手。

    “来,用嘴来。”

    说着我站起来坐在床上,夏玲玲也坐了起来,爬到我身边,用手托起我疲软的含进口中。

    “这样不舒服,像昨天那样来。”

    我命令到。“原来昨天还有。”

    我坐在床沿上,分开着双腿,夏玲玲蹲在地上,双手扶在我的腿上,脑袋埋在我的腿中间,嘴里含着我半硬的不停的吞吐。

    “来全面一点的。”

    我说道,夏玲玲一只手托起我的,另一只手握住我的,然后用舌头在我的和间来回舔食,还不时的将整个含进口里,看她熟练的程度,绝不是第一次这样为我服务了。

    “还有后面别忘了,都服务到了我就。”

    说着我将腿抬起来分开放到床沿上,夏玲玲蹲累了跪在了地上,吐出我的,用手分开我的,用舌头舔食我的,不仅仅是,的周围夏玲玲也一一舔到,还不时的把舌头伸进里面。

    “老公,舒服吗?”

    夏玲玲边舔还边妩媚地问道。

    “舒服,老婆,接着来。”

    我很爽地呻吟着说。夏玲玲继续舔食着我的,不时的将舔食的口水吐到地上。

    “玲玲你把口水吞进去。”

    我似乎很不满意。

    接着夏玲玲就再没有将口水吐出来而是全部咽下了肚子。

    夏玲玲舔食我的快感很快就反映在了我那的上,我的凶现在看着夏玲玲的手握着它,估计至少有将近20厘米,难怪夏玲玲会迷上这杆“长枪”看见我的夏玲玲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又肥又圆的大背对着我,用手扶住我的,对准自己的张开腿就坐了下去,顿时我的整根没入夏玲玲的中,我从后面捏着夏玲玲的,夏玲玲反手抱着我的后背,借着床的弹性让顶到自己的的深处。

    我将夏玲玲从身上抱起来,抱着她走到墙边,让夏玲玲的双手扶在墙上,肥美的大向后翘起,然后挺起自己的对准中间的干了进去。我手扶着夏玲玲的细腰,使劲的来回向前顶,夏玲玲大上的肥肉随着我的象波浪一样的涌动,垂在空中的两个硕大的更是不时的打到一起。

    “……,好深,顶到我的了。”

    房间里不时传来夏玲玲的声“怎么样,我的不错吧,你的还这么多水,看来刚才没有很好的满足你啊。”

    我说着边干边将夏玲玲抱到了床上。

    夏玲玲躺在床沿上,两只腿被我双手分开成m型翘向空中,口也随着双腿微微的张开,两片小因为兴奋而张开,我站在中间,仔细的欣赏着眼前这荡的女人和她的,接着将压向中间,再次将干进那泛滥的中。我用力的加上整个下半身的重量将夏玲玲的都压的扁平,夏玲玲里的肉也被干的翻出来又被带进去,我的每次都让夏玲玲呻吟连连。

    “啪……啪……啪……”

    房间不时的传出肉与肉撞击的声音“……我又要来了。”

    夏玲玲似乎有点语无伦次了,接着夏玲玲抱住我的,将它使劲的压在自己的双腿中间,让深深的插在自己的中,也因为兴奋而不停的颤抖,我此时也停止了运动,只是用手使劲的揉搓夏玲玲的子,拉扯夏玲玲兴奋膨胀的。过了几分钟,夏玲玲的终于结束,双手无力的摊向两边。

    “玲玲,该轮到我了吧。”

    说着我开始更使劲的,更多的随着我被带出,顺着夏玲玲的股沟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渐渐的,我的喘气声开始变急促,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我知道我要了。

    “你。”

    我憋足了劲将自己的紧紧的压在夏玲玲的腿中间开始抽射,我的双手因为兴奋紧紧的抓着夏玲玲的子几乎快要将它捏爆。

    “……好热,不要停,继续射……”

    夏玲玲兴奋的仰起头,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射进的快感让她再度高亢,在坚持了几分钟后,我才将我开始疲软的从夏玲玲的中拔出,大量的也随之喷涌而出。

    夏玲玲坐起身来,从床头拿过纸巾,开始擦拭不断从中流出的混合着的,在床边的地上有几团使用过的纸巾,上面还有不少乳白的。

    “老公你真厉害,得我好舒服。”

    夏玲玲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

    “老公会更厉害的。”

    我躺在夏玲玲身边,双手仍玩弄着夏玲玲膨胀的和。

    “这么多,你也没什么力气了吧。”

    夏玲玲继续擦拭着口不断流出的乳白的。

    “不会,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

    这一夜又将会是不平凡的的一夜啊,但我们都是那么的尽心,看着身下的美女一个个的求饶服输,我得意的笑了,殊不知现在不远处一个小尼姑告别了自己的师傅。

章节目录

浪漫村官(风流村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毛大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毛大侠并收藏浪漫村官(风流村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