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自睡梦中醒来,只觉得心跳加快,口渴难耐。

闭上眼睛,梦中的一切历历在目,如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现。

这样的梦已经有两个多礼拜了,她一开始也没有在意,谁知道同样的梦境却每天晚上都来扰自己,就像有人在自己脑海中埋了定时开关,全不由自己控制。

那是怎样的梦啊!

五个绝色美女,缠绕着一个身材强壮的英俊男子,她们皆不着寸缕,身材凹凸有致,眼中射出无限的情意,偏偏脸上又都带有一股圣洁的气质,令人不敢窥视;那男子身材高大,英武健壮,眼神空明,仿佛能看穿这世上的一切。那种姿势香艳异常,实不足为外人道,不过她却能感觉出来,那一定符合了某种规律。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一个美女,正是自己。

她伸伸懒腰,任自己优美的身躯,绽放在无边的黑暗中。

她能感觉到峰顶嫣红一点格外肥大,那是梦后的自然反应,只有到第二天才能恢复到正常的大小。

更让她吃惊的是,那五个美女中,除了自己外,还有一人,赫然是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方雅菲。

这两个多礼拜,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好;脸上原来长了些雀斑和小豆豆,现在却一点都看不见了,反而光洁如玉,一点瑕疵都没有,她能清楚感应到其他女同学眼睛中表露出来的对自己的羡慕和嫉妒。

除了一个人,方雅菲。

她的皮肤也好了很多。记得以前,她的脸上长了点小豆豆,虽然身材一流,却总让人感到一点遗憾。现在的她,已经与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难道她。………也做了这样的梦吗?

或许明天找方雅菲去问问?她带着这个想法再次睡去。

她上学的地方离家不远,每天都走路过去。

早自习前刚好见到了方雅菲。看见她,后者脸上同样露出几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其中有惊奇,也有坦然,更多的则是困惑。

“雅菲!”

“阿雪!”

“我有事找你!”

“刚好我也有事找你!”

两女相视扑哧一笑,接着还是苏雪开口道:“雅菲,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看着方雅菲一副好奇的样子,她犹豫一下开始继续道:“这些天我梦见你了,好奇怪的……”

方雅菲‘啊’的一声低呼,一双美目圆睁,左手掩着小嘴道:“你不会梦见我跟你还有另外三个美女围着一个男人吧?”

她快人快语,长长的睫毛张到最大,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睁放出光芒,抢在苏雪前道。

“啊?!”这下轮到苏雪吃惊了:“难道你也梦见了?”

“嗯!”方雅菲咬着嘴唇,双目美睫忽闪,认真点点头道。

初夏的热风吹到两个妙龄少女的脸上,知了在树上欢唱着,她们的心却满是疑惑。

“你想怎么办?”良久,还是苏雪开口道。

“阿雪,我决定了,有时间就去各个学校看看,反正这个人长什么样我们也算知道了,如果真能找到他,我一定要问个清楚。再说了,不还有另外三个女的吗?”

方雅菲性子直爽,唧唧喳喳的说了起来;声音却如黄鹂初啼,清脆中带有几许韵味,动听无比。

苏雪考虑良久,点头道:“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毕竟我们的梦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雅菲,你说我们是不是中邪了?”

看着她忧心忡忡的样子,方雅菲揽着她的腰笑道:“好阿雪,你想那儿去了?我们不是一切都很好吗?”

“死雅菲,赶紧走吧,老师一会儿就该叫我们了!”

苏雪感觉到有些痒痒,不由骂了方雅菲一句,两个少女欢快的朝各自教室走去,引来许多男生的注目。

自此,两个美少女就开始了她们的寻人之旅,利用每个下午以及周末的时间,在市里的各个学校到处逡巡,这样的动作在她们上大学后仍然一直持续,直到她们遇见那个人……

这是2007年初夏,苏雪高二,方雅菲也高二。

公元2009年夏天。李景天走出高考的考场时,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己这十九年的人生经历,算是划上了一个句号。

“景天,怎么样,应该没问题吧?”一个一米七左右结实的年轻人问道。他嘴唇上还带着淡淡的绒毛,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只有一双灵动的眼睛还让人知道他是个正常的年轻人。

“应该没问题,你呢,王平?”

“还凑合吧,当然不可能有你那么好了。对了,等成绩出来,到我们家来住几天,我带你在山里转转,也算放松一下心情吧!”王平热忱道。

“好啊,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李景天笑着答应。

周围的同学越来越多,渐渐都围在他身边,一双双期望的眼睛看着他。有心急的已经向他问起了某些难题的答案。

李景天耐心的解答着大家的疑问,直到每一个人满意离开。

正想要走的时候,学校的高校长已经站在了他身边。

“景天,有把握考满分吗?”

“应该差不多吧,”看着对方热切的眼光,李景天淡淡道。

“那就好,你放心,只要你能靠满分,学校一定兑现对你的奖励,”高校长长出一口气,他周围的几个老师也跟着笑了。

李景天心里对他们多了一分鄙视。他们的用意他心里自然有数,还不是为了扩大学校的影响力,多收点学费吗?而自己的出现刚好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回家的路上,他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想着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车撞了,然后记忆力突然就好了,接着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高考前,自己每门课的成绩都是满分,这也是这些老师这么紧张的原因。

上高中前,他的学习一直不上不下,中考时,好不容易考上了市里的高中。高一高二时,他的成绩照样没有起色,所以一直没有老师来注视他,同学对有一米八高的他也没有什么看法,他太普通了,连篮球都打不好,虽然他非常喜欢打篮球!

他还喜欢看武侠小说,但也是在高二时看,等高三时就没有什么时间看了。有时候他特别想像小说中的人物那样,去浪迹天涯,不用考这该死的大学。他本来也不想上这大学,但这些年大学升学率高,父母为了家里能出一个大学生,所以让他上高中,希望他能考上大学,毕竟村里已经有好多大学生了,虽然都是些省内高校的。

他努力了,然而结果却一直很一般。他的成绩一直不上不下,始终不是老师关注的对象,直到高三上学期快结束时,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那都是源于他被车撞的那次!

哪天晚上他上完晚自习后回家,在快进村口时,对面驶来一辆拉煤的翻斗车,司机喝的醉醺醺的,还没有开灯,当时他就凌空翻起,向后倒转360度,然后人就倒在了地上,随即昏迷不醒。等到他醒来时,看见周围围着一大堆人,自己的母亲正在掉泪。

看到他醒来,大家都十分高兴,幸亏那个司机当时开的不快,所以他伤的不算重。他仔细查看了自己的身体,除了额头多了个疤以外,其它地方也没有什么问题。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由于快考试了,所以他学习也格外的用功,这时他发现有些奇妙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每天晚上,他都会做梦,梦里自己是一个盖世的大侠,还娶了好几个漂亮的老婆,而且有些场面还是他这个少年人不应该知道的,但在梦中,他却一一经历,奇怪的是,每天一早起床后,他就把这些梦基本都忘光了,特别是那些漂亮老婆的容貌,他从来都想不起来。

然而,自第一次做梦起,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好了起来,而且自己身体也特别的好,基本上就没有再感冒发烧,而以前每年冬天他几乎每个月都感冒!

每天上学他依然按部就班的去,但却比以前效率要高很多。以前老师上课讲的内容,他不一定能都听懂,但从哪天起,老师还没有讲完,他就明白了;老师上课讲的一些疑难的题目,他也一看就懂;所有的课本,他看一遍,就会记住,特别是最发愁的英语,他发现所有的题目,他看一遍就知道正确答案,都不用老师提示。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神经错乱,后来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不过他并没有在老师面前表露,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普通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等到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所有的人,包括老师及同学,都大吃一惊:他竟然考了全年级第一,而且各科都是满分。这个时候,他也才真正相信自己与以前是不一样了。

老师们不敢相信他这样一个人能考这么好,所以第二学期开学后,就都围着他,给他出了很多很多的难题,让他做,结果他仍然是满分!这下,每一科老师都惊动了,连学校的高校长都惊动了,在全校大会上表扬了他,并当众许诺,如果他高考能考全省第一,那就奖给他五万元人民币的现金。五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对于他来说,这样可以减轻家里很多负担,所以他当时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却想自己一定要拿到这五万元的奖励。

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像以往一样,他仍然按时上学,只不过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出名之后,全校所有的学生都对他十分佩服,连高一高二的一些女生都在他经过身边时指指点点,有一些女生竟然给他写起了情书,但他一个都没有理,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路还很长,将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也发现他不仅看高考的书,而且还看了很多别的书,比如法语、日语、德语等!对于李景天的这些情况,他们个个都非常佩服。

他的篮球技术也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由于不用与同学一样全部时间都用来复习,所以他还是抽时间去打篮球,而他也发现自己的篮球技术好了很多,三大步他看一遍就会走了,而以前近两年时间他都没有学会!投篮也非常准确,基本上能每次都准确投篮,让周围的队友非常吃惊。所以每逢有比赛,大家伙都愿意与他一队,因为肯定赢球。

想着想着就到家了,父母却没有在,他知道他们肯定去菜地忙去了,于是收拾一下,也朝地里走去。西红柿该上架了,父母在地里正在将西红柿的头用绳系在搭好的架子上。

“都考完了?”父亲问道。

“嗯,”他答应一声,帮着干起了活儿。

早早成熟的他,知道父母的艰辛,也很体贴心疼他们,所以常常帮着家里干活儿。

“考的怎么样?”

“还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答应道。

“那就好,只要你能考上大学,我们一定供你去读,”父亲总是那么寡言少语,说了几句,就不再说了,开始埋头干活儿。

李景天跟母亲聊了几句,也开始专心干活儿。

他的家乡在中西省山水市,离城区不远的一个村子里。出门往西走不到一公里,就是梯田状的丘陵,上边还可以种地;再往西去五六公里,就是大山了,真正的大山:晴朗的日子,从村里看去,那山呈现出一种蓝黑色,到处起伏,像波浪一样,一个高过一个,低洼处像是骆驼背部双峰中间的低地,也是一个接一个。每年秋天,他都要与伙伴们一起到山里去采摘野果。北方的山一般都很浑厚,那些蓝色的波浪走近看都是土黄色的石头,也有一些小的灌木和不高的松柏等。他听大人说,真正的原始森林还在往西的大山里,那里人迹罕至,尽是些野兽出没,连大人都不敢落单一个人去,而且由于这些年的禁猎,基本上没什么人去了。

父母已经五十多岁了,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在他们这样一个村庄里,也只有靠种地来养活一家人,但由于村庄靠近市区,所以村里的情况还不错:家里种菜,一年也有个两三千元的收入,此外父亲还在市里打些短工,一年也能挣四五千,全家一年加起来,能收入六七千左右。但这些年,他上学也花了不少,因为自从十年前搞什么教育改革后,连带着市里的高中学费也涨到了一年三千多元,好在家离学校不远,所以他每天都按时上下学,回家吃饭,没有在外边住过,这样节省了一些钱。

看着起伏的群山,李景天心潮澎湃不已,不由想起了王平的邀请。

忙碌的十几天过后,高考的分数很快下来了,不出大家所料,他考了满分,在整个省里边,也是当然的第一名!

父母得知这样的结果非常高兴,高校长也拿出了答应的五万元奖金发给他,毕竟这样做的好处对他还是挺大的。第一,这些年学校收的学费足够多,本来对考的好的学生就有奖励,对他这样的学生奖励也是应该;第二,有这么好的学生,学校以后的招生一定可以更上层楼,一定能打败市里其他的高中;第三,这样的学生绝非池中物,将来能带给自己的好处恐怕不是这区区五万元能打住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校长大人还是眼光毒辣的:新学期还没有开学,很多中考后的学生就忙着找关系要进入他们学校,有的人甚至出很高的价钱,他这回特别高兴,既发了财,还收了很多底子好的学生;与此同时,其他的学校的校长们却乐不起来,眼看着好学生都流走了,却无能为力。

李景天此时也不得闲,很多人,有电视台记者、学校的老师、亲戚、周围的同学还有不远百里从其他县市来的学生及他们的父母不知如何打听到了他家的地址,天天都上门来找他,有的甚至托人找他的同学或者邻居买他的复习笔记或者计划之类的,据说在黑市上都价格很高!无奈之下,他想到了王平的邀请。

当他告诉父母这个决定时,遭到了他们的反对,毕竟,他过两个月就要上大学了,虽然现在通知书还没有到,但他报的是北大,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在山里出什么问题,那他们二老是肯定接受不了。这些天,他们过的特别高兴,儿子考了这么好的分数,市里的电视台天天放,还有这么多人来找儿子,学校又发了奖金,他们在村里一下扬眉吐气,看人都带着些高傲。此时他们就希望儿子能安静的在家里呆着,等着录取通知书的到来。李景天保证没事,但他们就是不答应,直到王平打电话邀请他去玩,他们才勉强答应了。

这天,李景天告别父母,偷偷的从家里出门,骑着自行车,向西驶去。一路上,他都穿行在河谷之间。这些年由于人类活动对自然的破坏,河谷基本上都是干的,偶尔有些低洼的地方还有一些积水,但都非常浑浊。河谷两边都是参天的大树,公路就在河谷的右边,一路上绿荫遮蔽,又加上是早晨,倒也十分凉快;两边的丘陵都是黄褐色的,有的上边还种着庄稼。大约骑了五六公里后,公路变的狭窄起来,两边的丘陵也变成了土黄色的石头,上边还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灌木和树木,再没有庄稼了。李景天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大山里,这里已经是他以前到达的极限了。以前虽然也想到山里玩,但却基本都在丘陵地带,从未进入山区,今天自己算是进入真正的山了。树木逐渐的多了起来,而且有很多是丘陵地带没有的种类,如松柏;道路一开始还能容两辆车并排经过,但到后来,只能容许一辆车通过,而且越来越坑凹不平,一看这样,就知道山里人的日子过的比较艰苦。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