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他们就留在陈群家里吃晚饭。下午的时候陈群给他们讲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近十年来,他一直从事能源行业,在甘肃与人合资做煤转油的工程。由于他眼光准确,进入的时间又早,两年前,哪个项目的利润已经有每年近一个多亿了。也就是说,他一年可以分到七千多万的净利润。可惜的是树大招风,两年前有一个姓侯的人突然找他想要接手他这个项目,并且给出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他当然拒绝了。

不过对方显然是有充足的准备的,很快他的项目被当地政府部门查处,理由是有安全隐患,而且还一直不让开工。等他去安监局了解情况的时候,却看见姓侯的人也在,而且跟好多头头都称兄道弟,结果当然是他的项目始终不能通过。他一气之下去找更上级的领导,却仍然没有任何结果。对方得知他的活动后,失去耐心,终于下毒手了。一个晚上,他的车被人拦下,对方照他的两腿腿弯各自打了一下,他就成了这样了。后来报警后,公安的人劝他还是早点离开当地的好,否则麻烦会更大。正好这时候,姓侯的找上门来又提转让项目的事情。他虽然不情愿,最后却还是答应了,不过价格比上一次高了一些。

“大哥,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让我知道呢真相?”听完他的讲述,章含韵呜咽着问。

“大哥还不是为了你们母女的安全吗?我后来想了,这件事牵扯太大,那姓侯的只不过是一个马仔,后边还有更厉害的人。唉,只怪大哥当时口没遮挡,到处跟人吹嘘自己有钱,结果惹来一场大祸!”不知怎么的,陈群此刻满是沧桑的样子。

“那姓侯的是什么来头?大哥?”章含韵问道,章若思给她递了张纸巾。

“应该是一个公子的随从,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陈群叹道:“人家的老子现在还在位子上,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景天不语。这样的事情离他还是很遥远的,如果不是听陈群说,又怎能知道呢?只是这社会也太黑暗了。

“含韵,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当着两个孩子呢!景天还是一个实在的孩子。刚才说他能在十分钟内治好我的病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陈群背靠在沙发上,坐了起来,示意保姆倒水。

“谢谢,陈叔叔,可是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叔叔想告诉你,以后不可以这么实在!要不然你会吃亏的。比如刚才你知道可以在十分钟内治好叔叔,那你应该尽量把情况夸大,把时间说长比如好几个星期内!这样会让对方知道你的努力和辛苦,在谈判时可以为自己争取最好的条件!”陈群喝了口水,耐心解释着。

“这么做不是骗人吗?”李景天不解问道。

“怎么会呢?你想啊,如果不是你章阿姨带你来,叔叔是不会相信你的实话的;再一个,对于叔叔这样一个商场的老人来说,总是不自觉的把什么都带上利益的烙印,因此会考虑你会不会有什么别的企图。好了,这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陈群笑道。

“行了,你就不要把小孩子教坏了!”章含韵嗔道,白了陈群一眼,给李景天递了杯水。

“谢谢阿姨!谢谢叔叔!我想我大概明白一点了!”李景天脸带羞赧道。刚才陈群说的让他很是吃惊,他从来没有想到人可以这么复杂,但他知道,最起码陈群还是出于好心才跟他讲这么多的,看来以后自己在这方面是得注意一些,当然跟自己的亲人就不用这样了。

吃完饭,陈群给了他一张现金支票,李景天一看上边写着的数目“五十万”就吓了一跳,赶紧推辞道:“陈叔叔,这我可不敢要!这点忙是应该帮的!”说完讷讷地看着章含韵,希望她能帮着解决。他可从来没有想到,陈群会给他这么多钱。虽然陈群刚才说他一年挣好几千万,但那毕竟是人家的,自己做的一点跟本就不算什么。

看见他为难的表情,章含韵有些不忍,道:“大哥,是不是太多了啊?”

“含韵,这件事得听我的!”陈群斩钉截铁说完,朝李景天道:“景天你就收下吧!这个商品社会什么都讲究等价交换。叔叔的病与这五十万比起来,那这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只不过,你是一个学生,没必要有很多钱,所以叔叔就只给你这五十万,应该够你上大学的花费了。你要是不收下,叔叔就会认为你是伪君子!还有,这两年叔叔卧病在床,经常上网,认识了一些同样病情的网友,大部分在北京,很可能最近会经常麻烦你呢!不过他们中有的是穷人,可给不了你这么多的钱呀!”陈群说完打趣地看着李景天。

“好吧,景天,你就收下吧!这是你的劳动报酬,如果不是你,你陈叔叔恐怕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章含韵改了主意,也帮着陈群劝说。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谢谢陈叔叔、章阿姨!”李景天考虑一下,还是决定接受。一是自己确实需要钱,二是他隐隐觉得或许这才是社会上的人应该的行为吧。他却没有想到,学校也是一个社会,只要有人就有社会。

“看来我陈群又可以做一番事业了!”告别陈群临出门时,陈群豪气满怀的说。“对了,景天,以后有事可以给叔叔打电话,也来玩!”

回去的路上,章含韵给他介绍了与陈群的关系,陈群是她最好的发小兼大学同学,这么多年一直照顾她们母女,却不计任何酬劳。因此章含韵对他非常信任,若思也是一样。李景天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今天的事情太让他震惊了,想到他已经是个富翁,他就觉得是做梦一样。

突然,小丫头若思开口了:“景天哥哥,你有这么多钱了,那还会不会给我当老师?”说完两只明亮的眼睛盯着男孩。

李景天哭笑不得,道:“当然会继续了!”

“真的?”

“真的!”

“那我们拉勾!”少女说完伸出白嫩的小手,欣喜道。李景天也伸出他的手指头。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坐好吧!”章含韵开口道,语气中带有一丝责怪。

回到家约好下周二晚上六点后,李景天就告辞回宿舍了。快到宿舍时,他给苏雪打了个电话,说了说情况,她也是一惊,接着就恭喜他,语气中带有许多调侃。两人约好明天晚上见面详细谈,就挂了,好像苏雪在家也不是那么方便打电话,每次都说不上几分钟。

第二天一早,他去银行把这笔钱取出,转存到他的户头上,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不是在做梦。虽然对方可以马上知道这笔交易,但考虑到对方的心思,李景天也就不避讳他对金钱的热爱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使得他对社会的认识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他也成熟起来了,再不是哪个怯生生的懵懂少年!

接下来日子一切都平稳进行。章含韵还真是忙,李景天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见过她了;看来章若思还真可能是故意装作学习不好来引起她的注意。不过现在这个丫头的注意力全转到李景天这边了,这不,说好了下周三下午要来学校看他。

从她的嘴里,李景天了解到章含韵是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好像在开发一个位于颐和园北边的项目。她爸爸早就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的把她带大。陈叔叔对她们母女都很好,经常关心她们,即使生病的这两年也一样。苏雪听说这个丫头要来,起了兴趣,准备会会他的‘高足’。

周三下午,章若思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学校,李景天三点后刚好没课,于是带她在校园里兜了一圈儿。天已经热了,她上衣是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西服外套就挎在胳膊上,还背了一个大书包,头发披散在脑后,一见面就拉着李景天的手不放开了。虽然少女的双手细腻纤滑,李景天心里却叫苦不迭,这要让苏雪看见可怎么解释呢!

“景天哥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看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少女关心的问,两只明亮的眼睛在他脸上扫来扫去。

“没事,若若,你能放开我的手吗?”李景天心道,哪怕你发发小脾气,也比被苏雪看到好吧!

少女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反而握紧他的左手,道:“哦,我明白了,哥哥是不是怕被苏雪姐姐看见?”说完,还揶揄地看着他,明眸乱转,好像在打什么主意。

“也不是,不过在学校里,这样不好!”李景天撒谎,脸稍微红了。

“哥哥,你看对面!”少女没有接他的话茬,手指着对面。那里的长凳上,一对年轻男女正在腻歪。女的正坐在男的怀里,两只嘴唇也已经紧密结合了。

“好了,若若,少儿不宜!”李景天赶紧拉少女走上另一条道,心里对刚才的男女咒骂不已,这不是让自己的谎言不攻自破吗?

少女却把他的手拉的更紧,喜道:“想不到大学里这么开放,我们同学只能偷偷摸摸的接近。”

“你们同学也都谈恋爱?”李景天奇道。他也不再强求她能松手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同学很多都……呀!不说了……“少女脸红的看着他。

李景天心里一动,问道:“我们若若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生追吧?”

章若思骄傲的抬起头,又点了好几下,道:“那是当然,可惜本姑娘一个都看不上!”

走着走着,李景天试着脱离她的小手,章若思感觉到了他的动作,语气哽咽道:“哥哥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会呢?”李景天赶紧否认。

“那哥哥为什么不拉着我的手?一直以来人家就想要一个哥哥,好不容易有一个了,当然要好好撒娇!”章若思娇嗲道。

李景天听她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默不做声。

“更何况,哥哥拉妹妹的手,没什么的。我想苏雪姐姐能理解的!”见他不语,少女继续道,身子却向他这边靠近很多,一股股的体香直冲他的鼻孔,让他有些意乱神迷。

走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就五点了,两人向食堂走去,苏雪在那里等他。临进食堂时,章若思松开了他的手。由于时间还早,食堂的人不是很多,李景天一眼就看见了苏雪。她今天穿一件杏黄色的上衣,配上白皙的脸孔,非常干净、清秀。

看见他们进来,苏雪起身招呼,李景天这才看见她穿着条黑色的七分裤,衬托出她婀娜的身姿。

少女首先开口了:“苏雪姐姐,你真漂亮!怪不得哥哥给我上课时老走神呢!”

苏雪俏脸飞红,却透出几分欣喜:“这就是若思妹妹吧!人又漂亮,又聪明,就是有几分调皮,景天你说是吗?”

李景天讷讷几声,没有说话。章若思这么说,到真出乎他的意料。

“苏姐姐,你比我想象中漂亮多了!哎呀,这条裤子你哪儿买的呀?真不错!”少女却丝毫不以为意,此刻看到苏雪的裤子,眼光就移不开了。

“真的吗?”苏雪双眼放光。这条裤子好多人都跟她说不好,可惟有这个刚见面的妹妹说好。

“你们就站着吧,我可先坐下吃了!”见她们这样,李景天不管不顾的吃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也不等我们!”两人停止了话题,也坐下来,苏雪嗔道。

“我提议,为见到苏姐姐干一杯!”章若思神采飞扬道。

“好啊!同意!”李景天也道。

苏雪举起手中的果汁,三人一起碰杯。

章若思正在给苏雪讲她们老师的各种糗事,时不时惹的她一阵笑声,娇躯振动之际,胸前双峰跟着起伏不定,看的李景天脑子一阵空白。他还是第一次见苏雪穿这么少的衣服,曼妙的身姿根本就不是衣服所能掩盖,他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曼妙但冰冷的声音:“阿雪,你也在这里啊?”李景天回头一看,一个俏丽的女孩正立在他身后。她一身白色连衣裙,还好不是十分贴身,否则肯定会曲线毕露,即使如此,她那美妙的身姿还是会吸引很高的回头率的;如冰山般冷竣的俏脸,此刻因为苏雪的原因,显出一些笑意;漆黑幽深的眼珠里,好似有无尽的寂寞。她正是方雅菲,这是李景天时隔四个月后第一次见到她。

苏雪一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起身拉着她坐下,热情得不得了。她接着向方雅菲介绍起了章若思,并说明是李景天的学生。

李景天却觉得方雅菲的眼睛不时往自己身上瞥。

小丫头章若思听说方雅菲在拍电影,已经不让苏雪说话了,缠着她问个不停。

李景天心道,还是打个招呼吧:“方雅菲,你好,好久没有见你了!”

方雅菲好不容易从章若思的问题中摆脱出来,回答道:“你好,李景天,好久不见了!”语气镇定从容,如果有一台仪器能把它录下来并分析的话,会发现语调什么的一模一样。

章若思还在纠缠:“雅菲姐姐,你都在哪里拍戏呀?去过什么地方了?见到什么大明星了?会在北京拍吗?我可以去看你拍戏吗?”连珠炮般发过来许多问题。苏雪看在眼里,道:“若思,让你雅菲姐姐先吃饭再谈好吗?”说完问了方雅菲想吃什么,让李景天去买饭。

方雅菲倒有些喜欢章若思这个丫头,与她自己性子刚好相反。”若思,姐姐拍戏去了一次法国,接下来,会一直在国内。这部戏下个月底就拍完了,五月中旬在北京会有一场戏的拍摄,来看姐姐演戏。”

“哇!太好了!”李景天刚端着饭回来,就见她这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他回来,小丫头突然站起来扑到他怀里,欣喜道:“景天哥哥,雅菲姐姐要带我去看她拍戏!我太高兴了!”鼻子里还抽泣着。

见她这样,苏雪和方雅菲都吃了一惊,好在苏雪还比较镇定,没有说什么,但一双俏目却盯着李景天,满是疑问和不满;李景天更惨,动都不敢动,只好摆了摆手,做了一个我很无辜的姿势。

见没有人说话,小丫头感觉到了不对,轻轻推开李景天,对苏雪道:“苏姐姐,你别生若若的气好吗?也别怪哥哥,是若若太高兴了,才控制不住自己。”此刻的她,修长的雪颈低垂,脸上满是乞求。

苏雪也无话可说,李景天的表现她看见了,小丫头的性子她也有了一些了解,想到这里道:“若若,这是你的昵称吗?真好听……姐姐怎么会怪你呢?”说完无奈的笑了。方雅菲看在心里,什么都没说。

“真的?”小丫头抬起头,鼻子里抽泣了几下,用手擦了擦脸,双眼滴溜溜的乱转起来。”雅菲姐姐,那你一定带我去啊!”小丫头还是没有忘记正事。三人都笑了。

看着方雅菲文静的吃相,李景天问道:“方雅菲,你的课程怎么办?是请假了吗?”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雅菲还是有些办法的。”苏雪抢先回答道。

“那这部电影叫什么名字?是谁拍摄的呢?”李景天的好奇心也勾起来了。

“电影叫《梦里花落知多少》,是著名导演马华临拍摄的,我演女主角非烟。这是一部青春爱情片,们来片场看我拍戏。”方雅菲停下碗筷,一口气解释完了。

“好啊!我们一定去看,是吧,苏雪?”李景天在别人面前还是直接叫苏雪名字的。

苏雪白了他一眼,朝方雅菲道:“我们当然会去支持你的,雅菲!那你最近是不是都会在学校里?”

“是啊。外景的戏已经都拍完了,就剩下一些在北京拍的戏了,也不耽误我上学。真怀念学校呀!一转眼已经两个月没上课了。”方雅菲幽幽一叹,露出深思的表情继续道:“阿雪,这次拍戏,我想通了一些事,还是挺高兴的“。说完,美目饱含深意的瞥了李景天一眼。

“雅菲,这次难得我们三姐妹相聚,不如晚上去唱卡拉ok吧!省得你到时候出了名,我们连你面都见不到。”苏雪提议道。

“好啊!好啊!”最先欢呼雀跃的,正是章若思。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