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起坐班车回城去。陆语诗家住在离单位不远的一栋老式楼房里,看样子得有二十多年了,红砖外墙,几乎家家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的栅栏,整个房子也就六层楼,她们家在五层。

进了门就是狭窄的客厅,大概有六七平方米,只够摆一张餐桌。客厅两边分别是厨房和卫生间,正对大门的是两间卧室,从开着的门口看进去,一个老妇人正躺在床上,听见他们进来,道:“小诗回来啦!”声音沙哑、虚弱。

“妈,我回来了!”陆语诗关上门,高声道:“我还给您带来一个客人呢!”

“哦?扶妈起来,让妈看看是谁来了!”老妇人声音虚弱。

陆语诗赶紧向卧室走去,慢慢地扶起了老妇人。老妇人转过脸来,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苍白、皱纹密布,花白的头发,看样子得有七十岁了。李景天心道,老妇人肯定有病在身。

“对不起,让客人见笑了。我身体不好已经一年多了,都没有办法亲自招呼你,实在对不起了!”

李景天跟了进去,道:“阿姨,您身体不好,就别动,让我帮您看看吧!”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决定帮帮老太太。

“语诗,你妈妈怎么了?”他握着老妇人的右手,一道真气输进老妇人的体内,一边问着陆语诗。

陆语诗闻言一阵抽泣,道:“我妈妈她十年前就曾得过一次同样的病,当时身体好,自己硬扛了过去,后来好像就没事了;没想到一年前突然又中风了,然后身体就不行了。当时连话都说不了,送到医院抢救,医院检查完后说手术没有办法做,只能自己服用一些药物,并且慢慢调养。现在她腿脚不便,自己走不了路;好在思维已经恢复正常。”

“好了,小诗,哭什么?妈妈这不是挺好吗?不要让客人笑话。对了,还没有问客人名字呢!”老妇人很坚强。

“阿姨,我叫李景天,是北大的学生。”李景天轻声介绍道。

“你就是李景天?”老妇人两眼放光,仔细的打量着他。

“阿姨您知道我?”李景天奇道,没有注意陆语诗脸上飞上一抹红润。

“是啊,还没有感谢你救了小诗呢!”老妇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阿姨,您就不要动了!”李景天真气一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功夫并不能治疗这样的腿脚不便,毕竟神经系统的问题,他还解决不了,血管内的堵塞也并不是他所能疏通的。他心道,看来只能去大医院治疗了。

“阿姨,您去的是那家医院呀?”李景天问。

老妇人说了一个医院。李景天知道是北京最好的医院之一了,可是难道就没有办法吗?他决心自己回去查查资料去。

陆语诗已经去准备晚饭去了,李景天与老妇人聊了起来,他这才知道陆语诗还有一个妹妹叫陆语琳,在上海财经大学上学,已经大三了。老太太的丈夫是个警察,三年前去世了。她当初怀姐妹二人时,已经四十一岁,本来没想要,但后来一咬牙还是要了,而且还是双胞胎。李景天打量了一下墙上挂着的一家合影,果然一对儿姐妹花一样漂亮,只不过脸上都有些忧郁,可能那时候他们家境已经不太好了。

李景天还知道陆语诗为了让妹妹上大学,自己高中毕业就工作了,后来考进了警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她当初也考上了大学,却没有去上,而是毅然选择工作供妹妹上学,因为那时候她们的父亲刚刚去世,家里没有经济来源。陆语琳暑假在上海打工,就不回来了。听了这些,李景天对陆语诗的敬佩多了几分!看来大城市的人也有自己的不幸,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一切都好。

李景天也向老妇人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老妇人听的特别认真,还时不时插话问几句。

两人正自相谈正欢,陆语诗已经做好饭了,是李景天最爱吃的西红柿打卤面,还配有萝卜丝和黄瓜丝,面条是非常筋道的手擀面,所有这些都是陆语诗早晨上班前就买好,当天中午及晚上她都回来照顾老妇人吃饭。

‘哧溜’李景天吃得高兴,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尤其是陆语诗还准备了陈醋,特别对他的胃口,不由得美美吃起来。

“喝啤酒吗?”陆语诗从冰箱拿出一瓶冰镇啤酒,问道。老妇人看了一笑,自己的女儿恐怕是看上这个帅小伙子了。老头子去世后,家里从来不准备啤酒和陈醋,可是今天女儿却……想到这里,叹了口气,随他们年轻人去吧。

“谢谢!”李景天不客气道。

陆语诗给他打开,倒了一杯。

看见他吃的这么开心,这么不顾风度,老妇人和陆语诗对视一眼,满是笑容。“慢点吃,别噎着!”老妇人叮嘱道。

吃完饭,李景天想帮着陆语诗收拾,被她拒绝了,于是他就无所事事的跟老妇人继续聊着;陆语诗收拾完后,加入进来。突然电话响了,陆语诗欣喜的跑去接电话,是她妹妹打来的。

“姐姐生日快乐!”电话那边高兴道。

“语琳你也一样!”陆语诗压低声音。

“怎么了,姐,声音这么小?”电话另一边传来不满。

“没什么,姐把哪个人给带到家里了!”陆语诗道。

“啊!”电话哪头传来一声惊呼。

沉默。

“妈说什么了吗?”电话哪头继续道。

“妈好像很满意的样子!”陆语诗赧然道。

李景天本来不想听的,却不由自主的偷听起来。凭他现在的功力,只要想偷听,方圆一百米内,即使隔着墙壁,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老妇人有些累,已经躺下休息了。

“对了,姐,你哪天说他救了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次我没有时间听完。”陆语琳问道。

李景天悄悄走了过去,站在陆语诗的旁边。这美女警官已经换了一身家里穿的衣服,粉色的吊带上衣和短牛仔裤,衣袖都挺宽松,从他所处的角度能看到那微张胸口耀眼的白色。嗅着她短发上的幽香,李景天收摄心神,听着她的电话。美女对他的到来浑然不觉,仍然继续着她的话题。

陆语诗已经说完她被救那一段,正自问陆语琳:“对了,语琳,你说你找的工作是促销,那累不累啊?”

“姐,不累,我卖化妆品,就凭我的国色天香,那些客人都来我这里买!”陆语琳格格娇笑道。

“那你得注意身体,别中暑了。妈一切都好,你就放心吧!”陆语诗叮嘱。

“放心吧,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要抓住机会呀!”陆语琳打趣道:“等明年我就有姐夫了!”

“呸!小妮子,嘴欠打呢!是你想……”陆语诗发现了李景天的身体正靠在她旁边,不由得俏脸绯红,停住不说了,神情却又马上带几分恼怒,捂着话筒怒道:“你都听见什么了?”

见美女发怒,李景天赶紧解释道:“我刚过来,什么都没有听见。”双手无辜的摆了摆。

陆语诗没有跟他马上计较,继续着与妹妹的对话:“姐姐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姐姐。对了,姐,等我挣到钱,我一定给你买那款nokia的最新款手机!”陆语琳兴奋道。

“你可别给姐买什么东西,姐什么都不缺。好了,先聊到这儿吧!”陆语诗说完挂断了电话。

见她打完电话,李景天继续解释道:“语诗,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神色惶恐之至。

见他这样,美女‘扑哧’一笑,道:“你紧张什么呀?人家又没说要怎么样你!”那娇俏的模样让李景天心脏砰砰乱跳起来。用力控制住自己,心道,我这是怎么了?苏雪和方雅菲才刚走,我可不能太不象话。

“你妹妹……不在北京?”李景天深吸一口气道。

“嗯”美女轻道:“她在上海上学,大三了,明年就毕业了”。

“挺好的!我该走了,语诗!”李景天告辞。

“我送你!”

老妇人已经熟睡,两人悄悄下楼。刚到楼下,李景天的手机响了起来,李景天拿出一看,是方雅菲打来的。他按了通话键,一张娇俏又有些憔悴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背后一看就是酒店的房间。

“你忙什么呢,景天?”方雅菲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没干什么,在街上呢!”方雅菲头像出现的一刹那,陆语诗看见了,不由得娇躯巨震。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她敢肯定,这个女孩子自己是见过的,在梦里,对,是在梦里。

此时天已经微微黑了,不过路灯还没有点亮。由于惦记着旁边的人儿,李景天并没有让方雅菲看见自己这边的情况。

“累了吧,雅菲!早点休息吧!”李景天柔声道。

“不吗,我要你跟我聊天!”方雅菲撒娇道。

“好吧!今天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吗?”他们每天的对话都差不多,无非就是两人各自的情况。苏雪是一早给他电话,而方雅菲则是晚上,白天有时也打。

看见他们亲热的电话视频,陆语诗突然觉得不舒服,原来……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了!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呢?她突然觉得万念俱灰。

李景天与方雅菲聊了有六七分钟才挂断电话,却看见身边的人儿脸色阴沉。“怎么了,语诗?”他不解问道。

“没什么!我要回去了,再见!”佳人匆忙擦了把脸,恢复到自信之中,说完匆匆离去。

看着她美好的背影,李景天心道,难道是因为方雅菲的电话?想想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她,看来只能是因为这个了。难道她真是梦中人之一,而且也认得自己?想到这里,不由得头都大了。不过,自己还是挺喜欢这个美女警官的,毕竟男人都是好色的,而且自己对她有一种与对苏、方二女一样的亲切感。刚才她妹妹不是说她想要买一款手机吗,干脆自己替她买了,送给她得了,这样也能博得一些好感。他却不敢让苏、方二女替他认人,怕招来她们的笑骂;心道,这事就顺其自然吧。

他骑着自行车找到一家附近的手机店,已经八点多了,这里仍然开着门。见有人进门,热情的售货员小姐立刻迎了上来。李景天直奔主题,问了陆语诗喜欢的那款价格,然后就买了下来,还给她顺便买了蓝牙耳机。晚上回到宿舍,想起陆母的病,上网查了一下,查到一家私营医院专门手术治疗中风,赶紧记了下来。

第二天他便骑着自行车到处看房,一天内跑了十几个楼盘,主要是在海淀区。下午时给陆语试着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请她吃饭,陆语诗犹豫半天,还是答应了。

他们选了一家离陆语诗家不远的餐馆,李景天然后就先去等。七点半左右,陆语诗来了,穿着一身绿色连衣裙,下摆带有许多米色的花边,走动之间,带起阵阵香风;她仪态万千,浑身充满平时看不到的风情。李景天都看呆了,没想到英姿勃发的美女警官竟然可以这么妩媚、动人。

见他发呆,陆语诗露出满意的微笑,嗔道:“你发什么呆呢!”

李景天讪然一笑,道:“语诗你今天真漂亮!没想到我们的铁娘子可以有这样的风情!”说完双眼狠狠地盯了陆语诗几眼。

陆语诗酥胸一挺,坐直身子,格格娇笑道:“我有你女朋友漂亮吗?”

李景天一呆,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找人家出来有什么事吗?”见他这样,陆语诗语气转冷道。

李景天心道,女人真是善变,但我陪着笑脸,你总不能也给我冷脸吧?想到这里,小心翼翼道:“语诗,祝你生日快乐!”右手把放在椅子上的花拿起来。

陆语诗满脸欣喜,接过鲜花:“这花真香!谢谢你,景天!”

李景天道:“语诗,我知道昨天是你生日,真的感谢你给我做的西红柿打卤面!可惜昨天没有礼物送你,今天我还带了一件礼物给你!”说着从包里拿出手机盒递给她。

“哇!是最新款的nokia啊……”陆语诗欣喜不已,拿在手里端详许久却没有打开包装,抬起头,毅然道:“景天,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

“我可是专门为你买的呀!再说现在去退也退不了了,你就收下吧!再说了,我可是有条件的……”李景天劝说道。他已经猜道陆语诗不会这么痛快接受,毕竟她心里的疙瘩还没有解开。

“不行,我不能要。对了,我听妈妈说你来自农村,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呀?”美女警官说到这里,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充满怀疑的看着他。

“你职业病犯了吧!”李景天佯做生气:“这些都是我替人看病挣的。绝对不是非法所得。”看着陆语诗依然怀疑的目光,他不得不向她介绍起了自己的‘发家史’,直到美女脸上浮现释然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有钱,哪我就劫富济贫一次吧!”陆语诗开心的娇笑,却突然想起他刚才提到的条件,羞赧道:“你刚才说有条件是什么呀?”。

李景天狡黠一笑,双目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看到美女要生气了,赶紧道:“就是我要天天吃你做的西红柿打卤面!”

“可以呀!不过就怕你吃腻了!”陆语诗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俏目横了他一眼道。

李景天突然想到老妇人的病,道:“语诗,不如下周带你妈妈去看一次病吧!钱我这里有。我听说有一个私营医院大夫的水平特别高,专门做手术治疗这种病,你妈妈或许会彻底康复呢!”说完把医院名字、地址和医生名字告诉了她。

“哪多不好意思呀!”陆语诗羞赧道。

“咱们是朋友,是吧?到时候我陪你去!”李景天道。

两人甜甜蜜蜜地吃了一顿饭,陆语诗缠着他问女朋友的事情。李景天实事求是的给她做了介绍,待听说他竟然敢同时对两个女孩有好感,都是他的女朋友时,她非常吃惊,就不再多问了。李景天也了解到了她家庭及她妹妹的更多情况。

陆语诗及妹妹陆语琳三年前考上大学的时候,父亲刚刚去世,家里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让她们都上学,陆语诗于是痛下决心,自己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尽管那也是一所著名的大学,让妹妹一人去上。靠着父亲的一点抚恤金,陆语琳去了上海上大学,不过她乖巧懂事,知道姐姐为了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所以学习特别认真,还一早就开始打工挣钱。

陆语诗自己则在北京到处打短工,在好几家洋快餐店做工,后来觉得这不是什么长久的办法,于是参加了警察的招聘考试,终于在一年后考入警队,培训一年后,母亲又恰巧病了,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领导上把她分到家附近的派出所作片儿警,以便能照顾母亲。

李景天听着她介绍的坎坷历程,把自己家的一些情况也跟她做了介绍,最后两人都唏嘘不已。

陆语诗突然想起上次逮到那四个小偷的事情,说所里给她记了一个三等功,听说还要给李景天发见义勇为奖,李景天赶紧跟她说自己不需要这个。

吃完饭后,李景天把她送回家,周日还要继续去调研。他却没有想到,今天的一切,在美女警官陆语诗的心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