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下午他陪陆语诗和老妇人来到位于西城区的这家专科医院。老妇人只能坐轮椅,所以李景天就累了很多,提前租了一个大的商务车才能成行。

民营医院的服务态度真是好,有专门的护士全程陪同,主治医生让老妇人做了一些检查,便委婉的告诉他们老妇人的病已经无法手术了,建议他们让老妇人好好静养,这样或许可以多活些日子。

出乎意料的是,老妇人对次却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表情看上去很平静。医生偷着告诉他们,老妇人可能日子不多了,让他们做好准备。

回到家后,陆语诗去张罗做饭,是李景天爱吃西红柿打卤面,老妇人则和他在楼下散步。李景天推着轮椅,两人聊了起来。

“景天,麻烦你了!”老妇人道。

“阿姨不要客气,语诗在驾校很照顾我的!倒是阿姨您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李景天有些不好意思。

天已经快黑了,两人走在楼下的青石路上,倒也不觉得太热。

“阿姨的身体阿姨知道,其实阿姨一年前就知道自己什么样了。阿姨只是担心阿姨走后,语诗姐妹会吃苦。”老妇人说完,抬起头,盯着他看,哪目光像是考察,又像是赞赏。

李景天心里剧震,推着轮椅的手不由停了下来:“阿姨说笑了,医生说了,您身体很好,能活一百岁!”心道,难道她知道医生说的话了?可是自己这么说谎,应该——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景天不要骗阿姨了,这种病只要第二次发作,一般来说就救治不了了。”老妇人又低下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担忧的神情,那花白的头发,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由心里一阵酸痛。

老妇人突然抬起头,坚定的看着他:“景天能不能答应阿姨照顾语诗?”目光中充满期待。

李景天心一软,道:“阿姨放心吧,我跟语诗年龄一样,我一定我照顾好她的!”坚毅的脸上充满自信。

老人点点头,满意的笑了:“那就好,语诗这丫头还从来没有带男孩回过家呢!看来,她挺喜欢你的!你这么说,阿姨就放心了。只是语琳,哎……”虽然接触才短短几天,她却对面前的这个大男孩充满信任。

“妈,你们聊什么呢?这么高兴?该吃饭了!”陆语诗走过来,瞥了李景天一眼,好似责怪他不及时回去。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对了,景天还挺幽默的,你看把妈逗的!”老妇人高兴道,脸上满是笑容;心里的重担放了下来,她还是挺满意的。

“他?”陆语诗怀疑的目光看向李景天。

李景天耸耸肩,得意的看着她。陆语诗脸一红,别过俏脸。

还是李景天做苦力,一个人把轮椅抱上五楼,老太太坐在上边没动。

进了门,老妇人开口了:“真看不出来景天你这么有劲!”回过头慈祥的打量着他,那目光就像丈母娘打量女婿似的。

“我练过一些功夫。”李景天脸一红,解释道。

“对了,景天,你哪天怎么救的我呀?能教我几招吗?”陆语诗也仔细打量着他继续道:“我审问过那三个家伙过程,他们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你打倒了。”羞赧的看着他。

“好啊,不过我的武功必须练内功。我可以指导你”李景天欣然答应。

三人坐下开始吃饭。李景天实在是爱吃陆语诗做的西红柿打卤面,不由得狼吞虎咽起来。

“对了,景天,你的功夫跟谁学的呀?”陆语诗突然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记得有一天掉到水里,差点被淹死,结果醒过来后,就莫名其妙的有了内功。”接着把他哪次的经历向陆语诗做了介绍。这还是他第一次向别人透露自己的武功来源,以前苏雪、方雅菲虽然知道他会武功,却从来没有问过他怎么得来。

“哦?”陆语诗听下碗筷,沉吟不语,旋即继续:“那你的内力有多强?”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给你和阿姨演示一遍。”说完起身,从厨房找了一个铁勺,真气运行双手,用力一搓,长长的铁勺变成了一个铁球;又用力一伸,铁球又变回铁勺,只不过勺不像勺,奇丑无比。李景天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发,道:“不好意思,勺子用不了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演示。”

陆语诗和老妇人都看呆了,良久都没有声音,房间里一片寂静。还是陆语诗打破了安静:“你的功夫太吓人了!我看我们警队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功夫!”

老妇人虽是面色如常,但心里却乐开了花,看来这个‘女婿’没有选错,女儿最起码不会受人欺负了。

陆语诗一把夺过勺子,仔细观察道:“要不你毕业后加入我们警队得了!”

“可是,我对当警察没有什么兴趣!”李景天无奈摇摇头。

“那你想做什么呀?”老妇人好奇问。

“阿姨,我希望上三年就大学毕业,这样就可以早点工作了。至于做什么,我还没有考虑好。只不过,可能去经商吧!”李景天把自己的想法跟老妇人说了。

老妇人点点头,道:“阿姨相信你不管做什么都能成功的!”

陆语诗很是失落的叹了口气:“可是,这会是国家的一大损失!”

“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还是吃饭吧!”老妇人道。

吃完饭后,约好第二天中午跟陆语诗一起吃饭,他就离去了。

上午快11点了,正当他准备要走时,办公室外探进一张娇俏可人的脸,瓷娃娃般打扮,皮肤白皙,穿着俏皮可爱的粉色少女长裙,嘟着小嘴叫道:“景天哥哥,我来看你了!”正是章若思。

李景天心道,坏了,这个小魔星来了。这些天忙着工作、学车还有苏、方、陆三女的事情,都忘了与她见面了。可是今天中午,该怎么办呢?

饶是他聪明过人,此刻也束手无策。强自挤出一丝欢笑,道:“若思你来了,你妈妈知道吗?”

少女小嘴一撅:“你们都不理我,我就找来了!”说着大大方方的走到他的身边,盯着他看。王经理和杨小宜看见她来,都别过脸去,可是李景天却分明看见她们脸上的偷笑。

“若思,这是王经理,这是杨姐姐。”李景天忙着介绍她给二女认识。

三人打过招呼,李景天痛下决心,就带这丫头去吧!出了门,他问:“若若,你怎么不去看你妈妈去?”

“哼!”少女不满的翘起嘴角,可爱的小鼻子抽搐一下,∶继续道:“她就知道忙!我来公司也没有看到她!”李景天这才想起章含韵上午出去了。

“若若,你也不要怪你妈妈,她还不是为了你忙吗?”李景天劝说着:“你可以找哥哥玩呀!”

“真的?”少女俏目圆睁,认真的盯着他:“这可是哥哥说的!我们拉勾!”李景天心道,这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吗!暗自后悔不已。

“哥哥骗我!”少女突然俏脸下垂,双手不停的搓着衣摆,脸上一副凄凉的样子。

李景天吃了一惊,拉起她的小手,道:“怎么了若若,哥哥怎么会骗你呢?”

章若思凄然道:“那哥哥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给我打电话呢?还有刚才人家进门时,哥哥为什么要那么勉强呢?”

李景天心道,这小丫头真难对付,心还挺细。脸上却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好若若,哥哥错了,以后哥哥陪你玩,好吗?”

少女俏脸转晴,道:“那哥哥可不许反悔啊!还有这次我考了全班第一,妈妈奖励了我一台笔记本,哥哥是不是也给人家一个礼物?”她美目圆睁,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期待的看着他。

李景天哭穷道:“那哥哥不就破产了吗?”

少女扑哧一笑,道:“坏哥哥,别以为若若不知道你有多有钱!”

“那你想要什么呀?”李景天问。

“算你对我好!”少女娇俏地看了他一眼,道:“就哪个最贵的智能手机吧!”接着说了那款手机的型号。李景天心道,这手机恐怕比章含韵给买的笔记本都贵。这些天买了两个手机,他对市场行情还是熟悉的。

说着已经到了饭店门口。为了不让公司人知道他和陆语诗一起吃饭,他特地找了一家稍微远一些的饭店。

李景天道:“哥哥带你见一个人。”说着推门而入。

陆语诗已经在等他了,见他带了一个小美女,脸色一变,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来我给你们介绍,若若,这是陆语诗警官,你就叫陆姐姐吧!语诗,这是我的学生章若思。”李景天给二女做了介绍。

“陆姐姐,你好帅呀!”少女打量着一身制服的陆语诗。

“你是若思?”陆语诗惊奇道:“你李‘老师’老提起你!”陆语诗也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洋娃娃般的小妹妹,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章若思突然回头看了李景天一眼,满是深意,三人坐下点菜。

“早到了吧!”李景天问。

“刚到,”陆语诗羞赧道。李景天总觉得她今天有些不对劲,心道,难道昨天晚上老妇人跟她说了些什么吗?

“陆姐姐,你是做什么的呀?”少女问道。

“我呀,是这里的片儿警,对了若思,听说你考试考的不错?”

“只不过是全班第1!”章若思骄傲道。

“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姐姐当初没有上大学,好后悔呀!”想起自己的事情,陆语诗情绪有些低沉。

“陆姐姐,你遇见过坏人吗?害怕吗?”少女好奇问道。

“不害怕,我们警察什么都不怕!”陆语诗身子一正,酥胸前挺道。

“我也想当警察!”少女突然道:“专门抓那些色狼!”双目在李景天身上到处逡巡,让男孩心里一惊。

好在菜上来了,三人开始吃饭,接下来章若思与陆语诗相谈甚欢,让李景天插不上嘴。最后两人还约好周六去逛商场。李景天心里叫苦,自己的苦难就要开始了。本来有许多话想对陆语诗说,可是当着小丫头,他却不能说什么。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吃完饭后,陆语诗上班去了,李景天与章若思走出餐厅,向公司走去。陆语诗刚离开,小丫头就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李景天,那目光好似要把他给看穿。

终于她开口了:“哥哥快贿赂我吧,要不然我就告诉苏姐姐!”说完得意的看着李景天。

李景天心里后悔不已,开口道:“哥哥跟陆警官只是普通朋友。”

“哥哥骗我!”少女狡黠一笑:“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陆姐姐对你很有情意,我可是看见她老偷偷看你的!”

李景天气结:“若若,哥哥对你怎么样?”

少女脸上依然是狡猾的微笑:“哥哥对我吗……嗯,很一般吗!”抬起俏脸,露出一段雪白的粉颈继续道:“不过如果哥哥肯陪我去玩坐山车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跟不跟苏姐姐说!”

李景天心道,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给敲诈上了,无奈只好答应了她。小丫头一阵兴奋、欣喜,下午就没有扰他,回家去了。

李景天回到办公室,二女对看他的眼神有些暧昧,他也懒得跟她们解释什么,埋头工作去了。快两个星期了,他的工作基本上是调研市场情况,重点了解附近楼盘的每一处情况。他数学建模需要的数据基本上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基本的工作了,只不过他也发现房地产市场受政策影响太大,而且还有很强的地域性,北京市场与上海市场就有很大的不同。因此他的纯数学结论可能并不太准确,于是他开始留意起国家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来。

这一留意不要紧,吓了他一跳,原来北京市场自六年前就开始了宏观调控,政府每年都要出台一些措施,限制房地产商的利润和房价,结果却从来没有能成功,房价反而不断上涨。到现在,自己这个区域房价已经是八千元一平米以上,像家和公司开发的这个公寓项目,有二十万平米的建筑面积,价格可以到一万以上。不过章含韵及公司其他领导都认为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因此都不去申领预售证。房价不断上涨的原因这些年来每年都有人些无数的文章来讨论,也曾经有无数的人预言房价要下跌无数次了。作为一个新人,李景天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但他却仔细的留意着政府的一举一动,同时也在思考为什么房价一直上涨。

这些天里,他总结前人的成果,也发现了一些所谓的原因,比如国家经济形势大好,房地产就应该价格高、外地人在北京买房的人太多、地价上涨(这也是政府不断否认的)、建筑材料涨价、需求太强劲,供给不足等等。同时他也留意到,空置面积每年都上涨不少。

对付房价上涨,政府方面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对策。虽然民间一直存在很强大的不满,但政府出台的一些政策并没有解决房价上涨。这些年来积怨已经越来越大了,网络上到处是对开发商的痛骂之声。平心而论,开发商追逐利润最大化,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老百姓的消费习惯有了很大的变化恐怕也是房价上涨的一个主要推动力。李景天也了解到,在西方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有40%的人是没有自己的房子的,只能租房住,而国内则是恨不得一个家庭人手一套房。

他的建模工作在顺利进展之中,对政策的关注也在进行之中,一切都挺顺利,看来再过暑假结束时,他可以写一篇好的论文了。

周六下午学完车回来,他不得不陪着陆语诗和章若思去购物。天还没有黑,他陪着二女走遍了中关村附近的商场和所有街头的小点,直到路灯都亮起来,可怜的他还在陪着二女逛街,两手拿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这让他想起了五一期间哪次陪三女逛街的往事,不由得感慨万分。看来男子汉大丈夫,最怕的就是陪女人逛街了!

好不容易二女逛完街了,三人去吃了夜宵,顺便给章若思买了她想要的那款手机,把这小丫头给乐的,当即就给李景天与陆语诗拍了好多照片,当然她自己也拍了不少。

“亲热点,哎呀,头靠近点吗!”小丫头叫嚷着。让李景天与陆语诗靠的很近,然后‘啪’的一声给他们拍了一张合影。接着她又跑过来,亲热的搂着李景天的腰,头靠到他肩膀上,让陆语诗给拍了一张。陆语诗见他们这么亲密,脸不由一红。最后,三人请路人给他们拍了几张合影,李景天在中间,两边各搂着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让拍照的人都羡慕不已。

李景天心道,就这样吧,苏雪下下周也该回来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还是做自己的建模工作,同时留意收集资料,晚上就去陆语诗家去吃饭。老妇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暧昧,好像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女婿。李景天心道,幸亏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陆语诗好像也没有跟她说太多,这让他感到高兴。他实在不愿意刺激这个慈祥的老妇人。

另外他还抽出时间陪小丫头去了一次公园,陪她你把所有惊险项目都玩一遍,这才让小丫头满意,临进家门时偷着吻了他一下,然后红着脸进门了。章含韵知道了他给小丫头买礼物的事情,责怪了他几句,硬把钱还给了他。这美妇还是很少在公司,估计都在外边应酬。

方雅菲也出国去做宣传了,毕竟电影七月底就要上映了,她与他基本还是一天联系一次;苏雪也是一样。

收到鲜花了,特地多传一章,谢谢大家的支持。鲜花赶紧拿来!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