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波澜起伏。

方雅菲的电影上映一周,国内就突破了三亿人民币的票房收入,加上海外的收入,已经近五个亿了。凭着在这部影片中的出色表现,她也正式一跃成为真正的天皇巨星,前途不可限量。

苏雪哪里也忙的不可开交,自她开机的当天起,手机就没有闲过,各个媒体的记者纷纷打来电话要联系采访,苏雪最后选了四家,一家是中央电视台、一家是北京电视台,一家是上海的电视台,还有一家是一个知名的平面媒体。采访的日子定在八月十号至二十号之间,都岔了开来。还有许多化妆品公司、广告公司也打来电话,邀请方雅菲拍摄广告,让她都给推了。

马导演也凭这部电影成为了真正的一流导演,很多制片人和投资方都打来电话,请他去执导拍摄,他最终结合方雅菲的情况初步选定了两家,只等待方雅菲的确认,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两家都是林公子所控制。这部影片的投资人庆功会就定在八月八日晚上,影片上映一周之后举行。方雅菲已经约好李景天和苏雪那天一起去参加。

李景天也忙的不可开交,他的建模工作马上就完成了,从初步的结果来看,北京的房地产市场价格虚高,形势不妙。为了稳妥起见,他还在继续计算。家和公司的房子虽然还没有开始销售,但上门登记的客户已经积累不少了。王经理和杨小姐都忙的够戗,他也帮着她们做了许多工作。

周三上午,他正在公司紧张的计算,突然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喂,哪位?”

“李先生吗,我是代理公司的小刘,上次说好给您找的资料,找到了,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给您送去!”一个柔柔的男声传来。

李景天想起来了,这人是给自己找房子的代理刘先生。“谢谢你,刘先生,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怎么样?”他心里一动,想到了什么。

与刘先生约好就在公司附近的咖啡馆见面,他就先去了。临出门前,找了个信封装了两千块钱带在身上。

咖啡馆内人并不多,想想有两个多月没来这地方了。他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回忆着对方的样子和性格,一边等着对方的到来。他好像叫刘实,是一个本分的人,又带点狡猾,想着他的表现,他心道。

十几分钟后,对方来了。李景天帮他要了一杯咖啡,两人开始聊了起来。

“李先生,这是您上次要的数据。”刘实递给他一张纸。

李景天草草看了一眼,果然如刘实上次所说,有六分之一的房子在出租或者出卖,他心里有底,开口问道:“刘先生,我就叫你刘实吧,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晚才给我这份资料呢?”说完听着他的解释。

“李先生,对不起,这些资料按照公司的规定是不能随便外泄的,只怪我上次多嘴,说了出去。不过既然答应了您,我就得办到。只是公司对这些资料保守的比较机密,我也好不容易才给您拿过来的。”对方脸一红,解释道。

“其实这份资料上没有业主信息,只不过是一个大的数字,也不会让你们公司太为难吧?”李景天追问。

“是这样,要不然我也不敢给您!”刘实坦率道:“不知道李先生您要这些资料有什么用呢?”他终于想到要问这个问题。

见他反应敏捷,李景天心里暗赞:“我正在做一些房地产方面的数据分析,不知道刘实你能不能帮我再提供一些其它小区的资料呢?像这个格式就可以!”

对方有些为难,咬咬牙还是道:“李先生放心,我明天就给您准备好这些资料,不过还请李先生不要让我的公司知道这件事!”

李景天脸上不动声色一笑,拿出那个信封,推到他面前,道:“刘实先生,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还请你收下!”

“李先生,这怎么好?”刘实俊脸通红,拒绝道。

李景天再三要给,对方却还是没有要。李景天心道,不错,这个人有小财而不贪,应该是一个可以做事情的人。自己要的资料只不过是一些真实的数据,并不涉及业主名字及房号这些最敏感的东西,因此对他来说,不会是太难,也不违反他的职业守。看来以后有机会倒可以帮帮他。

第二天两人还是在这里见面,对方把他们公司几乎所有的房源都按小区做了分类,而且还附带给出了该小区的总建筑面积和这些登记房屋的总建筑面积,刚好适合李景天统计用。李景天心里不由佩服对方的心思缜密,从自己昨天的话里推断出自己需要这样分类的资料。

“刘实,谢谢你了!这些资料对我太重要了,我正在写一篇关于北京房地产市场的报告,等我写完了一定给你一份,让你看看。”

刘实喝了一大口咖啡,道:“李先生,您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对这个会有兴趣呢?我看您年龄也不大,到像一个学生!”

李景天一笑:“我本来就是学生,只不过现在在家和公司实习,需要一些这方面的资料,所以才麻烦你的!对了,你做这行多长时间了,有什么感受吗?”

刘实叹了口气:“我做这行有两年了吧!感觉是不太好做了,可能你也看出来了,现在市场已经不太好了,好多人都在转手房子,按说这是代理的黄金时期,可是由于国家征收巨额的交易税金,因此成交量不断下降;租赁还好一些。对了,你在家和公司上班呀?我听说过这家公司,在这个区算是很不错的公司了。”说完脸上满是羡慕。

“那你觉得一手市场怎么样呢?”李景天追问。

“现在二手成交价格上涨很快,所以一手市场应该好一些吧!我毕竟没有从事这个,不太清楚。”对方摇摇头,表示遗憾。

李景天对此到不吃惊:“不管怎么说,也谢谢刘实你了;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吧?”不知怎么的,他对这刘实产生了兴趣。

“哎,不提了。我是人大毕业的,当时为了留在北京,随便什么工作都做,最后发现这个行业也不错,于是就一直干了下来。现在找工作不容易呀!”刘实感慨道。回想自己的人生历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不容易。自高校扩招后,大学生就业越来越难,自己好歹还算是名校毕业,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照样混了好几年,没有什么成就吗?

两人一时无语,坐了一会儿,刘实就告辞而去。

李景天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开始了紧张的测算及各种数据导入工作,最后还把刘实提供的数据整理一番作为附件给附在后边。他站起身,伸一伸懒腰,终于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了!接下来就是尽快提供给章含韵,供她决断了。

旁边王杨二女正在兴奋的谈论着什么事情,见他这样,都停住看着他,那眼光像看怪物般。

“两位姐姐,你们为什么这么奇怪的看着小弟?”他好奇问。

“你这人,一个下午都坐在电脑前,也不跟我们说几句话,更可气的是跟你说话,你也不理我们。对了,你都忙什么呢?”王经理问。二女并不明白他所做的工作,因此问道。

“啊!都是小弟不对,这样吧,小弟这就给两位姐姐买冰激凌去,两位想吃什么口味的?”李景天卖好道。

“难得呀!我要草莓!”

“我要巧克力!”

等买回冰激凌,二女还在热烈议论着那件事情。见他回来,二人一阵雀跃,抢过冰激凌开始吃了起来。

李景天给自己也买了一份,问道:“两位姐姐刚才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王经理美美的吃了一口冰激凌,又咂咂嘴,道:“一个安徽的贪官在北京买了二十套房子,这是新华社发的消息,不是我们骗你哦!”说完丢给他一份报纸,道:“你自己看吧!”

李景天拿过报纸一看,吓一大跳:安徽贪官在京购买二十套房子,从普通商品房到别墅,少数几套给几个情妇居住,其它十几套竟然出租收租金。记者还配发了普通老百姓的评论:很多穷人呢没有房子住,贪官却有这么多的房子,这是多么大的社会不公呀!。

李景天赶紧上网,搜索此消息的报道,果然有很多,几乎所有的人都愤怒不已,这,也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呀……

看来,中央要借此来进行下一轮调控了,而且风暴恐怕马上就要来了。联系自己的报告,他只感到背部疼痛,头脑一片空白。

二女见他脸色发白,关心的问他怎么了,跟她们解释几句,李景天却顾不上太多,带着打印完的分析报告,直接出门,向二楼章含韵的办公室而去。

那漂亮的女秘书见他进来,给里边打了个电话,见她这样,李景天放下心来,还好美妇在办公室,要不然,还得给她打电话。

秘书示意他进去,李景天也顾不上仪容就走了进去。美妇正在电脑前忙着什么,见他进来,示意他坐。过了一分钟,才道:“景天找阿姨有什么事吗?”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衬衫,却只系着一颗纽扣,里边是一件白色的小背心,黑色套裙,头发高高挽起盘在头顶,胸前饱满双峰顶着衬衫,在高峰处刚好形成一点突起,不由让人臆想衣内的风光。李景天暗骂自己龌龊,看见可敬的阿姨也这么想。

“阿姨,这是我用数学建模的方式对北京市房地产市场做的分析,已经做完了,您先看看?”说完坐到美妇对面,递给她。

“哦,做完了?”美妇接过报告,打开第一页很快的扫了一眼,娇躯微震,马上沉浸其中。李景天第一页就是介绍,提出了自己的结论。

五分钟时间,美妇快速的看了一遍,俏脸一寒,抬头正色道:“你这个报告还给谁看过吗?”

“没有,就您看过。王经理她们也不知道!”李景天解释道。他已经看出美妇的担心了。

“本轮地产市场周期在最长六个月内将达到顶峰,然后会马上下跌,这有点危言耸听了吧,景天?”美妇脸色回复如常,平静道。

“阿姨,虽然我不是这个行业的人,我的报告也只是就事论事,但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我们这个项目还是早点销售的好,最好能在三个月内销售完,否则对公司恐怕不好!”李景天语气斩钉截铁。

章含韵有些动摇:“你让阿姨想想……如果这时候就卖,那股东哪里怎么交代?还有整个公司的利润率也会下降!不行,不行,我不能这么办……”语气明显摇摆不定。

“阿姨,其实我算过了,这个项目如果以目前单价一万元一平米卖的话,公司可以收入大概二十亿,毛利恐怕不低于八个亿吧?净利润也在六个亿左右,已经不低了,如果半年后再卖,恐怕连本都收不回来;股东们也许现在会有意见,半年,也许四五个月后就该偷着笑了!”李景天尽量平静地结合自己的观察及分析娓娓道来。

轮到美妇吃惊了:“啊,你?”她没有想到李景天实习一个月,竟然能把这个秘密的事情猜个八九不离十。

见她的样子,李景天就知道自己说的虽不中,也不远。趁热打铁道:“谁都希望利润越高越好,可是如果有这么大的风险,还是稳妥一些好!”

美妇芳心大乱,犹豫良久,终于下决心道:“你跟阿姨去见你陈叔叔,听听他怎么说吧!”

“陈群叔叔他是……”

“他也是公司的股东,而且还是大宁公司的大老板。我们马上走吧!”美妇边说边收拾,把报告带上,两人匆忙离去。门外的美女秘书从来没见过老板这么慌乱,于是在公司又留下一堆闲话。

章含韵开车,两人也顾不上说太多,直奔南去。路上,李景天吸取上回教训,给苏雪打了个电话,说晚点回去。章含韵看在眼里,问道:“景天,听说你当了方雅菲的保镖?”

李景天一愣:“这您也知道?”

章含韵咯咯娇笑:“这算什么呀?我还知道苏雪当了方雅菲的经纪人呢!对了,若思那丫头说要你带着去看方雅菲电影,你们去过了吗?”美妇两眼充满深意的看了他几下。

“啊,看过了。”李景天已经有点神不守舍了。美妇竟然知道方雅菲的事情,真让他吃惊。好在她应该不知道方雅菲也是自己女朋友,否则还不定出什么大事!

“对了,若思这丫头进步挺大,阿姨还没有好好谢你呢!听说你这个月底生日,想要什么,跟阿姨说。”美妇又道。

李景天道:“谢谢阿姨,不过我也不缺什么,就不用阿姨费心了!”

“你这孩子,还是太实在!”章含韵叹一口气。

说着就到了到了陈群家,已经快六点了,不同的是,这次陈群亲自出来开门,迎接他们进去。他看上去气色很好,已经完全康复,面色红润,就连头发都多了许多。李景天跟他已经有近一个多月没见了,此刻见到他身体这么好,不由为他高兴。

佣人上茶后,三人直入主题。陈群看完报告后,沉吟半晌,开口道:“景天,不管怎么说,叔叔都得谢谢你给我们提这个醒!”叹息一口气继续道:“北京的房地产市场确实是有十几年的高速发展了,根据周期论,也早该到头了!”接着又自嘲道:“不瞒你们两位,我早在四年前就预言过地产周期到头,可惜市场并没有照我预言的方向发展。不过景天,除了这纯粹理论的分析外,你还有什么其它的想法?”说完满脸期待的看着李景天。

李景天心里一动,把下午看到的那则消息说了出来。

此时就连章含韵都陷入沉思之中。

“难道政府真的要下手了?”陈群喃喃自语。

“大哥,如果这样,恐怕不只我们这个行业,只怕是整个社会严厉打击贪污的大行动,还有就是长期以来不作为、乱作为的整治!不过这样也好,您的哪个仇家恐怕也躲不过去了吧!”章含韵满怀期待道。

“人家根深蒂固,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想对付他,我们还没有这么大能耐!算了,我们还是先想一想我们自己的事吧!”

“大哥,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哪人的!”章含韵咬牙切齿道。

“算了,如今我身体康复的消息对方已经知道了,不过我深居简出,也不惹事,估计他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妹子你可不能乱来,他们那里自有老天收拾。”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道:妹子你可不要乱来,大哥是为了你好。

章含韵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就不再言语。

三人一时沉默。李景天对他们所说的虽然知道一些,但陈群不说,他也不好问,干脆保持沉默。

还是陈群恢复平静,开口道:“我看景天的这份报告来的很及时。即使我们现在出手,利润率依然可观,我们没有必要非得冒这个风险坐等价格进一步上升,再说了,我们现在出手,政府也会感激我们的。”说完平静的看这章含韵。

章含韵犹豫一下道:“大哥,我们会不会太草率了?”

陈群显露出深思熟虑的样子,道:“政府现在发布这样的信息,再加上景天报告中提到的现在二手市场的情况,妹子你比较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现在一手价格不断上涨,说起来跟二手市场交易成本太高有很大的关系。大家觉得二手市场价格高、房子旧,交易还麻烦,谁愿意去买二手房?最后不都转过来买一手房了吗?

不过现在有这么多的二手房空置等待出租或者转卖,这本身也说明了一定的问题,那就是空置率高!如果国家进一步加强宏观控制,严厉惩治,肯定会有一大批房进入市场,而他们选择的就是拍卖,到时候,价格自然会下跌!到时候整个市场的价格会跟着一跌再跌!再说了,经过这么多年‘房奴’的大讨论,有很多人已经不再买房了,所以我们这时候出手正当时候!”陈群的老谋深算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

章含韵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良久开口了:“大哥说的对,既然这样,我们当断则断,我明天就召集人手开会,下周去拿预售证,最迟下下周就开始卖。好在现在已经有很多准客户在我们这里登记,而且房地局那里已经催了我们好几回了,要我们去办理预售证。”

“关于销售的问题,无非两种途径,一是自己销售;二是请一家代理公司,不过我看现在请代理公司来不及了,最好还是自己卖吧!好好准备一份标准合同,应该可以做的很好的!”陈群建议道。

“大哥说的是!只是我那里人手不够,恐怕得再招一些新人!不过培训什么的也得一段时间!”章含韵点头应是。

李景天突然想到刘实,道:“陈叔叔、阿姨,我倒有个合适的人选。”接着把刘实的情况做了简单介绍。

章含韵当即决定要他第二天来面试。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