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对不起,这几天家里的电脑系统出了问题,连往外拷资料都做不到,是在是气死我了。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日子过的真快,转眼就元旦了。章含韵自与李景天有了亲密接触后,就变的很顾家,李景天再去家教时,都在家里给他们做饭。他也发现,美妇把卧室里的家具和床单窗帘什么的全换成了温馨的颜色。家和公司的房子正在装修之中,房产证也已经都办理完毕。美妇记得对那明主任的承诺,找李景天商量如何答复他。这件事比较棘手,毕竟市场刚刚下跌,谁也说不好此次周期会持续多长时间,李景天只能答应她慢慢推演,反正也不是很急的事情。

如今美妇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蜜意,有时候趁少女不注意,还偷偷抛给他几个别有深意的眼神,让李景天动心不已。美妇倒是提出要见苏雪和方雅菲,可惜二人却没有什么时间,因为她们正忙着准备去美国的事情,办理各种证件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不想见面,对此李景天毫无办法。

美妇的身材越来越有风情,修炼内功确实有些进展,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快消失不见了,而且精力充沛,以前有的腰疼都消失了。她感觉到这些变化,心情更加舒服,连带着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焕然一新。她的身体也让他开发的敏感不已,每次刚刚挑逗,就动情不已,每次欢好都让二人非常尽兴。

李景天也同样为少女章若思洗筋伐髓,把碧落赋的武功还传给了她。少女学习后欣喜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好了很多,学习成绩也更加好了。

陆语诗那里他还是保持老样子,好在美女警官对此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不过有好几次,都是苏雪和方雅菲陪着去的。三女在一起已经没有任何芥蒂,经常串通给他难堪。陆语琳并没有去住哪套房子,她来电话说想把房子租出去,还说哪个小区里的好多业主都这么做。李景天想了想,也没有拒绝,就让她全权办了。毕竟她更熟悉情况。

年底晚上,苏雪让他陪着回家去,因为她父母从外地回来了。方雅菲家就在苏雪的隔壁,所以他还可以顺便过去看一下,给她家人一个印象,只不过是以苏雪男朋友的身份。方雅菲非常不情愿,可是目前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接受。

这天晚上,李景天自己打车从学校出发,苏雪和方雅菲已经提前回家了。他给苏雪爷爷买了两瓶茅台,这是经过苏雪同意的,毕竟他还是学生,买太多东西有些显眼。

这是位于王府井西边的一个胡同,沿街的房子都是一层的老式四合院,不过从好几家门口站岗的士兵及四处逡巡的便衣身上就可以看出,这里住的不是一般人。三十一号到了,李景天下跟门口的卫兵说明情况,卫兵一个立正敬礼请他稍等,然后去打电话了。门口停着一辆车,他认出是苏强的。苏雪很快从屋里出来,请他进去,边走边嗔道:“老公,就等你开饭了!”

天井并不大,连两百平方米都不到。是那种传统四合院的布局,正中间是三间正房,两边各是三间偏房;还有一个耳门不知通向什么地方。苏雪带他进入正房,三十多平米的厅里围着餐桌坐了八个人,连同苏雪和他正好十个。苏强和邓雯丽他已经见过了,苏雪爷爷他也见过了,此刻老人和他旁边的一个老妇人正慈祥的看着他,看上去应该是苏雪的奶奶。

另外的两对中年夫妇不用想也知道是苏雪的父母和苏强的父母了。那一身戎装的应该就是苏雪的父母,他们看上去大约四十出头。男的肩扛少将军衔,身材高大挺拔,鼻梁高高隆起,一看就是有福之人;一双眼睛充满睿智,此刻正自仔细打量着这个打动自己女儿的男孩。他充满了成熟男人的稳重,给人以塌实的感觉。女的则是一个上校,一脸柔媚,化着淡淡的妆,看上去高贵典雅,得体的军装衬托着她饱满的身体,姣好的面容,却跟苏雪有很大的差距。李景天当然知道苏雪的容貌是由于前世的影响,不随父母。

另一对夫妇应该就是苏强的父母了,男的长的跟苏雪父亲很像,看上去年龄也大一些;女的则慈眉善目,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李景天记得他们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大学的普通老师。

见他进来,几个人都把目光移向他,看的最多的是苏雪的父母,毕竟自己的女儿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他们还是很好奇的,不知道自己那眼高于顶的女儿看中了什么样的男孩。待看到男孩不卑不亢的样子,他们都满意的点点头。

苏雪忙着给他做介绍,果然如他所料。一顿寒暄后,他赶紧把送给老人的礼物呈上,然后坐在了苏雪的旁边。

老人脸上满是欣喜,朝身边老伴道:“你看小天这孩子多有心哪!知道我爱喝茅台!”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道:“看把你给美的!”招呼众人道:“吃饭了,大家动筷子,啊!”李景天能感觉到她是这个家庭的真正主人。

几杯酒下肚,苏雪的父亲就查问起了他的家庭背景,好在他早有准备,当下就一五一十的做了回答。苏雪的妈妈则在旁边与丈夫合演双簧,但她那逼人的贵气让李景天有些不舒服。毕竟是习惯了颐指气使的人,再加上家庭的关系,语气挺生硬的。

他虽然不拘谨,但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活跃,毕竟这是第一次来苏雪家,别给人留下一种太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印象。那邓雯丽比他还拘谨,基本上什么话不说。苏强端起酒杯,朝他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站起来,朝老人道:“爷爷,奶奶,我们敬你们一杯,祝你们健康长寿!”

二老高兴的举起酒杯,将里边的液体一饮而尽。接下来他跟苏雪向苏强的父母敬酒,最后才轮到苏雪的父母。一顿饭吃的十分开心。

“小天,听小雪说你练过武功?”老人突然开口问道。

李景天一愣,旋即想到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得露一手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凭本事追到苏雪的。

当下也不再隐瞒,道:“我是练过武,不过爷爷,我练的不是一般的武功,而是类似于特异功能的一种能力!”

“哦?说说看?”老人道。这下,在座的所有人都来了兴趣,只有苏雪饱含深情的看着他。

李景天心神一动,内丹高速旋转,思感离体而去,一瞬间,餐桌的上空就聚集了一片云,云越积越厚,眼看就要落到头顶了。

“大家看头顶!”他开口道。

众人抬头看去,却都吓了一跳,灯依然在发亮,但却只剩下手电筒似的光柱落下,周围全是厚厚的云层,竟然已经到了他们的头顶。

李景天心念再动,那云层中竟然有了闪电,伴随着雷声不断聚集到一点,再往后,云层飞快消散,再看众人酒杯里,却装满了清澈的雨水。好在雷声不大,没有惊扰到外边的警卫员,要不然不知会有多少麻烦呢!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都忘了说些什么。苏雪脸上也满是惊奇,上次李景天表演时并不能很好控制降水过程,结果弄的满厨房都是水,今天看他的表现,显然已经是功力更进一步了。

良久,老人带头鼓起掌来:“精彩,太精彩了!”

“景天不如你毕业后加入部队得了!”苏雪的爸爸也道。妈此时看他的表情也已经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景天,你以后加入!”苏强也道。

“这不是幻觉吧?”苏强的爸爸揉了揉眼睛,道。我们安全局吧

“这怎么是幻觉呢?你糊涂了吧!”苏强妈妈责备丈夫道,却立刻引来了老太太不满的眼光。

“景天能告诉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吗?”老人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立刻就想到了他的巨大价值。

李景天当下含混的向老人做了解释。其实他自己也是半明白半糊涂,这种能力已经超出人们的想象太多了,难道说自己是超人吗?

众人听了后当然不得要领。

老人沉思一下,也不再追问,大家继续吃饭,只不过没有了谈话的兴致。苏雪的妈妈不停的给他夹菜,让他很不自然,苏雪却传音给他,让他识趣点。于是他不得不不停的说谢谢。

饭后聊了会儿,苏雪爷爷和父亲请他到书房去坐,苏雪的伯父和苏强两口则告辞回家了。李景天这才知道他们不跟老人在一起住,不过看情形,苏雪父母今天晚上肯定是在这里住了。

“小天,爷爷是为你好,你的这种能力可不能随便暴露在别人面前,要不然会给你惹来大祸的!”三人坐定,老人语重心长道。

“谢谢爷爷!”李景天赶紧答话,心里却道,我的能力你们不知道的多了,如果让你们知道的话,还不吓坏你们?

“景天,等大学毕业后加入部队吧,叔叔担保你能最大的发挥自己的能力!”苏雪父亲也开口了。

“对不起,叔叔,我对部队不感兴趣,我想以后经商!”李景天干脆实话实说,以免他以后还提这事。

苏雪父亲听了果然很失望,望望老爷子,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算了,既然小天有自己的想法,那就去做吧,只是如果国家需要你,恐怕还得你随时接受国家的征召!你看这样行吗,小天?”老人果然是个高手,立刻就说到了点子上。

“爷爷放心,我一定遵纪守法,随时接受国家的召唤!”李景天夸张道。

“爷爷,爸爸,你们在谈什么呢?”苏雪端着一盘水果进来,乖巧的给老人递上一块苹果,依偎在他身边。

“没什么,我们随便聊聊!”老人朝李景天使了一个眼色。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苏雪已经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到了,只不过故作糊涂罢了。

四人相谈甚欢。李景天又呆了一阵,看时间差不多了,朝苏雪使个眼色,后后者立刻会意,道:“爷爷,爸爸,我跟景天去一趟雅菲家去,一会儿回来!”说完就拉着李景天出门而去。

两人走后,老人跟苏雪爸爸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铁铮,小天这孩子恐怕对咱们隐瞒了很多。也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能让人家什么都说呢?这孩子不简单呐!”老人说完叹了一口气。

“爸,要不回头我找小雪问问去?”苏雪的父亲试探道,原来他叫苏铁铮。

“算了,这孩子心地不坏,对小雪也好,我们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只是你这次休息几天?什么时候回去?”老人一伸手,阻止了他,那气势就像是指挥千军万马。

“我后天就回去,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对了,爸,那几位分出胜负了吗?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这些你不用心,你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哎,风起于青萍之末,恐怕会有大动作了!”老人叹一口气道。

方雅菲的父母觉得她有点奇怪,元旦了,整个晚上都心神不宁,话也不多说,害的爷爷奶奶都关心问她怎么了,她却说没事。只是女儿那淡淡的妆告诉他们,女儿肯定谈恋爱了。不过今天晚上,她还有什么安排吗?自从这个女儿不听劝阻去拍电影出名后,他们就更管不住她了,经常不回家,偶尔回来也呆不了多长时间,跟父母的话也少了,他们都有点担心她。

都九点多了,她还在客厅里陪爷爷奶奶聊天不睡觉,也不知道体贴老人。她母亲终于忍不住了,朝她走去,正要说些什么,门却被人推开了,进来的赫然是苏雪和一个俊朗的小伙子,女儿看见他们两人,双眼顿时发亮,特别是看见那年轻人时,更有一丝羞涩,她是过来人,当然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难道女儿真的看上这个年轻人了?可是他和苏家丫头一起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爷爷好!奶奶好!阿姨好!”苏雪赶紧朝两位老人问好。

接着继续道:“这是我们同学李景天,今天来我家做客,刚好顺便来看看雅菲,没打扰你们休息吧?”

李景天赶紧跟着照样学说了一遍问候。

老人眯着眼看了一眼李景天,客气的打过招呼,然后和老伴回房去了。李景天把眼前的老人和哪个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容光焕发的老人结合起来一比较,就觉得两者还是有些差距。看眼前的老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方雅菲的妈妈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容貌英俊不用说了,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很容易讨女孩子喜欢。方雅菲赶紧把他们招呼到自己的房间,三人说了半天悄悄话,互相祝愿明年一切顺利。

等他们出来时,方雅菲妈妈和她爸爸都在客厅坐着呢,当下二人不想久呆,告辞而去。方雅菲的爸妈果然抛出一堆问题给女儿,问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让这大明星苦恼不已,只好说是自己的同学。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半信半疑,叮嘱她不要被坏人骗了。

“老公,你去陪陪语诗吧!”两人一出来,苏雪就提醒他。

“老婆,你不吃醋了?”李景天问道。

“讨厌了,老公!可怜语诗一个人,语琳又不在身边,她肯定会寂寞的,你去陪她,给她一个惊喜,说不定她就献身了哦!”此时的苏雪已经再不是前世那出尘的碧落仙子。

“老婆,你爸爸妈妈不住这儿是吗?”李景天问道。

“是啊,我爸爸是西北军区一个集团军的军长,妈妈也在那里工作,他们很少回家的!”佳人偏偏头,俏目在黑暗里依然夺人魂魄。

跟苏雪家人打过招呼,他打车离去。老人要让自己的司机送他,却被他客气拒绝了。

车到北大,他就下来,想试试自己的瞬移进展怎么样。当下心神一动,内丹跟着旋转,下一刻人便出现在了一公里外的地方,再查看内丹情况没有任何不妥。他如此这般一分钟都不到,就到了陆语诗家。正要敲门时,却心神一动,偷偷听了起来。美女警官好似在跟什么人通电话,他稍微用力,就知道是陆语琳。

只听美女警官道:“语琳,你还是早点休息吧,省得冻坏身子!”

“什么,你还要给他打电话?他这个没良心的,早把我们姐妹忘了!”

李景天听到这里有些生气,干脆施展瞬移,直接进到家里,出现在她的身后,抱着她的小蛮腰,大嘴凑上她的耳垂,低声道:“不许动,打劫!”

美女警官向后一个肘击,弯腰咯咯笑道:“大坏蛋,竟然打劫到我头上了,走跟我回派出所去!”她当然知道来人是谁,又有谁能这样进入她家里呢?

“老婆,不用这么狠吧!”李景天用手掩着肋部,一脸苦相。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流氓呢!”美女警官装傻,脸上满是促狭的笑……

电话那头的陆语琳同样笑的花枝乱颤。

李景天心念一动,拿起电话道:“语琳小老婆,你在干什么呢?”

“老公,你好讨厌哦!”陆语琳娇滴滴道:“人家在外滩对面你的房子里,等着看新年的到来呢!”

“别太晚了,早点睡吧!”

“你怎么跟姐姐说的一样呢,老公?”电话那头娇嗔道。

陆语诗倚在他身边,温柔的看着他。李景天伸出一只手,把她揽住,示意她坐在自己怀里。美女警官犹豫一下,还是坐了下来。屋里暖气还不错,她也只是套了件毛衣,穿一条宽大的睡裤。

“怎么样,工作好找吗?课都上完了吗?”李景天声音柔柔的问,右手却攀上了怀中佳人的饱满的,隔着衣服感受着她的丰盈。

“有几个单位都还没有消息,但我有信心,一定能找一个好工作!”佳人乐观道。

“实在不行,就回来吧,北京也有很多机会!”

陆语诗却“嗯”的一声娇吟,头凑近男人的耳根,伸出小舌头舔着。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