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当天晚上,一所大宅子里,那林公子和一个老人正在商量着什么。老人个子很魁梧,满头黑亮的头发,国字脸,眉毛浓密向上翘起,双目炯炯有神。光看他的外表,也就是六十出头,实际上却已经七十多了。多年居于高位的生活让他养尊处优,疾言厉色但却也…薄情寡义。

此刻老人开口了:“就这些?方程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死了活该!”居于高位者对亲情看的确实非常淡薄。此刻他语气中带有很多不屑和冰冷的感情。

“爸,他可是您亲孙子,您得帮他呀!再有,这次带队的是苏家的苏强,您不觉得里边有事吗?”林公子求道,却不忘了冷静分析,确实是一个人精。

“瞧你那点出息…”老人生气道,待听到他后半句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问道:“苏强不是在安全局吗?今天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啊,爸,您不知道,听那夜总会老板说他带人哪儿都没去,直接就找上了方程他们房间,刚好方程又…”

“哦?这样?他们想干什么呢?”这下就连老人都陷入了沉思。

“我们恐怕得联系我们自己的人,先把方程给救出来,然后实在不行来个逼宫,您上台得了!”林公子狠狠道。

“幼稚!这么多年了,听说过有谁是这么上台的吗?再说了,你能联系多少人?有多少人是忠于我们的?”

“您放心吧,武警的三个师我们都可以指挥,警卫团的孟凯也是我们的人。”

“这事关系太大,你可不能乱来。”老人沉思良久,还是否决。

“爸!您要再不行动,等人家先下手为强,就不好了!”林公子急道。

“找你弟弟来一起商量一下吧!”

林公子无奈去打电话。过了二十多分钟,进来一个军人,身着武警少将军服,同样国字脸,双目明亮中透出些阴寒。他刚进门就抱怨道:“爸,大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你要再不来,咱家就要被人连根拔起了!”林公子愤恨道,声音阴柔无比。

“怎么了?谁这么大胆?”少将怒道。

“你侄子被苏强给抓起来了!”林公子接着将事情做了解释。

“好个苏强,我带人去抄了他们!”此人看上去有勇无谋,是个莽夫。

“胡说!”老人保持半天的安静终于被打破:“这个时候了还能慌张吗?我们得计划周详。”此刻的他终于同意了自己大儿子的建议。林公子脸上马上一喜。

老人在屋里走了一圈,继续道:“我们等一天,看他们怎么对付方程,然后决定下一步行动。你们两个先去联系各自的人做好准备,实在不行,我们就得走那一步了!还有,你让孟凯来见我,我们必须给他一些许诺!你的分量还不够。至于方程吗,就让这孩子受一天苦吧!反正那女的是自杀死的,不关他的事,你们去找找警察,让他们安排那些手下顶罪!”

此刻的老人杀伐决断,颇有几分大将风度。如果不是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一个孙子吗,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这么老的人了,对这些看的已经开了。可是,听说一号好像安排了人在调查他,他以前一直隐忍不发,无非自恃自己做的周全,没有什么破绽;但他们的这种行为能不让他生气吗?

两兄弟都面露喜色,林公子却继续问道:“爸,我们的那些资料是不是转移一下,以免有什么闪失?”

“不用了,能有什么问题呀!到是哪个地方要派人看好了,这几天千万别再出事了!”老人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心想或许过几天后自己就是国家的一号人物了!

两兄弟各自去了。

这天晚上还有另外一些人也在开会。

中纪委会议室,有五个人正在开会。主持会议的赫然是中纪委书记包黑青,另外四人也是身份显赫之人,如果有认识的,就会发现他们正是监察部部长冯刚,国家安全局局长胡小平,警卫团的于少将以及老将苏长城。此刻会议正由包黑青主持。

“诸位,刚才胡小平同志报告了北京市安全局刚查获的一宗恶性案件,犯罪嫌疑人叫林方程,相信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人。胡小平同志向我做了汇报,我又直接向长江同志做了汇报,长江同志指示我们,趁这个机会,将那人团伙一网打尽,只是现在还有一个要紧的任务,就是取得他们犯罪的最后一批罪证,那就是他们收藏的帐本,或者是电子版的,或者是记在本上的。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外围的证据我们调查的也不少了,现在就只剩这个了。”

“或许大家会问,这个案子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办,而不是作为政治犯给囚禁?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国家的已经到了非根治不可的地步了,我们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反斗争。”

“这次找大家来就是商量我们下一步的行动部署和由谁去完成这个任务!”他的目光却指向了胡小平。

后者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道:“我向您推荐一个人吧,包黑青同志!他叫李景天,是北大的学生,是苏老的孙子苏强推荐的,据说会什么特异功能,肯定能完成任务。”

包黑青的眼光转向苏长城,等待他的确认。

“是的,他确实有这个能力,只是他愿意帮我们忙吗?他对政治可是深恶痛绝的!”老人点点头自嘲道。他一向秉承军人不参政的原则,只听上级的命令,对地方事务基本上不予关心。他对李景天的印象倒挺好,坦白、实在,关键是自己的孙女喜欢。

“现象快毁了我们的国家了,早在几年前就有人说中南海的命令都出不了中南海,长江同志的意思是趁这个机会,要在全国上下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运动,让老百姓知道,我们党是为他们服务的!这个任务恐怕得落在您身上啊,苏老!”包黑青接过话题,劝解道。

苏长城无奈点头答应。

包黑青见问题解决,立刻进入下一个环节,此人做事雷厉风行。“好了,我宣布雷霆行动计划:明日取得资料,后天凌晨开始行动,一定要快,由胡小平同志负责落实,若有需要警卫团协助的,由于少将负责落实,需要动用军队的,由苏长城同志落实,就这样散会吧!”

“黑青同志,有一个问题我们恐怕得仔细考虑!”于少将犹豫一下,开口了:“我们是不是得防备对方狗急跳墙,先下手为强?”

“这个问题确实很重要,这样吧,由你们警卫团和安全局的同志负责二十四小时跟踪他们,以查清他们的动向。”包黑青略微考虑一下道。

此刻的李景天正抱着陆语诗香喷喷的身子在打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给卖了。身下佳人娇啼一声,四肢如八爪鱼般将他缠的紧紧的,粉臀颤抖不已,显然是达到了。

“老婆,睡吧,谢谢你!我好多了。”李景天亲了她一口,道。

“老公,你也休息吧。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语琳去那家公司上班了,说是挺忙的,你有时间给她打个电话吧,她肯定是想你打电话给她。”陆语诗粉嫩的玉体娇慵无力,懒懒道。

李景天看着她那慵懒的风情,亲了她一下,两人休息不表。

第二天刚六点半,手机就响了。

“哥,这么早有好消息吗?”他一看是苏强,开口道。

“起床了吗?老爷子想见你,我去接你吧!”苏强开口道。

“不用了,哥,我去吧,是在家吗?”他问。

“是的,你快去吧,老爷子在家等你!”苏强说完挂了电话。

李景天告别陆语诗,打了一个车向苏雪家行去,也就四十多分钟就到了。

门口的警卫见是他敬了一个礼,直接放他进去。刚进门就听到老人爽朗的笑声:“景天来了,快坐吧。”老人的眼睛有些黑眼眶,看来是熬夜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度。

“爷爷好!”他礼貌的回礼,坐下继续问道:“您这么早找我有事吗?”他还以为昨天的事让老人知道了,老人担心他给他上课呢。

老人慈祥的看了看他,道:“爷爷找你来找你帮忙。”

李景天心里一惊,不好意思笑道:“爷爷有什么要我帮的呢?您都办不到的事,一定不好办!”

“景天,听说你昨天晚上人在警局,却可以知道十里外发生的事情,是吗?”老人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起来。

李景天心道,看来老人还是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当下点点头:“是的,我也是刚知道自己有这一项能力。”

“那就好,爷爷想让你去取一些资料,可能是电子的,也可能是书面文字,不要问我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就连地点都不知道。”老人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李景天一愣,什么都不知道,这还怎么去取啊?

看着他疑惑的眼神,老人不觉笑了:“你也不用发愁,这跟你也有些关系。昨天晚上的哪个林方程,他的背景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就是要找到他身后的人的犯罪记录,这样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李景天当下明白了一切,看来苏雪和方雅菲说的那些话该应验了,如果能把他们抓住,那陈群的仇也能报了,想到这里,脸露喜色,道:“我明白了,爷爷只要告诉我他们的主要巢,只要他们谈到任何关于这些资料的话,我就可以找出来!”他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告诉了他几个地方,他曾去过的位于昌平的别墅,赫然便是其中一个。对方的几个巢大部分都在市里,最远的便是那昌平的别墅。他坦白告诉老人自己的能力有限,只能监听几十里内的情况,那别墅太远,他还没有能力同时兼顾。老人与他一起分析后给他确定了一个监听的位置,刚好位于市里几个巢的中心位置,决定他先去那里。

苏强已经派了司机等在门外,李景天出去一看赫然便是王涛和毕建功两人。苏强正是考虑到两人已经与他见过面,所以安排他们来陪他。几人开车到了位于西四环附近的一处空旷地方,然后停在路边。这时已经是快九点了。

李景天安静的坐在车里,心灵潜入意识的海洋,内丹高速运转,思感离体而去,瞬间便找到了对方的几处巢。这三处主要巢有一套位于石景山,有一套位于海淀,还有一套也在城里,位于海淀的那套是国家给配备的房子,其余两套则来源不详。李景天的思感轮流进入三所房子,寻找他所要找的人。他发现思感并不能同时做一件事,不过好在思感速度奇快,也不影响他的工作。

可惜的是,他仅仅发现了一个老人,看他的样子他就知道是林树玉,毕竟在电视上看过他很多次了。那林家的两个儿子竟然一个也没有见到。林树玉相貌堂堂,语气威严,此刻正在城里的房间内跟一个肩扛少将军衔的军人谈话。

“小孟,你今天四十七了吧?”他慈祥的问道。

那孟姓少将有些局促不安,道:“报告首长,我今年四十七了。”

“好,你想不想更进一步,做警备团团长,或者去部队去当个军长或者军区副司令什么的?”他笑眯眯的眯着眼睛,任谁都不会看出他是心狠手辣之人。

“多谢首长栽培!”那孟姓少将点头哈腰道。

“不过我听说你好像贪污了不少公款,是吗?”老人语气一转,脸上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恶狠狠的盯着孟姓少将。

孟姓少将却吓的扑通一声立刻跪在了地上,道:“都是我孟凯不好,您老人家就饶了我吧!”说着狠狠打起了自己耳光。

老人沉默不语,脸色铁青。

“首长,我赌钱输了,后来找您公子借了些钱,还不起就拿部队的钱还了。”您就饶了我吧,我一定什么都听您的!”孟凯偷偷看了老人一眼,痛哭流涕。

老人听到这句话,脸色才好了起来,开口道:“起来吧,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一定让你高升一步,这些事永远不追究,还给你一笔钱。”

孟凯喜出望外,竟然磕起了头,还道:“谢谢您了,首长!”

“听说长江同志最喜欢喝绿茶了,不过如果他喝的绿茶中有毒药的话,会不会能坚持过去。”老人悠悠道,仿佛在说一件小孩子玩的事。

李景天心里大怒,他当然知道长江同志是谁,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想出这么歹毒的招数。

那孟凯犹豫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咬牙道:“首长,我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从身后的书柜中取出一小瓶液体,大约才一粒药丸大小,交到他手里,叮嘱道:“别看他小,服用后会让人中风,再也说不出话,但却不会马上死,也没有救。长江同志年纪也不低了,人一老就容易中风,哎,真是没办法呀!你去吧,明天晚上前如果没有消息,你知道该怎么办的!”此刻他的脸上更加轻松,不过李景天能看出他眼角的阴毒。

那孟凯拿上东西立刻就走了。老人满意的在屋里踱着四方步,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时,拿起电话,道:“老大,你现在在哪儿呢?方程的事他们怎么说?”

“爸,我在路上。我找了市局的刘名,他说马上放人,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放出来,我再找过去,他又找不着了,我看这里边恐怕有事,我们还是尽快发动吧!”李景天听的出来,这老大正是那林公子。再下一刻,他见到了开车的林公子,正走在去城外的路上,那侯三儿并没有跟他在一起。

“见过方程了吗?那些手下都交代好了吗?”老人继续问。

“嗯,见过了,没有人为难我们,人家说公事公办,没见到苏强,估计是躲着我。已经有两个手下要替他顶了!”

“那就好,对了,我想了想,那些东西还是销毁的好,你安排人去做吧!”老人冷静道。

那林公子答应下来,两人挂断电话。再下一刻,李景天的思感始终锁定那林公子,只见他拨了一个电话,开口就骂:“侯三儿,你丫在哪儿呢?”

那侯三儿怯生生的语调传来:“老板,我在家呢!”

“你丫赶紧给我去昌平,把三楼书房的那些东西给烧了!”

“老板,什么东西?”那侯三儿却有些糊涂。

“就是……哎,算了,我还是让赵大办吧!”林公子挂断电话。李景天这才知道,那侯三儿也不是他所真正信任的。这个赵大可能才是他真正信任的人。他只见过这个赵大一次,还是在酒吧里,方雅菲电影首映的哪天,当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保镖呢!不过方雅菲好像对他的感觉还不错。

李景天心里一动,已经知道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现在就希望那赵大不要在别墅,否则自己只能瞬移过去了。

好在下一刻他找到了那赵大,他正准备上东四环。李景天当机立断,立刻就让王涛发动车,朝北开去。路上给苏雪爷爷打起了电话,先说了那孟凯的事,老人果然生气,道:“这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理。对了,那事有消息吗?”

“有眉目了,我这就去昌平,应该在哪里。”

“好,等你找到东西,让随行的两位同志帮着确认,如果是的话,立刻给我打电话!”老人兴奋命令道。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