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父子出事的第二天官方通讯社就登了一则通告,只是具体内容一直没有公布。即使这样,也惹得社会上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猜测这会是一个天大的案子,也有一些人已经在放鞭炮庆祝了。陈群也知道了这一消息,非常高兴。

李景天抽空去监狱看了一次黑铁刚,他的紫霞神功进展很快,已经练到第三层了,这很让李景天吃惊。李景天好好勉励他努力改造,早日出狱,让这个徒弟非常感动。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三月中旬了,苏雪和方雅菲过一个礼拜也就回来了。自协助搜集那林家父子的罪证后,这些日子里,李景天过的十分规律,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陆语诗那里住,只是有时候也去半夜偷香,潜进章含韵家,让美妇惊喜不已。那宿舍,已经成了他的客栈,偶尔才回去住。章若思也不来找他了,因为他上完课后准保不在学校。

那魏明亮却一直没有消息,就在李景天要放弃他,把他归为骗子一类的时候,他却打来了电话,说前些日子家里事情多,现在解决了,希望他和陈群在方便的时候去他那里,他随时欢迎。李景天考虑了一下,初步定为五一假期,因为他不想占用上课时间。魏明亮痛快答应了,陈群也答应了到时候一起去。

与苏雪和方雅菲也基本上天天联系。他意外得知方雅菲的电影竟然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二女刚好在洛杉矶可以去参加颁奖典礼。

二女在工作之余,去了附近的几个地方玩,打来电话,发来照片说明她们很开心。她们这次去美国有两个主要的工作地点,一个是洛杉矶,一个是纽约,第一个半月在纽约拍摄,后半个月则在洛杉矶。她们最近传来的照片背景赫然便是赌城拉斯维加斯,还有她们在赌场里一掷千金豪赌的照片。不过李景天对此却一点都不在意,毕竟以她们的身手,不把都城给赢空了就算是好的。结果他的这种态度惹恼了二女,骂了他半天,说不关心她们。李景天只好问她们赢了多少钱,方雅菲一漏嘴就说了出来,竟然有一百万美金之多。这还是赌场不敢再跟她们赌了,礼送出境的结果。

这天他接到苏雪爷爷的电话,邀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李景天爽快答应。他还是去超市买了两瓶茅台,还买了几样软水果,就去了苏雪家。

刚一进门,老太太就热情的招呼他坐下,还责怪他买礼物。看着老太太那慈祥的脸孔,他突然想哭。虽然有那么久的生命印记,他却感到一阵孤独,和对未来的恐惧。前世那无法融入人们之中的纯粹思感存在让他有些害怕,这一次既然转体重生,那就一定要改变这个命运,成为真正不死自由的存在。

正想着,老人从书房出来了,看见他热情道:“景天来了,等会儿我们就开饭,爷爷还等一个人!”

“爷爷,怎么大哥和伯父他们不来吗?”他奇怪的问道。看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宴。

“哦,他们不来,爷爷专门请你一个人!”老人高兴道。待看见那酒有些不高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爷爷知道你打工挣了几个钱,可上学不需要钱吗?以后不许带东西了,啊!”

“好吧,爷爷!”李景天只得含混应答。

两人聊了五六分钟,门开了,进来一个中等身材的人,大约有一米七八左右,国字脸,双目威严有神,却又给人平易近人的感觉;黑亮的头发明显是经过修饰,使他看上去也就六十出头。此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可冒犯的威严,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气势不凡。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秘书,小心翼翼。

李景天一眼就认出了此人就是当今的一号人物,长江同志。因为最近的几次反行动,他在部队及群众中的威望更高了。他心里嘀咕一声,老爷子等的不会是他吧?

“你是李景天同学吧?”长江笑眯眯的朝他开口。

“是的,长江同志!见到您太高兴了!”李景天有些诚惶诚恐。

“哦?你叫我长江同志?”长江有些诧异。

李景天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是我们对您的尊称,就像以前的小平同志似的;您可不知道,我身边的人都这么称呼您!”说到后办半时,他压低了声音。

“这孩子,还神神秘秘的!”苏雪爷爷嗔道,脸上也满是欣喜。

长江听了哈哈一笑,李景天看得出他很受用。那秘书也跟着笑了。

“好了,人齐了,坐下吃饭吧!”老太太从厨房出来,手里还端着菜。

几人入席坐定,长江先开口了:“苏老,您看我这一来吧,还得老嫂子亲自下厨,多麻烦呀!说真的,你们是不是该找个服务员帮着做饭呢?”

“你不来,我还吃不到这么丰盛的饭菜呢!至于那服务员就算了吧,我们还能自食其力,用不着国家伺候!”苏雪爷爷婉拒。

没想到老太太白了他一眼,生气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平时虐待你了?”

这下长江有些不好意思了:“哎呀,都怪我不好,惹的老嫂子生气了,我敬您一杯,给您陪个不是。”

李景天和那秘书看到这里,都忍不住偷偷笑出来。没想到这长江同志还挺平易近人的,看来回去可以跟同学们显摆显摆。

“好了,别让小辈的看笑话,吃饭吧!”苏雪爷爷发现了他们的动作。

酒过三巡,长江开口了:“景天同学——你叫我同志,我就叫你同学了——上次你帮了我们的忙,还没有感谢你呢,今天我是特地来感谢你来了,谢谢你啊!”

李景天脸一红,毕竟人家是一个大人物,还这么跟自己说话,有些挂不住:“长江同志,那是我应该做的,您可千万别客气。说起来,我应该感谢您才对!”说着把陈群的事做了说明。

长江静静的听着他的叙说,脸色越来越阴沉,等他讲完后,道:“这个败类,巧取豪夺,我们党的名声就是这样败坏在他这样的人手里!”

苏雪的爷爷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同样震惊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看我们党丢了好多优良传统,希望长江同志带领我们重新拾回这些宝贵财富,要不然我们党的地位危险呀!”

长江叹了口气,道:“谈何容易呀!我们要能做到官员不、清廉、高效,那国家就会繁荣昌盛,至于社会风气什么的,很难控制,也只能尽力引导了。”

李景天突然觉得长江很可爱,也很坦白,如今要做的确实也只能是让官员不,还廉洁高效,至于社会风气什么的,只能慢慢扭转。这也是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必然后果。

长江把目光投向李景天:“对了,景天同学,听说你有一些特异功能,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呀?”

看着他期待的目光,李景天无法拒绝,当即表示同意。

他思感离体,进入长江前边的酒杯,那里边的酒突然自动飞出酒杯,在空中不断变幻形状,时而如散花的仙子,时而如天际的白云,最后变为人形赫然跳起了舞。看着那扭扭捏捏的舞姿,三位老人哈哈大笑,就连那秘书也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最后酒液化为一条银白小龙,朝酒杯中钻去,然后一切恢复如常。

“见笑了!”李景天面不改色道。

“太精彩了!”长江拍手称快,脸上满是欣喜:“景天,你的能力我已经知道一些了。你有兴趣加入国家机关吗?”

“不好意思,长江同志,我对政治一向不感兴趣,只怕要愧对您的厚爱了!”李景天推辞道。

长江脸上露出失望的脸色,那秘书的脸色也变了。

“没关系,只要你记得对苏老的承诺就行,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需要你的帮忙,还请你不要拒绝!”长江脸色回复如常道。

“那没问题,长江同志!我敬您一杯,祝您健康长寿!”李景天举杯。

“对了,景天同学,你的这种特异功能和一般武术比较,还是差别挺大的,你会武术是吧?”长江喝了一口酒问道。

“是懂一些!”李景天坦白承认。

“那就好,你能不能教一些徒弟呢?这样一来可以为国家培养人才,二来也能增强人民体质,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长江开心建议道。

“这个,我还没有想过,您让我想想吧!”李景天有些不知所措。心道,长江的提议其实是一个好的提议。如果全国人民都能学好武术,那自己华山派的功夫不是全世界都闻名了吗?如今虽然有许多武术流派,但毕竟都丧失了内功心法,根本无法跟华山派的紫霞神功比。只是自己精力实在有限,恐怕忙不过来。这件事还是考虑考虑再说吧。

这顿饭吃得非常开心,长江临走时让他以后有事直接找跟他来的许秘书,李景天随口答应下来。

等长江走后,苏雪爷爷对他道:“景天,长江同志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国家曾经有很好的武术传承,可惜这一百多年的战乱,丧失了不少。如果我们的国民能身体强健,那我们最起码在身体上就压倒了任何对手,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啊!”

“爷爷放心,景天也明白,只是我实在没有时间,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好老师。”李景天无奈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这不要紧,你可以先教几个,再让他们去教别人去。另外,你也可以把你会的武术给写下来,当然爷爷也知道这可能有些唐突,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他的话,让他想起了前世的那些徒弟。自己真不是一个好师父,当初的徒弟们限于资质并没有学到多少功夫,最后也都难逃一死。他也没有很好的跟踪他们的后人情况,对华山派后来的传承也不是十分了解。想到这里,不觉叹了一口气,道:“爷爷说的对,我太自私了。其实我的武术是华山一派,也只有那紫霞神功,至于独孤九剑,并不适合现在的人们使用!”

“啊!”的一声,老人惊呼道:“你知道华山的紫霞神功?”

李景天心里诧异他的表现,问道:“怎么了,爷爷?”

老人叹息一声道:“其实爷爷练的也是华山派的紫霞神功,只是功法残缺不全,爷爷也知道这样成不了什么气候,但这么多年,这点残缺不全的功法帮了爷爷不少的忙呢!”

这下轮到李景天吃惊了:“您练的也是紫霞神功?那您是家传还是跟人学的?”

“家传的,只是一代不如一代!”老人先叹息后好奇道:“不知景天你的功夫又是怎么学到的?”

李景天深知自己的事情不能轻易让老人知道,也只好编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睡觉突然醒来后就会了。”

老人对此却没有什么表示,当下两人印证了一下,李景天才发现老人根本连紫霞神功的门都没有进;他这个年龄,也没有可能再进步了。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收几个徒弟传授自己的衣钵,那黑铁刚倒是不错,只是眼下还用不上他。

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向老人做了介绍,老人高兴的答应给他找几个徒弟。李景天向他说了自己的要求,最好是十几岁的孩子。不过老人也向他提出,得同时教几个长江同志的警卫员,并说明这也是长江同志的意思。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苏雪和方雅菲就回来了。这天他接到苏雪电话,说明天,也就是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就到北京了,让他去接她们。

这天下午本来一直有课到五点,他不得不再次逃课,开着宝马提前去了机场等待。四点的时候,二女出来了,看见他激动的扑了过来。她们都有些清减,脸也瘦了很多,皮肤却更加滑腻,体内经脉中充满了丰沛的能量。李景天突然发现她们竟然也已经修成了内丹。两人都穿着薄薄的春衫,那丰满的身材更能挑逗男人的,李景天此刻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

好在三人也不敢太放肆,直接上车朝城里开去。路上方雅菲非要坐在他身边,苏雪虽然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办法。

“老公,你想我们了吗?”方雅菲头枕在他腿上,让他不能专心驾驶。

“当然了,雅菲宝贝,你先抬起头好吗,老公都没法开车了!”

方雅菲却根本不理他的抗议,仍然故我。

苏雪身躯前倾,小嘴呼着热气在他耳边道:“老公,雅菲发了,等一会儿回去你好好安慰她一下就好了!”

“那你呢?”李景天扭头吻了她一下。

“讨厌了老公!”苏雪娇嗔。

方雅菲却解开他的拉链,掏出那宝贝,鼻子里哼哼不已道:“老公,我等不及了!”一口将它吞了下去,自己的身子却跟着扭动不停。

苏雪脸色绯红,脸颊发烫,嗔道:“真不害羞!”

好在茶色的玻璃窗挡住了外面可能的窥视目光,所以不用担心春光外泻。

李景天把速度开到最大,才四十分钟不到就回到了公寓,上了楼,三人也顾不上洗澡什么的,直接就进了主卧室躺在大床上。

三人疯狂的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在对方的身体上占着便宜,直到最后光洁溜溜。李景天飞快的进入苏雪的身体,方雅菲趴在他背上,使劲的蹭着他的身体。待苏雪后,他又进入了方雅菲的身体,直到这大明星四肢紧紧缠在他身上达到,三人才稍微停顿下来。

苏雪高贵端庄,典雅大方,还有一种仙子般出尘的气质;那清澈幽深的眼神即使在激烈动作时都保持不变,让他每每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方雅菲则风浪荡,饱含春情,不愧是前世的魔女,眼神中带有几分摄人魂魄的,欢好时也每每大呼小叫,全然不理会别的一切。

她们身体都同样丰满动人,皮肤白皙娇嫩,前凸后翘,不带一丝赘肉,是男人梦想中的娇娃。此刻的她们肤色嫩红,胸前嫣红的两点剧烈抖动,脸上却充满了慵懒的风情。

李景天一手搂着一个,两女都倚在他胸前,身上盖着大被子,只是二女的小手却一起握着他的宝贝不撒手。

“老公,我们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偷吃?”方雅菲明知故问。

“老婆,老公我这么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办那种事呢?”李景天故作正义凛然。这种事决不能承认,即使她知道。

“哼,算你听话!”方雅菲的小手捏了一下那宝贝,威胁道。

李景天却受用的低呼一声,她们根本就伤害不到他那里。

苏雪却说出一句让两人吃惊的话:“老公,我们姐妹俩比语诗语琳她们怎么样?”说完后,觉得有些不妥,脸埋在男人胸前,不敢抬起来。

“阿雪,想不到你也这么放浪,竟然问老公这样的问题!”方雅菲故意探手在她丰满的粉臀捏了一把,然后爱不释手的抚摸起来。

“你们一样都是我的好宝贝!”李景天却非常受用。看见方雅菲的动作,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两位好老婆,你们想老公的时候怎么办呢?”

二女听了脸色都羞红一片,就连方雅菲都埋头在他胸前,不敢抬起来。他身手摸了摸她们的脸颊,已经发烫了。

他突然明白过来,二女肯定是互相安慰,只是此刻她们这么害羞,他正好利用机会占点便宜。当下双手抚上她们的娇嫩结实圆臀,细细感受着那细腻的股肉,大嘴凑到方雅菲耳边道:“你们不说,老公也想到了。雅菲,你还不帮老公一起怜爱一下阿雪?”

方雅菲如奉圣旨,爬到苏雪的侧面,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耳根和雪颈,还有那完美的粉背和,最后则是那滑腻的宝地。

与此同时,男人的舌头则纠缠着仙女的香嫩嘴唇,还一路向下,吻上她的雪白双峰,含着那嫣红的峰顶,细细品尝起来。

苏雪低吟一声,配合的扭动着身体,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