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天朝网球场走去,故意加重了脚步,相信刘欣然会知道他的到来。果然佳人先扭头朝他这里看来,再过一会儿,那男老师也扭头朝他看来。

“你是刘欣然,刘老师?”他走到她的身前,直接开口道,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她上下打量。

“你是?”美女老师淡然道,嘴角却掠过一个微笑,不过此刻的李景天对这个细节却看不进去了。

对面的老师也走了过来,道:“他是李景天,咱们系的才子,joyce你还是第一次见他吧?”

“哦,你就是李景天?”美女老师有了兴趣,稍微抬头打量着他,对他眼神的无理不以为忤。

“认识一下,我叫路学红,是跟joyce一起进校的,”哪个年轻老师见他直勾勾的看着刘欣然,护切,赶紧转移他的视线。

“你好,路老师,”李景天头都没有偏,神情淡然道,眼光却还是盯着对面的美女老师,道:“欣然,我能跟你单独聊聊吗?”

路学红面上一愣,脸涨的通红,道:“她没有时间,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有跟老师这么说话的吗?”

“欣然,你看你现在方便吗?”李景天对他的高声呵斥充耳不闻,仍然盯着眼前的美女老师,等待她的应允。

路学红看见他这样,更加生气,右手一伸,就来拉他。

美女老师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面对男人大胆而富有侵略性的眼光,她没有一丝羞涩。

“没你的事,给我走开,”李景天不欲伤害路学红,送出一丝真气,把他身体弹开。此人大概三十不到,据说也是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回国在他们系任教,平时口碑倒也不错。

“可以啊,刚好我还想找你呢,”刘欣然终于开口了,自然大方。她敏感的芳心感觉到了男孩刚才的动作,不由暗中叹一口气。

路学红恨恨的站在一边,喘着气,却没再说什么。他刚才想上去拉开这个无礼的学生,却莫名其妙的离得更远,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一些关于这个学生的传说,不敢在去干涉。再说了,主角都表示了同意,他一个外人,再说话的话,也说不过去。

两人走了几十米,看看四下无人,李景天开口道:“欣然,不,或许我应该叫你婉玉,不要责怪我没有叫你老师,因为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大,我想说的是,你对我有什么感觉,”说道这里,他猛一拍脑袋,继续道:“不对,我是想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不一般,是不是很亲切?”

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刘欣然扑哧一笑,道:“李景天,你既然承认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又怎么会对你有感觉呢?对了,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叫我婉玉。我承认,我是对你有过好奇,但今天毕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还没有熟悉到哪个份上,不是吗?”

话说到这里,她表情严肃,凤目圆瞪,双眉一竖,显然有些生气。

李景天有些傻眼了。他明明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自己寻找多时的前世妻子,而且按照苏雪她们的经验,她们对自己都应该有一种好感才对,而眼前的刘欣然怎么竟毫无反映呢?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实在有些不敢想了。

“欣然,即使你现在对我们没有什么感觉,但不要紧的,我会让你对我产生感觉的,”想了想,他还是认真道。

“那是以后的事了,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走了,路老师还等着我打球呢,”刘欣然仰起白嫩的俏脖,躲闪着他的眼光。

“对了,你刚才说有事找我,什么事呢?”

“对不起,经过刚才这么一闹,我也忘了什么事情了,”这美女顿了顿,道:“你还有事吗?我该走了。”

“欣然,我会再找你的!”李景天恨恨的抛下一句话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刘欣然咬着嘴唇,表情复杂的看着他,心道,李景天,自开学起我就知道你了。

此刻的她,显然还没有恢复前世记忆,虽然隐约对李景天有一种好感,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的这种感觉,颇像苏雪和方雅菲她们当初的态度。

“joyce,我们是不是继续打球啊?”路学红走过来道。

“不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泛起一种无力的感觉,这可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

“好吧,我跟你一起走,”路学红道。

回去的路上,刘欣然默不做声,想着自己的往事。五岁的时候,自己被养父母从北京带到国外,然后一直在美国上学,直到博士毕业,回到中国。自己从小聪明,五岁以前的事记得大半,但却一直没有在父母面前表露出来,虽然他们对自己很好。十三岁那年,跟随父母去郊游爬山,她不小心掉到了山下,结果大难不死,从此还变的特别聪明,无论什么看一遍就可以记住,从此以后连跳好几级,十六岁那年就上了哈佛,并且用五年的时间就拿下了博士学位。

不知为什么,虽然自己在美国长大,但却一直想回到北京看一看,这也是自己博士毕业前就联系北大,要来这里教书的原因。她总觉得祖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自己感到亲切并且执意要赶回。开学后就知道李景天这个人了,而且自己还偷偷看过他,当时就觉得亲切无比,或许正是这个人吸引自己回来的?

但刚才这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时,自己却又犹豫了,毕竟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自己虽然在美国长大,但在这方面却十分保守。这一点可能是受自己的养父母所影响吧!刘易斯夫妇,一对儿美国白人夫妇,现在已经有六十多岁了。他们一直没有子女,直到十六年前来中国收养了自己,而那时候的自己在离北大不远的一个孤儿院里生活了五年。自己的亲生父母早就去世了,这一切都是听孤儿院的老师说的,他们以为自己是小孩子记不住,但自己却记得很清楚。亲生父母是普通工人,因为车祸死亡,而那时候的自己,只有几个月大。

可是今天看李景天的态度,好像他对自己有很多好感,还有他说的那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想到这里,心砰砰乱跳,难道那是自己曾经的名字?

“怎么了,joyce,”路学红看见她神不守舍的样子,关心道。

“啊,没什么,对了,路老师,以后叫我欣然吧,既然在国内,我不喜欢大家叫我的外国名字,”她深呼吸一口,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

“好吧,欣然,你是不是在想刚才的事?”路学红察觉到了什么。

“不是,我只是想起在美国的父母了。”路学红对自己有些想法,自己也知道,可惜却根本看不上他,毕竟不是一路人。

“是啊,远离父母,多难啊,再说了,你还这么年轻。对了,欣然,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的汉语说这么好呢?”

“没什么,我从小在北京,只不过后来去了美国,不过我可从来没有落下汉语,”刘欣然收拾起慌乱的心情,嫣然一笑。

“怪不得呢,我可真佩服你,竟然会这么多门语言!”路学红衷心叹服道。每次跟这个美女在一起,自己心里就感到自惭形秽,同时也生出一些别的念头。

李景天离开后,思感直接连上了苏雪和方雅菲。

“两位老婆,我见到你们婉玉姐了,可她却不认识我,你们说怎么办?”他苦恼道。

“活该,你这个大色狼!”苏雪道。

“老公,婉玉姐姐在干什么呢?你在哪儿见到她的?”方雅菲惊喜道。

李景天接着把情况做了说明。

“这样啊,老公,那她有没有提到梦境?”苏雪道。

“没有,我怀疑她可能没像你们一样有哪个梦,”李景天沮丧道。

“老公,不用灰心,有我跟阿雪出马,肯定帮你搞定,再说了,人家也挺想婉玉姐姐的,”方雅菲表决心。

“那就好,如果婉玉的事搞不定,我干什么都没有心思,”李景天道。

“放心吧,老公,我们这就找她去,”苏雪也道。

二女的思感再次转移话题,很快听到了刘欣然和路学红的对话。她们同样惊异于刘欣然的高贵、端庄及大方。两人当下商量议定行动方案,然后瞬移出现在一个树丛后。

“哎呦,我好疼啊,我的脚。”

与那路学红分开后,刘欣然突然听到了身前十几米外的低声呼救,看看天色渐黑,路上行人不多,她不由眉头一皱。

“雅菲,你忍忍,我找几个人过来帮忙,”另一个慌乱的女声也传入耳中。

刘欣然心中一动,朝声音来处走去。看来有人受伤了,还是一个女孩。自掉下山崖不死后,她就发现自己多了种奇异的能力,那就是能感知周围一定范围内的谈话,即使隔着墙壁和距离。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能力越来越强,到现在,已经能感知身边二十米内的任何动静。而且她也发现,自己这么多年再也没有生过病,身体好的很,而且好像有用不尽的力量。虽然对这些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一处灌木丛后,两个女孩子柔弱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们身材苗条,脸上带着慌张。

“你怎么了,同学?”她关切问。

“我的脚崴了,走不了路,可宿舍离这里还很远,怎么办呢?”崴脚的女生抬起头来,一头披肩的长发散在脑后。

那是一张不亚于自己的美丽脸蛋,在昏暗的灯光下,脸的主人好似有些面熟。

另一张脸的主人也抬起头来,道:“谢谢你,同学。”

这同样是一张俏丽的无比绝伦的脸,白皙细致的皮肤,完美的五官,配合主人的出尘仙姿,直让人怀疑这张脸的主人不应该出现在人世。

怎么同时出现了两个绝美的美女呢?刘欣然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却立刻消散,眼下还是救人要紧。她却没有注意到,这两个美女看着她时,也面带吃惊,但彼此的眼角都掠过几许微笑。

“我帮你看看,同学,如果好不了,那我背你走,”她下了决心。自获得奇异力量后,她就经常为父母治疗抽筋、肌肉酸痛等,每次都是手到病除。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

“糟糕,我恐怕无能为力,同学,我来背你吧,”她热情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阿雪,还是你来背我吧,就不麻烦这位同学了,”病人柔声道,装的活灵活现。就连偷看她们的李景天都不由佩服方雅菲的演技,可是她又为什么一定要刘欣然背呢?

“雅菲,我倒是想背,可我背不动啊,不如我去找几个同学来把你抬回去吧,”苏雪同样装模装样,眼光四处瞅看。可惜这时候竟然没有一个闲人经过,即使有,也发现这条路突然走不通了。

“我看就我来吧,我力气大,你住几号楼啊,同学,”刘欣然柔声道。

“那谢谢你了,同学,我住十三号楼,”方雅菲心中窃喜。

当下,她伏在刘欣然温润的背上,双手搂着她白皙温暖的雪颈,感受着她的身体幽香。苏雪则在旁边帮扶。

“同学,你哪个系的?”苏雪开口问。

“我是英语系的老师,你们呢?”刘欣然随口道。

“英语系的老师?真不好意思,我们还以为你是学生呢!我是英语系大四的苏雪,她是管理学院的方雅菲,”苏雪自然回应,没有一丝做作。前世时,这个大姐姐就一直对她们很好,她当然想讨好了。

“苏雪?方雅菲?”刘欣然身体一颤,脚步不觉停住了。

“你认识我们,老师?”方雅菲也道。

“啊,不认识,不过听说过,你们两个大名鼎鼎,学校谁不知道啊?”刘欣然信口开河。苏雪、方雅菲,这两个人她又怎能不认识呢?前者是李景天的女朋友,全校只怕没有不知道的。方雅菲,不就是哪个现在最火的大明星吗?即使在美国也有很多人知道她,还知道她与阿汤哥拍的大戏。可自己为什么偏偏这么巧就遇见了她们呢?

她想沉默,苏雪和方雅菲却不想浪费机会,苏雪继续道:“老师您叫什么名字?教几年级啊?住哪儿啊?”

“我叫刘欣然,教大三的文学课,”不知怎么的,刘欣然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裸的孩子,向几个大人敞开自己。

“啊!”苏雪一声低呼,李景天却可以感受得到她的假戏真做的表演功底。

“原来您就是哪个大名鼎鼎的才女加美女老师啊!我听许多师弟师妹都常念叨您,说您特有才华,说的我都想重新回到大三,再上一次文学课!”

苏雪说的真感人,李景天都有些信以为真了。

“我也听说过,说您比古代的四大美人都漂亮,还有许多外系的学生也跑到咱英语系教室里听课,据说还有学生为您打架呢!”方雅菲不甘寂寞,随口道。

刘欣然心里甜滋滋的,脸都红了,好在天已黑,不虞别人看见。

“那都是谣传,你们不要张口闭口您您的叫了,就叫我欣然姐吧,我跟你们一样大!”

“欣然姐,你太厉害了,才二十一岁就博士毕业,真了不起!”二女由衷道。看来当大姐的,确实有一套。

“你们也不错啊,苏雪是英语系的大才女加美女,而雅菲你就更加了不起,是国际知名的大明星,说起来,姐姐离你们差远了!”刘欣然叹息道。

“欣然姐千万别这么说,我们离你差远了,对了,欣然姐,你住哪儿啊?”苏雪不忘刚才的话题。

“我住学校分配的公寓,一个人住,条件还不错,就在学校北边,们来做客!”刘欣然欣喜道。不知怎么的,对二女,她生出一种对待李景天似的亲切感,就像对着两个多年没有见面的亲人。

苏雪和方雅菲对此当然清楚无比,两人飞快的交换了意见,同时还征求了李景天的想法,决定暂时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交往下去,等待时机。

才一会儿的时间,三女就熟络的快成了一家人,让正在偷窥的李景天暗自心惊。看来刘欣然确实没有像苏雪四人那样做过哪个怪梦,不过她肯定是前世的任婉玉,这一点没有任何疑义。

“雅菲,我看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要不明天还好不了,怎么办?”把方雅菲送到她的宿舍床上坐下,刘欣然忍不住开口了。

“谢谢欣然姐,我们这儿有一个疗伤好手,不过他暂时不在,等他回来后,我这点疼立马就好!”方雅菲轻松道。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想到晚上男人的奖赏,心里立刻一热。

“哦,是谁啊?”刘欣然果然好奇问道。

“欣然姐,是我的男朋友李景天,或许你知道他,”苏雪故做羞赧道。

“是他?”刘欣然果然一脸错愕,脑海中马上出现了男孩那咄咄逼人的样子。

方雅菲心里好笑,道:“欣然姐认识他?”

“啊,今天下午刚见过第一面!”刘欣然显然不太会说谎,今天所说的没有一句假话,全是真话。

“他可不是好东西,你可得防着他点!”方雅菲趁热打铁。对付女人就这么简单,有时候,你越说西,她越向东。二女都是女人,当然明白这种天性不可轻易更改,所以索性就正话反说,果然引起了刘欣然的注意。

看着苏雪不以为恼,刘欣然不由有些不解:“苏雪,雅菲这样说你男朋友,你不生气吗?”

苏雪淡然一笑,故做凄惨道:“欣然姐,雅菲说的对,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这会儿不定在哪儿快活呢,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着这一切的李景天不由无语,心道,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虽然明知道二女是在演戏,但他还是有些生气。

看着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刘欣然不由大感同情:“阿雪,以后有什么委屈尽管向姐姐说吧,姐姐替你们出头!”话说完却又觉得不妥,自己与二女也不过刚刚认识,怎么就这么熟了呢?

苏雪和方雅菲对视一笑,知道对方已经上了她们的贼船。

三人聊了一会儿,刘欣然就起身告辞。短短的时间内,她的虚实被二女摸的一清二楚,连带她在美国的家人情况及成长经历在内。

二女的思感一直跟着她,直到她回到公寓,她们才再次瞬移离开宿舍,好在这会儿大家都去吃饭了,宿舍内没人。李景天早在家里等她们的到来。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