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婆辛苦了,”李景天一人亲了一口,拥着二女坐在沙发上。

“阿雪、雅菲,老公都跟我说了,真是太幸运了,我们这么快就找到了姐姐,”陆语诗给每人拿了一个苹果,过来坐在李景天的腿上。

“语诗,你今天怎么转了性子了吗?”方雅菲好奇道。要知道陆语诗平时最是矜持,连当众亲吻李景天都不大可能。

“雅菲、阿雪,我今天高兴,我们五姐妹就要团聚了,还不能高兴一下?”她说完羞涩的看着李景天,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太可以了,那你要不要我伺候一下呢,语诗?”方雅菲伸手勾住她纤细的腰肢,探向她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的,轻轻按摩,柔声道。

“嗯……死雅菲,不要,”陆语诗舒服的闭上眼睛,旋即明白过来,这丫头一定对自己使用了媚术。

“好了,你们别闹了,还是想想下一步的行动吧,你说呢,老公?”苏雪正色道。

李景天最喜欢的就是看几个老婆之间的笑骂逗趣,此刻正自闭目享受,闻听苏雪的话,含混的应了声是。

“老公,人家为你出谋划策,你什么态度啊!”苏雪恼道,伸手在他身上掐了一下。四人闹做一团。

“好了,不闹了,我们想想怎么办吧!”李景天正色道。

“老公,要我说也简单,霸王硬上弓,你把姐姐给收了,她不就恢复前世记忆了吗?”方雅菲一向口没遮拦,这句话到也是她本色。

“雅菲,你说的太简单了吧?”苏雪否定她的建议。“对我们女孩子来说,谈恋爱的过程才最重要,想想,如果老公当初也这样对我们,我们还会像今天这么和谐吗?”这仙子今天深思熟虑,思绪清楚,果然言之有理。

“老公,我看阿雪说的有道理。不如从明天起,你先去上大姐的课,另外她不是在孤儿院长到五岁吗,我们可以捐点钱给孤儿院,再安排一个合适的机会与她相见,最后再约她来家里做客,一步步加深感情,不就可以成功了吗?”陆语诗考虑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呀,语诗,老公这个大色狼当初是不是就是这样追上你的?”方雅菲又开始笑闹。

“雅菲,看我不胳肢你这个大色女,”陆语诗故做生气,伸手来逗她。

“好了,说正事呢!”李景天伸手在两女的俏臀上各打一下。

“老公,疼,”二女齐声娇呼。

李景天知道她们故意这样,当下也不再理她们,和苏雪商量起对策来,二女见他这样,反而停止了笑闹。

“老公,刚才语诗说的有理,我看你不如就这样一步步创造机会跟姐姐相处,同时我们几个也帮你去打探消息,总有一天会水到渠成的,”苏雪见他专心和他说话,喜滋滋道。

“老公,你得加快行动,你没见哪个路学红那么讨厌,老沾着欣然姐!”方雅菲也凑上来道。

“嗯,你们说的都有道理,我看可以,”李景天点头应许。看着几个老婆亲密无间的样子,他心里很是得意。

“不用担心哪个路学红,我看欣然姐不会看上他的,不过老公应该加快行动,这也是应该的,”苏雪也道。

“对了,语诗,你告诉语琳这个消息,还有韵姐姐那里,我去告诉她,”李景天点头应许,只是又想到另外两个女人。

“哼,是不是想去偷香了?”三女顿时醋意大发,六只小手同时向他关键部位招呼过来。

“啊,饶了我吧,三位好老婆,”传来男人呼救的声音。

两个呆在各自的房间,李景天没有命令,她们并不敢出来。这一晚上又是香艳无比,直闹的胡天胡地,三人才各自休息。

黎明悄悄来到,屋里自然也跟着亮了起来。李景天醒了过来,看着三女肉光致致的粉腿、小巧可爱的脚趾头,还有那自然的呼吸和随之起伏的三对玉兔,心里不由浮起一阵满足。虽然凌晨有些寒冷,但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这也是三女经常不盖被子的原因,美其名曰裸睡。

“老公,”苏雪醒过来,长长的睫毛一眨,美眸睁开,盯着男人,樱桃小口微张,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直冲他的鼻子。这美女伸了个懒腰,漫无目的般举起双臂,接着眨眨眼,打量着床上的一切。

“老婆,你醒了?”李景天伏身在她旁边,道。

“嗯,老公,几点了,雅菲她们两个还没醒呢?”苏雪打量着旁边的两女,脸上赤红一片,想必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旖旎情景。

“老婆,现在是上午七点整,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李景天爱怜道,右手在佳人头上轻轻掠过,手指卷着她的长发。

“老公,人家还想歇会儿,”苏雪闭上眼睛,舒服的呻吟起来,胸前饱满双峰跟着一阵跳动,美到了极点。

“老婆,你太会诱惑人了,”李景天左手下滑,顺利到达光洁的,那里没有一丝赘肉,摸上去光滑结实。其下数寸,就是那桃源蜜地,此刻正害羞的闭合成一线。

苏雪扭扭腰,带起一股乳波,伸舌头舔舔嘴唇,喉咙里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带出几许芬芳的气息,双腿紧紧并拢。

“老公,不要捣乱,雅菲她们就在边上,再说了,还要去上学……”

苏雪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李景天给堵上了,一条作恶的大舌头闯进她的口内,吸吮着她的香津。几人都内丹有成,不像一般人一样,早晨起来口干,也没有异味,当然,这更给她们的欢好增加了许多乐趣。

李景天的手恶作剧般爬上爬下,强行打开她并拢的双腿,闯入那消魂妙处,感受着美女的滑腻和幽香。

“老公……”苏雪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叫唤,小手捉着他的火龙,示意他行动。李景天早已不堪刺激,很快找到那方寸之间,动作起来。

“啊……”苏雪几声娇啼,双目紧闭,洁白的贝齿咬着樱唇,鼻尖沁出细细的汗珠,配合的耸挺着小翘臀,双手则抱紧他的。

“老公,阿雪,早上好,”方雅菲和陆语诗适时醒来,看到这一幕,再也说不下去了。

“死阿雪,这么早就偷吃,”方雅菲喃喃道,一双美目却死死盯着两人的之处,脸上红晕一片,本来刚清醒过来,脸上就有些红晕,此刻显得动人。看了一会儿,她漆黑幽深的眼眸转动起来,好似打着什么主意。

陆语诗却双手掩面,不好意思看这激烈的场面,昨天晚上几乎让她耗尽了精力,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她可不愿意今天没法上班。

方雅菲坐起身子,任由挺拔的上下跳动,如云秀发散乱披在身后,看上去娇慵无力,无限妖娆,处处透着诱人的风情。她身体贴上李景天的背部,双手环在他结实的上,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时沾点蜜液,双乳之上的两点嫣红很快就硬了起来。

她又伏身前移,樱桃小口吻上苏雪的两颗雪白嫩乳,两只绵软小手则抚上苏雪的臻首,苏雪轻启朱唇,吸入她的一根手指,舔吸起来。

陆语诗终于睁开双眼,看着他们,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最后她终于控制不住,身体贴了过来。

立刻又是一场风暴。等三女都娇喘吁吁,神游物外,香汗淋漓的躺在床上后,已经快八点了。

“老公,一会儿记得去上大姐的课,我等你上三四节课,好吗?”苏雪顾不上体疲筋酥,强自忍着提醒他。这娇娇女上午只有十点以后的课,李景天一直跟她一起上。

“老公,放心去吧,我们给你加油!”方雅菲也道,飞给他一个媚眼。这大明星今天上午没有课,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

“老公,祝你好运!”陆语诗同样妩媚道。

“谢谢三位老婆,对了,雅菲,你还是好好督促两个学习汉语吧,”李景天在三女脸上各自香了一口,不顾她们的娇嗔,哈哈大笑,出门而去。

两个已经起床了,正在客厅里学习汉语,餐桌上还有准备好的早餐。

“主人,请用餐,”见他下楼,二女跪在地上道。

“好了,你们伺候三个主母吧,”李景天却顾不上跟她们说什么,直接吩咐。

清晨时分,秋寒料峭,也不知道小丫头章若思那边训练的如何,会不会很苦……想到这里,李景天觉得自己很残忍,这么长时间没有给小丫头去个电话。看看时间,足够瞬移过去上课,他当即给小丫头打了个电话。毕竟瞬移过去太惹眼了,小丫头对着空气说话也不是回事。

“若若,苦不苦啊?”电话通了,看来小丫头她们正在早餐时间,想想自己当初也是这个时间吃早饭的。

“哥哥,你终于给人家打电话了,呜……呜,”小丫头却哭了起来,眼泪顺着脸蛋直往下流。

“怎么了,若若,很苦吗?”李景天不解。

“坏哥哥,你说给人家打电话的,这么长时间都不理人家……再这样,人家不理你了,”小丫头哭泣着道,不顾周围同学奇怪的眼神。

“好了,乖若若,哥哥答应你,等你生日哪天一定过去,好吗?”李景天赶紧安慰这个小姑奶奶。

“哼,哥哥不许再骗人家!”小丫头擦了一把眼泪,破涕为笑。

“放心吧,哥哥答应你的,一定实现,”李景天再次保证。他的思感早把一切都收入眼底。

“若思,你哥哥是谁啊?”小丫头挂断电话,同寝室的一个女生立刻就问。

“是情哥哥吧?”另一个女生调皮道。

“要你们管?”小丫头柳眉一竖。短短几天,她已经树立了自己的绝对权威,毕竟她修习碧落赋神功快有一年了,进步神速,这点军训的辛苦不算什么。

“嗬,让我们说中了吧!”女生一脸狡黠的笑容。

小丫头一跺脚,没再说话,心里却窃喜不已。

李景天来到学校,直接就奔大教室而来。他们这门课是大班课,三个班的学生一起上,还有许多外系的学生也慕名而来。江东他们早已在里边占据了有利地形,看见他进来,朝他招手。

“老三,你怎么来了?对了,还没问你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江东不等他坐下,就急忙开口了。

“没什么,只是听说刘老师教的很不错,所以过来听课,”李景天说完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向江东做了简单介绍,当然省略了不少细节。

“得了吧,我看你小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上课的人吧,”江东哈哈大笑。

“对了,老三,老大说的有道理,呆会儿你千万别说话,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你吗?王芳菲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你呢!”庄大海也道,朝他做了一个后指的动作。

李景天当然清楚他说的一切。自他进来,王芳菲就盯上了他,眼中满是幽怨,虽然她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在上课铃一响,随着刘欣然准时踏入教室,大家也就安静下来。这美女教师上身着白色衬衫,配合米色套裙,脚蹬高跟鞋,黑色丝袜没入裙下,显得成熟很多;一双美腿纤细修长,配上她一米七挺拔的身材,全身充满了诱惑。她智慧而灵动的眼光,似能看透人的心灵。

看见李景天坐在前排,她明显一愣,但马上恢复了正常,开始讲课。这美女讲课不像一般老师照本宣科,而是讲述了她的一段往事。

“三天前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吃饭的场景好似曾经出现在我的梦中,但那只是一瞬间的顿悟,无论我怎样追忆,都想不起梦境的具体内容。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曾有过相似的经历?”

她的声音时而如黄鹂新啼,清脆婉转,时而又似方雅菲媚惑人心的魔门秘技,低沉沙哑,带有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但丝毫不影响听众的思绪。众人听的如醉如痴,纷纷陷入沉思之中。真不敢相信,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特征会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

李景天也陷入沉思之中。自恢复前世记忆以来,自己被琐事缠身,没有什么时间思考这样深刻的问题。这大千世界,无比广阔,自己比起其他人来,因为具备强大的能力和前世的记忆,明显有许多优势。可是与这广阔无垠的宇宙相比,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这地球之外,是怎样的世界?这宇宙又是否有尽头?其他人是否也有自己这般的前世?

刘欣然的眼光逡巡在教室之中,更多时候则停留在李景天脸上。这谜一般的男生,昨天竟然那样对自己说话,这可是回北京后第一次遇见这样大胆的男孩。要命的是,自己对他有着莫名的好感,就像见到一个久未谋面的亲人一般。

李景天思绪四处发散,思感离体而去,很快找到了苏雪、方雅菲及陆语诗,把自己所思考的问题告诉她们,四人同时思考起来。

过了一会儿,刘欣然示意大家开口,一时间大家纷纷谈起自己的体会来。可惜却没有几个人能谈到核心之处,令美女老师脸上带着些许失望。

一股香风刮过,一个温婉的声音在李景天耳际响起,打乱了他的思绪:“李景天,你有什么看法吗?”原来是刘欣然走到了他身边,一双清澈的美眸盯着他。

李景天抬头望着美女老师那如花的笑魇,心里有了主意,道:“刘老师,我突然想起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的《林中路》:”说完深情看向她的眼眸,害的美女老师四处躲闪他那富有侵略性的眼光。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听到他抑扬顿挫的把这首英文名诗背诵出来,刘欣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李景天记忆力竟然这么好,不由多看了几眼。知道李景天还有话说,她索性一声不做的等着。

“人生苦短,我们不可能对自身及宇宙有太多的认识,因此有了无数假设——我其实宁愿相信这些假设真的。有人认为,在我们所处的世界之外,还有无数平行的世界,彼此之间并不互相交叉干扰。有时候,我相信这似曾相识的瞬间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自己在心灵上的交融。就像诗人说的,‘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我们的道路有无数条,比这首诗里所涉及到的两条要多很多,那么人生道路的选择或许就是无数个平行空间相交叉的地方。”

李景天终于说完了他的弘篇大论,看着满教室一百多号人一头雾水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很失败。只是刘欣然的表情却非常丰富,在李景天讲述的过程中,她不发一言,初是惊讶,后是欣赏,等他讲完后,自己却陷入了沉思之中。这给了他一点心理上的鼓励。苏雪三女同样如此,她跟方雅菲此刻还赖在床上,而正在上班路上的陆语诗也是一副动容的神情。

“李景天,你说的恐怕有些太唯心了吧?”一个女声从后面传来,李景天不用回头都知道说话的人是王芳菲。

“也不是,我看大有深意,”刘欣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大家议论纷纷,有几个人都谈到了外星人及神秘事物,一时间,课堂上吵成一团,刘欣然不由有些不快,毕竟这个发展超出了她的估计。想到这里,她不由恨恨的盯了男人一眼。

李景天心里一个寒颤,很快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不过他相信以刘欣然的功力,想要重新回到正轨,容易的很。

“各位同学,请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我们上课的主要内容是……”美女老师环顾四周,眼神犀利无比的扫过众人。大家立刻安静下来,静静听她讲课。

第一次课就这么在讨论中度过,看着大家满足的面容,李景天不由暗自佩服刘欣然的魅力。

“李景天,你以后还会来上我的课吗?”等到两节课都结束后,刘欣然叫住欲匆匆离去的李景天,问道。

“当然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师在,我当然会来了,是吧,欣然?”他故意靠近美女老师,吐出的气息快打到了她的脸上。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礼!”刘欣然白了他一眼,轻盈的转身,然后美臀扭摆离开,留下一阵香风。姿势优美,体态撩人,实在让他有些上火。

苏雪和方雅菲还有陆语诗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见刘欣然离开,立刻跟他取得联系。因为十几分钟后就要跟苏雪一起上课,李景天也没顾得上跟她们多说,匆匆赶往上课的教室。

这是一门十分轻松的课程,电影欣赏及评论,本来没必要来上的,但想想暂时没什么事情,也就来了。

“老公,你刚才说的简直太好了,”苏雪早给他找了一个座位,两人挤坐在一起,趁没上课前的一点时间,喁喁细语。周围的师兄师姐看见他们这样,也不以为怪,毕竟他们这样已经有一年多了,再说了,李景天一直跟他们一起上课,彼此之间早就很熟悉了。

“是啊,老婆,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功力大进,翱翔地球在一念之间,然后离开地球去探索这无尽的宇宙,最后我们能真正成为永恒的存在,”李景天也感叹道。

“老公,一天不能如此,一天就不得安宁。如果我们总要这样轮回转世,什么时候才能超脱呢?”苏雪也感叹道。

“对了,老公,欣然姐那里我们会去打探消息,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想了一想,她继续道。

“那为夫就先谢了!”李景天打趣道。

“切,去你的,”苏雪白了他一眼。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