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美妇打电话的时候,李景天已经到了自己家搂下。苏雪的表现惊动了一家人,她终于可以暂时不用去考研。她也给刘欣然打过电话,说明推迟的原因,刘欣然大度的同意。再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姐妹三个心意相通,自然可以立刻都知道。至于章含韵那里,就要李景天去通知了。

刚才他对美妇挂断电话也是莫名其妙,但他好似听见了电话中少女的声音。心里一动,思感瞬间就到达了她家,刚好看见美妇红着脸小嘴微张的一幕,而小丫头的手竟然那么不规矩。

他心里一动,知道离自己母女双收的哪天不远了,当下也不好再窥视太多,思感回到体内,朝家而去。

到家后,自然又是激情无限,这次连带两个也得到了实惠。只是半夜时分,感觉屋里多了一个人,他赫然惊醒,才发现是方雅菲。

“雅菲,你怎么偷着回来了?”

“老公,人家睡不着,”这大明星上床依偎在他怀里,连带陆语诗都醒了。她只穿了真丝薄睡衣,曲线毕露。

“怎么了?”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心疼道。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呢?人家快苦恼死了,一想到阿雪可以大方的带你回去说是她男朋友,语诗语琳跟你在一起又那么自然,就是人家一个人在家里人面前抬不起头,呜……”这大明星突然哭了起来。

李景天和陆语诗赶紧哄她,半天这美女才道出实情。她跟李景天还有苏雪经常在一起的事情,父母知道了,晚上回去她吵了一架,虽然爷爷没有说什么,但看的出来,爷爷也怪她不检点。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总之,现在她真的很伤心。

李景天心道,看来自己和苏雪还有她上次谈过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不过看情况,她家人应该不知道详细情况。想想也是,凭自己的超人能力,没有谁可以这么监视自己。

“老公,人家不想回哪个家了……”她伤心哭了。陆语诗也跟着掉眼泪。

“雅菲,还是暂时委屈你一下吧,再过一两个月,相信就可以公开我们的关系了!”李景天叹息一声,把今天在苏雪家的事情讲给她听。

“老公,”这大明星咬着牙道:“哪也可以,我要你以后多爱我,不,每天至少爱一次!”说着把火热的身体凑到男人的火龙上,慢慢吃了下去……

十一这天一天无事,苏雪这乖乖女就在家陪父母,直到他们下午离京。李景天中午赶到苏雪家一起吃过午饭,然后跟苏雪一起送她父母到机场,路上未来的岳父母对他千叮万嘱,他一一答应。回到市里,两人把方雅菲接上,一起回家。前天晚上,这大明星半夜还是瞬移回家,省得家人怀疑。

长假第二天一早,苏雪和方雅菲、陆语诗陪着刘欣然出发,李景天自然和章含韵母女还有两个同车跟随。小丫头一大早就噘着嘴,不搭理他,但还是乖乖上车,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若若,你怎么了?”李景天疑惑道。

“臭哥哥,答应人家昨天走,为什么今天才走?”这丫头嘟着嘴道,仰起俏脖道。

李景天有些明白过来,这丫头为那件事生气了。当下陪着笑脸道:“若若,算哥哥错了,这不是因为你苏雪姐姐要陪她爸爸妈妈吗?你总不想哥哥得罪她吧?”

“景天,别理这个丫头,”美妇帮腔道。她今天心情大好,戴了副墨镜,衬着雪白的肌肤,更显丰姿绰约。

“妈妈,你这么不帮人家说话呢?”小丫头自前排拉着她的手,撒娇道。她的小手温润光滑,让人不忍放开。

美妇俏脸一热,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前天晚上女儿拨弄自己的一幕。好在她戴着墨镜,并没有被大家发现。

车行也快,当天下午五点左右,他们就到达了华阴,但却没有在城里住宿,而是跟着苏雪的车继续前进,在华山脚下的农家小旅馆歇息。

刚驶离北京的时候,刘欣然还跟三个好姐妹说说笑笑,这也是她回到中国后第一次领略祖国的其它地方。离华山越近,她就变的越沉默,到最后干脆一言不发,任三女如何逗她,都提不起兴趣。

到达华山脚下旅馆后,四女两两一间,早早休息,准备第二天出门。经历了一天的行程,她并不感到疲惫或者累,反而兴致越发浓烈起来。看着同屋的陆语诗沉沉睡去,她思绪不宁,怎么也睡不着,想想还是披衣起床,朝外边走去。她却没有注意,她出去后,陆语诗也悄悄起床,跟在她后边。

此地位于华山脚下,西行不远即是华山主入口。她白衣胜雪,迎着山风衣袂飘飘,如仙子降临凡尘,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此刻正是旅游旺季,在山下住宿的游人不少,虽然夜色已经降临,她如此出众,自然引起了别人注意。

这美女踯躅独行,速度也不快,一会儿工夫就走到了收费处。看着紧锁的大门,她眉头一皱,折身回去。此刻她的脑海中,闪烁着许多陌生而奇怪的画面,而其中几个场景,赫然便是这面前的大山。难道这里与自己有什么关联不成?她心里一动,旋即头痛如裂,再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只能回去。

当天晚上在梦中,画面再次重现,不过这次清楚了很多。宽大的院落里,许多的人正在习武,而自己好似跟一个男人站在一起,态度还很亲热。画面断断续续,直到最后消散。

从陆语诗那里直到刘欣然外出的消息,李景天和苏方二女都紧张起来,思感自然跟着她,顺便打发了几个欲靠近她的痞子。直到她平安回来,四人才出一口气,思感连在一起,夜游华山,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故居。那里早已经人去房无,取代它们的,是后人所建的房屋。看来无论如何,人都无法抗拒岁月的侵蚀,自己呢?李景天感慨万分。

第二天一早,他们六点多就起床,准备爬山。刘欣然四女自然走在前头,他们跟在后边。

昔日华山一派道场,并不在后世人们所熟知的五峰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位于青柯坪一侧平地之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里早已物是人非。他们今天的行程却是征服这五峰,然后看刘欣然的反应再做调整。

“华山名字的来源说法很多,一般来说,同华山山峰像一朵莲是分不开的,古时候‘华’与‘花’通用,正如《水经注》所说:‘远而望之若花状’,所以才起这么个名字。”

刚一进景区,他就给四女做起了义务导游,向她们讲起了华山的来历,四女都听得津津有味。

华山山路奇险,景色秀丽,沿山路从玉泉院到苍龙岭可以看到许多胜景,从华山脚下到青坷坪,一路上风光幽静,山谷青翠,鸟语花香,流泉垂挂,令人心旷神怡。沿路更有当地小吃摊点,既有陕西的特色美食,面花、麻食、荞麦凉粉、锅盔、牛羊肉泡漠等名吃。又有华山特色小吃,凉皮、凉粉、大刀面、踅面、黄河鲇鱼,看上去种类繁多,特别吸引人的眼光。

“哥哥,我想吃凉粉,”走了几十个台阶,听着当地大嫂的热情招呼,小丫头就忍不住嚷嚷起来。

美妇白了女儿一眼,嗔道:“这才刚走几步啊!”

“小姐,吃碗凉粉吧,真正绿豆凉粉,还有本地特产的黄瓜,清凉香脆,保您吃过一碗还想吃下一碗!”卖凉粉的大嫂很会做生意。

“那就一人来一碗?”李景天不由有些心动,自己有好多年没有吃过这样的凉粉了。五人依次坐在一张桌子前,大嫂麻利的做了起来。这里人做黄瓜丝不是拿刀切,而是用一个擦子,几下就擦好了,这样切出来的丝更加短小,也更可口。另外,凉粉中还添加炒熟的芝麻粉,更加味道可口。

李景天一边吃着凉粉,一边以思感跟苏雪三女联系。知道她们在前边,刘欣然除了默默不语外,并没有其它任何特殊的情况,也就放心了。

“真好吃,还有辣椒,太舒服了!”小丫头划拉几口,吸一下鼻子,欣喜道。

“是很不错,主人,”两个也低声道。

美妇的吃相就文雅多了,她夹起一块凉粉放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咬碎,体验那凉粉的凉意,然后再慢慢咽下。等抬起头来,却发现男人的目光正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不觉露出一丝欣喜。

“这里就是沉香劈山救母的地方,”转眼他们已经到了西峰,李景天指着峰顶一块石头,跟她们讲这就是‘斧劈石’。自千尺幢起,石梯只能容纳一人上下,虽然如此,依然游人如织,好在四女因为修炼神功的原因,体力好于常人,走起来,并不觉得累,李景天也省心很多。

“太漂亮了!”小丫头心情很好,极目四望。

今日天气大好,山脚下的游人和房屋树木都历历在目,如蚂蚁一般大小。远处山峰上的苍松翠柏也一一近在眼前,让人心旷神怡。蓝天高远,白云悠悠,日暮乡关何处是,当知今日始还乡!只是他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妥。前世的华山有无数的火红树叶,再过一段时间也该变色了。眼下望去,根本看不到一丝踪影,难道造物弄人,竟至于斯?

美妇和两个也露出心旷神怡的表情。

比起其他游客来,他们的速度明显要快很多,主要也是因为刘欣然四女走的太快了,让他们不得不跟的很紧。

此刻的刘欣然也有同样的心情。自进入景区开始,她好似获得了无穷的力量似的,一路上狂奔不止,偶尔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驻足长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雪三女知道她到了关键时刻,也不好再打扰她,只是默默的跟在后边。这时,她们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面前的这个美姐姐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后边跟着五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

此刻她们到了南峰最高处,此地已经是华山五峰中最高了,山风徐来,艳阳当头。其下就是万丈悬崖,古人说华山是五岳之中最为险峻的,果然有其道理。她们站在最靠边的地方,等闲人绝对没有这个能力过来。苏雪三女也站在她身边,生恐她有些什么不测。此刻的她们,已经根本不想自己会不会被她识穿。

刘欣然的心中波涛起伏,就在这一路,她的脑海之中好似又断断续续的浮现了一些人物,而更多的则是一个古装的男子,隐约见他丰神如玉,体格强壮,剑眉星目,手拿一柄长剑,舞动的姿势有种说不出的自然和谐。只是细看他的眉目,却又看不清。他的身边,经常有一个紫衣女子跟随,她额头宽广,双目之中有种说不出的娇慵姿态,美到了极点,只是她的面貌依然看不太清楚。

她神思恍惚,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不觉向山下走去。这一路渐行渐远,山路曲折迂回,越来越宽阔,到后来,竟然可以同时容纳六七人通行。两边风景不住变化,美不胜收,让人暗自佩服大自然的伟大。

行至半山腰,有一块突出的石头,恰好就在众人头顶,足有十几平方米宽广,上边镶嵌若干石凿孔洞,看来是让游人上去远眺所设。即使如此,一般人也没有胆子上去,毕竟每一个孔洞间距离太远,很容易失足。

刘欣然心里一动,纵身一约,下一刻,她已经站在了巨石之上。

无数熟悉的画面突然伴着山风吹入脑中,哪个俊朗身影变的清晰起来。

“婉玉,我们二人是不是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里枝?”一个女子躺在男人的怀中,所处之地赫然就是这巨石之上。

此时明月当空,星辰稀少,赫然正是月圆之夜。

“景天,婉玉此身当非君莫属!”女子娇吟一声,很受用的闭上双眼。

夜半无人私语时,此时无声胜有声。

“景天,知道祖爷爷把人家许配给你后,人家真的很生气,因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这么些年接触下来,人家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你了!”

女子坐直身子,勇敢的张开美目,看着男子。男子的大手抚上她的粉背,轻轻拍打,道:“宝贝,我知道你的想法。说实话,我对祖爷爷的安排也有意见,如果不是你三年前女扮男装,我们结识,我还真不敢相信祖爷爷给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妻子!”

男子感慨道,声音低沉迂回,富有磁性和魅力。

画面再转,女子一身乞丐装,混迹在人流之中,她个子瘦小,看面貌可能也就十三四岁那样。男子年龄同样不大,却也英气勃勃,初显峥嵘头角。

男子仗剑行江湖,女子乞丐装扮,一路上装作可怜弱小,得到了男子的照顾。可叹这个笨蛋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份,虽然自己多次提醒。

刘欣然脑海之中画面连闪,浑然忘了身处何处。下边的苏雪三女倒也不急,凭她们的能力足以应付任何突发事故,索性聊起天来。

“三位美女,我们哥儿几个带你们玩玩?”巨石后突然转出五人,正是刚才一直跟着她们几个的小痞子。

三女听着他们一口带本地口音的蹇脚普通话,不觉扑哧笑了。

“就你们几个?”苏雪一口本地土话。

对方立刻就变了,为首一人也以本地土话道:“几位美女是称里人吗?我们也没别的意思,交个朋友吧!”

“对不起,我们没有时间,”方雅菲嫣然一笑,看的五人都傻了。

为首的人一拍脑门,转身对其余四人道:“哎呀,要死了,我们哥儿几个真有福气,能见到这么漂亮的美女。”

“是啊,老大,”几人随声附和。其中一少年也就十六七的样子,突道:“不对啊,老大,刚才是四个美女啊!”说完四处张望。

三女这才知道自己四人早被人家盯上了。

“在上边!”此人一声惊呼,其余四人都朝上看去。

刘欣然俏生生的站在巨石上,眉头紧锁,正低头想着心事。

“我去看看!”此人身手倒也矫健,朝巨石之上爬去。方雅菲刚要制止,被苏雪和陆语诗给拦住。三女心意相通,她瞬间明白了苏雪和陆语诗的意思,那就是希望借助外力来唤醒自己这个美姐姐的记忆。

她们同时呼叫李景天,让他过来。

“美女,你怎么了?这上边危险,跟哥哥下去吧!”此人上了巨石,倒也规矩,反而劝解起来。

刘欣然无语。

“你有什么心事吗?要不我们下去再说?”此人锲而不舍。

刘欣然脑中闪过女子和男子争吵的画面。

“你去吧,走了就不要回来,我一个人可以回家去!”女子气急败坏,推了男子一把。好像是在新婚不久,她想早点回家省亲,而男子却应恒山派之邀请,去帮她们铲除横行北太行一带的枭霸。

是以两人吵了起来。男子默默无声,陪着笑脸,往后退了一步。

巨石下众人突然惊呼起来,刚才上去的男子竟然被她这一推之力,推下了万丈悬崖!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