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怎么办?”李景天愕然。

美女白他一眼,道:“你这人,装什么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说的是你准备怎么对待苏雪,还有,雅菲和语诗也是跟你一条线上的人,你不会告诉我你想把这么多漂亮女孩子都当作媳妇吧?”

李景天这下真的傻眼了,面皮微红,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天啊,你这个人真是太色了,难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刘欣然这才一声惊呼,双眼圆睁道。

李景天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试探自己,心里直恨自己糊涂。

“老公啊,姐姐挺厉害的,你要小心!”脑中传来方雅菲三女的嬉笑声。

当下陪笑道:“欣然,你还会说媳妇这个词,真是难得。我没想到你在美国这么多年,中文竟然一点都不差。”

“我不仅中文说的好,还会其它十几种主要语言,”刘欣然一挺高耸的胸脯,骄傲道,旋即认识到不妥:“哎呀,真讨厌,你怎么转移话题呢?”

李景天诡计被识穿,干笑不已:“欣然,我不是哪个意思。对了,你准备怎么办?”这会儿见招拆招,他已经找到对付这美女的方法。

刘欣然脸色微红道:“人家也不知道,还是看情况吧。”

两人都沉默下来。李景天明白她应该对自己有了好感,不过如果想要她接受自己,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了,”两人同时开口,旋即又不好意思一笑。

“你先说,”又是同时开口。

“算了,还是我先说吧,”刘欣然开口道:“你怎么有一个多礼拜没来上课?”

李景天愕然:“不是欣然不让我去上的吗?”

看见他呆头鹅的样子,刘欣然扑哧一笑,道:“人家说过不许你来上课,你就当真的?”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改口‘人家’了,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动人,双眸之中异彩连闪,竟有几许妩媚。

李景天气急:“欣然,不带你这样的,是你说不许我去,我才不去的,现在你又这么说,让我怎么办?”

“好了,算我说错了,你是个乖孩子!”刘欣然掩嘴笑起来,掩饰不住的得意。苏雪三女的笑声同步出现在脑海中。

“你们三个是不是早知道她在开玩笑?等老公回去收拾你们!”他威胁道。

“老公啊,我们真的不知道,不过女儿家的心事真的很难猜的!”苏雪娇笑着道,方雅菲和陆语诗一旁附和。

“好了,华山也游玩完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刘欣然止住笑声,认真道。她依然双手掩面,双眼从指缝中看着他,一脸的小女孩样。

“好吧,那我们就回去吧!”李景天附和道。

两人走回旅店门口,却见那里跪着一个小伙子,口里在喊着什么。

“唉,这不是刚才哪个小伙子吗?”刘欣然吃惊道。

李景天也发现了此人正是山上被他所救的男子。

“神仙哥哥、神仙姐姐,你们收下我吧,我齐龙愿意吃任何苦……”见他们转身,此人嘴里更是喋喋不休。周围人们对此过于麻木,根本就不以为然。

李景天有些明白过来,想必此人下午遭遇过于出奇,以为遇见了神仙,所以才专心等待自己两人归来。如此说来,也算是个有心人。

“你起来吧,我们不是神仙,你也不必这样,”他耐心温和道。

“神仙哥哥,你不要骗我,你有那么大的法力,怎么不是神仙呢?”此人却异常执拗道,双目不时瞅眼刘欣然,想必是摄于她的绝世姿容,看上去心地倒也不坏。李景天心念一动,想到一种可能性。

果然刘欣然以一种恳求的眼光看着他。

“你多大了,现在做什么呢?”

“我今年十六了,刚刚上完高一,就不上学了,如果上的话,现在应该是高二,没什么正经事做。”

“那你为什么不上学了呢?”刘欣然不由道,满是关心。这个孩子刚才肯上去劝解自己,说明他心地不坏,虽然曾走错过路,仍然可以挽救。

“我家里穷,实在上不起学,现在高中一年的学费就得小三千块钱,我们家实在没这么多钱供我上学了,”齐龙讷讷道,脸上满是无奈。

“可怜的孩子!你还想上学吗?”刘欣然轻道,转头看着李景天。

齐龙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当然想了,可是我没钱。”说完脸色又暗淡下去。

“这样啊……”李景天沉吟半晌,有了决定,接着道:“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不如我给你些钱,让你去上学,等你将来考上北京的大学后再来找我们,好吗?”

刘欣然感激的看着他。

齐龙大喜过望:“多谢神仙哥哥、神仙姐姐!”说着就要磕头。

李景天赶紧把他扶起来,道:“你这孩子,我们不是神仙,你就叫我李大哥好了。她是刘姐姐,你以后如果考上北京的大学,可以来找我们。”

“谢谢哥哥、姐姐,”齐龙立刻乖巧改口,喜滋滋站起来。

刘欣然欣喜的看着这一切,想必是想到了她自己的童年。

李景天送出一道真气,为他稍微疏通经脉,以便他以后能踏上学武的道路。就在刚才一刹那,他做了一个决定,想收这个孩子当徒弟。此刻他功力之强,这一切只在一刹那就完成了。

两人带着齐龙上楼,回到房间,苏雪三女见他们回来,喜滋滋的迎上来。三女已经明白了一切,热情的招呼刘欣然。

“你们先别亲热,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李景天道。

“老…你真霸道!”方雅菲生生把要说出口的哪个字给咽了回去,即使如此,刘欣然那敏感的心都察觉到了些什么,看了她一眼。

“坏了,我们这么多人也凑不到五千块钱,怎么办呢?”陆语诗看着从四人钱包里找出的所有钱,发愁道。

“不要紧,不是还有含韵姐姐吗?”苏雪自然道,刘欣然又皱起了眉头。

“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李景天说着瞬移到达美妇下榻的房间。

“景天你可回来了,若思这丫头担心你,跟…她们两个到下边去了,”美妇看见他进来,扑到他怀里,喜滋滋道。

“对了,欣然妹妹恢复前世记忆了吗?”美妇止住身子的微微颤动,把头从他胸前抬起道。

“好姐姐,欣然她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身上有多少钱,都给我,我一会儿回来跟你说,”李景天轻拍她的粉背道。

美妇也不再追问,起身打开自己的坤包,拿出一个信封,里边有厚厚一叠钱。

“就这么多,够吗?要不我再去取?”她美眸异彩连闪,知道自己的情郎不会无故跟自己拿钱,也就不问了。

李景天飞快打开信封一看,竟然有两万,在她滑嫩的脸上吻了一下,道:“足够了,不过我怀疑明天我们还能有钱回去吗?”

说完瞬移离开,剩下美妇一个人在那里摸着发烫的脸蛋心潮涌动。门砰的一声开了,传来女儿急喘的声音:“妈妈,是哥哥回来了吗?”

“是,他在你苏雪姐姐那里,等会儿就回来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敢把我们扔到山上自己先跑了,”少女咬牙切齿道。

“不行,若若,他…有事要办,自己会回来的!”美妇强忍着内心的不安道,一把把女儿拉住。

刘欣然这次对他突然离开并出现并不感到吃惊,只是看着他手里的信封沉吟不语。

“好了,齐龙,有这些钱应该足够你上完高中了,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一定要上进,好吗?”她把目光转到了齐龙身上。刚才李景天离开的瞬间,她们把这个可怜的孩子的一切都问清楚了,心下对他只有同情,再也没有任何怀疑!

“谢谢哥哥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们呢?”这孩子一副感激啼零的样子。

“好了,只要你好好念书,争取考上北京的大学,就可以见到我们了。”刘欣然抢道。苏雪三女都以崇拜的眼光看着她,觉得这个姐姐真有爱心。

送走齐龙,李景天打量着四女,不觉陶醉起来。

“死色狼,看什么呢?”方雅菲娇啐一口,低声责骂道。此言一出,刘欣然当然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雅菲、阿雪、语诗,我有些话想跟你们谈,现在可以吗?”她深吸一口气道,看也不看男人一眼。

李景天伸手在方雅菲俏臀上轻拍一记,以思感道:“死丫头,都是你惹的祸!”

方雅菲小嘴成‘o’形,轻吐一口香气,以思感回答道:“老公,对不起,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了,刚才那一记好舒服,你再拍人家一下吧!”

李景天心里叫苦,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当下他在三女警惕的目光下灰溜溜离开,然后回到自己所住的旅店。小丫头已经在房里等他。她走来走去,一刻都不能消停。

“哥哥,你回来了!”开门见是他,这丫头一下扑到他怀里,轻声抽泣起来,让李景天不由想到了刚才妈丰满的身材。

“怎么了,若若?”他轻拍她的粉背道。

“坏哥哥,怎么扔下人家和妈妈一个人就先跑了?”小丫头突然坐直身子,双手成拳,在他身上招呼起来,一双可爱的大眼睛则看着他。

“若若,你知道哥哥是去找你欣然姐姐,”李景天耐心解释,刚说出几个字,两瓣柔软芬芳的嘴唇就堵上来,再接着,一条香滑的小舌头闯了进来。

小丫头此刻俏脸通红,美眸紧闭,琼鼻中呼呼喘着气,搂着他的脖子送上香吻,口齿之间甜蜜芬芳,香津汩汩。更要命的是,她的粉嫩翘臀正顶在他的敏感部位,那里腾的一下有了反应。

李景天嗅着她动人的处子幽香,吸了几口她的香津,手自然抚上她的发育成型的。那里虽然没有美妇那么波涛汹涌,也够的上颇有可观。

“哥哥,占有人家吧!”小丫头张开美目,呼出的气息直接进入他的鼻子,这是最要命摧情毒药,李景天的手不自觉的摸上她的翘臀,自裤缝中直接接触那,先在白嫩的上摸了几下,又向蜜地前进。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门外响起美妇的声音:“景天回来了吗?”

他一个激灵,满身的欲火消退了一大半。虽然早就计划着母女双收,可这个地点确实不好。再看小丫头更不堪,一下子瘫软在他怀里。

“韵姐,进来吧,”稍微收拾一下,他开口道。

“啊!”美妇看见女儿正坐在情郎的大腿上,她的胸口好似微开着,不由浑身发软,再也走不动了,倚在门口,喘着香气。

“妈妈,对不起啊!”小丫头说着回头看着自己的妈妈,不由笑了。对她来说,这正称了心意,反正自己跟哥哥的关系迟早要让妈妈知道,还不如早点知道的好,索性也就赖在男人腿上不动了。

美妇收拾一下心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若若你怎么坐在……的腿上,不害羞吗?”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男人。

“妈妈,人家就是喜欢这样吗,你就不要管了,”少女娇嗔道,故意扭动发育成熟的,李景天一下就又有了反应。

“姐姐,你找我什么事吗?”他故意装作冷淡道。

“那我一会儿再来吧!”美妇实在说不下去了,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地方。

见她要离去,李景天一下子就冷静下来。刘欣然在那边和三女还不知道谈的怎么样,自己在这边却荒唐起来,想想太不应该了。

小丫头也恢复了理智,在他耳边低声道:“坏哥哥,不许胡说八道!等回北京后,记得你的承诺!”说完在他额头亲了一下,笑吟吟起身道:“妈妈,我先出去,您有什么快说吧,”声音竟然有些妩媚。

“你这死丫头,我是管不住你了!”美妇责骂道。

“妈…”小丫头拉着美妇的手不依摇了几下,出去了。

“好姐姐,你想说什么呢?”李景天见美妇站在那里不动,主动走了过去,搂着她的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美妇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幽幽一叹:“景天,我想问问你刚才怎么回事,那知道你竟然……”

“好姐姐,我错了,刚才我一回来,若思这丫头就来了……”李景天接着把刚才的事情一一讲给她听,手却在她胸前使坏。

“这个孩子还真可怜,好在欣然恢复了一部分记忆,不再那么讨厌你了,这倒不错,”说到这里,停顿一下,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道:“等回到北京后,你就可以塌实的去追求她了,讨厌…好弟弟,饶了姐姐吧…”美妇娇吟一声,再也说不下去,想到他刚才也曾这么对自己的女儿使坏,不由湿成一片。

“好姐姐,让弟弟亲亲吧,”男孩的嘴凑到了她晶莹的耳垂,舔吸起来。

“啊…小坏蛋…”美妇一声娇啼,想到女儿可能在外边偷听,不由压低声音,双腿夹紧,竟然喷发了。

“好姐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敏感?”李景天感觉到了美妇的变化,关心道。

“小坏蛋,还不都怪你!”美妇白了他一眼,娇喘细细,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解开裤子,擦拭起来……

苏雪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老公,我们已经谈完了,雅菲和语诗想看看那串神秘的珠子,你过来吧!”

他瞬移到苏雪房间,刘欣然已经离去,就剩下苏雪三女。

“三位老婆,你们刚才都谈了些什么呀?”他不怀好意道。

“切,就不告诉你!”三女齐声斥责。

“小心老公我动用家法!”他威胁道。

“臭老公,这是我们女儿家的私房话,你不用什么都知道吧?”陆语诗没好气道,白了他一眼。

苏雪和方雅菲则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看老公怎么惩罚你们!”李景天气急。当下做了个凶狠的样子,喊道:“狼来了,小心啊!”

“打色狼啊!”三女笑闹道。隔壁房间内,刘欣然把这一切都听在耳朵里,不由苦笑一声,沉思起来。

“老公,带我们去哪个珠子里的世界去看看吧!”方雅菲喘着气企求道。

“好吧!”

再下一刻,四人都出现在夜明珠里的世界。跟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不仅仅是思感进入,人也直接进入了自己创造的世界。房间内,只有十二颗明晃晃的夜明珠。

夜明珠中自有天地,虽无日月,但丝毫不感到灰暗。此外,里边具备山川、河流、房屋、花草、动物,以及他们这几个主人。方雅菲三女看着这一切,思绪突然纷飞,瞬间也明白了这一切的奥妙,前世的所有记忆回到脑海之中。

此刻,他们正互相依偎在一个巨大的水潭旁,瀑布从万丈高空坠落水潭之中,溅起无数水花,比巨浪还要大,声势惊人。

“老公,我想下去游泳!”这大明星突发奇想。

“老公,我也去!”陆语诗也道。

四人干脆一起下水,享受水的清凉。巨浪就同按摩浴缸一般,让他们浑身舒服,都不想起来。再后来,四人索性在潭水里欢好起来,都达到了的境界。

感觉在里边待了很久,可奇妙的是,等他们出来后,时针指向赫然才过去一分钟不到!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